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部长陈竺的公开信(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竺部长:
    
     您好!
    
      您现在看到的这张照片,是一个父亲和女儿生离死别的情景。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部长陈竺的公开信
    
     我的女儿小星星,2001年3月5日在我和丈夫的热切祈盼中来到人间。在我们夫妻的心目中一直勾画着一幅蓝图,女儿将是这幅蓝图中最美的花朵。然而,让我们怎么也想不到的是,由于深圳儿童医院几个医务人员技术水平的低下和草菅人命的作风,小星星的命运被彻底改变,——那时她才来到这个世界还不到40天!
    
      陈部长,请您稍微停一下手头的工作,用哪怕五分钟的时间,听一听一个心碎母亲的泣血倾诉——
    
      小星星是在我们夫妻的细心呵护下足月出生的,长得精灵可爱。之后由于吐奶,入诊深圳市儿童医院,儿童医院的入院诊断是"营养不良,呕吐待查"。入院5天后,小星星腹胀如鼓,医生说是腹膜炎、梗阻,有生命危险,于是给女儿做了手术。术后,医生说没什么大事,几天后就会好的。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部长陈竺的公开信


    
     但几天后,女儿的肚子又胀起来,深圳市儿童医院诊断为"先天性全结肠型巨结肠",医生说这是绝症,建议放弃治疗。
    
     这对我们夫妻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我们怎么也不敢相信呀。可是权威医院的诊断,宣判了女儿幼小生命的终结。我们夫妻只能抱头痛哭……
    
     那天,我们刚刚回到家,深圳儿童医院就打来电话,叫我们买些火化的用品送到医院。我们夫妻忍不住眼泪,匆匆买了火化的用品,狂奔到医院。
    
      我没有什么礼物送给女儿,我经常看见医生在婴儿疼痛时,就给一个奶嘴,让他缓解痛苦。我想就给女儿买了2个很好的奶嘴,一个坏了,另一个备用。希望她疼痛难忍时,就吸一吸奶嘴。她在世间遭受了太多的折磨,如果在阴间还有痛苦,如果仍然是受不了,就用这两个奶嘴吧!
    
     女儿就快走了,连名字都没有。医生说算了,不要取名了,就让她悄悄地来,悄悄地走,所有的回忆都是一种痛苦,一种折磨。朋友也建议我:你给她上了户口,还要下户口,想一想你下户口的心情,那是多么心痛的事情。但是丈夫坚持说:她在阳间没有名字,不能在阴间没有名字。否则,我们死了之后还可以去找我们的女儿;就算是烧点纸线也好写个名字,让她收得到,让她有钱去买玩具。我阵阵心酸,悲从心涌。恰一颗流星匆忙而过,似乎赶去投胎,我想:就取名为星星吧!
    
      生命是如此的短暂与痛苦!
    
      希望她有一个美好的来世吧!
    
      我们赶到医院,发现女儿还没有死,女儿竟然在"太平间"活活等死!
    
    
      陈部长,您能够想象吗?在宣布儿女得了绝症,无药可救后,医生已经完全放弃了救治——停止用药,停止进食,拔去胃管,停止输液,关闭了恒温箱……
    
      此时此刻我的女儿不但没有死,而且,她用我们永远想象不到的方式,向父母显示她对生命的渴望——躺在那里的女儿就是用她继续在化脓和流血的伤口告诉我们她还活着!
    
     而就在女儿这个小生命顽强地抗争的时候,深圳市儿童医院也以另外一种形式表达了他们对生命的理解。他们表现了极大的"人道",为小星星设计了种种安乐死方案,还积极为小星星联系殡仪馆、墓地,甚至办好了火化的一切手续……
    
      然而,我的女儿小星星却不想死,不想放弃早就被医务人员放弃了的那条幼小的生命。就在被放进太平间断医断食整整一天一夜后,女儿的伤口还在化脓,血还在流,而且我们感觉到女儿的呼吸。于是我们在医生袖手旁观的情况下,开始喂女儿喝盐水,用盐水为她冲冼流脓的伤口。女儿在我们精心的呵护下,显示了更多的生命迹象。于是,我们开始联系全国各地医院专家,北京、广州、上海等地的专家都表示了极大的关注。在最最紧要的关头,广州中山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向我们伸出了热情的援救之手,让我赶紧把宣判了死刑并完全放弃了救治的女儿从深圳儿童医院抱走,赶紧抱走!
    
    
    
     我们将女儿送到广州中山一院治疗。经过13次手术及长达218天的抢救,女儿顽强地活下来了。然而,让手术医生和我们吃惊的是,我女儿的小肠只剩32cm。
    
     在科学事实的面前,深圳儿童医院所谓"先天性全结肠型巨结肠",所谓"绝症"的荒谬诊断被推倒,事实真相也渐渐大白于天下——
    
     原来,给小星星做小肠手术的两名医生竟然都是骨科医生!
    
    2001年4月7日,当小星星出现生命危险急需做手术时,护士找不到值班医生,整整2小时30分,不见医生的踪影。当姗姗来迟的一线医生,向上级医生覃均昌(未到现场)紧急报告时,覃在电话中轻描淡写的说"明天早上再做手术吧"。就一句话,延误了宝贵的医疗时机,导致女儿小肠大面积坏死,90%以上被切除……
    
     原来,儿童医院帮我们积极准备"后事",是想借我们的双手来结束一个弱小的生命,以掩盖他们自己一手酿造的重大医疗事故!
    
     如果说延误治疗只是一场医疗事故,那么,为了掩盖这场医疗事故而精心设计的这种令人发指的骗局就无异于"谋杀"了!
    
     陈部长,我的语气是不是重了?那么请您理解此时此刻一位母亲的心—— 一位自己刚刚出世的宝贝女儿被人为的失误耽误了治疗,而且又被那些本来应该治病救人的"医生们" 设计好来亲手结束女儿的生命的母亲的心!
    
     为了讨个说法,为了讨回公道,2001年5月20日,我们向深圳市福田区法院提出诉讼。
    
     2002年8月29日,广东省卫生厅接受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的委托,事件最终鉴定为二级甲等医疗事故,深圳市儿童医院负全部责任。《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羊城晚报》、广东卫视、深圳卫视等各大媒体相继揭露了这起罕见的"白色恐怖"。
    
     然而,在明确了这起医疗事故责任之后的伤残等级、后续治疗鉴定却举步维艰。
    
     陈部长,您知道,人体营养是靠由小肠来消化吸收的,正常新生儿的小肠有250-400cm,而小星星只剩下32cm小肠,怎能吸收到足够的营养?
    看着女儿越来越消瘦,咳嗽多,感冒发烧的次数也多,我们非常着急,到处求医。经多方打听,得知南京军区总医院是治疗短肠综合征的权威医院,于是赶快把孩子送到那里,以后每年都在那里治疗一个月左右。我们还有幸得到中国工程院院士黎介寿的亲自诊治。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部长陈竺的公开信


    小星星从来到这世界开始一直没离开过针和药
    
    
     一年过了又是一年,女儿的医疗费用不断攀升,压力越来越大,到了第三年,我们来到深圳儿童医院谈判,找到院长李成荣。
    
     李成荣院长在他宽大豪华的办公室里接待了我们。他向我们介绍他的学术成就,他介绍了儿童医院的很多先进的设备……
    
     我想他应该听听小星星在病床上的惨叫声。他说他花了150万买了一套先进的设备,我想他应该花1元5角为我女儿买一个苹果,我女儿喜欢吃苹果。他应该再花1元钱去买一个气球,我女儿喜欢气球。那些年住院时,中山医科大学、中山大学、华南师范大学、广州执信中学等很多大学生、中学生都买气球 、买奶粉、折千纸鹤等到病房里去看望女儿。唯独深圳市儿童医院,唯独李成荣没有,一次也没有!
    
     相反,在他的领导下,成立了对付小星星事件的"专案组"。这个像航空母舰一样的专案组,由李成荣亲自兼任组长。党委书记任副组长,每次开庭都亲临一线,现场指挥,从来没有耽误过(党委书记每次亲临法庭,在中国医疗纠纷史上实不多见)。团委书记在法庭上协助党委书记的工作,工会、财务部等部门人员参与,阵容强大。医院专门从北京请来著名的卫生法学专家,仅仅来回十多次的机票费用就可以为我的女儿买几百袋奶粉,这还不包括医院定点在深圳市×××酒店用于接待的吃、住等费用。
    
     我明白了,他向我们介绍设备仪器、介绍他们的专案组成员,是在向我展示他的财大气粗。尤其是他还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他本人是深圳市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的鉴定专家、深圳市司法鉴定委员会的专家。他只差没有对我们直说:打官司你是打不下去的,走正常的鉴定程序你也走不下去!
    
     我们注意到李成荣是一颗冉冉上升的政治明星,他身上的荣誉越来越多。国内对小星星医疗事故的报道此起彼伏,成为他政治生涯最大的绊脚石。所以,他要靠自己手中掌握的强大财力和被他们垄断的技术来对付我们那可怜的小星星。
    
     在漫长的诉讼过程中,社会各界都纷纷对小星星表达了关心和爱心,但也有那么几位关键人物在资源和权力面前展示了他们的灵魂。2001年11月22日至12月6日,广东省医学会指派专家余薇、林晓源进行医疗事故鉴定。
    
     余、林二人首先认为32cm短肠是能够治好的。他们认为省卫生厅"二级甲等伤残"的结论(仅次于一级死亡)错了,黎介寿院士也错了。他们对"不可恢复性"这一世界医学公论表示怀疑。于是,我女儿被迫做了14天的"医学观察",准确地说这个"实验"并不是余、林二人的发明。北京、上海等地的医院和科研所在研究短肠时也有这种方案,所不同的是实验的对象是老鼠和狗。如,把狗的小肠切除3/4,做吻合术后,关在笼子里,之后,不给药物治疗,给其正常的狗食,让它和正常的狗一样吃食,看它能活多少天,看它有什么样的变化,看它会出现什么样的并发症。
    
     从动物实验到人体实验,必须是成熟的实验。那么,有关这种实验的教科书和专著支持在哪里?全人类以往成功的例子在哪里?
    
     余薇一再以"终止鉴定"相威胁,逼迫我们做实验。我可怜的女儿被当成了白老鼠。
    
     林晓源将小星星关在一个房间里,整整14天,不准出门,不准下楼,派3个人盯着。并不允许食用中山一院和南京军区总医院的特殊营养品以及各种药物,只给她正常的饮食。然后,看小星星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女儿当时被烫伤正在进行抗疤痕治疗,林不让其进行治疗,导致现在的疤痕变坚硬,需要进一步做手术……这一切绝非危言耸听,我们有录音、录像为证。
    
     被作为试验品的小星星,整整14天没有见到一缕阳光!曾经连续14个小时被禁止进食!在小星星每天进食12-16次,大便2-6次,排脂肪便,体重直线下降,最后不得不通过药物来制止进一步的恶化之时,余薇、林晓源两位医学专家,却在给法院的报告上注明:"恢复"!
    
     陈部长,您的医学知识和临床经验都是中国少有的,您听说过一个仅有32cm小肠的患儿,能够"恢复"的病例?您见到过一个只有常人小肠1/10的患儿,不打针、不做手术,仅仅把她关上2个星期,就可以治好?
    
     您可能不知道,创造这"世界医学奇迹"的林晓源、余薇,居然连一个短肠综合症患者都没治过,一个也没有!
    
     他们通过这个残酷的折磨,炮制了虚假的报告,来推翻广东省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结论,推翻中山一院结论;推翻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著名普通外科专家黎介寿教授亲笔结论;推翻省卫生厅2次结论;推翻南京医院的全部治疗……
    
     据资料显示:短肠综合症患者在正常治疗下,目前生存时间最长的是20年。那么,不治疗呢? 可加速并直接导致患者的死亡。难道他们要用这样的方法,再一次对我的女儿进行一场谋杀?!
    
     我终于明白过来,整个鉴定检查过程就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鉴定人员逼迫我们接受实验,故意做手脚、作伪证,是为了翻案,为了帮儿童医院院长李成荣扫清政治上升途中的障碍!
    
    
     如果说省医学会扼杀了我女儿的未来,断了她的后路,那么,福田区法院王平法官则把她仅剩的那点微弱的生存机会和权利给剥夺了——他们用手中人民赋予的权力,昧着良心把事实改写了。
    
     我们于2001年5月提出诉讼,法院直到2006年11月才做出一审判决。
    
     5年6个多月来,经深圳市妇儿医院、中山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等众多医院以及专家、教授以至国际著名普通外科专家、黎介寿院士的亲自诊治包括2次剖腹探查、近20次X线腹部平片、钡餐等各种检查,没有任何医院、任何医生(包括深圳市儿童医院自己)诊断女儿患有先天性短小肠症!
    
     5年6个多月来,经深圳市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广东省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二次)、深圳市司法鉴定委员会、广东省医学会、最高人民法院等鉴定机构鉴定,无任何鉴定机构及鉴定专家认定女儿为先天性短小肠症!
    
     但5年6个月之后,福田区法院王平法官竟然认为小星星的小肠只有正常儿童的1/4,竟然做出这样的判决:小星星患有"先天性短小肠症"!
    
     全国13亿人口,只有5人有"先天性短小肠症",法官说我女儿是第6个。
    
    
     法官就这样推翻了所有医院及鉴定机构的结论,"判决"我女儿为"先天"。难道法官比医学专家更懂医学? 难道法官是先天性的华佗再世?
    
     深圳市儿童医院的能量如此巨大,竟能让法官这样审判?我不知道是不是钱的力量,如果是,那究竟是多少钱的力量?怎样才能让法官闭上眼睛说话? 如果真如王平法官所言,女儿小肠仅为正常儿童的1/4,相当于刚出生的婴儿身高与姚明现在身高之反差,那么如此明显的差异,二次剖腹探查,十几名主任医生、副主任医生在强烈的手术无影灯光之下经过7个小时的仔细检查(包括十二指肠索带松解、用温盐水热敷小肠、切除小肠、切除阑尾等)都没有先天性短小肠,而竟然从法官的法槌产生!
    
     几年来,我一直在写信,给中央、省、市很多领导人写信。我写给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同志的信,长春同志亲笔批示。后来,深圳市委书记李鸿忠三次批示,深圳市委政法委联合市检察院、市公安局、市中级人民法院、市司法局、市卫生局等7个单位联合调查,认定我女儿根本没有患先天性短小肠症。
    
     尽管在审判委员会上,多名副院长问及这份报告。但是王平法官仍然说是先天性短小肠症。办案法官故意隐瞒政法委的调查报告内容,甚至大言不惭地说"目前各家医院记载都不完全",只有他自己的 "诊断"才是最全面也最科学的!
    
     深圳市各界人大代表纷纷通过各种途径表示对此离奇案件的关注。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夏家骏常委曾质问:"不知是无知,还是故意? 然而,王平法官竟然如此判决这桩拖了5年6个月的医疗事故案!终身残疾的受害儿童反而成为"责任人",被切除了90%的小肠,反而成为"先天性"疾病!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有如此荒唐的事情发生!这世界还有天理吗? 指鹿为马的王平法官如今已升任副庭长;没有承担过应有的法律责任的深圳市儿童医院,主要负责人纷纷升了职务。而我的女儿小星星,则注定要在极度的痛苦中等待他短暂生命的结束。作为小星星的父母,我们一边要承受巨额医疗营养费的压力,一边要细心照顾女儿,并分担的痛苦……
    
     陈部长,本来我是想给您写一封私信的。但你可能不知道,或者被蒙骗了,深圳儿童医院是个医疗事故频繁发生的医院,多次出现和我女儿类似的严重医疗事故。就在2001年,与我女儿仅仅相隔两天,儿童徐某某在同一家医院也出了医疗事故(详见法院判决);另一个孩子小龙圳今年7月也惨死在儿童医院,而且是同一个科室。医生将可怜的小龙圳推给了毫无医学知识的家长,推给了毫无意义的转院之中,整整延误了8个小时,导致了美好生命的死亡……可怜天下父母心,我的良心逼迫我站出来揭露真相,以避免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所以,我决定写一封公开信。我要把全部的病历、X光片、手术记录甚至录音、录像这些最原始的资料都公布出来。我要把卑鄙者的面目曝露在阳光下,我要让公理和正义得到伸张,我要让那些做小动作的人瑟瑟发抖!
    
    
     我更希望深圳市儿童医院能够改变视患儿生命如草芥的恶劣作风,让医院真正成为救死扶伤的地方,让可爱的孩子们不要再遭受身心两残的厄运!
    
    
     陈部长,我们知道您很忙,毕竟国家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您操心,我们流泪写这封信的时候很怀疑你的秘书是否会把这封信放在您的面前,而您是否有时间看一眼一个母亲的泣诉。
    
     亲朋好友也劝过我们,一介小老百姓,无权无势又无钱,想讨回公道,谈何容易?是的,谈何容易,想一想过去六年我们奔走呼喊,想一想过去的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我们的委屈和眼泪,好累好累,真想放弃了。可是,我们能够放弃吗? 我那被误诊和医疗事故残害的女儿,那个差一点被毁尸灭迹的幼小生命,她都没有放弃,她都能够在"太平间"里坚持住,等待父母把她抱了出来……,直到今天,19次手术,六个春秋日日夜夜的苦和痛,以及世界医学记录上那些最多只能活20年的悲惨故事,都没有让我的女儿放弃自己的生命……
    
     您和我都知道,如果不出现奇迹,儿女终将在20岁生日到来之前的某一天离开人世。但我坚信,她会等到公理和正义的来临,在这之前,我的女儿不会放弃,我们也绝不放弃!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部长陈竺的公开信


    女儿都不放弃,父母怎能轻言放弃?
    
    
    陈部长,如果是您,您会放弃吗?作为一名卫生部长和著名的医疗专家,您会放弃一位因医疗事故而每时每刻生活在死亡阴影下的幼小生命吗?
    
     这个幼小生命是我的女儿,她的名字叫小星星。
    
    
     一个绝望的母亲:胡雅莉
     2007年8月27日星期六初稿 于女儿第19次手术之际 (博讯记者:苏子艺)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给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还我户居住的权利/李柱才
  • 沉冤半世纪:志愿军老兵陆玮要求平反昭雪的公开信
  • 上海颜芬兰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房主徐伟致党中央的公开信——让廉洁政府为我们做主
  • 致国家教育部长一封公开信:我们被莆田学院和文通公司蒙骗了
  • 棚改黑幕——辽宁阜新棚改居民的公开信
  • 哈工大博士生张灵飞呼吁公安缉拿19年前杀父凶手的公开信
  • 致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封公开信/杜华恩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两会”前夕,“经租户”致当政者的公开信
  • 盼清官 给河北保定市人民政府领导公开信
  • 上海居民朱金娣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杭州江干区彭埠镇云峰村的数百村民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浙江永康市教师在哭泣——致胡锦涛等公民的公开信4
  • 上海居民突破封锁致中央调查组的公开信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致中共及未来执政集团的公开信 
  •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给胡锦涛主席发表第二封公开信(图)
  • 郭飞雄妻子张青,致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公开信(图)
  • 被捕湖南商人回国 发公开信谴责美国人造陷阱 (图)
  • 凌沧洲发表致北京领导人公开信后尚未收到当局任何反馈
  • 凌沧洲致中国领导人的公开信
  • 2008年岁首,郭飞雄妻子张青致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的公开信
  • 王兆钧郭泉效应持续 民建成员公开信吁修宪还权
  • 蚁力神养殖户给胡锦涛总书记的公开信
  • 中国作家田忠国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中华全国各族人民及郭泉先生的公开信
  • 作家田忠国就郭泉的民主呼声给胡锦涛发出公开信
  • 郭飞雄妻子张青于绝食抗议日,致郭飞雄的公开信(三)
  • 于绝食抗议日,郭飞雄妻子张青致蒙受冤狱的郭飞雄的公开信(二)
  • 王晶垚:致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校长袁爱俊的公开信
  • 广东丧失了生存土地的村民代表给胡锦涛的公开信
  • 郭飞雄妻子张青于绝食抗议日,致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的公开信(四)
  • 国内学者联署公开信,批判《色,戒》(图)
  • 郭泉致国家主席胡锦涛、政府总理温家宝的公开信
  • 于世界人权日,郭飞雄妻子张青致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的公开信(三)(图)
  • 大学副教授郭泉遭撤销教务 发表公开信违宪违法涉密?
  • 邓复华事件起由:致民建湖北省委会的一封公开信
  • 妙觉:一封关于释放胡佳致主席菩萨的公开信
  • 上海段惠民的家人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一个老革命后代给全体老革命家族的公开信
  • 就蚁力神事件给国家领导人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曾庆红先生的公开信/刘厚泽
  • 珠江新城南国花园老党员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致清华全体校友的公开信:吁请顾秉林不寻求连任清华校长
  • 伍老:关于色戒电影公开信的评点(附公开信)
  • 刘蔚:给大陆媒体,论坛的公开信/ 唤醒国人之142
  • 公开信第四弹——普通公务员致胡吴温/孔强
  • 我读汪兆钧先生的公开信:他实乃商界良知
  • 深圳访民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赵国莉
  • 面对汪兆钧公开信,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为何集体失语?/向钧
  • 给上书潮泼盆冷水——论胡温公开信中所隐含的奴性文化/冷眼
  • 郭泉公开信二致温家宝关于工商银行职工的下岗维权
  • 郭泉公开信二致温家宝,工商银行问题的附件七份
  • 汪兆钧:关于我的公开信的说明
  • 敦促辽宁省委、省政府严肃理性处理蚁力门事件的公开信/姜力钧
  • 中国民盟郭泉副教授的第二封公开信 致温家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