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无辜人惨遭杀害近半年之久 凶手仍招摇过市 公理何在/韩维林
(博讯2006年11月19日)
    我叫韩维林,系山西省昔阳县钟村人。2006年5月16日凌晨时分,我的儿子韩贝贝(22岁、未婚)被宋稀锋[27岁、昔阳县河西村人、服刑期间(因故意伤害罪被判缓刑)]、宋稀鹏(系宋稀锋的弟弟、河西村人)等30余人[据说,宋氏兄弟与张昱黑恶势力(其案件被山西省公安厅定为黑恶势力)过从甚密],用铁棍殴打致重伤,后经阳泉市第一人民医院、昔阳县人民医院抢救无效,于2006年5月28日死亡。
     事情发生已近5个月,犯罪嫌疑人仍逍遥法外。作为普通老百姓,我欲告无门、欲哭无泪,只能希求上级机关能公正地调查此事,给我一个说法、给我死不瞑目的儿子一个说法!
     现在,我把我儿子韩贝贝重伤苏醒后告知我的情况以及我所了解的事实情况反映给您,希望您能为我做主、为我伸张正义: (博讯 boxun.com)

     我儿子韩贝贝平时为人忠厚老实、胆小怕事,是个极其本分的孩子。2006年5月15日晚9时许,同村的赵小明(36岁、昔阳县钟村人)打电话叫我儿子韩贝贝给他开车办点事情。 他们走后不久,赵小明的哥哥赵建明打电话告诉我:“小明喝了点酒,叫你儿子帮忙开车,不知去了哪里……”我怕儿子出什么意外,就赶紧和赵小明的哥哥赵建明出去寻找两人。在县集贸大世界,我看见宋稀鹏和赵小明在一旁说话。我走到在马路另一边的儿子跟前问:“贝贝,你在出来做什么?”儿子说:“爸,没事 。小明喝了点酒,怕开车出意外,所以就让我过来给他开车。小明和宋稀鹏说几句话,我们没什么事,一会儿就回去……”正在此时,赵小明和宋稀鹏不知什么原因发生冲突,我和赵建明赶忙上去劝解,之后双方各自都回了家。据了解,回到家后,宋稀鹏多次给赵小明打电话叫其过去坐坐,并再一次将赵小明约至集贸大世界。同时,赵小明第二次叫我儿子韩贝贝给他帮忙开车。但没想到的是,(据事后了解才知道)这次宋家兄弟早有准备:宋稀锋早已召集田晓阳(33岁、住昔阳县计生委宿舍、据说其系张昱黑恶势力的骨干分子)、郭爱兵(绰号驴头、东关村人、据说也系张昱恶势力的骨干分子)、陈圆圆(昔阳县河西村人)、史建军(昔阳县北关村人)、毛建坤(昔阳县北关村人)、“小飞飞”(昔阳县留庄村人)、“小老虎”(昔阳县河西村人)、民民(昔阳县武家坪村人)、齐永刚(西大街村人)、小高(西大街村人)、刘兵(昔阳县钟村人)、李根全、孔小军等30余人,均手持1米长的铁棍早已在昔阳县东方红宾馆门口等候宋稀鹏的通知。凌晨1时许,30余人手持重器赶至集贸大世界夜市。赵小明跟宋稀鹏谈完话后,他起身叫上韩贝贝准备开车一起回家。赵小明和韩贝贝快走到车旁时,宋稀锋带着一帮人突然出现。宋稀锋喊了声“打死他,弄死他”,同时跑过来抡起镐把给了韩贝贝后脑致命两下。其他爪牙郭爱兵、陈圆圆、刘兵、史建军、毛建坤、“小飞飞”、“小老虎”、民民、孔小军、齐永刚、李根全、小高等30余人手持铁棍蜂拥而上。赵小明挨了一击后撒腿逃脱,而我儿子韩贝贝被他们打倒在地没能幸运脱险……赵小明逃脱后,叫了几个朋友去找无故被殴打的韩贝贝。他们赶至现场后,发现韩贝贝一个人躺在大街上,遍体鳞伤、血流不止并人事不省,现场惨不忍睹!赵小明和另外一个朋友赶紧将韩贝贝送往昔阳县人民医院。其他人气愤不过,赶至昔阳县集贸大世界与宋家兄弟讲理,双方发生冲突。宋家兄弟恶人先告状,打电话报警。随后,昔阳县公安机关为此案成立了以王建斌为组长的专案组。我是在凌晨2时左右接到电话才知道儿子被打,已被送到县人民医院。韩贝贝因头部伤势过重,次日转院到阳泉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4天之后,又回到昔阳县人民医院,最终于2006年5月28日晚死亡。经法医鉴定:韩贝贝是因后脑被击碎致死。
    事情发生后,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昔阳县公安局对致人死亡的元凶宋稀锋、宋稀鹏和田晓阳等只是一般性地询问,没有采取任何强制措施,而是将责任推委到受害人身上。我儿子出殡后,我于2006年6月3日上午9时许,前往昔阳县公安机关报案,结果县公安机关上至领导、下至干警均不在办公室。期间,我正好碰见熟人询问后,这个熟人拨通了王建斌(此案专案组组长)的手机。王建斌告之将报案材料从门缝塞进办公室。我担心材料丢失,反复嘱托熟人亲手将材料交给王建斌。之后,公安机关对此事却一直没有回应。后来,我两次前往公安机关找王建斌询问此事。第一次,我询问此案的进展情况,王建斌回答:“此案没有什么进展。”我又问王建斌:“你们为什么不网上通缉罪犯?”王建斌回答:“对方家属不给提供照片、身份证、驾驶证,什么也没有,网上通缉了也没用。”;第二次找见王建斌,他告诉我:“你找点证据去,要不怎么能证明这些人打了你儿子?”后来,我又多次到县公安局找张中伟局长,未果。9月中旬,即报案将近4个月后,此案仍没有进展。期间,我多次碰见犯罪嫌疑人毫发无损地招摇过市。忍无可忍之下,我又多次到县公安局找张中伟局长,终于在9月中旬,我找见了张中伟局长。张中伟局长告诉我:“你应该自己找点证据,你自己不核实,我们怎么去抓人……”据我所知,平时王建斌和张中伟工作很有原则,为人正直、为官清廉,但他们的回答让我费解。万般无奈之下,我只能离去……
    宋氏兄弟伤人甚至杀人,猖狂之极,并且在我儿子韩贝贝死亡后依然毫无顾忌地为所欲为!在全社会建设和谐社会的今天,在公安部要求“命案必破”的今天,伤人致死的犯罪分子竟然无恙地招摇过市,得不到法律的严惩。作为受害者家属,我恳请上级机关严厉整顿吏治,狠狠打击黑恶势力,还我儿子一个公道!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