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博讯2006年4月15日)
    新疆霍城县惠远乡方秀兰一家从1992年开始,直到至今,已整整耗时 14年,得来结果则是,她的已年迈多病的父亲和被公安警察打成精神 病的大姐被当地警方数次关押后的判刑。

    1992年7月31日,新疆霍城县惠远乡方秀兰的母亲被大队会计方新明 一家打成残废,由于当地政府处理不公,方秀兰的大姐带着她们的父 亲通过正规渠道逐级上访,寻求公正解决。由于上访频繁,她们惹恼 了当地县委县政府等部门的领导,1993年9月18日,在县委门口,几 个执法部门联合起来派人用手铐、电棒将当时只有19岁的方秀兰的姐 姐打残。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方秀兰父亲还依然坚持通过合法渠 道继续进行上访。后来,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方秀兰父亲只好放弃 了所谓的正规渠道上访,而是改为拦车告状。从1998年到现在,不知 为什么?至今仍无结果。而当地公安局则四处散布谣言说:“胡锦涛 主席已经处理了此事,并得到了妥善安置。”但真相又是什么哩?在 这么多年里,方秀兰家一直被公安局严防死守,从没有放松过对他们 一家人的监视,甚至连国庆假期也不放过,就象日本鬼子侵略中国时 一样,极其霸道专横,野蛮无人性。并且,他们还极其猖狂且肆无忌 惮地毒打他们一家人,并无数次地将他们一家人关进看守所。当地县 公安局长竟然还厚颜无耻地反问他们告状的目的是什么?说他们这是 反党、反社会、反……。方秀兰大姐说:“假如我没有一身病,我愿 意接受法律的制裁,接受一切罪名。假如经医院检查我现在还伤痕累 累、满身疾病,我只要求中国的法律公正对待,谁又能为此承担法律 责任?一个告状女浑身是胆却没有能力与‘日本鬼子’抗衡,谁又能 助我一臂之力,讨回所有公道哩?”

     2006年3月22日,方秀兰白发苍苍而有百病缠身的父亲和被多次殴打 已有精神病的大姐又被如狼似虎的执法部门以莫须有的罪名关进了看 守所。现在,她的父亲和大姐面临的则是当地执法部门严重的判刑。 她的父亲和大姐不断地忍耐这些所谓人民的执法部门如此这般的特殊 关爱和温情。虽然他们的身上留下的累累伤痕就是再好不过的证据, 但结果又会怎样呢?她父亲和大姐一次次上访,上访的根本目的就是 解决当地解决不了的问题,还他们公道和应有的权力,但得来的结果 却屡遭执法部门的百般刁难千般打压。无奈之下不得不选择拦车告 状,但面临的却是更残酷的非人性的洗脑工程,妄图用这种办法让方 秀兰一家全部“清醒”,而全面认清现实,这愿望他们应该承受,这 状他们告错了! (博讯 boxun.com)

    这些执法部门又是怎样抓走方秀兰的父亲和她大姐的呢?2006年3月 22日,当地执法部门明知他们的违法行为在本地已引起了极大的反 响,但为了掩人耳目,他们不敢光明正大地来抓人,竟然选择在晚上 悄悄地抓。现在,方秀兰白发苍苍而又百病缠身的父亲方克义和已有 精神病的大姐方勤又被残过豺狼的执法部门以莫须有的罪名关进了看 守所。他们正面临着当地执法部门以莫须有罪名的严重判刑。方秀兰 听她大哥说,有知情人士间接告诉她家,她那被公安打成精神病的大 姐又犯精神病了,正被那些公安捆绑着关在看守所里。她那虽已年迈 但生性耿直的60多岁的父亲现在还详情不明。她们非常担心她们父亲 和姐姐的安危。

    方秀兰说,她们现在不断上访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被打成精神病的大姐 讨一个合理说法,并给她治病以及解决今后的生活问题。她说难道这 也有错吗?

    当事人大哥的电话:13139995819

    办事公安的电话:0999-3022269

    希望有此能力的人给予足够重视,并电话交涉,帮助当事人摆脱此困 境。 (2006-04-08)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4-14]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永丰:西安女人鲁东慧为名誉维权纪实
  • 郭永丰:中国死了!
  • 郭永丰:我对中央领导的建议权可以被如此剥夺吗?
  • 郭永丰:专制无人性,除了弱民还能欺负谁
  • 用网络建立中华民主必胜之信念/郭永丰
  • 不去启蒙民众,能骂出个民主中国吗?/郭永丰
  • 一党专制下不可能产生真正的社会主义/郭永丰
  • 中国民主供血系统的严重缺失/郭永丰
  • 郭永丰:和平年代,如临大敌,枪杆子为何难倒
  • 郭永丰:我只反过来听李敖演讲
  • 郭永丰:中共地方与中央之残酷性比较
  • 郭永丰:沉痛悼宾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