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揭开广东省高层官员串通勾结东莞市委书记、纪委书记办理最大的冤假错案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7月04日)
    
    控告人:广东省东莞市凤岗镇天堂围村全体村民。
     代表人:谢寿祥;男;42岁;系该村村民。 (博讯 boxun.com)

    被控告人:广东省纪委监察厅:“杨厅长”,举报中心:“刘主任”。
    被控告人:广东省委信访局:“梁局长”。
    被控告人:广东省东莞市市委书记;市委纪委书记。
    
    案由: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玩忽职守。
    
    请求事项:
     1、依法追究被控告人串通勾结输冤假错案的刑事责任,以及法律责任。
    2、公开赔礼道歉,恢复名誉,赔偿损失。
    
    事实与理由:
    2004年12月8日上午8时,我谢寿祥在广东省委面见省书记张德江时,要求张书记处理凤岗公安局和天堂围派出所所长,伪造现场,杀我儿子和外甥以及天堂围村村官贪污特大案,当时张书记说:“马上派人处理。”
    在张书记批示下于2004年12月11日中午14时30分左右,由省纪委、监察厅“杨厅长”、省信访局“梁局长”、东莞市纪委书记组成的工作组到我谢寿祥家,他们说:“张书记非常重视这个案子,不管涉及到谁都要处理。”当时惊动了整个凤岗镇。
    2004年12月20日左右“李鹏”和前东莞市委书记李近围来到东莞市。东莞市这帮大贪官的救星来了,他们无法无天,由省纪委杨厅长和梁局长一起串通勾结东莞市委书记和市纪委书记等人及凤山岗镇镇党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共同策划勾结输惊天动地的冤案,现例举如下:
    一、陈路通表面家产(3仟万元)厂房和住宅楼竟有30多幢,其它的村官,表面家产也在(仟万元)家用产来计算。杨厅长却说:“共产党允许一些人先富起来为由来保护这批贪污犯”。试问小小的一个村官,却拥有如此之最的家产。凤岗公安局说:“他们财产是奖金来的。”而老百姓呢?而他们的工资才60元生活费,试问一个小小的村官应该有多少奖金和工资呢?而他们的工资和奖金却比美国总统还高出两倍之多?
    二、该村委卖给发展商的土地,按规定三通一平,水通、路通、电通、地要平。但是这一批贪官却把排水沟工程也算到村委的开支(附:经查其中有一单排水沟工程是企业自建的46万元,但以村公款支付)。
    三、该村委卖地以每方米5元拿回扣,其中一笔,南部厂卖地3200平方米,原本回扣是16万元,但弄虚作假变成了46万元,工作组说:“找不到证人来证实,就不了了之。”
    又其中一个排水沟建设,水沟用石方底宽1米×面宽0.5米×高2米。而“专家”虚假计算却要8立方米,来夸大工程款。凤岗分局在天堂围建的治安楼的工程,天堂围村应负责13·5万元。该工程是由该村民陈文兴所承包,但他们弄虚作假,却变成姚伟光工程,夸大工程款47万元。
    老虎山路面工程、两边砌水沟(另附),路面东方红推土机一天的工程当时的价格约800元,作假帐22万元,省工作组说:“有这项工程付款多少,工作组管不了。”
    陈路通把我们村46亩水田换成坟地,不但欠2950平方米,而且还花费一大笔迁旧坟墓款,至今我们村还要交46亩公粮。省工作组说:“将这个荒山换回来马上开发,所以欠2950平方米不要,但是现在仍是荒山。”
    谢福堂(原村副主任)是用钱买的官,将天堂围火车站乌崭岭耕地46亩私卖给石马村民,东莞市政府以“边界争议”为由将这块耕地判与石马村(这块耕地有我们村的公路和我们村46亩处理给石马村),实际上就是以强权包庇谢福堂私卖土地贪脏枉法行为。天堂围加油(站)承包款38000元/年30年合同=114万元。陈路通私自毁灭合同,每年应交承包款不知所踪。应交的十多年承包款至今未交,工作组说:“还未到承包期满30年”。反而工作组说:“我们告的不事实……”纯属颠倒黑白。
    四、凤岗镇政府征收天堂围村(200)亩土地,按国家征地规定补偿7·5万元/亩×200亩=1500万元。但广东省检察院和市检察院查镇的付帐时,他们只付了265万元的土地补偿款。另外该村200亩土地其中的4·5万平方米已卖给发展商,镇政府领导说:“这295万元已赔给发展商了。”但现在工作组说:“这295万元已付给村委会了。”但省检察院和市检察院在镇政府财务帐时并没有查到这笔款。2000年工作组查帐时候也没有查到这笔款,但村委弄虚作假又补了4·5万平方米给发展商了(工作组实际以强权包庇他们贪污作假帐)。
    2005年3月18日工作组说:“天堂围‘环卫所’每年收入才20万元”,但1997年在报户口需要每人每年交纳30元卫生费就这笔收入就有50多万元。治安队收城乡建设费80多万元也没有进帐,‘天堂围水厂’十几年来才上交了120万元,(附:当时合同是每年上交40万元/年),当时我们村民要求每年承包80万元)村干部说:“不可以”,但现在收入全部归他们村干部所有,工作组包庇他们作假帐。
    我为了集体的利益,向上级政府反映上述事实,于2000年11月27日凤岗公安分局局长罗运来以“我有确凿证据告贪污是‘泄露国家机密’!”为由进行打击报复,强制坐牢一年。后来,又一次次打击报复,到2003年大贪官串通天堂围派出所所长李泰山伪造假现场杀死我儿子和外甥。今年8月又威胁我说:“你再告就抓你再坐十几年牢……。”又于今年9月28日凤岗镇政府主要领导叫我家人到村委说:“我有神经病!”。我家人向他们要鉴定结论,他们回答说:广东省有两间医院说:‘我有神经病’,最后说:“是省领导说的!”。(今年9月20日至23日我都在省委信访局要办案结果,无人‘办
    案结果’,也是无人敢说怎样处理)。
    1999年凤岗公安局抢劫我的养猪场。当时他们说:“农民养猪赚钱是犯法的,是投机倒把。”现在工作组却说:“我私宰生猪,后又扬言:‘我养的猪有病’”(附:当时检疫部门并没有检查出我的生猪有任何毛病。)即使生猪有病也是由检疫部门来处理,并不是由公安局和政府拿着枪来抢我的生猪。计划生育超生一个罚款3—5万元,超生两个罚7万元,超生三个罚款15万元,天堂围村总共有几十人超生,这笔罚款是以百万元来计算,另外还有没到年龄结婚的和不到间隔时等都要罚款1万元,就单纯这笔款也有几十万元,计划生育的总罚款应有二百多万元,但工作组只说才20多万元,连一个超生三个的罚款都不够,工作组为包庇他们的违法行为而颠倒黑白。上述所例举只是工作组办假案的“冰山一角”。
    按规定东莞市处理过后,我认为不合理,依规定应由省委工作组直接处理,省委8人的工作组从2005年1月7日来我镇露面两天,只接见我家人,后来就不知踪影。却又变成了东莞市办假案的“专家”来办理,也不能公开,他们说了就算,他们就代表法律。希望中央领导派专案组公开和天堂围村民一起来核实做假帐、做假合同和所有卖地款项的去向真相。还天堂围全村村民和反贪污的谢寿祥和儿子及外甥一个公道说话吧!!
    注:公安部和最高检察院都说:“不是他们办理的案”。这个案到底是归哪个部门办?是否要到联合国去办?请中央领导批办!!!
    广东省纪委书记黄华源;包庇监察厅杨厅长、举报中心刘主任、省委信访局梁局长、东莞市委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组成大帮‘办假案专家’,保护大贪官、保护杀人犯。是中央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亲自接见、批示办的冤案不能伸冤!
    
    
    控诉人:谢寿祥
    联系电话:13241189959
    2005年10月5日
    
    

六年血与泪的控告(二)
    
    控告人:谢寿祥;男;42岁;广东省、东莞市、凤岗镇、天堂围村村民。
    
    被控告人:广东省纪委举报中心行政不作为“工作人员”;编号:7号、100号。
    
    被控告人:广东省东莞市纪委处理凤岗镇天堂围村“村委会”贪污受贿一案的所有“工作人员”。
    
    被控告人:广东省东莞市检察院所有“检察长”;行政不作为,反贪局长:“成为了保贪局长”;举报中心:“成为保贪中心”。
    
    案由:
    1、广东省纪委“串通勾结”东莞市纪委、信访局、检察院公安局共同策划,徇私枉法,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欺上瞒下,共同包庇广东省、东莞市、凤岗镇、天堂围村“村委会”贪污受贿一案的违法犯罪行为。
    2、广东省东莞市凤岗镇:“镇政府党委主要领导”以政府名誉保护天堂围村“村委会”做假帐,做假合同,以权谋私的违法行为。广东省东莞市凤岗镇天堂围村委书记:“朱迭华”说:“广东省现行的行政法律、法规允许我们做假帐,做假合同的,我们的行为非常合法”。
    
    请求事项:
     1、依法追究广东省举报中心的领导和工作人员:编号007、100号串通勾结东莞市纪委检察院、公安局“共同策划”,伪证据,欺上瞒下,滥用职权,目无党纪国法,包庇广东省东莞市凤岗镇天堂围派出所所长李太山,串通贪官害死我的儿子和外甥。
    2、依法追究广东省东莞市纪委专案小组处理广东省东莞市凤岗镇天堂围村“村委会”贪污受贿一案的所有工作人员的法律责任。
    3、依法追究广东省东莞市公安局行政不作为的法律责任。
    (1)、2004年1月15日东莞市公安局副局长接待日,副局长不敢说自己的姓名,也未带工作证,不知其名,副局长出口狂言:“东莞市凤岗镇天堂围村反贪污一案,东莞市政府不予支持,要抓贪污你们自己去抓。”
    (2)、东莞市公安局在“广东省东莞市凤岗镇天堂围派出所所长李太山,在天堂围水厂”伪造现场,谋杀我儿子和外甥一案至今未给立案侦查,也未能说明不立案的理由。
    政府官员说:“天堂围派出所所长跟我没有仇没有冤,就是没有杀人的动机的谎言”。
    
    东莞市驻省办公室主任,以东莞市政府的名誉,帮助贪污受贿的政府工作人员串通关系,串通省委、省纪委、省公安厅、省检查院等一起办假案,保护这帮大贪官和杀人犯。
    该主任在省委信访办说:“东莞市农村贪污侵占是不犯法的,政府应支持他们的!”
    
    事实与理由:
     1、天堂围治安队私底下承包(未招标)伪造假合同,1997年治安队单收的城乡建设费:67万元,治安队治安费和各项总收入二百多万元,这款不知所踪。
    2、环卫所私底下承包,伪造假合同,开支由村委支付,按报户口每人收卫生管理费:30元,共计:55万元,加其它收入共计90多万元却也归他们所有(原帐本被毁灭,重新做假帐本)。
    3、供电公司私底下承包,伪造假合同把增容费非法占为已有,每年的增容都被他们私下瓜分。每年只有几十万元进入村委的帐目。(注:每年合同上交利润100万元)。
    4、天堂围水厂私底下承包(未招标)伪造假帐,十年来上仟万元收入不知所踪。
    5、天堂围村委建设的铺位,每间铺位:700元/月,而却进帐:200元/月,总共铺位几百个,他们以权谋私把大部分收入占为已有。
    6、天堂围加油站承包款(未招标)38000元/年*30年=114万元。陈路通私底下毁灭合同,重新做假合同,承包款却不知所踪。
    7、(1)“黄镇平”包工头在1993年承包果坑水塘填土工程(未经招标)26万元是伪造的;
    (2)拐坑路基工程(未经招标)工程款:239200元夸大工程款;
    (3)拐坑平整益衡厂工业用地工程款:137700元是伪造的(工厂自付);
    (4)拐坑益衡厂渠工程款:432600元也是伪造的;
    (5)“黄镇平和几个工头”在银行贷款利息:80万元,“陈路通”也是用公款帮助他们还了利息,以权谋私。
    8、“陈路通”原管区书记“谢福堂”(村副主任)利用职权,故意做假土地补偿合同,补给深圳市宝安区观兰镇君子布村1018900元,这笔款也是伪造的。
    1998年起“朱迭华”、“陈路通”三年间冒充“朱杨佳”的名字,伪造帐单,骗取25万元。“陈路通”霸占村民29处地皮(其建的住宅及厂房共29幢),其中测量2处地皮共计:4000平方米,却变7800平方米,群众买地30元/平方米,而他们却是花6元/平方米买得(其中2000平方米是用6元/平方米买得)而其它27处地皮不知从何来,而这帮大贪官霸占的地皮价值:7仟多万元。
    9、1994年11月23日,天堂围村外环路水渠承包人:姚伟砌水渠工程石方:400元/立方米,当时造成价为:130元/立方米,以权谋私,伪造假帐单夸大工程款。
    10、南部厂1996年4月25日买地32000平方米地皮介绍费5元/平方米(一般介绍费是:2—3元平方米),应付介绍费共为:16万元,朱迭华做假帐夸大至46万元。这些材料只是一小部分,他们贪污几个亿,要靠审计部门和我们村民一起来核查才可能清,找回村民的权益。还村民的公道。
    难道是执政代表官官相互,串通勾结?还是代表党员干部有权贪污打击报复?还是代表公安机关有权去伪造现场杀人抢劫,这难道就是东莞市的“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实践三个代表的宗旨吗?”在法律不断健全的今天,人民群众法制观念不断增强,党员干部只能做守法的模范,不能做破坏法律的罪人。此案在广东省无人敢处理。省检察院今年6月检察长接见日,不敢接见叫我们到北京处理。在今年2月2日去公安厅上访时说:
    “我们无权处理此案”。到省纪委时一位姓李的接待员回答:“我们无权处理此案,只能向领导反映。”今年7月8日,省委信访办领导说省委没有人力处理,叫我们回东莞信访局处理,信访局张局长说:“要我们到省纪委处理”。
    这个案件已5年多了没有一个政府部门说是由他们负责处理,试问国家信访法何在?共产党的党纪国法何在?请中央各部门立案处理,还死者一个公道,还全村老百姓一个公道,还共产党党纪国法一个尊严!!
    
    此致
    
    
    控告人:天堂围村所有村民
    2004年8月9日
    
    
    六年血与泪的控告(一)
    
    控告东莞市委‘信访办’做假材料蒙骗省委、省纪委及中纪委。(假材料的内容中说: “2000年九月中旬,东莞市委已派检察院3位同志加入东莞市纪委信访办处理我村恶劣的‘贪污事件’,2000年11月1日,中纪委打电话到省纪委问下面的问题处理得怎么样?而下面汇报的材料全是假的”)
    控告东莞市纪委信访办公室,以政府的名誉包庇我村这帮大贪官的可耻行径。他们为了打击报复,动用公安、武警镇压群众。
    控告东莞市凤岗镇政府书记李志光、副书记周润委:原政法委书记郑东华;凤岗公安分局局长罗运来、副局长黄官送、教导员张石容包庇大贪官:原天堂围管理区书记陈路通,副主任谢福堂;现村委书记朱迭华;原天堂围管理区治保主任朱同昌;现村委治保主任陈玉思等一伙贪官和镇压群众“反贪污”的不轨行为。
    2000年10月28日,我村15个村民到北京国务院,把我村反贪污的详细情况如实反映清楚。由于我村干部贪污一事,省纪委、省委、省检察院,几年来都没有得到处理,这些事实都得到国务院的认可,并给予了大力支持。同时要求最高人民检察院和中纪委共同出面处理我村村干部贪污和私自卖地;解决我村村民的生活和工作问题。
    11月6日,我们把最高人民检察院和中纪委关于怎样处理我村贪污一事的公文转交省纪委和省检察院;同时也反映了凤岗公安局和镇政府强行、大规模镇压我村反贪污的村民。当时省纪委、省检察院的同志都表态:“他们没有权力抓我村反贪污的村民”。省 纪委和省检察院对我们说:“三个月内要把我村干部贪污和私自卖土地的问题处理好”。省纪委举报中心工作人员“7号”叫我们回来找镇政府解决村民的生活和工作安排问题。
    11月8日,凤岗公安分局局长罗运来率领大批公安到我村抓反贪污的村民,要把到北京去控告他们的15名村民抓起来送进东莞大郎收容所。当时我接到村民打来电话,马上到派出所与他们理论。局长罗运来见我来到派出所就问:“你是谢寿祥吗?我一定要把你整死,农民没有权利‘反贪污’,‘反贪污’就是搞‘复辟’……。”于是马上叫人强行搜我的身,之后又叫人把我看管起来,我趁他们不注意时火速打电话向省“7号”求救(我打完电话被他们发现,罗运来叫看管的人强行阻止我打电话)。省纪委“7号”收到电话后,立即叫东莞市纪委派人下来处理。20分钟后,天堂围派出所所长说:“你们村民是民间反贪组织,是合法的”。我们村民要求罗运来局长,张石容教导员、黄官送副局长当面解释清楚镇压群众反贪污的理由。黄官送副局长说:“我喜欢抓谁就抓谁。”张石容说:“反贪污的家属没有资格在派出所内煮饭”。村民要求他们解释清楚的事情根本没有得到答复。
    11月9日,40多个村民到市纪委要求派人下来处理此桩事件,同时也要求市纪委派审计委工作同志下来审查天堂围村二亿五仟万元人民币的去向。当时市纪委不同意派审计委下来处理,只是说:“下个星期派人下来处理”。但到了26日还是没有音信。26日,我们到市检察院,希望能够联系到省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可惜的是省检察院的工作同志尚未到来。东莞市检察院信访办公室负责人说:“我们绝对不会帮你们处理这事。”在这样的情况下,11月27日大批村民到凤岗镇政府要求政府解决群众的生活和工作问题,强烈要求贪官不能上班。村里的群众组成一个‘反贪污’的组织。凤岗镇政府不接待群众,通知凤岗公安分局派出大批公安、武警镇压群众,说我‘谢寿祥’反贪污是泄露“国家机密”。罗运来、黄官送等七、八个人把我抓起来,关到治安股办公室两天两夜。当时大批的群众到公安局要求他们放人,他们不但不放人,而且还打伤了5位老人。其中4位70多岁的老人,还有一位是80高龄的老人。有两位老人到现在已两年多时间了,还经常头痛、腰痛,长期看医生。在27日这寒冷的夜里,大批老人和村民在镇政府和凤岗公安分局门前静坐了两天两夜,要求他们放人,可是,他们根本没有一个人出来见群众。
    
    11月29日早上,分局把我谢寿祥和谢金彩送到东莞大朗收容所,同时在29日东莞市委调动入百名公安、武警包围天堂围村,并在天堂围小学召开宣判大会。说我谢寿祥反贪污是污告他们,判我一年的劳动教养,对谢金彩进行刑事拘留。谢金彩放之后,要她每星期都要到派出所报到,并警告她:“如果她再参加反贪污活动就要判谢金彩几年刑”。
    
    2000年6月26日,我们将省委的公文交给市委信访办,市委当时同意我村派出村民组织“联合小组”,在查帐过程中发现贪污问题非常严重,凤岗镇政府三个书记都说没有权利处理。镇政府派公安分局张凤全和我们协商,要求我们给东莞市纪委处理一个月说:
    “东莞市纪委书记亲自下来与我们协商处理”,但东莞市纪委接手后,只跟镇政府书记李志光在五星级“金海粤酒店”饮茶、吃饭。天堂围村干部贪污事情由此变成“合法”。村民也不准追查他们贪污的事。下面是揭发、控告贪官的罪恶事实:
    1、天堂围“天和家私厂”镇政府增收、补偿64万元。天堂围原管理区却没有进帐。周润委说:“政府已付钱给天堂围,村里的事情他们不管了”。
    2、镇政府增收我村水田地(并都已经种多年的果树)200多亩,天堂围村帐目上并没有反映出这笔补偿项目,这笔帐应是上千万元计算的。“土名水龙”250亩。
    3、天堂围火车站,我村的地皮46亩之多,谢福堂、陈路通将此地私自卖给石马村。
    4、天堂围村民“土地使用证”的费用已交,以目前为止800万元左右,但这笔巨款不知去向?现在的副主任朱定坚说:“2001年村委动用了部份资金付于 ‘国土费’”。试问:“这是否是贪污?”
    5、在查帐中发现一张单40多万元送给政府各部门的领导。
    6、每个村干部在村里拿8—10万元投资“农民工业城”,从中牟取暴利,一年就达一万九千多元。
    7、陈路通在“天龙大酒店”占用一块地皮,牟取暴利10多万元(出租收费一分钱都没有上交村里)。
    8、朱迭华、陈路通村干部强行投资“农民工业城”,原预算在银行贷款一分二厘八投资,要亏本。陈路通、朱迭华为了工程回扣,强行集资(用20厘),使村里经济损失400多万元。他们还说;“有无利益,都与我们村民、村委没有任何关系”。
    9、工头在村承包工程在银行贷款,村干部用村里资金80多万元帮工头付银行利息,这是否属于贪污?
    10、1997年买旧汽车一辆,价值人民币422378元。
    11、招牌10万元一个,开票一张18万元。
    12、陈路通亲属在天堂围“农民工业城”办厂,欠厂租47万元;朱迭华的弟弟在“农民工业城”当厂长,这个厂欠厂租47万元之多,两厂合计欠厂租94万元多。
    13、“南部厂”买地皮32000平方米,以东莞最高的回扣5元/平方米,等于16万元。但他们利用职权占为已有(30万元)总开票额为:46万元
    14、外围路水渠(面全部水渠),这两个地方的水渠超过400元/立方米,而当时我村的造价是130元/立方米。
    15、他们私底下找人承包管理区的工电公司。把“征客费”和大量的收入占为已有。
    16、治安队承包所有的收入归他们所有,还到市场上收“保护费”。治安队长陈玉书,月薪几何?现有家产几百万元。且他还患有“血症”,全靠输血维持生命,一年就要用去几十万元。这笔钱从何而来?
    17、2001年的治安队长陈武,当了一年的治安队长,马上就买地皮建厂房,这笔巨额又从何而来?
    18、学校也私底下承包,上任的教师有的中学都未上完,由于他们文化知识偏差,岂不贻害学生?且这些教师的薪水每月达几千元,这是为什么?
    19、水厂、环卫所也是私底下承包,水厂的每年收入超过100万元,十多年才上缴几十万元;环卫所一年收入八十万元可一分钱都没有上缴,上述收入归他们干部,还在村里拿18万元开支。
    20、他们私底下把我村“鱼床”面积为40296平方米,水田靠近公路边的换给石马村,石马村补荒山给我们村,尚欠2950平方米。这个荒山对天堂围的村民来说是没有用处的,是否我村村民不用吃饭?而陈路通为何把水田换成一个荒山?
    21、谢福堂私底下把我村“乌浸岭”卖给石马村,而石马村的村民说给了谢福堂60万元。谢福堂、陈路通说:“这个荒山不是我们村的。”(这个山在150年前,我们村用十多条人命换来的。也就是当年的“七陈”、“三谢”、“四朱”、“一刘”等老前辈用鲜血和生命换回来的)。
    22、他们把所有外地工头的工程合同全部毁灭掉。这主要表现在(以什么凭据取款),加大工程款,占为已有。
    (1)、天堂围加油站付牌费一年38000元,合同30年,陈路通私底下毁掉,使我村经济损失100万元。
    (2)、把大量的地皮占为他们干部所有。这次在反贪污的处理中,他们占用的4个地皮退款175万元。如果把所有地皮退款将超过1000万元。
    (3)、刘永强说:“他们的‘地皮’是不用钱买的,就拿‘土地证’。写上去就可以了”。
    23、陈路通两个厂的地皮卖4000平方米(用6—7元/平方米),但现在两个厂的地皮测量是7800平方米,到处都是他们当干部的地皮,而群众要一点点都不行。
    24、2001年的收入是24637093·71元,本年的开支是20451530·73元,到底这笔钱用在什么地方?当时我问村出纳:“水厂的收入40万元没有写上去,路灯的电费才10多万元,而实际公布的帐目是75万元。他们以‘其它开支’为由,将大量资金占为已有。这些干部就以政府的名誉‘筑起一道坚固的保护网’”。凤岗镇政府参与我们村做假帐,所有的帐单都经过镇政府审批,他们不但包庇他们,而且我村会计、出纳一年的工资、奖金就有八万元左右,他们是利用(会计、出纳)帮他们做假帐,把所有的资金调走,变成他们的利益。据村里工作的同志透露:“还有许多大笔的资金被他们占为已有。”
    东莞市委、东莞市公安局,凤岗镇政府,凤岗公安分局的个别领导,目无党纪、国法。不但不处理那些贪官和私自卖土地的人,反而说他们的贪污是“合法”的。陈路通、朱迭华说:“谁要是再反贪污,就要多抓几个去坐牢”。陈路通的儿子说:“广东省所有官员都被他们买通了,在广东省内没有人敢管这件事”。贪官者以身试法,气焰嚣张,天理难容!我们强烈要求有关部门认真处理好我村的“贪污事件”,将那些不法分子绳之以法,还我村村民一个公道!
    
    (备注:要东莞市纪委交回四本笔记本,里面记录着他们贪污的证据)
    
    广东省东莞市凤岗镇天堂围村村民
    代表人:谢寿祥
    2002年2月18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交警滥用职权违法犯法控告书
  • 嫖娼/包养情妇/受贿卖官鬻爵/滥用职权 河源市原市委副书记卢建中被查
  • 粗暴行政滥用职权酿自杀爆炸 峨边县水利局长被刑拘
  • 陈冰: 滥用职权,徇私枉法,陷害勒索村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