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汉源事件第一被告蔡昭的)刑事申诉书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7年4月06日 来稿)
    邓永亮
    
     申诉人:蔡昭,男,1987年1月6日生,汉族,出生于四川省汉源县,初中文化,农民,住汉源县大树镇中坝村四组。因涉嫌故意杀人罪于2004年11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月17日被逮捕;2005年6月22日,四川省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雅刑初字第23号以故意杀人罪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06年6月5日,四川省高院(2005)川刑终字第875号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现服刑于四川雅安监狱。 (博讯 boxun.com)

     委托代理人:邓永亮,男,1976年出生于四川省遂宁,汉族,专科文化,自由职业者。电话:(0)13378101372、(0)13379019237
     案由:申诉人蔡昭对四川省高院2006年6月5日作出的(2005)川刑终字第875号裁定和四川省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雅刑初字第23号刑事判决不服,提出申诉!
     请求事项:请求依法提起审判监督程序,撤销(2005)川刑终字第875号裁定,依法改判。
     事实与理由:(2005)雅刑初字第23号判决书和(2005)川刑终字第875号裁定在认定许多非常核心、非常关键事实上,不仅事实不清,而且故意歪曲颠倒、隐瞒和捏造事实;一审法院程序违法,对申诉人的有利证据不采用,并阻止律师对申诉人的有利辩护;裁定没有开庭,完全维持了一审法院的程序错误;判决和裁定判刑过重。所以申诉人对此不服,特提出申诉,请求予以再审,纠正错判。
     一、判决和裁定都认定蔡昭住"汉源县大树镇摆鱼村七组",这认定是错误的,不严肃的。蔡昭捕前就有身份证,身份证上写的清清楚楚,居住中坝村四组;在摆鱼村七组没有蔡昭户口,而中坝四组则有蔡昭户口。蔡昭的身份证和户口都是原始证据。
     二、判决和裁定都认定"位于四川省雅安市汉源县与凉山州甘洛县交界处的大渡河畔的瀑布沟水电站工区,系国家重点建设工程。2004年11月3日,汉源县水电站库区的部分移民认为补偿标准不合理,到工区聚集静坐欲阻止截流施工,次日中午12时许,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蔡昭、陈滔、刘勇、王修蛟等手持螺纹钢棒、菜刀,迫撵值勤武警和公安人员。"这是本案件发生的原因和背景,是非常重要的事实。然而判决和裁定的这种认定完全与事实颠倒并且隐瞒了最核心的事实。
     (一)、不是部分移民认为补偿标准不合理,而是整个库区十万人民全部都是这样认为的。法庭出示的文件都证明,整个库区的移民人数也就十万多一点,而到现在与警察对持的移民就有十万。就是说,全部的移民都参加了这次事件。他们就是因为认为补偿不合理才采取维权行动的。
     (二)、不是移民群众认为补偿不合理,事实上,补偿就不合理。汉源县当时以中共县委领导白然高、汤福锦为首的腐败分子,在瀑布沟建设受托实物补偿移民搬迁等所有问题上,都严重地违反了四川省人民政府(2003)249号文件,违反了中共中央(2004)1号文件,违反了我国《民法》第四条,第七十四条,第七十五条,违反了我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等的有关规定,严重地剥夺和侵犯了国家法律及中央的政策赋予公民的合法财产所有权,致库区人民不能享受四川省人民政府的(2003)249号和中央(2004)1号文件赋予的合法权益,而且连自身的生命和生活都难保。此外,在核实房屋土地上,严重地存在违反国家财政管理法规的现象。白然高等人的这些渎职犯罪行为,已经被国务院以汪洋为首的第一届中央工作组调查核实后,司法机关按照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依法逮捕了白然高、汤福锦等十几名官倒腐败的违法犯罪分子,最后全部判刑,这就是在瀑布沟水电站建设当中官倒腐败的官员侵犯公民的合法权利暨补偿不合理的最重要的证据之一。此次事件发生后,新的补偿标准比以前高得多,也客观,移民所得补偿比以前差不多高一倍,足以证实原来的补偿不合理,以及侵权行为确实发生过。
     (三)、阻止截流的背景和发生冲突的原因。1、库区人民就补偿不合理的问题推选代表向地方或中央有关机关先后反映几十次,国家有关机关也曾多次批转意见,但是原中共汉源县委书记汤福锦、白然高等腐败官员不但不采纳和纠正他们违反政策的错误做法,天天在广播电视里说大话,威胁、辱骂、欺骗和侮辱库区人民,严重侵犯和剥夺库区人民的合法权利。2、汉源县郑县长亲自当着十万人民的讲:没有把移民合理合法要求解决好之前不复工。3、在县长下了停工令的情况下,移民的合理要求没有得到解决的情况下,施工方却在官员和警察的支持下,不顾老百姓的生死,强行复工截流,库区人民为了自己的生存和合法权益,对这种言而无信的的行为非常愤怒和气愤,迫不得已,对违法违约的强行截流行为采取阻止措施,这就是阻止截流真相的直接背景。而在法院的判决和裁定中,如此重要的事实则完全没有。4、蔡昭、陈滔、刘勇、王修蛟等库区人民为什么追打警察,真正的原因和事实法院都没有提到。蔡昭、陈滔、刘勇、王修蛟等库区人民追赶警察的直接原因是:凉山州公安局的民警、武警先动手用石头、警棍,毒打移民群众,造成轻重伤移民多人,库区移民王月成(75岁),赵老三(36岁),黄明文(74岁)等多名群众被打成轻重不同程度的伤残(汉源县医院有他们被伤害的证据,王成手里还有武警打人后被群众拼缴下来保存着的警棍,这就是证据);移民群众多次向他们解释劝说,但他们根本不理,还继续毒打移民,这种情况下,移民群众愤怒了,不得不对这些警察采取还击。既然是县长代表政府下了停工令,为什么不遵守,为什么还要不解决问题就施工?武警是人民的子弟兵,是保护人民的队伍,为什么不去制止那些违法、违约、违令的施工单位,而偏偏又去残酷的破坏无辜的老百姓,判决和裁定为什么要隐瞒这样重要的事实情节,特别是他们所提取的录像,为啥不把这些真正客观上发生的摄影部分保留下来?这种做法本身就不符合我国《刑法》关于要收集和提取对被告不利的证据,也要收集和提取对被告有利的证据的规定。如果,没有上面的事情发生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生警察张志敏死亡的事件。如果死者及其武警都遵守县长的停工令,对那些强行违令施工的人加以说服制止,不先殴打老百姓,双方的人又怎么会发生冲突,而流血牺牲呢?特别是被判刑的汤福锦、白燃高等人,如果当初能够按照省政府和中央的政策法规给人民解决合理要求,绝对不会引起十万人民的不满,乃至十万人民为维护自己的生存和合法权益,才发生了人民生命财产和国家财产遭到重大的损失的事件。所以,可以看出,冲突双方都有一定的责任。法院却只认定申诉人的错误。
     三、造成警察张志敏流血死亡事件的直接原因:
     (一)、死者张志敏用石头多次掷打移民,挑衅老百姓,有多人证明(有书证),存在明显过错,法院却视若无睹,根本就不许出示这些人的证言,却认定死者没有错误。
     (二)死者张志敏在70度坡度山上滚下路边,正是本案现场勘察笔录;死者从70度坡度的山上滚下来,坡上又是石头,可想而知头部和全身要撞多少次才能落地,所以这是致死的主要原因之一,当然申诉人和成千上万的移民在张志敏身上所实施的打击也是致死被害人的主要原因之一。申诉人承认有一定的责任。
     四、一审法院审判程序违法,造成申诉人的事实不真实,与申诉人被重判有一定的关系,高院没有开庭,而且完全维持了一审法院审判程序违法造成的事实。一审法院审判程序违法的地方有:
     (一)、申诉人自己请有律师,却被法院强行指定律师,被迫申诉人与自己请的律师剪除合同。
    (二)、在庭审中,只许律师说对申诉人有害的话,一说对申诉人有利的话,就被法庭阻止,让律师根本就没有起到辩护的作用。
     (三)、关于申诉人的证据有四十几份,其中出事法庭有二十多(份)人的,还有好多人的证书未出示。具体的说,只出示了对蔡昭等人不利的证据,而对蔡昭有利的证据一份都没有出示,特别是当时直接写上现场对案情最了解真相的受害人—汉源县大树镇中坝五组王日成的证言,就表达了案件发生的结果,法庭却拒绝让人出示。当申诉人和律师提出,有几个人能够证明不是一个申诉人用钢棒击第一个打死者头部的,法院却也不许出示。
     (四)、申诉人有重大的立功表现,法庭却不许指控方和律师出示证据。申诉人在此次事件中,曾经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了一位年老的警察,使其安然无恙。这警察由于身体的原因,跑不动,孤独一人被其他警察摔在移民当中,要不是申诉人保护,肯定有生命危险。这警察出于感谢和良知,为申诉人出了证言。
     五、在二审中,申诉人的辩护人依据证人的证言,提交了辩护书。辩护书提出了许多一审的证据有矛盾和错误的地方,说明了申诉人与死者的死亡没有直接关系,二审法庭则没有理会,在裁定中也没有事实和理由说明辩护书中提出的事实和观点是错误的。
     总之,中院、高院隐瞒最重要的事实,且有许多事实认定不清,程序违法,没有考虑到申诉人有自首情节和立功表现以及认罪态度好的情况,并且量刑过重。
    特向:
    最高院申诉,请求对此案进行再审,秉公改判。
    最高检申诉,请求对此案依法提起抗诉。
    全国人大申诉,请求依法监督判令此案进行再审,秉公改判。
    致送
    全国人大内司委
    最高检察院
    最高法院
    附件:证据和材料目录(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汉源事件进展
  • 汉源事件:中央定性背后有文章(图)
  • 汉源事件动态
  • 汉源事件最新消息:当地官员免职、被抓的农民遭酷刑
  • 何清涟:汉源事件——社会总危机的信号
  • hy:从汉源事件的处置看胡温新政确非旧政
  • 横眉﹔汉源事件说明中共执政能力提高了吗﹖
  • 郑史:反看潘岳,一语成谶——汉源事件的环境与公平
  • 丁一:从汉源事件看胡温的能源难题
  • 过关:从重庆万州到汉源事件说明了什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