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党员行凶 四口血案无处申冤(图)
(博讯2005年5月31日)
    


——湖南农妇柏金梅告共产党员制造血案,派出所、检察院徇私情枉法
    
    (大纪元记者高原报导)湖南省桑植县农妇柏金梅因地界纠纷,遭到相邻的共产党员夫妇等六人残忍殴打,家中四口被打为脑震荡、脑骨折,不但凶手逍遥法外,被打致残的儿子反而被公安诬蔑为凶犯的冤情不能不申,她从县市告到中央,北京各部信访办开出张张处理建议,被地方官员视若废纸;北京上访申冤期间,她还遭到长期上访人士大多会遭遇的拘留。
    
    共产党员们持刀结伙 打伤致残家人四口
    
    柏金梅现年50岁,申诉:家住湖南省桑植县澧源镇高家玶居委会。因地界纠纷,2004年1月9日(古历腊月28日)下午6点钟,共产党员王松成陈玉萍夫妇, 柏胜富、王松林等6人(其中3人是共产党员)手持菜刀、棍棒对柏金梅一家四口进行殴打,制造。致使柏金梅被砍成脑震荡,柏金梅的丈夫和大儿子脑骨折,小儿子王柏勇脑震荡、脑骨折,县公安鉴定王柏勇为十级伤残。
    
    党员行凶 四口血案无处申冤
    党员行凶 四口血案无处申冤


    党员行凶 四口血案无处申冤


    党员行凶 四口血案无处申冤


    
    共产党员们持刀结伙 打伤致残家人四口
    
    凶手和公安法院沾亲带故 派出所所长赶走告状受害人  
    
    王柏勇:案发后,我向“110”报警,未见警察赶到现场,第二天亲友在派出所报案,报案当天派出所警察没有来询问。
    
    当时柏家4人住院抢救,几天以后,办案人员来到医院做了笔录并承诺:先把伤治好,一切事情等伤好后再说,并说凶手同意垫付医药费。
    
    王柏勇:事过十天,我家四口人的医疗费用高达8000多元,已倾尽全部家财。当时我的伤势重还需继续住院治疗,当我母亲到派出所询问医疗费事时,却被派出所所长杨雄兵赶了出来。
    
    王柏勇表示:派出所所长杨雄兵与凶手柏胜富是同学,检察院负责立案的王立新是柏胜富的亲戚。杨雄兵和王立新都受到凶手的贿赂,多次受到凶手柏胜富的宴请,与凶手们一起吃喝玩乐,他们已被凶手买通,故而徇私枉法,徇情枉法,致百姓生命安危不顾,置法律不尊严不顾,正因有如此贪赃枉法之徙,所经我一家在桑植县有关部门上告全部劳而无功。
    
    “一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小案,为何在堂堂的公安派出所欠拖不决?为何请求检察院进行监督,一再拒绝,不由耐人寻味,桑植地方司法的黑暗使我哀告无门。”
    
    上访北京申冤被拘留 柏金梅初尝铁窗滋味
    
    柏金梅一家人无处申冤只有走上访这条路,他们表示,我从县告到市、告到北京、中央。然而,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2004年4月23日,柏金梅到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公安部上访,得到令当地政府重视的处理批示;7月15,第二次批示后又第三次作出批示,都要求迅速查清并处理此恶性伤人案件。然尔这些批示相似踢皮球。到当地不解决问题。
    
    王柏勇;上访干久了,当时正是两会期间,实在没有办法了,最后在美国大使馆那求助告状。白天跪着展状晚上睡在那,有一周时间。后来找到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他们不敢报导,他们也怕。上访回来得到是凶手的耻笑。在北京上访期间,我母柏金梅还曾被北京警察关押了15天。
    
    我母柏金梅还曾被北京警察关押了15天
    
    柏金梅:重要材料照片被抢,又被建国门外派出所以莫须有的罪名,威胁、引诱、欺骗我这个文盲,在行政处罚判决书上签字,画押,还不让我申诉。关押的15天里,受尽折磨后,被遣送回家。
    
    越访越悲惨:法院反诬受害人是凶手 禁卖菜失土地生活无着
    
    柏金梅一家血案入院抢救、一路县市北京上访共欠外债2万多元。
    
    记者;你们上访回家以后,有什么反映?
    
    王柏勇;一是城管在公安派出所指使下,不让我家卖菜了。卖菜是我家生活来源。二是法院说我哥砍了自己家人,下了传票。三是警察三天二头非法收查我家;我家一等土地被非法强行征收,非法占用我家土地。现在我家无法生存下去了, 求助各界正义之士给以帮助。
    
    柏金梅联系方法:
    邮编;416900
    地址;湖南省桑植县澧源镇高家玶居委会
    电话(传真):)0744-6228821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QQ:179723177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