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死不瞑目的援朝老兵 请关心的朋友再关注一下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全国的网民朋友你们好!
     (博讯 boxun.com)

    我叫张书华,是高位瘫痪的病人,现将父亲受到冤屈,告之网民朋友,请求各位伸出援助之手:
    
    下面我介绍一下事件的经过:
    
    我父亲张建云是52年入朝参战老兵,曾在朝鲜战场上负过伤,立过战功,1958年复员后是重庆市南桐矿务局红岩煤矿退休职工.因回乡照顾家住重庆市南川区 90多岁的老母亲,2006年12月22日,在南川安坪正准备上车时,被一辆无牌号的两轮摩托车在客车后面快速超车时撞伤,肇事者时年18岁(没有驾驶证也没有家庭财产,所以无力赔偿)在一家修车厂工作,他与车厂老板是师徒关系(其师傅是开修车厂的,经济状况较好)当天早上被他师傅带着出去帮别人修车在回来途中出的车祸,当时他的师傅也在车祸现场协助交警把我父亲送往医院。
    
    人送进医院后,我们找到交警,告之肇事者所骑无牌号的肇事摩托车是车厂老板修车用的专车,车厂老板又是佣工单位,而且肇事者又是在出工的情况下撞人的.按新交通法规则,南川安坪那辆客车也有责任,因为是客车突然停车, 使我父亲去赶车,后面的摩托车超车才出的车祸,都负有一定的连带责任,应该共同承担责任,我们要求交警立案调查,交警不予受理。
    
    可我们生活也困难,上有90多岁的老人,兄弟姐妹全是下刚职工,靠低保过生活,肇事者无钱赔偿,他的父母又以肇事者刚满18岁为由,也拒不承担此责.父亲躺在医院里又无钱医治.我们无法承担医药费,要求交警追究连带责任,交警不予答理.父亲含着泪叫我们带着他的复员证去请求有关部门救助,国家给志愿军拔发有专款,请求政府出面先抢救人,结果遭遇被各部门推来推去,并拒绝救助,说是车祸不管。
    
    我们四处借债,一个月花了近3万元,终因无钱可借,医院就给停止了治疗,父亲又写了困难申请的补助,希望民政局给予补助救命,上有老年退管会和人武部的盖章,结果还是遭到拒绝,没有给父亲补助一分钱,我父亲只能含着泪躺在病床上忍受着伤痛的折磨等死。
    
    我们每天苦苦哀求交警去请示南川区政府出面救助,因为我们无法见到区领导的面,可交警不但没有去请示区政府,反而一天24小时派人阻止家属去找区政府救助。后来我们又找到南川区信防办,信防办出面,让交警通知医院抢救,因耽误救治时间,父亲肺部感染,各个器官衰竭,抢救无效于2007年2月7日含怨离开人世.我父亲死后更加得不到尊重,他刚断气,就一丝不挂的被交警动用几十人强行把遗体抢到火葬场......我们全家人无奈只有以泪洗面。
    
    事后,交警只将肇事者的案件交到法院,我们再次要求交警追究肇事摩托车车主,也是肇事者雇主和客车驾驶员的连带责任,交警还是不予答理,交警让我们直接到法院起诉,可我们找到法院,法院却根本不受理,交警与法院互相推诿,让一个没有家庭财产的肇事者顶替了所有的罪责,判肇事者一年两月有期徒刑,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应由肇事者支付我们以垫付的药费和死亡赔偿金共计12万,可我们申请了,执行庭却不管.
    
    我父亲含冤而死,欠下债务4万多元,却得不到一分赔偿.留下90多岁的奶和母亲,我们只能背起4万多元的债务,天天以泪洗面.我们多次到区政府上访,有关领导都是推来推去无人管,我给市长信箱投诉多次,每次区政府都是派民政局到我家作一下记录事情就不了了之,国庆60周年前一月我们到重庆市市政府上访,区,镇领导到市接访在市领导面前保证国庆前处理彻底,花言巧语把我们哄回来,等回来以后愚弄我们,每周都有镇领导,派出所,民政局,信访办,交警到我家说国庆前一定处理好,每次到我家都叫我们在等几天,等国庆一拖过后就踢皮球,踢过来,推过去,谁都不管,目前我们一家人已经陷入了无助的绝境。
    
    有能力的媒体记者朋友们,各界权威人士们,请你们看在我父亲当年保家卫国而奋不顾身的奉献自已的青春和热血的份上,请你们伸出援助之手帮我们呼吁一下,我们不要求追究什么,只要能让执行庭帮我们追讨一下,让肇事者多少支付一点给我们还帐,父亲即使在九泉之下也会感谢您们!
    
    求助人张书华
    
    联系电话:023--48331320手机13018378347
    
    地址;重庆市,万盛区,丛林镇,新风井,矸子山,6栋3-2号
    
    如上述的内容不属实,我将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