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8878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敢与秦始皇PK的军阀——三论败类徐才厚/葛众禾
(博讯2007年1月05日)
    葛众禾
    
     秦始皇,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中央集权的封建君主,在他执政期间里疯狂地对劳动人民进行剥削压迫,从修筑“万里长城”到修建“驰道”,从建造“阿房宫”到“焚书坑儒”,秦始皇的种种暴政使他成为中国历史上公认的专制暴君。跨越时间的隧道,今天,徐才厚这个站在中共塔尖上的军阀以绝对军权控制着中共的政权,他以一个特权享受者的身份和秦始皇疯狂地PK着,徐才厚在世界人民的面前毫无忌惮的重复着秦始皇的那套无民主的专制主义制度,他用残暴的政治手段来蹂躏百姓,这个中华民族的败类,公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疯狂地开历史的倒车,他把昔日发生在秦始皇身上的暴政克隆并且重新如火如荼的在中华大地上重演着,他将自己扮演成现代版的“秦始皇”,歇斯底里地把专制的集权暴政建立在人民的头顶之上,使中华民族正在遭受着前所未有的苦难! (博讯 boxun.com)

    
    用长兴岛PK“阿房宫”
    
    今天,我们站在被焚毁的“阿房宫”废墟前,这个长约1000米、高约7米的夯土台基让我们很自然地想到这就是当年秦始皇鱼肉百姓的圣地“阿房宫”,以及伴随这座宫殿的那段秦始皇糜烂的生活史,秦始皇那不可一世压迫人民的场面同这座废墟一样已经永远的成为了历史。
    
    当时光流转到公元1989年,中共的军队在镇压了学生的“六四”爱国运动之后,双手沾满“六四”鲜血的于永波当上了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镇压学生有功的徐才厚被于永波调到身边工作,从此成了于的指定接班人。在跟随于永波的日子里,徐才厚的屁股上象绑了火箭筒一般从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兼解放军报社社长)高升到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又从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飞升到中央军委副主席,成了中共军史上升官最快的记录者。徐才厚用窃取到的职权控制了军权,成为中共国家机器的最高统治者。当了大官的徐才厚没有改掉嗜钱如命的腐败本性,反而在其家乡人民的面前作威作福,这个和秦始皇有着相同灵魂的军阀竟敢用手中掌控的权力大鸣大放地在其家乡瓦房店市长兴岛修起了比“阿房宫”还“阿房宫”的“长兴岛军阀乐园”。
    
    2005年11月26日,长兴岛临港工业区正式挂牌成立,徐才厚的家乡长兴岛被划规成为大连市的一个直辖区,徐才厚自己为自己发去了一封具有历史意义的贺电,以此标志着他不可一世的形象工程开始了。从此,长兴岛成为中国的一个特区。
    
    2005年12月,修建长兴岛有功的女流氓孙春兰一夜之间被提拔到中央当了全国总工会第一书记。
    
    在徐才厚疯狂修建“长兴岛军阀乐园”的过程里,李克强、孙春兰、夏德仁等这帮官僚与其狼狈为奸,通过掌控的媒体向民众大放烟幕弹。从李克强的“五点一线”到孙春兰的“西拓北进”,再到夏德仁的“一岛十区”,这些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口号没有一个不是为徐才厚服务的。李克强、孙春兰、夏德仁这些佞臣在同徐才厚进行权钱交易的同时完全放弃了党纪国法,成了徐才厚巧取豪夺的帮凶。
    
    2006年8月7日,一瓶把徐才厚寓义为凤凰的矿泉水在大连星海广场出现,这瓶由徐才厚家乡长兴岛制造的名为“凤凰源”的矿泉水以每瓶100元的标价被李克强、夏德仁流氓政府强行指定为“2006中国国际啤酒节唯一饮用水”。
    
    2006年8月29日,大连市发改委、财政局为了认真贯彻实施《辽宁省人民政府关于鼓励沿海重点发展区域扩大对外开放的若干政策意见》,关于对大连长兴岛临港工业区、大连花园口工业园区内的所有企业(含在建和新建)免收涉企的行政事业性收费的政策规定,就有关具体问题做出明确规定。
    
    按此规定,以下收费项目的收费额由园区或园区所在市财政承担:频率占用费、矿产资源补偿费、企业注册登记费、排污费、出入境商品检验检疫费、海关收费。
    
    以下收费项目免收:畜禽及畜禽产品防疫检疫费、渔业资源增值保护费、渔业船舶检验费、公路养路费、公路运输管理费、水资源费、水土流失防治补偿费、印章防伪网络登记费、车辆号牌工本费、机动车证书工本费、消防培训费、工商年检费、工商管理IC卡工本费、机动车污染排放合格证工本费、产品质量监督检验费、计量检定收费、特种设备检验费、计量收费、特种设备人员培训费、税务登记费、建设工程质量监督费、工程定额编制管理测定费、城市污水处理费、人防工程四项费用、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卫生防疫检测收费、防雷检测收费……。
    
    2006年9月5日,辽宁省批准大连市长兴岛规划,按照规划,长兴岛临港工业区起步投资约需60.4亿元,开发投资约182.5亿元,总投资约243亿多元。
    
    如今,在长兴岛255.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一处处度假村和一处处别墅群星罗棋布的分散在岛内,近三百栋的宾馆、酒店和“农家宾馆” 尽显这个岛屿的奢华无度。正是在徐才厚的策化和支持下,长兴岛被修成了罪恶昭彰的“军阀乐园”。现在,纸醉金迷的长兴岛处处都冒着邪气,成了辽宁帮恣意享受的王朝乐土和徐氏家族敛财之地。
    
    自从辽宁帮的骨干分子孙广田(原大连市公安局长、薄熙来助理)升任大连副市长之后,利用其掌管大连旅游业的职权为长兴岛大包大揽旅游生意,一些外省市到大连来旅游的客人经常被强行拉到长兴岛进行消费旅游,辽宁省的一些党政机关团体成了每年必去长兴岛游玩的关系单位,而一些民营企事业单位也被强行摊派到长兴岛进行旅游消费,色情业在长兴岛也呈泛滥趋势。长兴岛旅游业在为军阀徐才厚赚足银子的同时也成了中共贪官包养二奶的场所,更为瓦房店市这个辽南小黄城的色情服务业提供了军事级的保障体系。据有关资料统计显示,长兴岛每年旅游旺季每日接待游客5万余人。
    
    如果说当年秦始皇的“阿房宫”尽显一代暴君的奢华,那么今天徐才厚的“长兴岛军阀乐园”与“阿房宫”相比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这场史无前例的腐败运动中,军阀徐才厚无视党纪国法,大兴土木,奢华无度,成了一个披着军皮的政治流氓!
    
    用“军阀路”PK秦始皇的“驰道”
    
    2005年8月,沈大高速公路第二次扩建工程完工了,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来到大连为这条“神州第一路”的竣工通车典礼进行了剪彩。与此同时,和沈大高速公路同时修筑的瓦房店至长兴岛公路也已经进入尾声,一条由军阀徐才厚为自己修建的“军阀路”诞生了。
    “军阀路”,是人们对瓦房店到徐才厚家乡长兴岛这条路的称谓,因为这条路是徐才厚专为长兴岛徐家庄人所修建的一条特权路。在这条近百公里的“军阀路”上,平均每一米长的路就用掉了5千多元人民币,共花费了国家银行5个多亿的人民币。就是因为修建这样一条“军阀路”,全国途经瓦房店市的车辆都得向“徐氏集团”交纳过路费,而受害最严重的当属瓦房店市复州城的那些老百姓,因为即使他们不往长兴岛走也得向军阀徐才厚交纳那部分不合法的“过路费”,成了军阀徐才厚直接剥削的路奴。“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此路过,留下买路钱,”这是瓦房店市老百姓对军阀徐才厚横行霸道的评价。
    
    作为封建专制的君主,秦始皇修“阿房宫”,筑“驰道”,对劳动人民进行深重的压迫,成了一代罪恶暴君的代表。今天,徐才厚作为中共军队、政权最高人物级的统帅,不顾人民怨声载道,为所欲为的修建功名路,特权路,飞扬跋扈到了极点,他亲手用自己的腐败和奢华为他自己和中共修建了一条背离人民的不归路。
    
    用长兴岛上的“万米长城”PK秦始皇的“万里长城”
    
    从横山之颠远眺长兴岛,一条“万米长城”将长兴岛的西海岸辟出25平方公里的原始林地,成了长兴岛上一条微型的“万里长城”。用这条“万米长城”与秦始皇PK徐才厚可真是用心良苦。当年秦始皇修“万里长城”为的是防御外敌入侵,而今天徐才厚在自己家乡修建“万米长城”除了享乐之外,它又为徐才厚防御的是哪般外敌呢?
    
    作为军阀头子的徐才厚,为了其能万寿无疆的永存在这个社会上,修建“万米长城”成了他最好的选择。这个自命不凡的军魁老二不顾遗臭万年的骂名用自己军阀的淫威向自己家乡人民开始了宣战!
    
    2005年的下半年,随着长兴岛工程建设的需要,沙土成了大连境内最抢手的资源,一场疯狂掠夺土地资源的高潮活动在辽南大地上演了,作为养育瓦房店百万人民的复州河也没能逃过军阀徐才厚的掠夺。随着复州河被挖得疮痍满目、触目惊心,当地民众纷纷自发地投入到这场保护复州河的战役中,在同“徐氏集团”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打斗中,许多村民不畏强暴英勇地负了重伤,在辽南大地上开始了一场掠夺与反掠夺的护地运动。
    
    与此同时,疯狂地挖沙运动在大连开发区魏家村也未曾停止过,一伙人打着平整河道的幌子进行大肆的采沙活动,防洪隐患给这里村民的生命和财产造成了严重的威胁。
    
    在大连普兰店市双塔镇一塔村,农妇不让挖沙竟被扔进稻田,打成重伤住进了医院……
    
    ……
    
    随着“长兴岛军阀乐园”工程不停的建设,挖沙运动猖獗而疯狂地进行着,一时间,辽南大地充满了血腥味,笼罩在白色的恐怖阴影之下。
    
    如果说挖地运动让辽南人民受到皮肉之苦,那么徐才厚把大连变成骗子基地让你家破人亡的骗钱运动更是让数十万人饱受剜心之痛。
    
    打着“建设东北亚航运中心,大连港建造工程”的幌子,把子虚乌有的工程吹得山响,到外地疯狂的集资,受骗者明知是非法集资就是不报案,骗人者口出狂言没人报案谁敢抓我……上述这些都是2006年在《大连晚报》上最抢眼的新闻词条。这些以徐才厚等修建“长兴岛军阀乐园”为背景的社会新闻真实地记录了辽宁帮对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恶,徐才厚与李克强、孙春兰、夏德仁等这帮政治恶棍亲手用“五点一线”这个陷阱把大连变成了骗子基地。骗人白骗,没人敢报案,更没人敢抓,这句话是对辽宁帮明火执仗抢夺老百姓钱财的最精辟总结。
    
    2006年5月18日,《大连晚报》A3版刊载《工程子虚乌有牛皮吹得山响》的新闻:“工程”子虚乌有,“牛皮”吹得山响,一妇女用假工程在瓦市某镇集资……
    
    2006年5月26日,《大连晚报》A2版刊载《明知非法集资为啥就不报案》的新闻:金州区华家屯再现巨额非法集资,据称总额达4000多万元……
    
    2006年5月28日,《大连晚报》A5版刊载《谎称大连港的人跑到抚顺疯狂集资》的新闻:打着“建设东北亚航运中心,大连港建造工程”的幌子,冒充大连企业外地疯狂集资……
    
    2006年5月30日,《大连晚报》A5版刊载《没人敢报案谁敢抓我?》的新闻:仅一个镇,就存在“松木岛”等大小近10种集资项目,一些乡镇农民参与非法集资成风,非法集资者竟口出狂言……
    
    据有关权威部门的数据显示:近两年来,辽宁省共发生非法集资案件50多起,涉案金额25亿余元,受害群众达数十万人次,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5亿元。以上这组保守数据是官方有据可查的,加上没有报案的和没有立案的那部分数据,实际上的受骗数字远不止这些。
    
    把长兴岛这座“军阀乐园”堂而皇之的建立在万民痛苦之上,在光天化日下把辽宁数十万家乡父老骗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徐才厚、李克强、夏德仁等此举和强盗、土匪又有什么区别呢?
    
    以自己家乡为基地,对自己家乡的人民进行残暴的政治迫害和疯狂的经济掠夺,徐才厚的双手沾满了人民的鲜血,他将中国社会的民主、公平和正义都镇压在自己的枪杆子之下,成了一个十足的刽子手、屠夫。在这场史无前例的“长兴岛军阀乐园”修建运动的背后,有徐才厚与李克强、孙春兰、夏德仁等赃官不可见人的权钱交易,还有徐才厚等在光天化日之下公开抢夺国家和人民钱财的阴谋,更有在徐才厚铁蹄政治下的人们痛苦地呻吟和愤怒地呐喊!
    同秦始皇的“万里长城”相比,长兴岛上的“万米长城”象征的是徐才厚的军国主义精神,也是徐才厚与全民为敌的象征,它防御的是在其暴政下人们的反抗!
    
    用“封报坑读”PK“焚书坑儒”
    
    “焚书坑儒”自秦始皇就有之,而徐才厚版的“封报坑读”又有谁见过呢?
    
    正当徐才厚的“长兴岛军阀乐园”在如火如荼地修建时,敢于直言的《半岛晨报》对瓦房店没人管的民生问题进行了曝光,将矛头直指军阀徐才厚。
    
    2006年3月8日,大连《半岛晨报》以《担心教室塌了学生练习钻桌子》为题,对瓦房店闫店乡迟家中心小学的孩子们为担心教室倒塌而每天进行钻桌子训练的事情进行了报导。
    
    2006年3月13日,大连《半岛晨报》又以《少女寄养敬老院莫名失身》为题的报道深入揭示了军阀徐才厚家乡民生问题恶劣的状况……
    
    《半岛晨报》数篇有关军阀徐才厚家乡丑闻的报道在社会上引起了广大读者的强烈反响,但同时也招来了夏德仁流氓政府对他们的横加指责和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威胁。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半岛晨报》于2006年3月16日在《半岛晨报》A3版上发表了一篇《我们做了“虚假报道”么》的文章。
    
    文章说:孩子们呆在顶棚漏了天光,墙壁裂开大缝的教室里上课,需要练就“防空”的本事,他们能在一两秒钟内钻到书桌下。《半岛晨报》报道了此事,央视《马斌读报》摘播之后,已是“满城风雨”。有人说,《半岛晨报》报的不符合事实,并对做后续报道的记者横加指责:“谁给你权利到学校采访”、“是谁认定这是危房的”!?后来,教室被锁了,原来接受采访的教师也三缄其口;现在,还有人说,那学生钻桌子的场面是记者安排的,《半岛晨报》造假有方……
    
    关于《半岛晨报》“胡说八道”的说法我们听了许多,最近又甚嚣尘上,……给我们扣了许多帽子,说我们的报道影响太坏了,真是令人困惑啊……我们一贯要求记者展示深入调查的真相,并要求记者要有严密的取证意识,为什么,因为我们意识到,我们介入的一些报道,难免会惹上是非,难免会招惹上官司,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
    
    如果上面的这篇文章是《半岛晨报》发出的呐喊,那么接下来的事足以让《半岛晨报》连喊都喊不出来,因为徐才厚要用暴力让《半岛晨报》从大连这座城市上消失。以下暴力事件发生在辽宁帮骨干分子孙学斌所掌控的大连沙河口区。
    
    2006年5月18日,《半岛晨报》全面改版,升级扩容,改版后的报纸引起滨城读者好评如潮,报纸零售大幅增加。但从改版之日起,《半岛晨报》发行工作即遭到一系列干扰,几天来,同城媒体的发行人员有组织、大范围对《半岛晨报》的零售发行工作进行干扰破坏,多个报摊上,本报配合改版配备的彩旗、绶带和展版等被抢走或损毁,多名发行人员遭到野蛮殴打。一些市民因此反映看不到《半岛晨报》。
    
    2006年5月22日,位于沙河口区春柳农行附近及中山区解放路桃源桥至石葵路两侧等数十报摊摆放的《半岛晨报》展版及彩旗被同城某媒体零售人员无故拿走、损毁。
    
    2006年5月23日凌晨4时左右,同城某媒体一零售发报员威胁胜利桥附近一零售报摊不允许其销售《半岛晨报》,遭到拒绝后,该零售发报员又找来两人继续对该报摊摊主进行威胁。在场的《半岛晨报》女零售发报员对其行为进行谴责,却招致该同城媒体3名男性工作人员的野蛮殴打。
    
    2006年5月23日,由于该同城媒体零售人员的干涉,沙河口区华北路市场内3家报摊停售《半岛晨报》。为满足市民读报需要,《半岛晨报》发行人员临时在市场内支起报摊销售《半岛晨报》。当天7时左右,同城某媒体2名零售人员及不明人员共4人来到《半岛晨报》在华北路市场临时设立的售报点对零售人员进行群殴,《半岛晨报》另一个零售人员见状前来阻止,也遭到4人野蛮殴打。《半岛晨报》2名零售人员被打伤,其中1人头部缝了6针。(参见2006年5月24日星期三头版的《半岛晨报》的严正声明)
    
    经过徐才厚流氓政权的一番封杀和打压,《半岛晨报》新闻的锐利被磨得荡然无存,终于投降成了军阀徐才厚祸国殃民的帮凶工具。当《半岛晨报》以大连公宣统一口径为政府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在人们的心中死去,彻底成了一个“胡说八道”的媒体。《半岛晨报》是军阀徐才厚在光天化日之下封杀的一份敢说真话的报纸,但却使大连市的600多万读者再也看不到有关市民对政府知情权的新闻报道,大连政府自此成了一个没有人监督的纯流氓政府。同秦始皇相比,徐才厚的“封报坑读”与“焚书坑儒”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他们都是为了消除异己而实行一言堂,唯一有区别的是,秦始皇当年最多不过坑了460多个儒,而徐才厚坑害的却是大连市600多万个读者啊!
    
    徐才厚统一世界PK秦始皇统一六国
    
    自八九·六四以来,辽宁帮势力迅速壮大,以于永波为首的解放军总政治部结党营私,腐败成性。刚上任不久的政治部主任于永波为了壮大自己的势力,把自己的同乡徐才厚调到身边为自己掌管总政部主任副职工作(兼解放军报社社长),把自己的同乡谷善庆任命为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中共十六大前夕,徐才厚顺利接上了于永波的班,谷善庆的同乡郐万增顺利的接上了谷善庆的班,而来自瓦房店近30多人被封为将军安插在各大军区任要职。自此,中共军队的权力被辽系军阀所控制,而于永波指任自己家乡人来接班的方式也成了中共军队的世袭制度。于永波在党内大搞结党营私为辽宁帮日后的腐败奠定了基础。十六大之后,徐才厚终于当上国家军委副主席,这个集党、政、军权力于一身的军魁老二将中南海的那些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完全圈养起来,成了中共傀儡政府的幕后军控者。
    
    2005年,在修建“长兴岛军阀乐园”的同时,徐才厚利用朱成虎在国防科技大学上发表了其要统一世界的白皮书——中国“核威胁论”。
    
    在这篇系统而又科学的论文中,充分的体现了徐才厚及当今中共对未来世界的整体规划和构想,其想利用核武称霸世界、统一世界的野心再一次让世界人民看清了中共反人类的真实面目。
    
    在这篇“核威胁论”中,中共没有把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放在眼里,从亚洲到欧洲,从非洲到美洲,没有一个国家不是他打击的目标,就连他的战略伙伴俄罗斯也没放过。为了统治这个世界,中共不择手段的列举了从核武器毁灭到人肉炸弹等攻击方法,把人类的种种恐怖行为都列为他杀人的武器,甚至用牺牲中国西安以东领土上人民的性命为代价来换取统一世界的大业。
    
    中共的“核威胁论”在国际社会上发表后,受到了以美国为首一些国家的强烈抗议,而中共也并没有因此向世界人民做出任何有诚意的道歉,因为在这次对世界人民的思想理论进攻上中共取得了初步胜利,中共变成了一个合法拥有“核威胁论”的国家。
    
    当朱成虎的“核威胁论”在世界上发表的时候,中共核武器的建设已经进入了具体实施阶段。2005年,在徐才厚家乡长兴岛的北面,瓦房店市红沿河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这里已经开始了核工程的建设,国务院给其命名为红沿河核电站。从徐才厚上台当军委副主席开始,大修长兴岛,在其家乡建核设施,这一切和其要统治世界的计划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把修建“长兴岛军事基地”作为防御和打击南韩与日本的军事工程,可以说是徐才厚把侵略世界、统一世界的目标落在了实处。因为徐才厚有统治世界的目标,所以中共就容忍和放纵徐才厚的种种腐败行为。在中共的眼里,秦始皇统一的只是六国,而徐才厚要统治的是全世界,如果徐才厚统一世界的梦想成功了,那么秦始皇又算得了什么呢?
    
    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从大兴土木修建“长兴岛军阀乐园”到用国款铺设“军阀路”,从修“万米长城”到“封报坑读”,最后到修建“长兴岛军事基地”,中共军队带头祸国殃民,将民众矛盾激化成国际丑闻,军阀徐才厚完全蜕变成一个非驴非马的畜牲,成了人民的公敌。作为一个中共军中的领导人物,徐才厚打着军队的旗号,称霸一方鱼肉乡里,镇压民主,作威作福,罪不可数:他用特权制定强权,指示军嫂强行进社区掌权、上大学,公开践踏社会民主公平;他用100元一瓶的“凤凰源”矿泉水在国际上招摇撞骗,明目张胆的践踏社会经济秩序;他嚣张地自己为自己发贺电,成了一个无法无天的兵痞;他利用朱成虎到国际上宣传“核威胁论”,扬言要用西安以东中国人民的生命为代价将美国消灭,把中国军队变成了一个要消灭中国人民的军队!
    
    军阀徐才厚在中共的眼皮底下公开大兴土木,奢华无度,涂炭生灵,腐败至极,胡锦涛真的一点都不脸红吗!?胡锦涛敢否认徐才厚家乡存在 “万米长城”的事实吗!?胡锦涛敢否认徐才厚家乡修建“军阀路”的事实吗!?胡锦涛敢否认徐才厚利用“五点一线”的长兴岛工程为自己修建“军阀乐园”的事实吗!?胡锦涛敢否认徐才厚“封报坑读”的事实吗!?胡锦涛敢否认徐才厚家乡100元一瓶的“凤凰源”矿泉水在大连国际啤酒节上强卖的事实吗!?胡锦涛敢否认“苏家屯集中营”建在沈阳军区管辖范围内的事实吗!?胡锦涛敢否认“大连哈根斯”人尸工厂存在的事实吗!?胡锦涛敢否认徐才厚镇压中国民主的事实吗!?胡锦涛敢否认徐才厚给长兴岛发去贺电的事实吗!?胡锦涛敢否认徐才厚以大连为基地做出向全国推广大连军嫂进社区、上大学的批示吗!?胡锦涛敢否认中共军队利用朱成虎向世界发布 “核威胁论” 的事实吗!?……
    
    今天,秦始皇玩过的那一套已经成为了历史,而为了加深对秦始皇的理解和学习,徐才厚不惜以身试法,又仿效起秦始皇的作法和中国人民玩起了筑“万米长城”、建“军阀路”、修“长兴岛军阀乐园”、“封报坑读”、“统一世界”的游戏……军阀徐才厚玩出了国际水平。为了统一全世界,军阀徐才厚正在疯狂的同秦始皇PK着……
    
    “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这是秦始皇留给后人的遗训,而徐才厚能给人民留下什么呢?是把秦始皇的遗训改成“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徐才厚”还是改成“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共产党”呢?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