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景德镇公安为利破诚信不受惩而得利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父亲是景德镇市一名奉公守法的陶瓷企业退休职工,在晚年遭到我市珠山公安分局珠山派出所公安干警——余刚的欺诈和欺压,现将事实情况公告:余刚系珠山公安分局干警,知法懂法,于2001年9月17日携妻子和米玉丰律师上门售房,并由其同事作见证人签字见证售房经过。当时余刚夫妇及律师明确告诉我父,所售房是其房改房,没有任何争议。协议内容系其律师修改而定,明确约定了房产证过户事宜及利益分配事宜(因是旧房,故对城市化进程作了拆迁预见和约定),其所持原件为律师手书。我父如协议约定,一次性交清了购房款(房价在当时略高于市场价,余刚出售已赚取了其缴纳房改款以外的利润),且我当场另在收条之外给付了500元给余刚夫妇,作为将来办证时的辛苦茶水费;后房屋经过政府拆迁,扩大面积所补款项如协议约定由我补交至珠山分局,直至2003年拆迁安置房建成,11月新房钥匙及房号系由余刚亲自抓阄所得,并亲手在其办公室交给我(交钥匙时,无水无电,道路泥泞),因我家确实需要房住,一拿到钥匙便四处求人搭电、抬水进行了装修、入住。装修过程相当艰辛,因几户急要房住户搭电引起临时搭电的电线烧毁,且道路泥泞,遇雨、雪天气装修相当不便,断断续续才装修完毕,历时数月。2005年4月28日晚我父亲突然接到起诉状,余刚起诉要求解除合同,返还财产。因从未经历过诉讼,我父亲当场急得晕倒在地。我哥哥连夜从外地赶回景德镇,哥哥和我在余刚别墅附近找到余刚,当时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我们没带伞,站在雨中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他说他吃亏了,他老婆不同意,我说你老婆当时去点的钱啊,怎么能说她不同意呢?后他说七天之内跟我们联系,而我打电话一直联系不上,在5月7日晚无奈才找到他办公室,他们夫妻要求退房。在诉讼中,珠山法院未按法定程序且超管辖范围接审案件,此类案件按理应在民一庭审理,民二庭郭振峰法官系余刚表弟,与汪森和法官同一办公室,他们利用我们从未经历过诉讼,故意造成我们心理压力,告诉我们官司一定输,叫我补偿余刚七万元便撤诉。后我们提出管辖异议,该案移交到了昌江法院,余刚利用社会关系勾结昌江法院副院长,并放出风说即使上诉到中院也一定赢。售房当晚的律师又在一审、二审期间,担任余刚的辩护律师,做合同无效的辩护,律师的职责应是防范官司,而其却串谋陷害,将我无端卷入诉讼中。此案历时四年多,昌江法院两次判决协议无效,均以明显超出诉请判案,要求我父亲补偿余刚三万元,且无合理合法的理由和计算依据,并且无给了三万元后是否给予办证的审判意见(难道我父亲成了余刚的提款机?)。我曾多次向各级法院提交了外地报刊和相关文章,但依然得出了“为利破诚信不受惩而得利”的判决结果。现此案已于2008年1月15日第二次发回重审,2008年4月判决合同有效,但仍需补对方二万多(依然是超出诉请)。第三次上诉至今尚未判决。我父亲年事已高(73岁)、疾病缠身、拿着微薄的退休金生活,我和哥哥均在企业下岗,积极谋求自身出路,曾分别在外地工作和本地外来投资企业工作(后该企业迁回投资人居属地),诉讼造成了我们放弃工作(我们辛苦在外打工,家里面临着失去安身之所,谁能安心工作?);诉讼极大地造成了我们全家人的精神伤害和经济损失。一审当庭余刚便吼吓我父的代理律师,鉴于余刚的社会关系,一审后,我哥哥便自己学习法律进行辩护。为诉讼,我哥多次往返奔波,放弃工作,我辞去外地工作,由此造成了我们的生活漂泊不定,此案严重影响了我们的正常生活和安定。
        我哥哥因工作关系曾到北京并咨询了多位学者和法律工作者。2006年11月7日有幸在清华大学法学院聆听了中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梁彗星教授的物权法讲座,当场我哥向梁教授就我家这个案子提出了问题,得到的答复是以物权变动为目的的购房行为,自合约成立之时生效,我这个案子适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和新的司法解释处理,合同的签订是双方合意的表示,合同是有效的。
         2006年11月24日我哥哥咨询了在京律师,律师在看了所有材料得到的答复是买卖行为在拆迁公告发布之前,协议的所有约定都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约定交纳过户费用,没有侵犯国家的利益,合同是有效的。 (博讯 boxun.com)

        我的案子一直得到清华大学法学硕士研究生富有正义感的学生的大力帮助,同时也得到了经验丰富的、有同情心的景德镇市多个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及其他省、市律师事务所律师和各地法院工作者的大力指导。
        我父亲在解放初期(1952年)参加了工作,当时年仅16岁,几十年来踏实工作,一辈子的积蓄买不起一套房。这套房倾聚了我们全家的积蓄,凝聚了我们所有的心血和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展望。现在我父亲年老体弱,疾病缠身,存活在这个人世间的日子是以每存活了一天便是一种幸运来计的!以上陈述均为事实,有关部门亦可通过调查向重要见证人珠山分局法制科干警汪镇生求证!
        珠山分局前后向法院出据证明材料七份,请核查相关材料,法院传票要求分局到庭却不出庭。
        
        陈述人:赵万龄 QQ:522519562 电话:13979861078 (博讯记者:晋元)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