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钱玉衡:对钱程一案的质疑
(博讯2005年3月13日)
    
    
     我是钱程的父亲。自他不幸被抓走关押,被起诉审判,这两年多时间里,他是我天天关注的焦点。我努力从事实和法律的角度来看此案的各个阶段,还是疑点丛生:这是一个客观存在的案件吗?这是一个正确的办案过程吗?这是一个司法公正的审判吗?…… (博讯 boxun.com)

    
    对钱程一案的质疑
    
    一、 没有任何法律文书就抓人、查抄账册。
    
    2002 年4月15日,中国交响乐团(以下称“国交”)团长俞松林打电话给钱程,说要商谈工作,钱程独自去了,被等在那里的北京市公安局经侦处人员抓走。第二天家属到公安机关,要求见人,询问关押处所,索要监视居住通知书,都被拒绝。原来钱程是在没有任何有关法律批文的情况下,被以监视居住的名义秘密关押,日夜有人看守,完全失去人身自由。这违反了监视居住不得异地变相关押的规定。钱程被抓的当晚,“国交”会计和公安人员,只出示警察身份证件,没有任何法律批文,查抄了北京音乐厅承包经营八年来的全部账册,没有运到税务部门或公安机关,而是“国交”,并由“国交”会计签收。第二天,“国交”副团长就带人要接管音乐厅。4月18日,公安人员又在没有法律批文的情况下取走钱程艺术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账册, 8月28日,批捕钱程时,扣押了钱程公司及其他公司的营业执照、公章和财务章等。
    
    二、 先定罪抓人,罪名不断变化
    
    最初,办案人员口头说:钱程被抓是因抽逃出资和偷税漏税。税务部门和“国交”查了三个月,未发现偷税漏税问题。2002年8月公安机关单方面委托心田祥审计事务所对北京音乐厅及与钱程有关的公司进行审计(审计费用要由公司出),从此有了所谓“职务侵占”。2002年8月28日,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批捕时的理由是抽逃出资和职务侵占,最终的判决是以职务侵占定罪。事情的先后顺序是:先定罪抓人,后侦查找罪证,这个不行了,就再找一个。
    
    三、 审限超期,羁押超期 ,不是公开审判
    
    钱程被抓走关押十四个月后,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才以职务侵占罪向西城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于 2003年8月26日第一次开庭审理,2004年2月27日第二次开庭,同年4月21日作一审判决,法院受理此案也整整九个月。对照公检法机关在侦查、起诉、审判各个阶段的羁押期限规定,怎么说,钱程也是被羁押超期,审限超期。在这种情况下怎能有公正的审判!
    法院第一次公开庭审,旁听者约40多人,可谓公开。第二次开庭,还在原法庭,仅设16个旁听席,只给家属2个名额。关心此案的社会人士、记者、钱程的工作人员等一概被拒之庭外,中纪委、公安部、文化部、“国交”倒是去了不少人。北大教授郑也夫先生为此在《南方周末》撰文称这样的审理,实为半公开。到第三次开庭宣判时,还是同一法庭,竟只设8个旁听席,仍只给家属2个名额,这次连半公开都不象了。法院宣读,颁发判决书后的第二天又要求收回、改写、重发判决书.至此,钱程一案,就完全变成了内部判决。民间尚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一说,堂堂的法院怎能这样办事呢!
    
    北京一中院二审不开庭审理,就在2004年8月3日开庭宣读裁定书,只设6个旁听席,二位家属还是在律师与法院工作人员协商后,由书记员带进去的,许多人被挡在法院大门外。钱程一案不属于国家机密,不属于个人隐私,更不属于未成年人,法院为什么不公开审理!听一位法院干部说只要有两个人就是公开。此话不知是否当真。
    
    四、 不采用辩方证据材料,隐瞒事实真相
    
    《判决书》中几乎采用了原告提供的所有材料(不管有效无效),但对辩方提交的大量充分有力、具有法律意义、在庭审时都得到了公诉人确认的、关键的证据不予列明,甚至如能确认赛洛公司验资有效,确认钱程公司在赛洛公司拥有合法股东地位的判决和裁定(其中就有西城法院和一中院的判决)都不被列入。再如辩方提供的,经法庭调查所确认的,证明北京音乐厅画廊是由钱程个人出资三万元成立的证据也“不予采信”。还有判决书认定的证据材料中“1992年11月26日外经贸京字[1992]1419号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企业批准证书证明:北京赛洛艺术品有限公司新增股东香港城市策略发展公司及投资总额、注册资本、各投资者出资额、经营范围产生相应变化的事实。”这是不真实的是一份伪证。事实是1994年,通过吴斌介绍钱程才与香港城市策略公司董事长黄家和结识, 1994年7月8日该公司才成为赛洛公司的新增股东(有赛洛公司文件为证)。更有判决认为,钱程和黄家和约定,香港公司投资10.3万美元即完成了约定入资,且已报经主管部门批准并进行了工商登记。事实是政府主管机关的批复和工商登记的数额是赛洛公司合同章程规定的港方增资15.3万美元,占51%股份,而不是法庭认为的10.3万美元,实际上否定了个人私下约定的合法性。判决书移花接木偷梁换柱严重地歪曲了事实。在判决文书制作上违反规定,隐瞒了事实真相,致使判决不公正。
    
    钱程与国交及赛洛公司中港方股东之间的经济纠纷,本应根据已经生效的民事和行政裁决、裁定得到解决,但竟被背离事实和法规,搞成刑事诉讼案件,这种办案现象正常的吗?
    
    五、利用职务之便侵占了谁的钱财
    
    1997 年2月至1998年11月期间,钱程文化艺术发展公司曾先后与四家单位签订合同,为他们在北京音乐厅承办包场音乐会, 承办费共计776720元,应是钱程公司的合法经营收入,判决却认定钱程利用职务之便把应是赛洛公司的收入侵占了,判决以此作为判罪的主要依据,但这种认定是无法可依的。第一,钱程公司在本市和外省市经常组织、策划和承办一些企业的庆典演出活动是合法经营并不违法。判决书所指的五场演出是钱程公司与委托单位签订合同,承办费收入应归钱程公司,且是公司直接收钱入帐开具发票而非如判决书所说“转入” 。第二,据1996年国务院颁布实施《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第22条规定, “中外合资” 的赛洛公司是不能办演出的,营业执照中也无此项业务。实际上也没有办,那何来演出收入?
    
    裁定书认为“在承包期限内,在北京音乐厅举办的各种演出收益,除上缴承包费等合法支出外,应归赛洛公司所有。”但承包合同中根本不存在这种无理的条款——钱程公司为主办单位在音乐厅承办的演出,收益应归赛洛公司所有!再说钱程不是国企人员,他同时为其他企业工作赢利并无法律限制,并不违法。
    
    对于钱程将收入用于购房一节,判决认定的更是没有依据,是主观臆断。尤其是钱程公司(股东为钱程和徐坚)购房,房款只交到1998年4月(有帐为证),而本案涉及的最后一场演出是在1998年11月,判决竟然硬将该笔收入20万元也认定为支付房款。这样不顾事实的判决怎么能正确呢!
    
    六、中纪委负责查办非党个体文化商人,不正常
    
    钱程一案实际上是中纪委负责办的。2002年钱程被抓走,公安机关就说这是“上级交办”,由中纪委和文化部负责。2002年5月8日,我们和律师再次申请见钱程,被告知中纪委不批准。2003年9月25日中纪委举报中心112号接待员说:钱程的事情确是中纪委负责办的。众所周知,中纪委是查办党内高级领导干部违纪违法行为的部门,而钱程既非党员也非国家干部,案件本身也不涉及党和国家机关或领导干部。中纪委越权办案,严重干扰司法审判的正常进行。“杀鸡焉用牛刀”,我认为党中央领导下的中纪委是不应该这样对待钱程的,这种办案现象是很不正常的。
    
    
    钱玉衡
    2005年1月19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茫茫维权路、何处是尽头?
  • 政文:南京职工为维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 孟晓霞悲剧:维权18年,6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中国工人维权意识抬头
  • 上海一维权者在见美领事前被截
  • 270名西安老干部维权 市政府前抗议
  • 《公民维权网》呼吁公民哀悼赵紫阳
  • 艾克思:胡锦涛扩权 老百姓维权
  • 首家女子维权中心涉嫌调查隐私遭查处
  • 李健谈公民维权网签名支持高律师
  • 南京职工为维权,工人被捕多日
  • 维权人士李国柱已被捕
  • 村委会干部砸门入室抢粮 村民维权无门
  • 王德邦: 从李柏光被捕看当局对维权人士的打压(图)
  • 民间维权活动人士李柏光被拘捕
  • 标题新闻:农民维权英雄李柏光被捕
  • 中国知名维权人士叶国柱被判刑四年
  • 专家谈中国农民抗争维权原因
  • 维权人士叶国柱在狱中惨遭吊打
  • 熊德明温州维权遇挫 法律落实困难成为社会悲哀
  • 熊德明昨日离温赴京 否认有偿维权 (图)
  • 中国公民维权抗争活动有增无减(图)
  • 王怡:维权就是“自我训政”
  • 夏家骏的维权书信/张耀杰
  • 唐柏桥:公民维权运动的回顾与展望
  • 艾克思:胡锦涛扩权 老百姓维权
  • 大陆维权人士胡佳声援高智晟律师致信全国人大
  • 赵达功: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 王德邦:侵权有理 维权有罪
  • 深圳弱势群体维权调查
  • 张耀杰:中国农民的维权诉求和文化表达
  •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 刘晓波: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 刘晓波: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
  • 徐高金:联合维权势在必行
  • 徐建新:如何在网上维护人权——兼对中国网络维权运动进行一些简要回顾
  • 刘青:上访是不是维权的有力手段?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建议联合国创办《联合国日报》
  • 刘晓波:民间维权对「南都案」的关注──「南都案」评论之三
  • 谈谈中国民间维权:不能将维权成功的希望寄托在政府身上
  • 本质是“为权唯权维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