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2004年6月10日)
    杨银波/两位都是对我颇有影响与恩遇的大陆活跃人士,也是www.google.com里分别拥有14900项与有11600项查询结果的网络知名人士:一位是将满40岁的浙江政论作家余樟法(东海一枭),一位是已满45岁的辽宁政论作家郑贻春。前者与我网遇时间已近两年,后者与我网遇时间已近一年半,他们的文章我几乎一一珍藏、阅读、整理、笔录,乃至必要时沟通交流。当互联网政论写作已经成为大陆大势所趋之时,我想以我的长期观察与交往印象来着重谈论他们两位。--我希望这种谈论并非是一味的褒扬或者谬赞;就好比我认为“作家”职业素质之其中两项--分析信息的实力,表达语言的准确--应该体现于本文一样。

     (博讯 boxun.com)

    余樟法的性格是耿直、坦率、倔强,自尊心较强,情绪幅度较大,容易冲动,他总是将自己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富于热烈的性情;郑贻春的性格是强烈反叛、脾气古怪、思维理性,为人宽厚,感情脆弱,富于创造的精神。两人最大的共同点是独立精神,以及由此带来的独立见解与举动。纵观两人生涯,余樟法在中年以前乃是白手成家,半生波澜风霜,虚名虚利,财来财去,有败有兴,人生波折相对较大;而郑贻春在中年以前乃是万物确立、智勇得志,博学多才,能屈能伸,心中无毒无贵,人生旅途相对平顺一些。在中年以后,余樟法才渐渐智勇得志,且愈战愈勇、欲望无止;而郑贻春虽有智谋胆力,却很可能在十余年之后要更多地顾及于策略和心境,并渐渐地考虑退保平安和深入己身。他们两人最悲哀的地方在于,其人生终结可能都是这个时代的悲剧:成就是有的,但大部分并不能达到他们心中的志气和时代的许诺。

    

    余樟法的领悟力相当强,善于计谋,看重德望,猜疑心也难免,他自己也能觉察到这些,因此他的做事方式是非常在意“查人而行”的,对任何人都是在有一定了解与认可的基础上才愿意谨慎地与之同谋共道;郑贻春则是个典型的抗争者,目标明确,不屈不挠,有充实的战斗力量和团结精神。两人对时事的来龙去脉都了解得很清楚,为人为文出众,受人钦敬,四海闻名,而且都是悲天悯人之辈,时时慷慨施贫和助人,但他们做事的动机有所不同,做事的方式有所不同,而且利益所得也有所不同:余樟法做事主要靠“热情”,郑贻春做事主要靠“创造”;前者完全就是个工作狂,所思所想所言所行真是天马行空无法捉摸,不过做事干净利落,总是保持火热的激情,后者则是革命家的独特行为方式,做事准确、迅速,进攻性强,决定了就立刻动手大力做;前者基本上是名利双收,具有贵族气质,荣誉永远是第一位的,而后者在物质上发迹就难了,不过精神却永远是第一位的。他们两人的区别,是贝多芬与莫扎特的区别,是丘吉尔与林肯的区别,是希拉克与里根的区别,是迪斯尼与凡尔纳的区别。

    

    余樟法的不简单之处在于他不仅仅是一名政论作家,而且还是一名有着相当凝聚力量的社会活跃人士,他愿意且乐于与社会上有影响的人物交往,只有要“高朋”,他便愿去“满座”,这在客观上对他有支持或保护的作用;而郑贻春则非常适应俭朴而淡泊的生活,他对朋友比对恋人还好,永远离不开朋友(只有在极为特殊的情况下,他才异常冷漠、孤僻和不近人情),属于那种两肋插刀的人,必要时简直不顾自己的一切而奋力帮助朋友,实属难得。从余樟法的文章中可以看到,凡事的来龙去脉他都喜欢一清二楚,不喜欢含糊其辞和模棱两可,而且你绝不能强迫他,否则他很可能以更为高度的“热情”给予强烈的回击或者目中无人的躲避(不是妥协或虚伪),你根本拿他没有办法;郑贻春文章的特点是出奇的大胆和黑色的幽默,他特别善于抛弃过去乃至“自毁”,从而真正地从精神上完全站立起来。相对于余樟法而言,郑贻春的文章更为明确、更有条理、更具胆魄、更爱冒险,对政治和社会的规划展望具有更高度的理想。余樟法的幽默是见识上的幽默(眼光老道),思想路线是直的;郑贻春的幽默是智慧上的幽默(思维老道),富于逻辑和哲理,并且永远保持文辞疯狂的特色、批判挑战的态度和合于逻辑的思考方式。

    

    永远笑到最后,追求更高超的心灵层次的乐观主义者余樟法,其心态变化太快,反复无常,三月一小变,三年一大变,人生资源容易浪费,尤其容易浪费在一些不必要的人事纠纷和无聊笔战之中;怀抱自由、博爱,追求最终之社会正义的理想主义者郑贻春,其招致攻击毁谤恶意中伤的情况太容易发生,常被视为极端分子,成为最可惜、最可惜的传统下的牺牲者。相比之下,余樟法比郑贻春更孤独,虽特立独行,但因“被注视”又怕失去自由,“相识满天下,知音有几人”乃是其最逼真的内心世界;而郑贻春的快乐则大部分来自于这个社会的点点改进与未来社会的光辉前景,拥有坚定的意志力和公正的判断力,他需要养习、正在养习和继续养习的是--“伟大的人格”和“完整的自己”。坦率地讲,余樟法与郑贻春都是抱有野心(强大抱负)之辈,前者略带威权性格(好斗性、竞争性乃至侵略性),后者比前者更庄严、更宽容。因其才能,两人值得我们珍惜、爱护和帮助;因其影响,两人应予善意监督和自我发掘。预祝二位勇往直前,自由顺利。

    

    附:当代中国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杨银波2004年6月1日整理)

    

    姓名 年龄 原籍 查询(google查询项数)

    

    余 杰:31岁,原籍四川。(27500项)

    王 怡:31岁,原籍四川。(25800项)

    余世存:35岁,原籍湖北。(05270项)

    师 涛:36岁,原籍宁夏。(04140项)

    张英红:36岁,原籍湖南。(01240项)

    刘 水:37岁,原籍甘肃。(08650项,含部分同名查询结果)

    任不寐:37岁,原籍黑龙江(09940项)

    傅国涌:37岁,原籍浙江。(09380项)

    杜道宾:40岁,原籍湖北。(22500项,笔名杜导斌)

    余樟法:40岁,原籍浙江。(14900项,笔名东海一枭)

    张耀杰:40岁,原籍河南。(04640项)

    李卫平:40岁,原籍湖北。(03140项)

    李建强:40岁,原籍山东。(02450项,笔名刘路)

    杜义龙:40岁,原籍山东。(01650项,笔名北冥)

    张 林:41岁,原籍安徽。(30400项,含部分同名查询结果)

    顾则徐:42岁,原籍上海。(01170项)

    刘军宁:43岁,原籍安徽。(06280项)

    谢 泳:43岁,原籍山西。(04990项)

    杨同彦:43岁,原籍江苏。(01410项,笔名杨天水)

    郑贻春:45岁,原籍辽宁。(11600项)

    廖亦武:46岁,原籍四川。(04300项,笔名老威)

    杨春光:48岁,原籍辽宁。(04700项)

    刘晓波:49岁,原籍吉林。(37000项)

    樊百华:49岁,原籍江苏。(21600项)

    王力雄:51岁,原籍吉林。(08190项)

    徐锡亚:61岁,原籍河南。(03880项,笔名虚舟,含部分同名查询结果)

    吕加平:63岁,原籍上海。(07870项)

    包遵信:67岁,原籍安徽。(03310项)

    孙文广:70岁,原籍山东。(05290项)

    鲍 彤:72岁,原籍浙江。(09480项)

    林 牧:77岁,原籍陕西。(18000项,含部分同名查询结果)

    李 锐:87岁,原籍北京。(15400项,含部分同名查询结果)

    

    其他颇为知名和活跃的当代中国大陆政论作家还有:

    

    赵世英(16100项,笔名赵达功)

    杨支柱(05490项)

    昝爱宗(04180项)

    晨 海(04440项)

    田晓明(02360项)

    陈永苗(02530项)

    曾仁全(02100项)

    徐建新(01840项)

    

    ……等等。

    

    【注明】本整理名单含有个别“看似非政论,实为真政论”的另类政论作家。我仅依据“非常局限、非常片面”的google查询项数进行排名,并排除“含部分同名查询结果”的较为明显的政论作家,得出如下粗糙而浅显的结论--在当代中国大陆持不同政见的知名政论作家之中,前十名依次为:

    

    01.刘晓波(37000项)

    02.余 杰(27500项)

    03.王 怡(25800项)

    04.杜道宾(22500项)

    05.樊百华(21600项)

    06.赵世英(16100项)

    07.余樟法(14900项)

    08.郑贻春(11600项)

    09.任不寐(09940项)

    10.鲍 彤(09480项)

    

    我将他们十人统称为“大陆十大杰出政论作家”。

    

    最后,本文要声明的是三点:第一,google查询项数仅仅代表互联网之某一数量意义上的积累(且项数在不断变化,乃至某些网页被故意封杀),是浅薄之名次,但有其积极意义存在;第二,以上政论作家皆为持不同政见者,且概不计较高低大小先后,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故此名次勿以功名心看待;第三,以我所知,深藏中国大陆民间之政论人士多如牛毛,高手云集,难以数计,且涵盖各行各业各年龄阶段,现时涌现之辈应打破封杀此类高手大量涌现的政论禁锢之恶制,为中国大陆之政论事业竭尽全力以赴之。

    

    --------------------------

    源自《议报》149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