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关于马尾海峡颐乐园——一个官办的“养老院”/八闽剑客
(博讯2006年8月08日)
    除非你装聋作哑视而不见,只要你有一点感觉,那种非得让你直面的不公正和丑恶就如影相随势不可当地闯入我们的感受领域,将内心那怕一丁点的平静也挤得干干净净!
    
       其实,我们将要叙述的事实只是我们周围司空见惯、无所不在普通现实中的一个,尽管对更多人来讲它简直就是老生常谈,但丑陋就是丑陋,黑就是黑,我们仍将它揭示于众人目光下,让它在光线充足的地方暴暴光,不管这是否能起多大作用,倘若每个人都能这么做了,我们相信社会总该会一点点有所改进吧。 (博讯 boxun.com)

    
      位于福州马尾区卧龙山北麓有一片地势开阔景色宜人的园地,那儿是被称为“海峡颐乐园”的一所“养老院”,对外宣称造价1.2亿元,占地200亩,现有8幢复合式建筑,建筑面积3.8万平方米。若问这“养老院”属于什么性质的单位,国营、私营、外资、合资及其他什么,我们简直很难界定。稍打听一下才知名目该算民政厅下属一个机构,属于国家投资建设的一个为广大老年人安渡晚年的社会福利性机构。负责此工程的官员及随从为此还到欧州等地去考察了一个月。既为国家投资,用的是广大民众的血汗钱,本应属于广大民众自己的财产,但实际高昂的入院费筑起一道高墙将广大民众堵在门外。进入院内每一造访者,第一眼看到的是远处老年公寓楼房一面墙上“为党和政府分忧,帮天下儿女尽孝”赫然两行大字,在对外印发的手册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么一些文字:“中心坚持‘以老年人为本’的服务理念‘……让每位老人老有所养、老有所学、老有所乐’为服务宗旨,竭诚为入住的海峡两岸三地老年朋友提供一流的服务”。一旦我们一步步深入,那些鲜为人知的事实让人不能不疑惑: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养老院”呢?
    
      偌大的一片土地,顶着个“养老院”名义,实质上能安置老人的地方仅仅院中一角建了一栋三四层环壮的楼房,与此相对隔着院中一人工湖的另一面却依山脚盖起一些小楼房和会议楼及其他功能的楼房显然是另有打算。那儿常常是某些官员前来休闲和消费的场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曾私下对我们说,她无法在那种地方干下去,那不属于正派人选择的工作场所!高昂的入院费将更多人挡在门外,方圆200亩的“养老院”仅仅收了五六个老人,管理者有理由说他们入不敷出,它不但可以公开避开国家税收及相关的费用,而且为此仅向社会征聘极少的工作人员以降低成本。从整个“养老院”的建设施工质量上看,无论土建、水电还是装潢,低劣的施工质量和伪劣的建材产品无处不在。显而易见这分明就是权贵们巧立名目,诈取国家投资中饱私囊的一个经典明证。从经营的方式看,这显然是以国家的名义,甚至是在国家福利相关政策庇护下以赢利为目的的机构。国家投资,表面是亏负运作,并可能仍不断侵吞与国家福利相关的经济补偿,但事实又怎样呢?从我们深入了解,我们才知这所谓的“养老院”实质是个专为机关公务员提供集娱乐、休闲、运动和会议为一体的高级宾馆。不同的是,与宾馆相对应的服务和管理支出却少得可怜,甚至有的几乎等于零!这儿很少有“养老院”的宁静,常常一批批机关人员在此喧哗,五六个老人仅仅是遮人眼目的门面,来此消费的人几乎找不到自费的,从发票的存根上我们可以看到“XXX会议”、“XXX培训”、“XXX租用训练场所”等等大都这一类内容!诸如此类的名目大都不过是公费渡假休闲的借口吧。三四十人的会议二天左右竟然八九千元,平均每人一天消费两三百,这笔钱对于大把大把挥霍民脂民膏的“公仆”们简直算不了什么,但想想还有那么多睁着一对对饥饿的大眼面目憔悴的失学儿童,这笔钱就显得意义非同寻常了。
    
      有人说中国并不缺法律,缺的是法对人实质上约束力,尤其是对掌握权利的人的约束力。法治的国家依靠民主的力量使法律效应名副其实,而一个以权利为社会生活核心的国家,权利在法律跟前将横行跋扈,一旦在具体操作上对掌权者的利益构成威胁,法律条例再多再具体,也不过是迷惑民众的精致摆设吧了。关于如何保障劳动者权益的“劳动法”相当丰富,当劳动者挺身捍卫自身利益时,而对手却以国家或集体利益代表者自居,劳动者最后只能沦落为任人宰割的奴隶!让我们看看这“财源滚滚”的“养老院”如何对待自己的员工吧。
    
      权贵们的政策造就了一大批贫穷落后被“城里人”看不起的农村人口,同时为视钱如命、贪得无厌的权贵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廉价劳动力,“养老院”和许许多多掌握就业机会的大小老板一样,凭着人为造就的优势不择手段,甚至没有任何道义上的顾忌榨取工人的剩余劳动。和许许多多企业主不一样,权贵们从行政官员摇身一变成了经济实体的“僭主”,有的在保留行政职位同时身兼几职,因公职权利的便利他们比其他企业主拥有更多的竞争优势。这些优势丝毫未降低他们的贪婪和吝啬,对财富和地位无止境的穷奢极欲。“养老院”需要一位做卫生的小工,僭主征求员工推荐,一位员工刚好想到自己一位需要帮助的老乡,得到僭主同意后于是向远在千里外的老乡打了电话,这一丁点机会如同鱼饵投入饿慌的鱼群中,会引来许多竞娉者,而就这一丁点机会被利用来表现僭主对员工的宽宏大度外,同时又是僭主充分满足一下自己玩弄权术的欲望的机会。那位远在千里外的老乡兴致勃勃赶到福州并立即投入工作;谁不想因这一小小谋生之道摆脱贫穷又艰辛的农村生活,谁不想逃开那被当成劣等公民被人看不起的生涯,谁不想就此为起点赢得就业、教育等等与城里人同样的尊严和机会!本想凭借这从天而降的机会为实现美好生活的起点,可谁能想到工作不到一个月,一位与僭主有着更深关系的亲信却又推荐了另一位自己的亲戚,于是,等待这位老乡的结局是毫不留情的辞退,理由很简单:她长得不如他人漂亮!这竟然也会成了辞退员工的理由!一个权柄在手的权贵,凌驾于任何价值法则之上,对弱者没有丝毫怜悯和同情,而且令人难以想象的是这位心如铁硬的权贵竟然是位女性。其实,我们不难发现在权利不受约束的集权制度下,人最卑劣的品格会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我们又能对这位女性抱多大的奢望呢?可怜的是那位带着一大堆美好向往自费闯入城里的老乡,同样她也是个女性,不同是没有任何可供她支配的权利和社会资源,她只能任人发落,没领到一分钱,连回家的路费也没有,她只能在被赶出的大门外独自哭泣,她是位从未进城老实八角的土包子,离开“养老院”她连落脚的地方也没有,除了回家她没有任何勇气和其他人一样为一点微薄的收入继续在城里挣扎,最后在几个好心的员工帮助下才凑足回家的路费。这样的故事只是无数令人愤慨的事件中一段小插曲,一个没有权利的人在这里用“命如草芥”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扣取“预留金”是目前许多大小企业作为对擅自离职的雇员一种惩罚性措施,雇主与雇员之间合同很难有公平可言,因为我们的制度决定了求职人员永远会大大超过就业需求,这样符合权贵们的利益。我们的制度从本质上就属于权贵们任意剥夺和欺压百姓的制度,无论它被权贵们如何涂上厚厚的金色,它归根结底仍是权贵们的制度。官办的企业及机构更是肆无忌惮地运用这些毫无公平的法则。在“劳动法”上你找不到“预留金”这样的规定,但也找不到如何对待“预留金”措施。游离与“有”和“无”间,并不是制订者的糊涂,而是那原本就没有把权贵们踩在脚下的广大民众当回事。“养老院”对自己的雇员同样如此,而且连合同都没有,我给你工作,干不干由你,两相情愿,这是谁也干预不了的原则。“订合同?”还真把你当回事了!这是中国,明白吗?为了那一点工资,你别无选择,只得认命。工资谈好了,上班一个月,自带干粮闹革命,好不容易挨到领薪日子,这时才知第一个月的收入已未经你“通过”就充公做为“预留金”了。本来生活就相当拮据,这点钱对那些权贵们真可谓九牛一毛,可对一普通员工就不是那么易于放弃的,你气愤,你可以走,但你就等于白干了一个月。为这一点钱,从此你就失去了自由和尊严。紧跟着你就发现不如意的事接踵而至,就如同不知道“预留金”一样,违背你意志的事将时刻会发生,权贵们在控制人上所用的诡计真是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手中有了“预留金”,叫你向东你不能向西,从此你每分每秒都被他们精心计算如何能榨取最大的利益。本该几个人的工作,你一人得顶着,受不了,你要求增加人手,他们会装模作样地说:克服一下吧,暂时找不到合适的,以后就会越来越好……。终于,你忍无可忍提出辞呈,他们又摆出可怜的样子要求你帮忙找一个人来顶替。深知这里的黑暗,有良心的你不可能再去把别人骗来,如果不吗,你得忍心放弃那笔“预留金”。最后终于决定放弃,他们将为自己这种滴水不漏的智慧沾沾自喜,吃亏的永远是你。然后你又被抛入浊流滚滚的社会去寻找下一轮被欺压被剥夺的命运!
    
      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那些到“养老院”“消费”的贵宾,他们一个个趾高气扬、为所欲为,尤其那些常常来此“检查工作”的高官,“养老院”僭主竭尽媚态,前呼后拥、阿谀奉承、丑态百出……
    
      这里为何要称“养老院”僭主?僭主是古时那些强占王位擅自称霸的混蛋。今天不也这样吗?所有的权贵们他们占据了我们国家大部分财富和资源,一件本该属于你的东西未经你通过便被霸占,这和篡取王位的盗贼又有何不同?权利本该属于人民,所有国有财富本该属于人民,忽然某一天你冒出来,油头粉面故作姿态说来为民做主,于是,什么都被你“主”去了,社会福利、医疗保障、子女教育、精神信仰甚至人身自由统统都被你“做主”了,这“主”是你抢来的,不是人民自己的意愿。你们骑在人民的头上,动不动说要“为民做主”,够了,你们“做主”一天,人民就被你们欺压一天!“养老院”僭主只是千千万万个说要“为民做主”的“僭主”之一。因为做主,“养老院”为僭主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经济财富;因为做主,“养老院”成了“僭主”自己渡假的别墅,“养老院”不但为僭主提供休闲渡假场所,同时也提供人员的服务;因为做主,“养老院”成了僭主巴结讨好达官权贵的舞台,成为僭主为获取更多权利和地位的绳梯;因为做主……
    
      为何你成不了象马尾“养老院”僭主那样的人?因为你是乡下人,即便经过千辛万苦奋斗洗刷了“乡下人”的“耻辱”,你还得具备权贵们那样的最卑劣的品格。学会不择手段地钻营算计,学会见风使舵,学会欺软怕硬,学会尔虞我诈,学会……总之你必须放弃任何道德上良心上的努力和追求,完完全全成为德国作家亨利希·曼笔下“臣仆”那样一个下流无耻的恶棍!
    
      其实,当你再进一步深入,你会发现这儿也如同中国的政治,也有虚虚实实、前台幕后,表面上“养老院”是僭主领地,其实真正的僭主出现时,你才发现那位女“僭主”不过是主子唯他使唤的一条走狗!这就是中国的政治现实,所有的“僭主”对于无权无势的草根阶层都盛气凌人、如狼似虎,而他们真正的主子出现时一个个又形同羔羊,奴颜卑膝。于是,上级就是上帝的今天,你想当官你首先得学会做狗!
    
      每每在那些写着“创建和谐社会”之类标语牌下经过,或者不经意间由电视及其他传媒将诸如此类表现决心的言谈硬塞入我们的意识时,形如那些防不胜防不知重复多少遍的广告,冲击和折磨我们的神经。一边是与此不相协调不和谐的声音和行为在社会各角落每时每刻正发生着,一边却是没有任何切实的行动仅仅摆出一种虚假的姿态,或者无关痛痒搞一两个欺上瞒下却被媒体炒得热不能再热的活动,这简直成了一种习惯和传统!当越来越清醒的人们迫切要求真实的改变时,那些在这一习惯和传统得到好处的顽固派就会以保护“国粹”或用“中国特色”以及为维护大局和“稳定”加以抵挡和排斥,最终不和谐的东西依然存在,“创建和谐社会”之类的豪言壮语仅仅成了可望不可及的梦想和政治妆点。人一旦病了,就得寻医问诊,社会也一样,讳医忌药最终酿成不治之症,那时不仅仅“天灾人祸”几个字可以概括!
    
      马尾“养老院”,终有一天要成为人民自己名副其实的“养老院”,让我们一起为这一天而奋身相搏吧!
    
    八闽剑客 电邮(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马尾海峡颐乐园——一个官办的“养老院”/八闽剑客
  • 人大是个“养老院”/老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