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新闻主页]-> [不平则鸣]

所见所闻让人心痛:灭绝人性的1334次列车

【博讯6月08日消息】 时间:2002年3月9号,所谓的春运结束后的第一天;

  地点:太原——广州东的1334次列车上。

  我老蒋因公到了河南的一个中等城市,这一天买好了1334次列车的车票准备回南方。然而在火车上的所见所闻让人心痛,回来后一直对此耿耿于怀,然俗务缠身,一直未能抽出时间,一直拖了一个月,现在总算有了一点时间,老蒋就把在列车上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也算对得起良心。

  一、上车

  在那个河南的中等城市,那天上车的人排成了长龙,粗略估计有上千人,他们有很多都是几天前就买了票而未能上车的人。这些人中大部分是“民工”(这是某些人对他们的称呼,老蒋可不想这么称呼,可一时也不能想出好名,只好也暂时借用这个称呼),背着大包小包,有的拖儿带女。火车终于到站了,上车的人拼命的往车上挤,然而,到站的车已经是严重超员,无论如何挤也很难上去,等老蒋挤上去后,车马上就开了,而上来的最多只有三分之一,其余的人只能在车下焦急的徘徊。真不知道所谓的春运时间是某些人如何算出来的,人家什么时候去打工你怎么准确知道?你规定了时间人家又怎么能遵守?这也算是中国特色罢!

  二、车厢里

  3月9号那一天天气不错,北方气温达到了15度左右,穿一件毛衣足够。可是,当你到了车厢,就会感到立马到了夏天,整个车厢热得像一个蒸笼,见到的几个列车员都穿的是单衣。为什么?人太多!多到你想挪一下脚都是困难的,也就是说,能有个地方站就不错,别说坐下或者蹲一下,想调整一下身体的姿势基本是不可能的。如果你寄希望与下一站,希望下一站有人下,腾出位子,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以为我问了一圈身边的人,全是终点站下,这就意味着在相当于夏天的烈日下,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连脚都不能动一下的情况下的坚持22个小时,忍受22个小时。这期间如果想去厕所,那是你面临的最大的考验(是非常难的,太难走,就像《笑傲江湖》里面令狐冲被困在被众瞎子设计好的山洞里一样的感觉,而且要命的是,厕所还经常不开,就算你到了厕所门口,至少也得等一个小时左右),可你又不得不去。那滋味难以用言语形容。

  没有水,绝对没有水。虽然每一个人都口渴得冒烟,可你找不到开水,连凉水也没有,整个车厢没有一点水——除了有极少数的人带了一点水。如果你想问列车员哪儿有水,没人理你,事实上,在这种车厢里基本上是见不到列车员的,车厢又闷又热又吵气味又难闻,没有那个列车员愿意进来,连查票都免了——除了来回推着车卖东西的那个女人,我想之所以没水可能与这个女人卖东西有关,因为她一瓶所谓的矿泉水要价4元(市面上价格是一块五)。

  在这种环境里度过22个小时,常人是难以忍受的,可是民工们默默的忍受了,有些还抱着孩子!可怜的孩子!听说春运期间在广州东站专门设立了“医疗救护队”,专门抢救下车就晕倒的人。

  灭绝人性的“举一下”

  那个在火车上卖东西的女人个子不高,满头黄发(不是染的,天生的),这个女人的形象就是那种如果在大街上你碰到她,绝对不想理他,却又说不出理由的那种形象。车厢里虽然人多得连脚都没法挪,可她照样推着手推车一趟又一趟的来回叫卖。是啊,她是如何能在挤得人冒油的车厢里来去自由的呢?关键是她的“举一下”。比如,她的小推车来了,就尖着嗓门喊:“让一下让一下!”如果走道里站的只是人也好办,大伙拼命往两边挤一下也就过去了,可是打工的人谁不带的有大包小包?这些包也就放在过道地板上,包肯定会挡手推车的路,这时候那个女人就会厉声说:“你把包举一下不就过去了吗?!你这人怎么这么死板呢!”民工以中国人特有的忍耐默默的把包举起来,让路给那个女人。

  列为看官,在那种环境里呆上几个小时、十几个小时,不吃不喝,别说坐,站都站不好,困得昏昏欲睡,早已精疲力尽,那里还有力气去举起重几十斤的包?腰酸背痛,黑汗直流,两手发抖,可是还得举。

  如果举起包后马上就放下也就罢了,但是,有不少情况是这边民工举着包,那边那个女人却把车停下来去兜售她的商品,民工就一直把包举着,直到那女人卖完东西把车推走,民工才能把包放下。列为看官,你能体会到那举包的滋味吗?我明显地感到在车厢里充满了委屈、不满甚至愤怒,这不满和愤怒如果有朝一日喷发出来,会把整个火车击得粉碎。

  至于那个女人卖东西的近乎抢夺性的价格我就不说了,这是中国火车的通病,也算得上是中国特色吧。

  三、餐车见闻

  我老蒋是出差,有补贴,所以在这种环境里有点不甘心。早就听说火车餐车有座位,但得在那儿吃饭才行,于是我决定去餐车。就悄悄跟在那个黄发女人的小推车后面,一直来到餐车。这么一说,还得感谢那个黄发女人,不然,我肯定挤不到餐车来。一看,餐车果然又座位。但餐车门口有人把着,是一个个子不高的男人,板头,说话声音很标准——标准的娘娘腔,所以这个男人称之为“三寸钉”估计不算不合理。列位看官千万不要以为我是刻意美化某些人,我绝对是公平客观的纪录客观事实。别小看这个娘娘腔,如果你说是“进去‘吃饭’”,对你的语气非常客气,特有的温柔。决非常人能学的会。可是对不去“吃饭”却想进餐车的人却是特有的让人害怕的声音——你不是怕其他的,就怕那种让人难以忍受的声音和腔调。别看他在民工和其他硬座乘客面前很自信,可我发现不少列车员都喜欢摸他的脑袋,而他还培笑脸,真实奇怪。

  黑心的“主任”

  在餐车里说话算数的是一个被人称为“主任”的老头,此人明显是老态龙钟,却自认为“很年轻”。这是可以理解的,只要有大小一个头衔的人都希望自己永远年轻,最忌讳别人说他年龄大,因为那就意味着他快下台了,这也是无论大小官员的一个通病,所以奉劝列为看官千万别揭这个疮疤,否这后果不堪设想。在餐车想找到座位很容易,但条件是你必须得在餐车“吃饭”,否则“主任”是绝对不会答应的,不说卖座,只说不吃饭别占座位,吃饭的人要坐。饭钱预交,每餐20元。交了钱就可以坐在餐车里了。20元的饭钱,吃的是什么呢?以老蒋吃的晚餐为例:两小盘咸菜,一个馍,希汤随便喝(够慷慨的吧!),在市场上绝对不会超过4块钱。当然,你不吃也行,只要交钱就行。这么贵,他就不怕有人投诉吗?可你根本就没有投诉的机会:你交钱,他给你餐票,开饭前他收回餐票,不吃也得交,不交也得交,等你下车时,餐票已全部回收,你手里没有任何证据,投诉什么?再说了,你就是有证据,恐怕也没地方说理去。

  不要以为买了餐票就可以心安理得地坐在餐车里,因为还有卧铺车厢的人过来吃饭,你还得给他让座,等他吃完以后你再坐下,我看见有一位乘客不愿让座,“主任”恶狠狠地说:“人家是坐卧铺的,不会要你的什么东西,快让开!!”在车票非常紧张的情况下能买到卧铺的人可能是不简单,所以“主任”才会如此说。当然,自始至终没有一位民工来吃饭。我就买了一顿的餐票,坐了一会儿,然后就被赶走了。太贵,心痛钱。

  四、卧铺的猫腻

  终于,在列车长席位上就坐的那个穿制服人说车到长沙就有空卧铺了,于是车快到长沙时就有人补卧铺票,但补了票之后一看大呼上当,因为卧铺上写的是岳阳至广州东区间,这样就被白白多收了岳阳至长沙的几百里路的卧铺费,实际只享受了从长沙到广州东的卧铺待遇,却收费多达74元!(这可是补票啊!)我因实在受不了累和困,只好咬牙补了一张。可怜那些民工那里舍得补卧铺和买餐车的位子!

  五、几点思考

  一、关于中国铁路。

  中国铁路在大部分时间绝对是卖方市场,供不应求,可是却连年亏损,这在世界上也许是独一无二的吧!连弱智都会明白这个道理,可有人偏偏找出了许多连弱智都不会相信理由解释为什么会亏损。收入那么多,却亏损,钱到哪里去了?救助希望工程了?

  每年都说服务质量有很大提高,乘客满意度有很大提高,我不知他是怎么得出这样的结论的?媒体连年都为铁路唱赞歌,还有一点良心吗?更有甚者,有人竟然借此吵作,比如所谓的广州东站“医疗救护队”,专门救护下车就晕倒的人,这不是作秀是什么?他怎么不去问问:为什么会晕倒?

  还有,每个车站已售出多少票应该很容易汇总,一列火车最多能载多少人也是定数,还能售出多少车票也不难算出来,而现在是,明知已经严重超员还售那么多的票,为什么?是想保证“旅客走得了,走得好”?那那么多上不去车在车站滞留好几天的人说明了什么?一下车就晕倒又说明了什么?

  二、对民工兄弟说几句

  当卖东西的女人通过时,无论多么艰难都行,没有一句怨言,但是当有乘客(包括民工)想经过时却怒目而对,嘴里很不耐烦地说:“你挤什么?能挤得过去吗?”每包10元的“红塔山”、5元的“白沙”为什么要去买着抽?卖东西的女人很会算计,只卖这两种烟,其余的便宜的烟一律没有。民工兄弟,你一天累死累活才挣几块钱?上车前为什么不做好准备?准备好烟,干粮。在车上,三块饼就卖4块钱,这三块饼还没有正常的三块烧饼大,可是就有不少人掏钱去买。

  但愿民工兄弟们能挣到大钱!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3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