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究竟是谁在抢劫老百姓的财产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3年9月24日)
    ----违法征地拆迁问题

    人生在世要生存,衣食住行是条件;安居乐业住为先,房屋土地是财产。财产和财产权利问题是人类文明社会永恒的话题!财富是人类社会进步和文明的标志。人类正是通过不断地创造财富才推动了社会的进步和文明的提升。公民对其财产的合理追求是社会进步的一种现实动力,依法保护公民的财产权利,就是持久地、充分地保护这种社会进步动力,使公民对社会现实和未来充满信心。 (博讯boxun.com)

    在现代法治社会里,公民的财产权被视为人权实现的基础,具有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因为财产权既是个人谋生以及改善生存条件的手段,也是他免于被压迫、被奴役的基本保障。财产权是生命权的延续,是公民的自由与尊严的保证。财产权和生命权、自由权一道构成了基本人权。而财产权则是人权的核心。公民拥有合法的个人财产合理合法、名正言顺。公民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构成了现代民主政治最牢固的道德基础。

    公民的正当权利和合法利益是依据法治原则自然享有的,既不是哪个政党施舍的,也不是任何政府恩赐的。人权的法律保障是现代法治的核心命题,是法律最基本的价值取向。

    众所周知,中共取得政权以前,中国的土地除了荒山野岭、戈壁沙漠等无人居住区域之外,所有的土地都有自己的主人,而中共则为“一无所有的无产者”。中共取得政权以后,除了没收了“官僚资本”的房地产及原来的国有土地之外,广大的土地财产权依然在个人手中,即农民和城乡居民手里。即使在以后的几十年的时间里,农村的耕地作为生产资料经历了从公有化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一系列的变革,然而,依照法治原则、依照法理,原来在农民手中的财产权利并没有灭失,从法律角度上讲,仍然还是农民入股的个人财产。在我国大陆,自从经过互助合作化运动、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之后,公民自己最主要的财产莫过于住房以及相关院落的土地,这是公民家庭财富累积的结果,是不容置疑的客观历史事实。公民的合法财产理应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

    在实行法治的国家里,国家的角色仅仅限于根据明确、合法的规则,提供正义与仲裁。国家不能没有补偿地剥夺权利,也不能平白无故地给予权利。政府征用公民的财产必须依法办事:绝不允许把一部分人的财产征用来供另一部分人使用;征用必须公平补偿;征用必须执行正当的法律程序。然而,中共建国以来,宪法对公民财产的保护却成为梦幻中的空头支票。在极左思想的影响下,公民的财产权竟然被错误地与私有制划上了等号,公民的财产往往被随意利用,随意剥夺。尤其令人不能容忍的是中共极其政府竟然打着“改革、开放”的旗号,通过征地拆迁公开抢劫公民财产,违法犯罪活动反而愈演愈烈。

    请看以下事实: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委员长彭真于1982年主持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四部宪法,在人民群众不知晓的情况下宣布:"城市土地归国家所有","农村土地归集体所有",原本大多数城乡居民合法拥有的土地所有权一夜之间从法律角度被公有化,公民最基本的生活资料从此也成了被掠夺的对象。面对文化大革命肆意侵犯公民人身、财产权利的严重问题,彭真不积极地进行彻底清算,反而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以制定恶法的方式掠夺老百姓的财产,完全违背了最基本的法治原则。广大公民的土地财产权竟然被化为乌有,老百姓从此开始遭受一场劫难。贪官污吏、不法奸商、黑恶势力明目张胆地以"土地是国家的","国家要对土地重新安排"为由,打出各种旗号,通过移民、拆迁抢劫广大老百姓的财产!1988年全国人大修改宪法,将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土地的财产属性体现在土地使用权里。然而,这条法律至今也没有向公民兑现。

    移民、拆迁问题实质上是土地财产权的转移问题。土地作为不动产,是有价值的。 以北京为例,北京城近郊区的地价每一平方米都上万元,不幸的是,在拆迁过程中被拆迁居民却没有拿到一分钱,几十万户、上百万人的被拆迁居民的上千亿的合法财产全部流入了党政、开发商的腰包,被拆迁居民成了彻底的受害者。

    中国大陆现在执行着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土地所有权与使用权分离、有使用年限的土地制度。然而,这种办法并不是中共的发明创造,而是从前港英当局那里抄来的。根据国际法,香港作为中国的领土,英国政府必须于1997年归还中国。回归之前,在港英当局统治期间,香港所有土地属英皇所有,由港督代表皇室管理。为了维持统治,发展经济,港英当局不得不根据香港的特殊性,建立了土地使用权与所有权相分离,有使用年限的土地制度。由于当年港英当局在取得香港地区的行政管辖权时,绝大多数的土地所有权依然还在港人手里。因此,在执行这一土地制度后,港英当局在对私人土地征用时,还是按照市场经济的法则,给予了相当优厚的补偿。可是,中共除了学会使用年限之外,竟然完全无视公民的基本权利,进行明目张胆地掠夺。

    被披露的前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等人在房地产开发中受贿数千万元的罪行与土地批租、房地产开发中的违法犯罪活动相比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在90年代初发表“南巡讲话”,全国到处建“开发区”,上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被圈入“开发区”(至今“开发区”仅开发了一成多,其余全都荒芜),土地批租和房地产开发成了我国92~93年经济虚热中的大泡沫,成了十余年来腐败丛生的重灾区。邓小平次子邓质方成立了四方房地产公司,前北京市领导单昭祥曾担任顾问,一批公检法人员介入其中,大做"无本生意",大发不义之财。邓质方不仅在北京,还在上海、广东等地大量非法圈地。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委员长李鹏在1991年任国务院总理时,制定《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作为房屋拆迁的规定。该条例完全无视房地产所有权人的合法权益,任何一个企业、单位或个人想拆迁别人的房子,只需向县级政府工作部门提交「建设项目批准文件、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拆迁计划和拆迁方案以及金融机构出具的拆迁补偿安置资金证明」等五项资料,即可获得批准。因此,只要拥有了上述五项资料,公民个人的房屋,随时可以被人拆掉,根本不需要经过房屋所有人的同意。条例只字不提"土地使用权",按照所拆房屋建筑面积的重置价格结合成新结算,导致原居民的基本利益受损。非正义、不公平的行政规定为政府和开发商为非作歹提供了“依据”,全国各地的违法拆迁愈演愈烈、受害公民告状无门。特别是在其任全国人大的委员长之后,对众多被拆迁公民向全国人大的举报,一概置之不理,不承担应负的法律职责。李鹏的老婆朱琳是一个贪婪的圈地者,大肆介入北京的房地产开发。北京宣武区就有很多地皮属于李鹏家族。李鹏的儿子李小鹏曾担任华能房地产公司总经理,直接参与了对老百姓的掠夺。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在建设全国政协办公楼时,将顺承王府从西城区“异地重建”到朝阳区,严重破坏了古都风貌。从他到天津市任职时日起至今,天津市在拆迁中的所作所为与北京市完全同出一辙。北京某房地产商大拆黄金地段的胡同四合院,并行贿到处要地, 打的就是他的招牌。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慕华介入了北京市"金融街"房地产开发,成为北京市金融街房地产开发公司的黑后台。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市委书记、市长陈希同曾经亲自出马,头戴安全帽指挥"东方广场"项目的拆迁。在他任职其间,培育了一大批房地产开发公司,北京城市建设开发集团从北京市建委的一个办公室通过掠夺膨胀成房地产开发的龙头老大。在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背后大多都存在着黑后台,官商勾结,欺压百姓。

    前北京市常务副市长张百发长期主管城乡建设,任职期间他是北京市违法拆迁、非法掠夺老百姓财产的直接指挥者。他打一场网球就可以批出一块土地。为建设1990 年亚运会体育场馆及其配套工程,众多老百姓的房地财产被抢劫一空,被拆迁居民住在狭小的房子里还要交房租,财产权问题至今没有解决。而他所支持的北辰集团等开发商却大发横财。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的弟弟加入了上海市炒地皮的行列。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前北京市市委书记、前市长贾庆林组织策划了“平安大道”、“广安大街”的拆迁。其老婆林幼芳掌握的武夷房地产开发公司,直接参与了圈地运动。随后贾庆林又与市长刘淇、副市长汪光焘一起,打着“危房改造”、“申办奥运”的幌子开始指挥新一轮的掠夺。大多数被拆迁居民被迫到偏远地区安家。这些地方大多没有连接到正规的自来水管网,生活用水完全靠汲取地下水供应。而北京许多地区的浅层地下水因为不注意环境保护,已经被污染而无法饮用,这些被拆迁群众的生命、健康受到严重的摧残。贾庆林之流完全不顾人民的死活,却依然飞黄腾达!北京市二万多公民向中共中央记律检查委员会举报贾庆林的重大问题,时至今日也没有回音。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市委书记、前市长刘淇打着"危房改造"、"迎接奥运"的幌子开始指挥新一轮的掠夺。他们公开无视法律,不断编造、修改"拆迁办法",为非法拆迁制造"依据"。现在他们打着“奥运建设需要”的旗号,无视被拆迁居民的合法权益,到处大拆大毁,大搞强制拆迁,却信誓旦旦声称要搞"廉洁奥运",简直是哗天下之大稽!北京奥运的筹备是建筑在没有正义与公平、没有自由与平等的基础之上,是建筑在被拆迁公民血与泪、愤与恨的基础之上,这样筹备的奥运会完全、彻底地背叛了奥林匹克精神!

    前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在北京主持违法拆迁之后,竟然荣升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部部长(兼党组书记)、中共中央委员。四川自贡市郊红旗乡、凤凰乡3万多农民失地、失房、失业,苦不堪言,生存成了严重问题。农民依法维权,行政诉讼民告官,从市里告到省里,又告到北京,所涉及到的各级法院和各级政府部门均不予受理。在8年漫漫上访告状路上,几上几下,求告无门,不少农民被抓、被拘留。 他们状告建设部部长汪光焘“不作为”,问题是汪光焘之流怎么可能“有作为”?!

    中共中央委员、辽宁省省长薄熙来,从其当大连市长搞第一条景观大道开始,就无偿扒掉公民的合法住宅!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到湖北后的两年里,利用手中权力先后把武汉东湖开发区的土地以行政划拨的方式拨给邓小平次子邓质方和彭真的儿子傅洋,总计达3000多亩,致使世代居住在此地的农民被迫拆迁,流落他乡。 俞正声是前任建设部部长,对征地拆迁的尖锐矛盾一清二楚,然而他的立场又是何等的鲜明!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前任上海市委书记黄菊以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市委书记陈良宇在上海大搞违法征地拆迁。最近发生的周正毅案只不过是上海违法土地案件的冰山一角。

    前中共中央总书记、政治局常委、国家主席,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由于对独裁专治制度的无限忠诚,戴上了染满了成千上万爱国青年鲜血的顶戴花翎。在他执政的十四年里,是中国大陆通过“英明决策”、“正确政策”人为地制造社会不公的十四年,也是违法征地拆迁最严重的十四年。广大人民群众怨声载道,上访、申述、举报层出不穷。然而,多年以来江泽民对众多公民的举报信、申述信不予理睬,不加处理,彻底地不作为,他所声称的法治到底是什么货色不是昭然若揭了吗?!他的儿子江绵恒在上海与政府官商相互勾结,无偿圈地,广大知情群众气愤难平。

    上梁不正,下梁歪。中国大陆违法征地拆迁中的腐败现象不胜枚举,触目惊心!被拆迁公民生活无着,苦不堪言!而土地违法案件的主体,就是共产党及其政府以及党政负责人。他们明目张胆地违法乱纪,无所顾忌地干预司法审判、妨碍司法公正,使受害群众的维权活动处处碰壁。

    在一党独裁的专政制度下,人民代表大会只不过是党政的"橡皮图章"。法院、公安、检察机关完全成了党、政专治集团的打手。多年来,公民的合法权益始终得不到国家法律的保护,国家各级法院无视历史和客观事实,无视约定俗成的习惯和基本法理,无视法治的根本原则,随意猥亵法律,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早已荡然无存。

    一批又一批的上访、告状者虽然历尽艰辛却全都无功而返。没有任何机关、当权者会替他们说话,为他们解决问题。许多上访者被非法驱赶、殴打、拘留、关押,有的甚至被判刑;许多人悲愤交加、被气病甚至气死;一些人以死抗争问题仍然得不到解决。善良的人们应该明白:不论是申诉、还是上访都无异于与虎谋皮!虎口夺食又谈何容易?!

    2003年9月18日,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大放厥词:“有极少数人通过拆迁,要价太高,甚至是漫天要价。我到好多城市都有这样一句话:拆地拆迁,一步登天”。 事实上,几十年的拆迁,共产党及其政府从来没有尊重过被拆迁公民的财产权,也从来没有平等地对待过被拆迁公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拆迁公民不仅没有拿到土地财产的一分钱;而且房屋由政府部门定价,作价极低;人们还必须到政府、开发商指定的低档房屋去租房,毫无商量的余地。这种无视人权的做法理所当然受到被拆迁公民的抵制和反对。近几年党政不得已变换了手法,搞所谓的“货币补偿拆迁”。然而,所给的钱却不能在同一地段再买一套同等面积、同等条件的住房,甚至到边远地区买房的钱都不够。被拆迁公民所得到的住房最多也只有几十年的产权,根本得不到永久产权!补偿的价钱由政府确定,根本没有被拆迁公民说话的权利。在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度里,公民连对自己的财产讨价还价的权利都没有,又怎么可能按照自己的意愿随意贴出标语和口号?!即使贴出来又怎么可能被长时间保留?!“拆迁拆迁,一步登天”原是中共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为北京市委、市政府的违法拆迁涂脂抹粉所提出的口号。该报声称:被拆迁居民从设施极差的“破平房”搬进了设施齐全的“新楼房”,一步了登天。问题是被拆迁公民的财产权、迁徙权、居住权到哪里去了?!刘志峰是不清楚还是装糊涂?!国家建设部的副部长面对中外记者公开说谎,公开欺骗,厚颜无耻真是到了极点。

    中共及其政府认为自己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在他们眼里,法律只是一件华丽的外衣,用时穿上,不用时扔掉。法律只不过是强势集团进行罪恶活动的遮羞布,贪官污吏的护身符。他们将国家法律授予的权力、自己授予自己的权力、甚至是为了剥夺他人的法律权利而授予自己的权力,用来寻租谋利。“宪法”的核心是保障人民权利,限制政府的权力。中国的宪法虽有保障人民权利的官样文章,却不赋予对这些权利保障以司法效能,而且对党和政府的权力没有任何限制,宪法的审查制度及其司法保障作用缺位,没有设立有效的救济程序,根本上不可能遏制行政“执法”领域中违法现象,也不可能保护公民的权利。

     中共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还要由自己制定游戏规则,利用手中的权力,随心所欲地制定恶法并暴力推行。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从价格的双轨制到土地批租,从金融改革到股份制改造……,他们相互勾结、横征暴敛、不择手段、欺压百姓。他们靠权权交易、权钱交易等非法手段来收敛钱财、攫取人民的财产。现在全国不到10%的富人占据了全国60%以上的国民收入,其中的财富又集中在几十万权贵的手中,而全国最贫困的10%人口只拥有不到全国国民收入的5%!数千万退休职工在“低工资、高积累”的政策下为共产党、为国家贡献了一辈子,他们年青时得到了信誓旦旦的承诺:党和国家提供住房、退休金和医疗费,可是到老了却在为住房、看病甚至为吃饭发愁!数千万国企职工被迫下岗,买断工龄,农转工首当其冲,再就业成了他们生活中的头等大事,然而在就业形势极其严峻的情况下,找工作的路走起来却异常艰难!那些年龄大、文化低,负担重的失业人员更是难上加难!现在国有企业的职工也都变成了“合同工”,“主人公地位”早就成了一句空话。所谓的“全民所有”、“集体所有”的财产已经成了党政少数人的囊中之物。九亿农民由于共产党所制定的歧视政策,饱受盘剥和践踏,众多农民被迫以工补农,把农业收入的大部交给政府,而靠打工和副业收入来补贴家用,勉强得以应付苛捐杂税的压力。全国一亿二千万流动人口中大部分是农民,打工者处处受到歧视和不公正的对待。共产党现行的土地政策侵害了十几亿公民的切身利益!因为“土地开发”使三、四千万农民成了“无地农民”,完全丧失了生活来源,有的甚至成为“流民”!中国今日所谓的“征地”,是世界上最黑暗、最腐败、最不公平、最厚颜无耻的土地分配手段,其实质是共产党及其政府利用国家的权力,从公民手中抢来最有价值的土地,在特权者中间瓜分。大量纳税人的血汗正被他们随意挥霍、社会贫富差距急速扩大,他们通过鲸吞国有资产和老百姓的财产以非法手段完成财富的积累...。

    剥夺公民的财产实际上就是剥夺公民的生命权和自由权,这是对人权的粗暴践踏! 土地所有权是中国公民不容剥夺的神圣人权。而“公有制”、“国有化”是中共专制政权籍以剥夺公民土地权堂而皇之的借口和制度的根源,他们欺骗善良的农民,将本来应当属于农民的土地不动声色地“化”掉;随后特权集团又打着“改革”、“发展”的旗号,在疯狂的“圈地”运动中,将社会财富装进自己的私囊。

    在纷繁复杂、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中,公民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自主地安排自己的生活,不能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思想,反而遭受公权的欺压。明明是共产党掌握着国家的一切权力,却大言不惭地声称“人民当家作主”。 现在,又自顾自的喊起了“三个代表”,自封为“始终代表” “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人民利益”,完全无视全国人民是否同意与授权,实在是当今中国最为无耻的谎言。人民是一个抽象名词,也是一个集合名词,人民是由公民组成的。当数以亿计的公民的合法权益遭受完全、彻底的侵害的时候,当这种侵害延续时间长达几十年、受害群众怨声载道的时候,他们却依然充耳不闻、视而不见,而事实上他们就是违法犯罪活动的罪魁祸首,这样的"领导"还能代表人民吗?!广大公民又有谁曾同意他们来代表自己?!中共认定他们对公民的财产拥有至高无上、任意处置的权力。多年以来,他们打出的“国家利益”、“公共利益”的旗号,只不过是专治集团掠夺公民财产的无耻谎言。他们通过制定非法之法来为非作歹,公开侵害公民的合法权益、随意地践踏人权,他们从来也没有把公民当作人,使千千万万公民丧失了做人的尊严。一些年来,中共及其政府一直高喊:“发展是硬道理”、“发展是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似乎发展就能解决一切。实际上,这完全是一种误导。当代著名思想家约翰·罗尔斯明确提出:“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执政党和政府的首要职责是维护社会的正义与公平。政府要尊重和保障公民的政治权利和自由;政府要承担创造和保护事实平等的责任。而中共及其政府不仅人为地制造社会不公,还打出“稳定压倒一切”的幌子,愚弄群众,他们在顽固地坚持错误,拒绝改正,从根本上与人民作对。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马蒂亚·森指出:“贫困不单纯是一种供给不足,更多是一种权利分配不均,即对人们权利的剥夺。”贫困问题必须与社会、政治、价值观念等因素综合考虑。经济活动背后离不开社会伦理关系。中国有一句古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任何人都不应该把自己利益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维护社会的公正、尊重人权是政府和执政党的首要职责,也是其唯一的职责。然而,中共及其政府完全无视社会行为的基本准则,即不尊重事实,也不尊重他人,专治集团把他们的“幸福”完全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然而,正义终将战胜邪恶,大规模侵犯公民基本权利的行为终将要进行彻底的清算,这个日子已经不远了。

    国家存在的目的是为了保障人民天赋的自由、平等、幸福、安全和财产等权利。当国家不能保障人民的这些权利时,这样的国家难道还值得我们去爱护吗?!对于这样的国家,每一个公民都有天赋的权利去抵制它、直到推翻它。

    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如果谁要强占去,我们就和它拼到底!一切有正义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们!让我们团结起来,向着贪官污吏开火,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向着民主,向着自由,向着新中国发出万丈光芒! 中国一公民2003年10月1日重改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