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三九集团董事长赵新先与全军第一大要案
(博讯2004年12月16日)
    总后干部卢源清十年前代表总后参与三九企业集团的工作,任三九运输公司总经理,由于经济上的纠纷,遭到三九集团董事长赵新先等人迫害,竟然被打入死牢,成为当时全军第一大要案,这一案子的荒唐之处在于这麽多年经过多次复查,总政调查人员已经清楚这是一个大冤案但是却为了稳定,不得罪还在台上的高官还捂着案情,不予以纠正,以军事法院判决为理由,阻止人大等相关单位和部门的过问。

    卢源清中校军衔,今年45岁,是总后年轻干部的精英,在与三九合作期间处处维护总后的经济利益,多次与三九董事长赵新先发生冲突,赵新先几次到北京告状,要求总后撤回卢源清,都未能达到目的。便私下活动总政军事检察院直接将卢关押,1994年6月总政保卫部以“有人”举报卢源清贪污数千万准备携款外逃为由,将其秘密关押。

     卢的公司被查封,人员被遣散,公司文件被赵新先等人篡改后交当时办案的军事检察院副检察长谢宝忠作为证据提交军事法庭,对外宣传这是全军第一大要案,涉及的人很多,不允许任何人插手。当总后听到卢源清被抓时不知道卢到底犯了多大的事,与他接触的总后领导担心自己被牵扯其中不敢过问此事。副检察长谢宝忠拿了三九的“案件调查费”后在调查此案的过程中极其卖力,用威逼利诱的方式胁迫地方企业和个人制造了全部的假证据。谢多次在公开场合说:‘我们来就是要卢源清脑袋来的,他的脑袋不掉,我们的脑袋就要掉’。 (博讯 boxun.com)

    在卢源清被关押期间他多次暗示狱中管教将卢源清打死才好结案,并与手下丰志刚直接参与对卢的刑事逼供,在卢源清被打昏迷之时强按手印等卑劣手段造成假认罪。一审判决死刑时涉嫌贪污受贿数千万,在法庭上卢源清问法官:我是因被人举报要携巨款外逃被抓的,几千万巨款在哪里?我的护照在哪里?法庭长时间沉默,法官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强行审理另一问题,代理律师指出各种证据明显缺陷,重要的证据军中当事人都在,问一下就可以弄清,包括一些重要证据的签字当事人都矢口否认,为什麽非要将无罪之人置于死地,法院不理睬律师的辩护,竟以军事法庭的名义强行判决,一审判决卢死刑,卢源清不服判决提出上诉,总政法院迫于最高任命法院关于审核死刑程序规定,派总政法院审判长钟芦生到深圳复查案情,该复查在三九集团赵新先的‘协助下’,又重新编排了漏洞百出证据,钟审判长在吃喝玩乐之后对接待经理说,告诉你们赵总,叫他放心,卢源清的问题包在我身上了,这回死定了。二审判决因一审量刑不准改判死缓两年,审判后还是这位钟审判长竟私下对卢源清说,你就不要再上诉了,上诉也没用,卢问为什麽,钟阴阳怪气地说,‘因为我们都还活着,都在位’。

    十年来,卢源清从没有放弃他的申诉,他对当年发生的一切都记得清清楚楚,包括每一笔往来账目,任何调查人员都能通过他的解释清楚案情是怎麽发生的,但是这麽重大的冤案要翻案涉及到总政上层的一些高官,并且这种案情暴露了军队里官商勾结,草菅人命的黑暗,尽管赵新先已经下台了,但是在台上的军中高层人士更加担心的是追究领导责任,所以这些人千方百计阻扰这个案子公正处理。在这个案子中卢源清的老父亲卢政为了儿子的案子奔走呼号,这位老军人[原54军副军长]不断的为儿子申诉,老人一身正气,相信共产党,相信以胡锦涛为首的军委班子对解决这一重大冤案,能够表现出应有的智慧。目前总后和总政一些领导干部也在商议这一棘手问题的解决办法。希望媒体关注此事,以防卢源清在狱中有什麽不测。

    总政法院电话0086-010-66736386,66739911

    作者:林耕荒2004-12-15 _(博讯记者:xiaobo)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