[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新疆玛纳斯法院违法违纪控告书/马兴龙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0日 来稿)
     控告人:马兴龙,男、回族、47岁、呼图壁县园户村镇和庄村五组居民。
    
     被控告人:新疆玛纳斯县法院。 (博讯 boxun.com)

    
     案件法官:(2008)玛刑初字第88号案杜新亮、刘文军
    
     (2009)玛刑初字第60号案陈德文、朱成辉、杜建新
    
     事实与理由:
    
    由于新疆昌吉地区法院腐败无能,案件拖延到犯罪嫌疑人年满十八周岁两天后开庭,原先的未成年人曹芳已成年,本判决完全抄袭了未成年人不到庭审理的(2008)玛刑初字第88号刑事及附带民事判决书,直接从法院电脑里提取,除了审判人员、书记员和判决日期更换了以外,文字版面完全雷同。从上次玛纳斯的判决书我知道了由于后续治疗费可以另行起诉,这次没有要求这项,法庭上做了说明,而(2009)玛刑初字第60号刑事及附带民事判决书无中生有地说明了一番,绝大篇幅完整的抄袭,多么的无耻和心不在焉。有个未醒酒的家伙迟到了半个多小时,庭审期间撒了两次尿,拉了一次大便。主审法官找不到案卷中的证据材料,09年6月16日开庭,十七日就打印出了判决书,审判委员会何来时间讨论?这次判决是一次完全敷衍了事的形式。所以第一页笔录没有签字,后面部分勉强签了字,以防法官作弊。
    
     原审法院的认定与事实不符,因为他们遵从了呼图壁县法院的手法,完全听取了原告方有串供机会后的一面之词,向上诉人出具的曹伟开证件、木棍扣押清单公然不予确认,昌吉地区法院黑恶势力纵横捭阖,猫鼠同眠表现极致。
    
     这件事的起因并不是原审法院认定的因为椽子之类小事小非,他们回避了原告自己承认的05年6月24日企图霸占羊圈未果的事实。最近几年来,张玲伙同村长倒卖宅基地,曹伟凯都能容忍老婆与村长的暧昧关系,难道他们就为一点本头柴草之类大动干戈,他们把柴草堆在我家羊圈后面的柴禾上,垃圾倒在羊圈内外,摧毁羊圈北面厕所又说明什么?故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不符合关于人与社会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之间的辩证关系。林权证证明了曹伟凯房后林地的归属。
    
     自从83年买下村里的库房后,在我家院子里修建厕所未成,开了后门有意侵占我家林地,不断扩大地盘。曹伟凯一家在警察到现场后,所处位置全在我家院落内,法庭上曹有意将这一地带说成是公家的,大家都知道,83年集体财产都分给了个人,这说明了什么?
    
     法院回避了原告人在起诉状上说的05年6月24日因为企图霸占我家羊圈的事实,原告在开庭时说羊圈是公家的这一说法有违常识,因为83年包产到户后这类集体财产都作价给了村民个人,原审认定查明的斗殴现场缺乏物证,有效证明人证明 ,不符合刑事审判定案原则。而这类证据恰恰就在我家院中,
    
     法院认事实有误,金春笔录里提到的院外有个女的在骂人,判决书上写成是马六妮是错误的,应该是张玲。马六妮被打伤后,受到惊吓,一致在家里,没有出门,谁见到他在院外?
    
     判决书上说我们两家为了争执一块空地而心积怨气的说法完全违背事实,从提供的照片看,我们两家只有一墙之隔,在曹伟凯住进队里的平房时,我们已经在其房后植树造林并由县政府颁发了林权证明,这是本案提交林权证证明曹伟凯视我母亲软弱可欺,霸占我家林地和宅基地的罪行。
    
     判决书上的空地之说根本就不符合事实,纵观判决,判决迎合了呼图壁法院的一些做法,拒绝调取有关证据,加之呼图壁法院隐藏当时录音证据,玛纳斯法院拒绝公正,全面的考察本案,有意片面和歪曲事实、违法否定事实地处理本案。
    
     第一部分 法院刑事审判存在严重违法
    
     一、完全违背了中级法院发回重审的理由和用意。
    
     将同一事实的案件按照伤情定案,分成两个案件审理,从而捞取民财,加重当事人负担。
    
     没有将同一事实的我母亲马六妮案和我的起诉合并,违反一事一案的便宜主义原则,对同一地区法院多重收取不同高额送达费用。
    
     同一案件分解成两个案件,两家法院重复收费,玛纳斯法院还要收取两份送达费用,合计高达八百元,经过协商,优惠了20%,这一做法比起直接交通送达还要高,人类发明邮政的意义何在?
    
    2005年9月18日的曹伟凯私闯民宅未遂事件法院采取了事实狡辩和结论不予理睬的手段。
    
    对于呼图壁法院确认的现场,(2007)昌中刑字第165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明确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二、拒绝追加被告人和通知受害人马六妮到庭参加诉讼。
    
    断然拒绝我追加被告公勇和马玉辉伙同曹氏一家侵占宅基地由此形成同犯,拒绝考虑曹伟凯侵占宅基地的动机和他们的同伙公勇打击报复我的案件。
    
    拒绝通知受害人马六妮到庭参加诉讼。
    
    三、拒绝第一口供
    
    曹伟凯之妻张玲的110台报警记录,证明了马兴龙家有个娃娃受伤,昏过去了。经一审2006年7月5日庭审,张玲供认,倒下去的是曹伟凯,这个家不会是羊圈后面,因为曹家想利用农村宅基地未办证之机,串通小村长公勇企图占为已有,这个地方他们不会把它叫做我家,这一说法与我们的口供也一致。当时出警民警到我家询问受伤的娃娃呢?我说已经出去了,他们又一次公然决绝查看现场。
    
     四、拒绝回避。
    
    因为昌吉州中级法院一些人必然会造成对本案审判的干绕和不公正。因为原呼图壁县法院一些法官庭外做非必要定案鉴定,大量捞取当事人钱财,同时法官隐瞒案件证据替被告狡辩和被告方篡改合同内容,进行枉法裁判的法官在我的控告后,不但得不到查处,反而高升至中级法院任职,这些人将会通过各种手段对我进行打击报复,这类人在中级法院约占70%。这种现象已经得到了证实。而做为下级法院,案件难以不受影响。最近收到的一份自诉案件通知书,总是重重,显示昌吉中院对自己下级法院错误的纠正确实存在问题。
    
    呼图壁县法院法官林毅在十五年前他在县检察院工作期间为我办的一起案件中,也是采取对我无耻地蒙蔽、欺骗的手段,置对方当事人对我诈骗动机与事实不顾,任由法院以民事程序结案,其方式与今天曹伟凯的儿子曹峰对我的民事起诉大有雷同。在这起案件中,对方当事人为了强迫我承担他们自己损坏四十千瓦机井电机的责任,将我私自拘禁起来,并强迫吃汉餐,我说我是回民,他们不但不理,反而加紧了对我的控制长达一夜多,当是负责控审的林毅为其无赖地狡辩到,他不是国家工作人员,如果是,才可以进行行政拘留。这一做法和不抗诉行为直接导致犯罪分子逍遥法外并加害与我,使我蒙受经济损失。并且由于当时的单位领导乘机向我索贿五千元,说是摆平此事及用于对我重新安排工作,由于我坚持原则,他们的目的没有达到,而我由此被迫离开公职,做了游民。
    
    呼图壁县法院的枉法判决书(2006)呼刑初字第16号,即这次我起诉的同一事实,曹伟凯由于先行诬告,我被判处有期徒刑半年,曹伟凯一个没有通过正常渠道落户和庄村并大量倒卖农村宅基地的盲流,在腐败的司法界呼风唤雨,是广大新疆各族人民绝对不能容忍的。
    
    玛刑初字第088号主审法官杜新亮在我提出对昌吉地区法院回避申请书上,禁止对昌吉中院在对郭振茂包庇曹伟凯的犯罪没有启用适当的法律程序,昌吉中院在曹伟凯伙同村长倒卖宅基地问题没有启用适当的法律程序,昌吉中院就鉴定机构违法鉴定没有启用适当法律程序等问题写入判决书。
    
     08年11月14日审理时拒绝我体出对他的回避问题,并说"你还想搞呼图壁的那一套",如果要回避就让我回去,按自动撤诉处理。
    
     在人事选拔上,昌吉地区法院一些受腐败分子压制和同流合污占据重要岗位。
    
     这次庭审简单的予以拒绝。
    
     五、拒绝调取证据和鉴定血迹。
    
    庭审中,我提交了现场血迹DNA鉴定和证人出庭、调取证据的申请书,过了一会儿,主审法官突然将这些东西和后来提交的证据突然推给我,庭审结束后书记员的电脑笔录上也不见记录,我要求补充后,手写在笔录上,算是补正了笔录。
    
    双方共有5人受伤,他们一家四口中有3人,只有曹芳没有受伤,上诉方有两人均受伤,我没有打曹伟凯左手,他的左手没有任何皮外伤,也说明了这一点,因为医学上造成骨折的不只因为打击才能造成。曹伟凯和曹锋外皮2005年7月5日21日40分多钟,他们一家破我伙房门而入,损伤伤口均为唯一,血迹全在我家伙房,说明伙房是唯一的打架现场。
    
    判决书上所说照片证明作用的说法与说事实不符,法院拒绝我的血迹DNA鉴定要求,在判决上竟然无耻地说有关血迹不能证明是曹伟凯一家的。
    
     为什么7.5事件特侦组收集街道上带血迹的物证,要让带血的东西说话?
    
     六、对公安违法采取不作为方式包庇,拒绝移送职能部门。
    
     郭振茂工作的工作录音,进一步证明原审法院提取的郭振茂笔录不实成份,全面认定偏袒曹伟凯一家的案件主办人郭证茂的口供是错误的。
    
     作为私闯民宅案,向我索要2000元作为办案条件。
    
     郭振茂还有意将张玲的报警时间填写在我的报警时间前面,并强行给我出具传唤证,在郭振茂的派出所笔录上已经承认我给他报警说过曹伟凯首先私闯民宅的情况,而他公然拒绝查看案发现场,并帮助曹伟凯伪造转移现场。
    
     由于我的正当防卫欠度,在我躲进屋里后报警时,曹伟凯企图用老婆张玲性问题向我载脏的图谋败露后,实施了伪装现场的做法(这一情况当时我没见到),法院做与我有过节的郭振茂口供并完全听取他与曹伟凯有矛盾说法既无法律依据又不符合案情。
    
     马俊民录音是其让我录制的,因为他没有时间出庭,马骏民等人的录音及口供,证明曹向其利用亲属关系办理驾驶执照作为落户行贿、倒卖宅基地及企图霸占我家羊圈的事实。
    
     对于扣押证件不确认和录音作为偷录处理,与现行法理法规违背, “毒树之果”尚且可以吸取有用证据价值,公民提供证据线索法院更应积极通过合法手段转化成合法证据,法院又一次无耻地不作为并为之狡辩。我的正当防卫成立的理由,否则,后果还要严重,曹为人歹毒,曹伟凯一家用木棒、砖石向我们猛击,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它们当时的失败,引发了足以致我死地的目的,曹向我用砖头攻击的时候,是不惜一切后果的,他们当时穷凶极恶,欲置我于死地,根据以往已知情况,曹家人能如此行为,定有嫁娲于人的动机,郭振茂为什么要强迫我承认偷看张玲上侧所?张玲的一起被强奸案中为什么有张玲向强奸者索要现金的事实?难道这些都是巧合吗?这些说明曹家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未容许调取派出所因为我的上访而向公安局的汇报材料是不妥的,它能说明这一问题。曹为人歹毒,申请调取的05年9月8日曹向我家袭击就说明其恶劣人性的一面。曹为人歹毒,和张玲虐待自己的父亲,令其吃不饱饭,然后送到其大哥家,做了两个大盘鸡,就把他父亲撑死了,他们两兄弟从此闹翻。
    
     七、拒绝维护社会主义法制,回避自诉人的举报事实。
    
     非法指定村长公勇公勇本来在城区就有住房及宅基地,因为此宅基地先前属于农村,早在七十年代撤销了一个小队而化做城区被保留了下来,作为城市住房,而当时的社员仍保留农村编制。00年前后,公勇被选为村长,遂利用手中权力,先后获批了幸福路旁一处、新居民点两处住宅房基地,并将新居民点两处宅基地买给非本村人员杨晁,获赃款两万元。不仅如此,公勇利用手中权力,还给本村村民曹伟凯、张玲夫妇非法批给宅基地,支持其多占、倒卖。曹伟凯自83年农村包产到户,分得原和庄牧业队大食堂作为自己的住房及宅基地后,不断侵占前后地盘,他人林木,发展到侵犯并企图霸占他人建筑物,林地的暴力霸占及财产破坏事件。 02年前后,曹伟凯同妻子张玲采用不正当手段,通过当时的村长公勇,获得了幸福路旁商业房基地,本来这些房基地是因为修建幸福路占用村土地而提供给无宅基地村民的。在新居民点上,前后就获得了两处村民宅基地。其中一处以一万元的价钱卖给个体户胡连成。到举报时为止,曹伟凯的大儿子不满十八周岁,他们获得如此多的宅基地,明显违法。肆意倒卖土地的结果是,集体土地上建起了许多厂子,大半个居民点被买给了村外居民,而众多本村村民,却苦于无宅基地建房,出现社会不公。
    
     第三任陈生荣再次当选,开始了更大规模宅基地、戈壁荒地、占用林地、耕地倒卖,因为此主要原因,陈生荣被村民罢免,可是问题没有处理,罢免接任村未会主任和镇政府将有问题的土地采取同样手段变卖。
    
     04年村组合并,和庄五村成为一个村小组,年底村组长选举,镇政府指定共产党员公勇任村组长。同样地,问题没有处理不说,前接任村委会主任期间卖出的土地已经撂荒两年,依照法律,撂荒两年以上的耕地村委会有权收归村民所有,公勇不是站在维护村民利益的立场上追究前任违法行为,而是乘机将200亩左右撂荒土地和镇政府变卖了,这是这个村历史上出卖了集体利益最大和倒卖土地数量最多的案件。
    
     这些问题我都参与了控告和举报。
    
     我要追加的公勇参与曹伟凯私闯民宅、故意伤害和侵占他人林地和宅基地的行为属于打击报复举报人,栽赃陷害的犯罪,理应严惩。
    
    八、法院拒绝确认第一现场
    
    对已经确认的张玲报警有效证据置之不理,认定了曹伟凯一家串供后的有重矛盾的口供,法院的做法逻辑混乱。这一做法意在维护呼图壁法院的违法方式,显现官官相护,没有独立办案,和我在回避意见里认为的是一致的。
    
    他们显然违反最高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的司法解释。
    
     拒绝确认有效证据,曹伟凯随身证件均从我家伙房内由派出所民警捡到,与我的口供说曹倒下的情节相符,也与张玲的报警记录说法相符合。这一有利证据证明了打架现场就在我家伙房。玛纳斯法院公然对这一证据不予确认。
    
    曹伟凯之妻张玲的110台报警记录,证明了马兴龙家有个娃娃受伤,昏过去了。公安对作为先行报警人的我在派出所强迫签传唤证,放纵罪犯曹伟凯,并将110报警记录张玲报警时间及内容瞒报篡改,经一审2006年7月5日庭审,张玲供认,倒下去的是曹伟凯,这个家不会是羊圈后面,因为曹家想利用农村宅基地未办证之机,串通小村长公勇企图占为已有,这个地方他们不会把它叫做我家,这一说法与我们的口供也一致。当时出警民警到我家询问受伤的娃娃呢?我说已经出去了,他们又一次公然决绝查看现场。
    
     在签字前让当时人回避一会儿,让书记员将笔录作些处理,使笔录变的合法一些。
    
    九、遗漏了有关证据
    
    法院遗漏了我提交的2005年7月5日的开庭笔录,证明马小武的证词可信,在当时开庭时马晓武就按照他的证言作了证明,曹伟凯说我们是亲属,向我说话,可是法庭记录就不知怎么搞的就不是这么回事了,这说明马晓武的证词可信,而呼图壁法院作弊了。
    
     还遗漏了曹维伟凯伤情资料,这些资料证实了曹维凯的脑震荡是听取了曹的口供,没有医学诊断结论。
    
     十、判决书回避辩论意见
    
    我提供的证据足以证明曹伟凯一家非法闯入他人住宅行凶伤人,既然法院不予认定,为什么不移送到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最高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1998年9月2日 法释【1998】23号) 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对上列八项案件,被害人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对于其中证据不足、可由公安机关受理的,或者认为对被告人可能判处3年有期徒刑以上刑法的,应当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十一、玛刑初字第088号案笔录签字时作弊。法官在庭审结束时,让所有诉讼参与人退庭,涉嫌调整笔录,比如,刑事案笔录上我发现有一句:再有没有其他回避意见?笔录上记为双方说:没有.与事实不一致。其他地方也有这种情况,比如,我还看到有一次杜新亮在开庭后,亲自坐在书记员电脑前修改笔录,当事人没有细看就签字了。由于法官随意以与案件无关为理由,打断原告的发言与举证。开庭笔录不能完全代表庭审。我之所以签字,而只留下关于回避问题不予签字,是为了防止法官在笔录上作弊。呼图壁的法官林毅就是这么做的,所以我没有办法。
    
     第二部分:民事赔偿问题的处理违法:
    
    一、军区医院血液传染病检测费用
    
     现代人追求文明,建康的生活理念,大力提清予艾兹病等各种血液传染病,公安医院等各种公共场所及报刊大肆宣传,打架行为与这种追求背道面驰,何说曹伟凯之妻属这种病的可能高发人群,广大村民都可以出庭作证,故我决不能轻易向他们攻击。
    
     06年军区医院血液传染病检验报告,就是为了验证一下不法侵害是否对我造成损害而做的,责任全在对方,理应承担这项130元的费用。由于正常,所以没有其他的诉求。
    
     结合当前形势,乌市7.5事件被针刺者其中担心的就有艾滋病感染问题,国家予以检测排除,而我的问题为什么就不被理睬呢?
    
    二、治疗期间费用和赔偿标准问题
    
    由于我的面部伤较重,医院让我住院治疗,由于对方无赖不予付医疗费,而我多年遭受腐败分子迫害,经济拮据选择了休息治疗,定为休息两周,法院不应判给一周的误工损失补偿,我是城镇户口,不应该按照农村居民标准赔偿。
    
    作法医鉴定时,法医一再要求面部伤需治疗较为彻底后再来鉴定,所以一直治疗了一年。06年医疗费理应判陪。
    
    三、漏判了呼图壁县和玛纳斯法院的送达费用。
    
    这项费用我在法庭上提出过,诉讼赔偿汇总表上也有,呼图壁县的案卷上有账,玛纳斯的邮政收据也向法庭提交了,送达费为什么就不能在判决书上见到?
    
    四、刑事案件精神损害赔偿的可行性和合理性。
    
    刑事案件精神损害赔偿的法规虽然没有,但有其可行性和合理性。法规的本意是保证公检法公正执法,可是,本案的公安、法院包庇了罪犯,而检察院均不予抗诉,违背法理,使受害人备受精神摧残,造成不良后果。建议在此上诉之际,中级人民法院向最高法院提出建议,支持本人的合理要求。这无疑是法制的一种进步。
    
     此致
    
    中共中央纪检委、人大、政协、检察院、组织部等
    
     控告人:马兴龙
    
     2010年03月10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马兴龙冤案之诬告一审枉法(2006)呼刑初字第0016号刑事判决书(图)
  • 马兴龙:新疆昌吉州指定审理玛纳斯法院更黑暗
  • 马兴龙:昌吉地区法院缺乏诚实信用,腐败法官一丘之貉,我的回避意见
  • 对策司法腐败,我选择坚决回避不良法官/马兴龙(图)
  • 呼图壁民警郭振茂罪行(3):伙同地方黑恶势力公然向我行凶陷害/马兴龙
  • 举报控告新疆呼图壁县社会腐败,公职脱现反遭迫当地司法迫害/马兴龙(图)
  • 马兴龙冤案中共产党员言行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