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黑龙江省公民戴桂芝申诉书
请看博讯热点:暴力执法

(博讯2006年7月22日)
    
    
     申诉书 (博讯 boxun.com)

    
    关于不服最高法刑一庭(1997)刑监字第855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特请最高法审监厅立案再审
    
    申诉人(原审刑事自诉人):戴桂芝;女;汉族;1944年5月6日出生;无职业;住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外区万宝镇万宝村万宝屯103号。
    
    被申诉人:刘悦凯;男;汉族;54岁,籍贯山东省掖县;系哈尔滨市公安局十三处民警;住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外区德胜街37号。
    
    案由:故意伤害罪。
    因自诉人戴桂芝诉被告人刘悦凯故意伤害罪一案,申诉人对道外区人民法院(1994)外刑裁字第1号刑事裁定,哈尔滨市中级人法院(1994)刑终字第84号刑事裁定,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申诉通知书及最高人民法院(1997)刑监字第855号驳回申诉通知书不服,今依法提出申诉。
    
    请求事项:
     1、请求撤销道外区人民法院(1994)外刑裁字第1号刑事裁定和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1994)刑终字第84号刑事裁定,要求对此案予以再审,公正判决。
    2、要求上级机关委托由司法部门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对申诉人的伤,进行司法鉴定。
    3、要求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刘凯公安分局向我赔偿各项经济损失237240.06元,并赔偿我上访申诉的一切损失。
    
    事实及理由:
     一、事实经过:
    1987年10月20日,我前往万宝镇派出所,就我女儿高春艳被被劫之事报案,办案警察刘悦凯不愿受理,就故意找借口说我哆嗦,让我出去。进而恼羞成怒对我拳打脚踢,毒草打我长达半个小时,致我头、面部及身体多处受伤,后致我右眼失明,左眼视力下降,因当地公安机关包庇犯罪警察,不予立案,我百般无奈,只好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附带民事)。
    二、提出申诉的理由:
    1、一审法院未通知我参加诉讼,未开庭,根本未经审理,就凭空捏造判决书,驳回了我的控诉。
    2、公安局出具的鉴定书是虚假的,也是违法和无效的。首先,凶手刘悦凯系公安人员,在此情况下,对其犯罪行为造成的伤害进行鉴定时,公安局应当回避。故公安局的鉴定书违背事实,内容纯属捏造,访鉴定竟然称我伪盲和诈病,对我肆意诽谤。我对访鉴定不服,一再要求重新鉴定,但公安局不允许重新鉴定,不给我开具鉴定委托书。
    3、我申诉无门,只得聘请律师,委托司法部时行鉴定,但由于当地司法机关拒不开具司法鉴定委托书,所以司法部最后只能以咨询意见书的形式作出鉴定结论:“被检验人戴桂芝右眼属癔症性失明,已构成轻伤。”
    4、一审法院称两个鉴定相互矛盾,缺乏其他罪证,自诉人举证不能,帮驳回了我的控诉。这纯属颠倒黑白。关于刘悦凯殴打我的情况我举出了李喜秋,张明远,陈萍、杨凤和的语词,足以认定。关于被告打伤我造成的后果,我举出了哈尔滨市第四医院,哈尔滨市211医院、长春市白求恩医院、大庆第一医院的病志为凭。对此我已完成举证责任。但法院不允许当庭质证。被告就殴打我之事没有举出任何反驳证据,应认定被告举证不能。对打伤我的后果,被告和公安局举出了公安局自己所做的鉴定,我对该虚假违
    法的鉴定不予认可。我举出了司法部的鉴定书予以反驳。司法部的意见是权威意见,应当认定。如果法院或被告不服司法部的鉴定,就应当举出新的反驳证据。然而,被告方未举出任何新证据,故属被告举证不能。法院凭什么说我举证不能?如果法院对司法部的结论有异议,就应当委托重新鉴定。况且我本人也一直要求法院委托鉴定,然而,法院拒不委托鉴定。
    5、二审法院照抄原审枉法判决,根本不予详查。1997年省高院同意让我去上海做鉴定。让我和丈夫先到上海,但省高院的法官却未去上海,事后,省高院为此欺骗行为而向我赔偿1500元损失。随后,省高院也被买通,作出驳回申诉通知。
    2005年8月29日,最高法院向我送达了(1997)刑监字第855号驳回申诉通知书,称我不能提供新的证据。各级法院连原有的证据者孙予开庭质证、认定,还谈什么新证据?驳回通知书又称:“三级法院均曾表示同意(鉴定),你又不予配合。”这更是颠倒黑白。明明是法院拒不委托鉴定,却诬陷我不配合!为了验证我是否配合,我再次请示最高法院委托司法部进行重新鉴定以查明真相。
    综上所述,原审各级法院不开庭,不质证,不认定事实,上下勾结,凭空捏造事实判假案,肆意践踏和出卖法律,包庇罪犯警察刘悦凯,故我不服原审裁定。恳请各级机关依法明察,审查证据和事实,严惩罪犯警察及其保护伞。黑龙江省三级法院的黑法官枉法裁判,使我在黑暗中蒙冤十八年。法律何时才能摧毁,警匪黑幕,使我重见公平与正义的一线光明?敬请上级领导予以批示,要求及时处理此事,作出公正的判决。切盼!
    
    此致
    
     申诉人:戴桂芝
     2005年9月6日
    
    申诉人联系电话:0451—86949702 欢迎采访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福建省永春县金城管理区畲族数百名职工申诉书
  • 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联名申诉书-置疑太石村选举结果
  • 姚立法等: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联名申诉书(最新签名)
  • 姚立法等: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联名申诉书
  • 李大同递交申诉书 争取《冰点》复刊(图)
  • 陈希同5万字申诉书 揭露江泽民
  • 杜导斌刑事申诉书
  • 鞍山钢铁工人张广利申诉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