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唐山祝允林对一位老人郭福顺十四年的惨苦迫害
(博讯2006年4月17日)
     这位老人已经14年没有一份钱的生活来源,人权丧尽,生不如死。
     这位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普通公民,名叫郭福顺,原任唐山市路南区经委总工程师,今年64岁。基本是在共和国长大成人的。上了大学,当了工程师,总工程师,一生清廉,分文不贪。尤其是在改革开放以后,郭作为技术人员只想多工作,忽视了学习诸如吸烟、喝酒、打麻将、赴宴、吹拍、塞红包等主流社会交往或者叫做生存的技能,结果吃了败仗,落得十多年连活着的权利也没有了。
     (博讯 boxun.com)

     1992年,为了国有财产不流失,郭曾举报时任唐山市路南区区长、区委书记祝允林等人给国家造成特别重大经济损失的违法犯罪行为,立马遭到祝允林等人的残酷打击报复。在祝允林的操控下,唐山市路南区公安分局、检察院、法院三家联手,统一部署,分工合作,他们先是以被撤消的原企业"拒不履行法院法律文书"为由,非法关押申请人于唐山市看守所49天。之后,他们又编织"诈骗"罪名,把申请人羁押于唐山市收审所110天。随后,他们不断变换新罪名继续关押申请人。在非法剥夺了申请人长达一年又三个月人身自由的情况下,1993年3月31日,唐山市路南区人民法院经过审理,认定申请人:在购煤炭业务中不严格督促检查质量,不派人看管存煤等对工作严重不负责任,并最终以"玩忽职守"为由,判处申请人玩忽职守罪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解除了对申请人的关押。
    
     1963年,郭毕业于天津工学院机械系,本科。当年由国家分配到河北省轻化工业厅工作,是国家计划内的国家干部。1964年郭担任轻工业部定全国陶瓷样板厂唐山白玉瓷厂的设备引进工作。1973年郭担任河北省机械工业厅大型专备会战得j534重型立式车床的总技术工作。
    1978年郭成为解放后国家培养的大学生中第一批被授予工程师的青年技术人员。1979年郭完成了全国第一台微波陶瓷干燥机的科研任务,使陶瓷坯体的干燥效率提高了数十倍,并彻底改善了工人的劳动环境和劳动强度,该项目的成果以论文的形式发表在著名学术刊物《郑大学报》(题为《陶瓷坯体微波加热技术的研究》)。1981年我调至唐山市电工机械厂任主管技术的副厂长。
     1983年7月,郭应中共唐山市路南区委、唐山市路南区政府之聘,由唐山市机械局调至唐山市路南区政府,任路南区经委总工程师,享受经委副主任的待遇,分管经委技术科、质检科、科技中心及区属区街工业的科技工作。郭之所以舍市级而就区级,除了路南区委、区政府给了郭不改变国家干部身份的承诺以外,主要是为了响应当时党中央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政策。
     1984年夏季,为了推动区街工业的科技工作,路南区经委将原来的科技中心改为渤海经济技术开发公司,由郭兼任这个公司的经理。1985年,郭主持该公司承担了"彩色蜡扎染的研究"项目,因该项目具有相当的工业前景,被列入了河北省1985年度重点科研计划。这是唐山市路南区建区以来首次有科研项目列入省级计划并获得了省科委的科研经费。该项目当年就通过了省级鉴定,中央电视台、河北电视台、人民日报、中国日报都对该项目的成功作了报道,并于当年被推荐参加了德国汉堡的世界博览会和美国洛杉矶的国际贸易博览会,再次取得了成功。然而,由于祝允林的妒忌和无法利益染指,所以对该项目的成功,路南区却表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冷淡。
     1986年,该项目的工业性试验列入国家科委的科技发展计划。鉴于当时科研经费的改革是费改贷,国家科委对该项目给河北省科委戴帽下达了第一期100万元科技无息贷款以支持该项目的工业性试验初期基础设施建设。但是,无论省科委领导或派员多次亲赴唐山路南下达任务,还是郭先生和同事们历时两年的苦苦哀求都不能改变唐山市路南区的领导拒绝接受这一任务和这笔贷款的铁石般心肠。一手扼杀了这个颇具生命力的项目和与该项目相关联的数家中外合资项目。他们深知,他们这一层共产党需要官场知识比需要科学知识更重要;他们也深知,尽管是省级科委也涉及不了他们的升迁,也惹不了他们这地头官;他们更深知一个地方知识分子在共产党的天下是翻不了他们的船的。因此于1990年2月撤销了郭所兼职的承担该项目的唐山渤海经济技术开发公司。随后,郭又被安排到唐山市畜药厂兼任厂长,同年11把郭挂了起来,郭终于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工作的权利,生命从此变成了零价值。
    
     这样,一共关押了郭一年四个月又五天。在这期间先后三易其关押地,六易其罪名:“拒不执行法律文书”、“拒不执行人民法院判决、裁定”、“诈骗”、“贪污”、“玩忽职守”等等,历经拘留、逮捕、刑事关押、收审,收审关押、再次逮捕、再此刑事关押、刑事审判以及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形一年六个月的刑事处罚。还有一十四年的断绝生路的残酷虐待。
    
     这第六个罗织的"玩忽职守"罪,更是荒唐。因为:玩忽职守属于过失罪和结果罪,即以损失多少来定罪,但是本案司法机关是1992年4月18日对煤质作出只有 2210 大卡的煤损鉴定和 1993年1月18日才由路南区审计事务所出具《审计报告书》,依据这两个鉴定,才综合得出判决书上20多万的经济损失。错误在于:
     1、1990年2月27日,路南区政府清理整顿公司领导小组发出文件,正式撤消了渤海公司,帐目和所有资产被公司上级清理小组收走;清理债权债务后一个月的3月25日前,在工商局又注销了该公司。没有公司,就不可能有公司经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2、1990年3月6日,路南区经委发文件,任命郭福顺为唐山市畜药厂厂长,随即郭依文上任。此刻,郭对原渤海公司已没有任何法律责任。这时,任何司法机关和执法机关,均没有任何郭玩忽职守并造成损失事实的证据。
     3、1990年10月,郭福顺被路南区经委发文免去渤海公司经理职务,并由原渤海公司副经理王金玲同志代法人负责处理该公司债权债务。此刻,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郭福顺有玩忽职守或造成任何公司损失的事实。相反,郭从1988年开始至1990年被免职后,一直没有停止对公司内外有关违法犯罪嫌疑人员的控告,举报材料不断送交党政、司法等机关。
     4、煤炭质量问题上,1988年10月25日供方提供了5200达卡的证明,当时没有证据证明是虚假的。直到1992年4月18日才对煤质作出只有 2210 大卡的煤损鉴定,出现这种损失结果时,郭福顺已经自1990年3月6日从渤海公司调走2年1个月,显然煤损责任与郭无关。到底这个煤损是郭调走前还是调走后出现的,根本无法认定。
     5、煤炭看管责任问题上,由于1989年1月4日、1989年5月渤海公司两次已经向连云港方移交的该煤炭,有移交手续,煤炭所有权已经转移,渤海公司已经没有任何责任、义务去看管别人的煤炭,郭个人就更没有法律责任。
     6、存于秦皇岛市航五码头的煤所涉及的诉讼,所有权等纠纷直到1990年10月份才由法院终审确定,这时郭福顺已被公认的彻底免职,一无所有,之后,煤炭的所有权、看管义务究竟属于谁,均与郭无关。
     7、现今唐山的政法部门,为包庇唐山市官员祝允林的问题,还突然提出一个新问题:郭当年没有将煤炭进行工作交接 ,郭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其进行了交接。这又是有关政法部门所犯的一个常识性错误。试想:一个公司在上级清理整顿时被强行撤消,原公司的财产必然是向公司外的单位、主体移交,早已超出公司经理的职权,属于两个交接主体共同上级的法定职权和责任,属于撤消公司这个上级领导小组再撤消公司时就应当一并考虑的事;但是这个领导小组,只把公司帐本、资金拿走,别的不管,只能是这个区领导小组的失职、渎职,这个整顿小组没有给郭指定接受方,而且这些煤碳在上级来拿资金帐目时,郭已经向上级交接清楚,否则公司帐本和资金怎么会到上级手里,这时,上级就应当及时派人管理煤炭。至少,应当在1990年10月,郭福顺被路南区经委发文免去渤海公司经理职务后的1年多里,上级政府或路南区应当无条件来派人看管本案煤炭,但事实上路南区政府或区经委派人看管了吗?如果煤炭在这个阶段有质量、数量的损失,或出现”从煤质较差到加剧损失的形成“这个半年多的责任,显然属区政府有关部门,怎么也不分清红皂白地都要算到郭的头上?
     依照国务院国发(1990)68号文件规定,本案煤炭财产的交接、保管的法定责任,是路南区经委和区政府清理整顿领导小组的,不是郭的责任,因为国务院这个规定第二条为:被撤并公司的主管部门或清算组织,须负责清理被撤并公司的债权债务,并对公司财产进行清点、保管和处理。其中所说的清点、保管、处理3个责任,是路南区经委和区政府清理整顿领导小组的法定责任,而法定责任是不能推卸和转移的,更不是郭福顺的法定责任,也不是被撤消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法定责任。
     8、至于1991年4月9日路南区经委明确郭福顺继续为渤海公司法人代表,负责处理公司的债权债务一事。这是后来路南区一些人为了栽赃陷害郭,以达到对郭判刑的目的,背着郭福顺,单方搞的伪证和捏造的一个文件,一只背后狠毒的黑手。直到郭被判刑,郭也见过任何组织何时给他送达有这方面的任命、决定文件,居然在法庭上成了给他定刑的依据。
    
     总之,从时间的简单分段可清楚看到郭无罪:1990年2月27日1990年3月6日,路南区经委先后发文件,撤消渤海公司到任命郭福顺为唐山市畜药厂厂长,依照国务院(1990)68号文件规定,本案煤炭财产的交接、保管的法定责任,全部是路南区经委和区政府清理整顿领导小组的;之后,区委和区政府再也没有向郭移交过任何本案需要郭保管的财物,郭却于三年后的1993年3月31日突然被强加个玩忽职守罪,显然是冤案、错案。至此,郭有否玩忽职守罪,一切已经真相大白。
    
     郭经历了14年如同对待死人一般的虐待。如此的身心损害无法计算。在共产党的天下共产党的区委书记、区长、区政府、共产党的人民法院院长、审判官、共产党的区检察院检察长、检察官、共产党的区公安局局长、共产党的副市长,绝对是有实质的践踏人权、剥夺人的生命权的特权以及各种各样的豁免权。之外,更有嘲笑意味的是,祝允林之流蛀虫,还在糟蹋人民财产的同时,踏着广大“冤民的躯体”,继续升迁为主管政法、科技、外联和旅游的唐山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唐山市旅游协会会长等,并享用郭等一大批科技人员创造的成果,厚颜无耻地召开什么唐山中国陶瓷博览会等,年年猛劲地往自己脸上贴金。
    
     面对上述跨世纪的的残酷迫害,郭十四年没一个人过问,没一份钱的低保或生活费,全部靠亲友接济,艰难熬日;这就是唐山的太平盛世。郭也没有什么可以畏惧的了,因为再大的迫害也不过一死而已。其实郭已经和死人没有什么区别了,如同死了十四年一样,这就是大陆的人道和人权。
    
     2006年4月16日 _(博讯记者:曹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