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新闻主页]-> [不平则鸣]

贫困部落

【博讯6月28日消息】 [博讯论坛]

这年头的怪事可真多,明明广播、电视、报刊、杂志、电台等千万家媒体都在比着吆喝:中国经济突飞猛进!经济增长如何耀眼、刺眼云云…!各位为人民服务的君子也没少讲大好形势,却偏偏有许多人对生活越来越失去了信心。我就是其中的一员,我管与我感受相似的一伙或一小撮称为“贫困部落”!

我们这伙人的通常证侯就是:感觉幸福越来越少、生活越来越没指望,床头压那俩钱一天比一天薄,对传统媒体越来越不信任,对大人物越来越没了耐心…!

如果问我们平常用些什么语言,咱就说一段给大伙听:记得前年也是这个时候,中央台有一个节目,讲得是新疆的缉毒警察去云南瑞丽“钓鱼”,拿了几万块钱给一个三十多岁的农民做订金,让她往乌鲁木齐贩毒,这个女人为了肥水不落外人田,就组织了家里的弟弟、弟媳等四人,用人身藏毒的方法把毒品给运到了新疆,结局是人民警察立了大功,这一家人三个枪毙,一个死缓,并处罚金五万。中央电视台在采访临刑前的姐弟时,有一段对话,正是我们这个贫困部落的语言之一:

问:你知道自己的罪行有多严重吗?答:和道。要枪毙!问:你还有什么话要讲吗?答:不有咯,我们一样讲场都不有啊!到那里去讲话呢?谁会听我们讲呢?…问:既然知道贩毒是死路一条,为什么还要去挺而走险?为什么不在家靠勤劳致富?…哭…:人穷啊!有什么法子呢?种那丁丁点地,连交大队都不有够啊!还有大人娃娃要吃饭…,做呢,要着枪毙,不做呢,也是要饿死。早和道都要死,就一家人饿死在一起,也不用出来了…(大哭)

姐姐因为坦白交待了兄弟的藏身地点,获得死缓的“宽大”,当记者问他有什么话要对电视机前的家人说时,她大哭起来:“宽大什么呀!还不如一家人都打死算了,如果不是穷,我们那里会帮你们运货呢?现在大人都死了,几个娃娃那里交得起五万块钱?我们要有这么多钱,怎么会贩毒?我焦心啊!娃娃交不起罚款,还要去贩毒找钱啊!…”

这就是我们这个贫困部落的特殊语言,您听懂么?

穷是我们这个部落的通病,不仅生活贫穷,精神贫困,连语言也贫困。如果光是穷,这个社会里的其它成员们也还可以对我们担待一二,毕竟穷困是中国近代的特色。要命的是,我们这些贫困部落还特讨人厌:在一片莺歌燕舞中,总去掺杂几声啼饥号寒的呻吟,令台上的大人心头犯堵;在各地的“高尚”住宅区,总有贫困部落的影子在游逛,最然拖着叫卖的吆喝,总是让“高尚”的主人担心自己的保险柜;

在那些灯红酒绿的场所,总有我们的女儿、姐妹借“三陪”的名义,从大人们口袋里掏钱,从“国足”到“国手“,从“英模”到“东方之子”,无不遭其毒手;

在河南周口、驻马店一带,更有几十万带着艾滋病菌的贫困部落在游荡、等死,令过往行人不敢停车吃饭;在全国各地,都有贫困部落的影子在给社会添乱,在影响首长的政绩,影响富人的食欲。

大人们在心情好时,也会“宽大”我们一回,如需要“潇洒”时,还是首先想起贫困部落的“三陪”来,以其价廉、质优,毫无人格、人权保障之故,易于蹂躏也。

在国家、城市建筑工程开工时,也不会忘记贫困部落的“民工”,因为吃苦耐劳,愚钝易骗,即便拳脚相向,不付工资,也可随意“遣送”了事(当然是在工程收尾后)。

在血库、粮库紧张时,也不会嫌弃长着粗大血管的黑胳膊、也没忘记骨瘦如柴的手中那几粒口粮。

只因为今天形势已经改变了:社会财富有了积累,城市工业体化进程已完成,新的产业结构也已形成,君子们不愿和我们分享我们创造的城市文明和社会财富了。

按君子们的逻辑:下岗、失业或变成剩余劳力之后,就代表这个社会不需要你了,该自己埋了自己,或找个洞猫着,决不可让外国人、有钱人、有官人看着刺眼,影响社会形象。

由于我们这个部落的落后与愚昧,对国内形势不了解,不知道自己“解决”自己,居然拚命地要活下去,而且是不知廉耻、不顾廉耻,不择手段地要活下去,以致变成了这个社会的毒瘤和垃圾,是受人鄙夷的犹太人!不是吗?你看各个城市的“严打”“整治”,不都是冲着我们动刀子吗?那些被城管暴打的小贩、被警察一车车捉去“收容”贩卖的三无人员;被公安、保安抓去强奸、罚款的“三陪”,有一个不是穷困部落的成员吗?

但有什么办法呢?我们也要活下去啊,也许我们的成员偷了井盖,偷了您的皮鞋,但这些财富都是我们创造的,怎么就成了你的呢?我们种的粮食,怎样跑到了你们的粮仓里,而我们的孩子却饿着肚皮?我们盖起了城市和高楼后,怎么自己反变成了“盲流”被人随意遣送与驱逐?

如果你是执法的主,碰到咱这贫困部落的弟兄姐妹,还请高抬贵手,别往死里整,一旦贫困部落死绝了,那些玩集资、玩股市、玩开发的主子没了“不稳定因素”的制约,谁还给你发工资?岂不闻“狡兔尽,走狗烹”?

我们也不想没有尊重地生活,只因没有说话的地方,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不能保有自己创造的财富,以致赤贫如斯。我们唯一可以正当维生的手段,只有出卖劳动力,但这个权利现在又被剥夺了。我们贫困到赤裸的地步,男人只能去卖血,但遭遇你们满含艾滋病毒的针管!我们去捡破烂,却遭遇你们的“收容”!我们去当小贩,碰上城管的长刀短斧!我们去卖肉体,卖青春,遇上你们的公安,不仅白吃白睡,还拽走了我们的项链,搜空了我们的口袋!

我们不是想赖在这里,也不想要争回自己的财富和土地,也想离开这里,但是我们没有钱,我们贫困,交不起出国的押金,办不来护照,走不出国门!虽然知道出门创业的艰难,但情况还会更糟吗?我们还担心有什么可以失去吗?

既然出不去,什么也干不了,就上网来逛逛,(用我的早餐)说两句心里话,顺带着给网管大人请个安,小的还活着。反正咱们现在穷的只剩嘴巴里的一根舌头啦,要打挨不起,要罚也没钱,你也就省省心吧。你不用给我邮箱发恐吓信,我们贫困部落的人都没文化,既不懂“严重后果”是啥,更不可能“吃饱撑着”!如果你们真有能让我们都“吃饱”而且“撑着”的地方,我们都要谢谢您呢!大人!

顺便告诉您老人家,那地方你们可要修的够大,够结实,别让几亿人的贫困部落给您挤烂或不小心一齐撒尿给冲垮来着。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3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