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司法者执法犯法,职业道德与法律良知何在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30日 来稿)
    
    
     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博讯 boxun.com)

    院长先生:
    
    本人 王源恩曾于2007年9月致函贵法院, 为外甥林刘涵冤案向您们呈递申诉案情资料(参阅附件一) 。如今本案再次上诉贵院法庭等待裁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驻 澳大利亚 悉尼总领事馆最近转达福建省侨办建议(参阅附件二), 本人特此再次致函贵法院, 为这孩子鸣冤申诉。
     上次致函贵法院时已清楚说明, 这是一起冤案,林刘涵根本没有可能涉案。他既不具有犯案的动机和故意, 也没有犯案的行为与后果。当时林刘涵根本没有在现场,而是在家中睡觉。与本案毫无关系。
     2007年9月福州市台江区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2007)台刑初字第254 号, 认定林刘涵犯故意伤害罪, 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被告人不服上诉。
     2007年11月, 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2007)榕刑终字第761号, 认为原判认定被告人林刘涵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不清, 证据不足, 依法裁定:
    一. 撤消台江区人民法院(2007)台刑初字第254 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
    二. 发回台江区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上述裁定, 曾让蒙冤受屈的林刘涵及其亲属在椎心泣血之际颇感欣慰, 以为昭雪可期。
    讵料, 台江区人民法院的重新审判, 聊无新意, 敷衍旧事, 完全是故戏重演。依旧是原来的那份起诉书(台检刑诉[2007]232号); 依旧是 那个子虚乌有的“事实”; 依旧是没有任何客观物证; 依旧是那些屈打成招的供述; 依旧是那些 不堪一驳的虚假证言和毫不相干的证词 ; 依旧是无视一切对林刘涵有利的合法证据 。台江区法院显然是成见在胸, 心想当然, 而且根本无意厘清事实真相, 保护无辜者人权。 尽管依旧没有发现林刘涵犯罪的意图、事实和确证, 也不管林刘涵及其律师在庭审中如何言之成理, 辩之有据,
    2008年1月台江区法院第二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2007)台刑初字第513 号, 依旧认定林刘涵有罪。有所不同的只是这次将刑期从五年减为三年。
    这种朝三暮四的伎俩, 只能骗猴子 。此冤案的本质是犯罪事实并不存在。林刘涵既无犯意, 也无犯行。应被宣告无罪释放。其中没有什么高深的法理, 只是简单的常识而已。
    被告人林刘涵再次不服上诉到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要求昭雪冤案, 无罪释放。
    对照台江区法院对林刘涵的前后二次判决书可以发现, 不但两者内容雷同无异, 而且竟都是原文抄录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李心林的判决书(2007)榕刑初字第4号。这种移花接木的判决 , 实在荒唐 。
    若说台江区法院的法官只是尸位素餐的文抄公, 则也不尽然 。毕竟还是有所“贡献”。他们显然意识到“关键证据”电玩店老板兰德敏的证言转来用于指证林刘涵, 其破绽太明显, 需要做手脚。(2007)榕刑初字第4号第3页第三段的兰德敏证言是“有五个男子追进来……”换言之, 兰德敏证言涉案的是五个男子, 而这五个人的身份均已证实, 即李心林, 陈XX及其3个同伙。由此可推断林刘涵不是涉案者。为了额外添加林刘涵为涉案者, 区法院竟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 由法官亲自操刀, 将涉案人数篡改为“有五 、六个男子追进来……”(1)。篡改原始证据, 歪曲事实真相, 这种执法犯法的行为该当何罪?
    若说台江区法院的重新审判有所新意的话, 那就是补贴了所谓“证人连X的证言”。连X是林刘涵的学校同学, 最先打电话告诉林刘涵关于此案的消息。拜读判决书中的该证言, 除了教人明白何谓“欲加之罪, 何患无辞”之外, 别无其它作用。连X自己并未目击案发过程。该证言也未指证林刘涵在案发现场。何以成为“证据”? 更何况那份证言的产生过程, 蕴涵着警方违法办案的黑幕。林刘涵的家属理所当然地要求连X同学据实作证, 也要求律师找连X记录证词。当律师会见连X时, 连X吓得浑身颤抖, 告诉律师, 警方已找过他, 严厉威胁他不得做有利于林刘涵的证词。而且, 他已在公安机关被迫按警方的要求签署了那份与事实相去甚远的证词。此乃警方执法犯法之又一例也。
    台江区法院的先后二份判决书(第254 号和第513 号) 如出一辙, 高度一致。这是个荒谬绝伦的判决。满纸荒唐言, 一宗冤案成 。该二份判决书罗织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均不成立。
    1. 所谓伤害致死者,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没有医院死亡证书(甚至当初连医院原始病历都没有,后来因办案需要才补办。当时参与治疗的护士迄未查明),更没有法医的死因鉴定。
    2. 判决书无法说明被告人林刘涵的作案动机和故意。
    3. 判决书对林刘涵的作案“事实”语焉不详, 一语带过。含糊其辞曰: “被告人林刘涵等人拿起店内的凳子砸欧阳XX……”(2)。或曰: “被告人林刘涵等人亦追进店内, 并拿起塑料椅子等物砸欧阳XX……”(3) 。试问,拿起塑料椅子砸的到底是林刘涵本人, 还是另有其人或“等人”? 须知, 警方的 现场勘查笔录表明塑料椅上没有发现这孩子的手印指纹 。现场勘查笔录表明没有任何证据指向林刘涵涉案。
    4. 判决书无视事实真相, 不予采纳有利于林刘涵的合法证据, 例如已归案审结的同案李心林在庭审过程中明白清楚的陈述: “林刘涵没有在现场”( 请参阅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李心林的判决书(2007)榕刑初字第4号相关的庭审笔录)。
    5. 判决书所称:“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榕刑初字第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亦证实被告人林刘涵参与共同作案……”(4)不符合事实真相, 而且是未审先判,程序违法。笔者在附件一已有评述, 请参阅(5) 。况且, 这个断章取义的事实认定, 业已被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2007)榕刑终字第761号所推翻, 终审裁定为事实不清, 证据不足。
    6. 判决书认定林刘涵犯罪事实, 却无法举出任何客观物证。纸上罗织的一堆“证据”, 全是难以为凭的口言纸语, 信不信由你罢了。这些“证据”无非是:
    • 酷刑逼供和诱供之下的警方笔录供述。
    • 与林刘涵本人是否涉案的“事实”风马牛不相及的无关证言。
    • 事后许久为定罪需要而人工炮制出来的、度身订造的虚假证词。
    林刘涵和李心林在公安机关的笔录供述, 大抵为酷刑逼供和诱供之下的产物, 不能作为合法证据。笔者在附件一已列举例证(6), 即此不再赘述, 仅举一例。为增补林刘涵涉案, 及为使供述一致,台江公安分局把林刘涵的笔录内容说给李心林听,逼他照着交代。“答:市检老叫我简单说,我还是要强调原台江分局的笔录是被吊打,且说林刘涵笔录都讲是我叫人,打人,刺刀等。我实在受不了,他们就是不信,硬说就是这样,叫我签笔录才罢休。我仅那一份笔录,以后一直辩解。打火机烧指甲,还将鞋脱了,地上洒水威胁用电击……”(7)。
    与林刘涵本人是否涉案的“事实”没有关联的证言, 根本不能作为事实认定的证据。其理至明。
    指证林刘涵涉案的证言是电玩店老板兰德敏的证言。前后矛盾, 自相矛盾, 内容虚假 。而且用的是“有点像”, “也较像”这类不确定的言词, 实质上是不能肯定这孩子是否在场。关于兰德敏的证言, 笔者在附件一已有较详剖析(8), 这里只提要点:
    • 兰德敏的证言从来没有提到戴眼镜这个明显而重要的特征。
    • 兰德敏于案发当晚的笔录可以客观地印证林刘涵并未参与本案。 兰德敏提到凶手是五个男子, 年龄二十三至二十五岁。案发之时林刘涵还是个未满15周岁的少年。兰德敏曾说“不认识这五个男子” 。事后许久为定罪需要, 警方笔录兰德敏的新版证言说他认识林刘涵, 因为这孩子有到他店铺玩游戏, 所以认识。既然在场凶手是他所不认识的人, 而林刘涵却是他所认识的人, 可见林刘涵并不在场。
    • 在林刘涵横遭刑讯逼供后许久, 在警方“引导”下, 兰德敏的笔录证言方才开始出现指向林刘涵涉案的有关内容, 驷马紧追, 追补前言。其中之一, 甚至于时隔7年半才炮制出炉(8)。其中伪诈, 不言而喻。
     顺便指出, 笔录作为入人于罪的证据, 在本案中表现形式为不择手段, 无所不用其极。再举一例, 警方提供的‘第一次’侦察笔录。文件标明是‘第一次’,所用的公文纸是“继续盘问记录” , 正文中第一页第9行“问:你(林刘涵,笔者注)今天因何事被继续盘问?”(9) 一望可知,这并不是真正的第一次。那么,真正的第一次笔录何在?警方所用的手段, 已经涉嫌伪造文书, 隐藏原件。
    纵观本案, 台江区法院对林刘涵的前后二次审判, 其特征是:
    • 从事实认定的角度看, 罔顾真相, 有罪推定。
    • 从证据采纳的角度看, 法官是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有所为者, 诸如, 采纳虚假证词、与林刘涵本人是否涉案的“事实”没有关联的证言、以及非法的刑讯逼供笔录。甚至不惜亲自操刀篡改原始证词。有所不为者, 诸如, 不予采纳有利于林刘涵的一切合法证据 。
    透视本案二次审判, 福州市台江区司法不公正的现实已经毋庸置疑。这场冤狱出于刻意制造。不妨直言吧, 不是林刘涵犯罪, 而是公检法办案者对林刘涵犯罪。林刘涵不幸生为平民百姓家的中国人。无权无势, 无依无靠, 任人鱼肉戕害, 成为司法败坏的牺牲品。匹夫无罪, 怀璧其罪。这场冤案, 怀掖着公检法办案者一系列渎职违法的黑幕 。这才是 本案“怀璧其罪”。如果实事求是, 依法判决, 那么,这些办案者如何从自己的罪与错之中脱身? 所以必须将林刘涵有罪推定, 他们自己方可逍遥法外。
    2008年1月24日, 台江区法院第二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发放时, 审判长嘻笑着对林刘涵的父亲说(大意): 反正也只剩余一年的(服刑)时间了, 很快的, 就这么着吧。(笔者加注: 尚未定谳之前, 而这孩子已先后二次无端被关押达二年之久) 。
    人间何世? 可怜这孩子还在冤狱中天真地期盼着青天大老爷昭雪冤案呢。
    可为浩叹, 这些司法者执法犯法, 职业道德与法律良知何在?公检法三家官官相护,上下其手, 掩盖冤情,这是一场集体性的司法迫害。我们相信,那些以百姓为刍狗的冤狱制造者,终将面对历史和良心的审判。
    英国哲学家培根说:“一次不公正的判决,其恶果更甚于十次犯罪,因为犯罪只是污秽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判决则是污秽了水源。” 笔者谨以此言敬奉堂上衮衮诸公, 为国家社会计, 莫以司法为儿戏。
    如今本案再次上诉到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等待裁决。笔者再次吁请您们在林刘涵案件上,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公正地审理本案,切实地维护法律尊严,尤其是《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尊严。冀望法院依法保障林刘涵的人权,恢复他的人身自由,还他一个公道。
    王源恩 2008年2月12日
    
    后记:此函发送之后, 2008年4月8日, 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悍然以(2008)榕刑终字第296号裁定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这是一份蔑视正义,自欺欺人的终审裁定。相关评论, 请参阅2008年7月的《福州司法为何这样黑---致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注释:
    (1) 台江区法院第二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2007)台刑初字第513 号, 第5页第二段 。
    (2) 台江区法院第一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2007)台刑初字第254 号, 第4页第一行 。
    (3) 台江区法院第二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2007)台刑初字第513 号, 第3页末行 。
    (4) 台江区法院第二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2007)台刑初字第513 号, 第7页第二段 。
    (5) 附件一, “福州命案奇冤:诬陷孩子,勒索侨眷”,第4页,4. 证据第4项“中级人民法院对李心林刑事判决书上认定的林刘涵的犯罪事实”,……
    (6)附件一, “福州命案奇冤:诬陷孩子,勒索侨眷”,第2页,第3页。
    (7) 李心林“会见笔录”,第1页倒数第1,2段,2006年6月19日下午于市第二看守所。会见人:游良舜律师,福建合立律师事务所。
    (8)附件一, “福州命案奇冤:诬陷孩子,勒索侨眷”,第2页,第3页。
    (9)林刘涵“继续盘问记录”,第1页第9行,1999年1月31日,1时30分至2时40分。盘问人:郑X,林X,瀛洲刑警中队。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