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2008年清明节在婆婆周年祭扫灵台前的悼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5日 转载)
    
    在阴间可不能忘了害死你害惨你子孙的南汇周浦动拆迁暴徒啊—2008年清明节在婆婆周年祭扫灵台前的悼文
     (博讯 boxun.com)

    前语:前天,记者无意中得到一份悼念祭文,读吧使人落泪,希望2009年乃至以后的清明节不再有人有这样本不该发生的令人切心裂肺的哀掉,祭文较长,还用了些土语,可见悲情之真,或许你看了也会发出感慨。特录全文于下:
    
    死得冤的婆婆啊,
    今天是你被周浦动拆迁办暴徒利用黑夜,在你单独住处巧妙将你虐死(他们说你是自杀)的周年第二个清明节,你的子孙仍在无家可归饥肠漉漉中为你祭奠,我们一家三代这么命苦,党的阳光硬是被变成了冰雹,小康之家刹时变成了乞丐穷人。你撒手而去,而全家仍在被持续无休止摧残欺凌,讨回公道彻底解决成为了奢望。你在天之灵是否能真的认得清记得准,现在起就应当对哪些暴徒开始“冤鬼作怪”,其中有人要是来了阴间,你可要抱住他们不放,在阳间,监牢里的老犯人也会找正当理由修理新犯人呢,可明白吗?
     我们羞愧也请你原谅,那么多与你同时泥菩萨过河的子孙们保护不了你这个八十几岁古稀老人。你与其他传统老脑筋老人一样倔强,都不愿意离开住了一辈子的老窝。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在与周浦镇政府穿连裆裤的周康拆迁公司朱雪珍等人,多次对你胡搅蛮缠威逼恐吓后的2007年2月8日,带了一帮鹰犬来向你做了最后通谍:“限过年时间,我们派200个警察前来对你强迁”,“把你房子铲平,人拖到老人院里去等死”!。你因为坚持“死也死在这里”惹怒了他们,从没有高血压心脏病的你,在以泪冼面仅一天多点的2月10日凌晨,突然会在床脚跟前以蹲姿咽气在地上,发生了什么,当然不难想象,但手段狡猾的周康拆迁公司一口咬定是上吊自杀,现在你是不是可告白天下那时的真实情景了吗?
    你一死,以后的情况没法看到,借今天你会到场说给你听,你可千万记牢呀!
    在你尸骨未寒,伴随着哭声,我们前往动迁办,他们居然冷酷凶狠地说:“仍不签吗?今天不签字,明天对你们强迁,强迁死二,三个人政府是不管的”!
     我们就与所有的受同样威胁恐吓的被拆迁邻居向上级控告呼号,这才拖到2007年9月。该月3日,周浦镇动迁办来了一大群人发镇动迁办强签通知,朱雪珍如此吼叫:“三天后的9月6日,二小时内踏平这里”!我们说:“你们践踏法律,不办合法手续,不讲清道理不签”!
     在他们“你还不知道周浦镇都是一直这样做的吗?你们是斗不过政府的”特地“最后善意”劝告后,也事实上早就被开始动手破坏宅院墙脚,防护和其他设施,甚至于在警察“破案”过程中,又蹊跷地接连发生大额盗窃,开发商并又多次给我们造成房屋破坏事故与断水断电,直至2007年把我家住房挖开了2米多深的地基大窟窿,我们想拍摄证据也被他们阻止,之后,还于半夜一次次偷偷挖基,已经使房子快要倒下。当我们处于实际无法居住了的危房情况下,又欺我是个病重之人,你的儿孙也多病或者瘦弱,加上都因奔波上访劳累得身疲力尽,更由于实在不想再死第二,第三个人,才被迫同意预约协商解决办法。然而他们预设阴谋诡计,连压带哄威胁签字,我发颤着就是想不通,他们竟然利用我四肢无力硬是捉住我手,来一个黄世仁逼杨白老式的在基本空白的协议纸上签字,笔迹未干,他们刚刚假意答应的许多内容全部赖帐….
    我紧接着为此新社会里黑暗一幕喊冤,可是更加天地不应。2007年10月4日早上八点,在我们有些家人还未起床之时,周康拆迁公司沈金龙,朱雪珍等十几人带领很多拆迁人员在仍没有任何手续之下宣布强拆命令,用暴力将全家拖出大门,当在我们报警5分钟之际,又闯入了60个多个的有备而来的客帮雇凶,动手拉人搜查搬抢,又当我们跑到不远处的周浦镇政府跪求有关干部出面制止,却遇不应后,再去找房地局长,该局长说着“他连批也没有批过,倘且正国庆长假中,更没有可能强迁”的话时,我家房子却已经倒地拉光,又是警察监视制止不力吧,全部财物冼劫一空,房客数人遭打伤。更残忍的是:连路见不平的街坊因为拍摄官商野蛮拆迁场景,而被夺去相机,暴徒拼死殴打他们成多处骨折住院,开发商乘混乱之机,开来二辆大挖掘机,把房基翻身捣烂。
    我们住在周浦最繁华的镇政府西侧的泥家浜路上,二处各已分配给了你孙子与孙女准备结婚的共300多平方米新装饰房,与底层用于长期下岗失业丈夫,和因严重计划生育后遗症丧劳,仅有一些补助的农民的我与你82岁老母,生存资用并得以生活宽裕的200平方上佳商业门面房面积,以及子女准备结婚的家具,全家衣物用具,首饰器重等等全部物资物品扫荡以尽,如此野蛮血淋淋的剥夺使我们眼泪哭干,还把你老人家应享的阳光政策取消倒换成了人命。死人与强迁分别发生在春节与国庆节的欢庆锣鼓声中,在我们门面房址上在建昂贵的新营业楼,炒给大亨们威风,我们全家老小却从此流连失所,儿女借债借房结婚,六人至今八人缺衣少食,仰望前程渺茫,老复员军人出身的老公几次想去周浦动迁办拼命…..
    报纸文件都在歌颂党与政府为人民谋利益,我相信胡主席温总理能做到,才一次次逃出大群警察联防队严密监控,到北京告御状,可是被一次次,一群群獠牙切齿的本市区截访者的拦截抓捕,抓回来交给村长软禁和公安局拘留。动迁办,镇政府有权有房有地有势,一呼百应,你能在哪里讨到公道人权,财产保护,更哪会给我们真正惩办强盗凶手?
    婆婆啊,你在阴间要多多串联,想尽办法找到阎王,告诉他们日后千万不要放过周浦动迁办与周康拆迁公司暴徒以及其他土地恶霸和奸商们,例如:借动迁舞弊谋财,暴虐无度的朱雪珍,沈金龙,顾某,谢金室等暴徒,挖心剁手煎油锅,为遭受摧残迫害掠夺的全镇居民,农民,拆迁户,承包户报仇1
    愿你在地下安息!
    
     你的不孝儿媳妇方林娟 2008年清明节
     (2009年清明节前夕征得方本人同意发表)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莆田市荔城区野蛮暴力拆迁新罪证 (图)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申诉违法野蛮拆迁,警察违法故意造成人身伤害/赵淑苓
  • 山东野蛮拆迁逼死老共产党员:市民出门买牙膏被抓
  • 杨涛: 中共当局为何限制拆迁户的起诉权
  • 男子因拆迁维权 问题遭枪杀 开发商驾车公然杀人
  • 南京拆迁猛于虎:父母丧命、弟弟致残/胡翠英
  • 除了自焚,还有什么办法阻止野蛮拆迁?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武汉市汉正街余庆下里强行拆迁居民住房/王志琴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忿怒举报:官商勾结、置老百姓于死地的拆迁
  • 物权法成手纸:近80残疾夫妇无家可归,青岛强行拆迁(图)
  • 山西长治市拆迁内幕(窝案3)/王建斌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政协委员胡贵平:保定热电厂拆迁矛盾为何至今未解决?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甘肃酒泉暴力拆迁:还打了人大代表(图)
  • 南通怪事之二:财政为拆迁资金提供担保/倪文华
  • 江苏南通被拆迁人张华一家三代赴京乞讨
  • 武汉拆迁冤民正常上访无望 怒撒传单被抓(图)
  • 临沂市拆迁受害人群体上访受阻,多人失去联系
  • 扬州拆迁人员打伤企业主
  • 东莞:政府官员“书记”恐吓拆迁户签名被录音
  • 拆迁之后大变脸!四川崇州市政府出尔反尔,政策不兑现
  • 山东烟台孙世班遭遇暴力拆迁后再次丧命
  • 赤峰强制拆迁引发自焚事件当事人已搬迁
  • 男子发帖将拆迁办捏造成黑社会 被拘10天
  • 广东疫苗患儿家长被监控 武汉拆迁户流离失所多年(图)
  • 内蒙古赤峰暴力强拆致被拆迁人重伤
  • 房屋遭强制拆迁 村妇手持菜刀狂砍挖掘机 (图)
  • 洛阳城建退休职工抵制非法拆迁
  • 天津人民高举中国国旗反抗强行拆迁(图)
  • 维权人士被抓,村民誓言继续揭露非法拆迁
  • 成都政府强行拆迁 业主泼油烧警(图)
  • 成都拆迁再燃群体骚乱
  • 武汉花楼街拆迁须知
  • 上海拆迁户王翠弟致北京两会的公开信
  • 陈赐贵:无锡市政府:热衷拆迁为哪般?
  • 史上最牛拆迁安置:南京江宁又爆丑闻
  • 南通狼山镇拆迁户的联名信
  • 无锡市政府拆迁管理办公室:你自己裁决自己的行政行为合法吗?/何笑
  • 一个拆迁户与“佛”的对话/老哈
  • 城市拆迁混乱局面浅析/王天举
  • 毕文章:陇南市拆迁户为何要冲击市委机关?
  • 常州市陆菊华因拆迁申诉遭非法关押/陈加清
  • 武汉三镇拆迁户声援武汉“最牛副食店”
  • 骆玉林:加快拆迁为西宁建设腾空间
  • 上海10位拆迁受害者致习近平公开信
  • 山东临沂被拆迁户起诉省建设厅经过/刘国慧
  • 山东临沂强制拆迁案例(图)
  • 武汉百姓悲愤冤难诉.拆迁流氓胆包天---写给公正为民的父母官/邹顺帆
  • 政府拆迁专班凭什么将我的房产一分为二/夏汉桥
  • 薛祥彪:反映扬州暴力拆迁街办
  • 武汉媒体欺骗百姓.请看拆迁后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