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新闻主页]-> [不平则鸣]

黄河冤魂

【博讯5月06日消息】黄河冤魂摘要我们年仅29岁的弟弟刘鸿飞今年3月1日在河南省焦作市武陟县嘉应观乡境内参加治理黄河工程时,不幸因公惨死。其悲惨情景令黄河呜咽、苍天落泪。这起惨祸完全是由于武陟县第一河务局非法转包工程、严重忽视安全管理所造成的。然而、武陟县第一河务局的领导却丧尽天良,拒绝承担责任。

我们的父母已年届八十,他们含辛茹苦为党和国家培养出了3位高级知识分子,其中一位在研究二十世纪印度天才数学家拉玛努扬(Ramanujan)留下的数学问题上取得了突出成就,在数学研究上为国家赢得了声誉,他被国际数学届同行誉为拉玛努扬式的数学奇才。我们的父亲是1949年入党、已有53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母亲曾被评为“河南省光荣母亲”。他们遭到老年丧子的悲惨遭遇,白发人送黑发人,其情其景何其悲惨!这个灾难造成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巨大悲伤,给我们全家带来了巨大的悲痛。我们弟弟死后留下了两个嗷嗷待哺的小孩和痛不欲生的妻子。然而令我们气愤的是武陟县第一河务局对我们弟弟的死置之不理。

为了给死去的弟弟讨回公道,我们弟弟的遗体直到3月22日才被安葬。在这二十多天里,我们多次与武陟县第一河务局交涉,并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然而始终无一位主管领导对死者家属表示慰问和对此事负责的任何态度。3月5日,死者家属到武陟县第一河务局准备与其商谈善后事宜,谁料到河务局主管局长王文东态度极为蛮横,经过一番激烈的辩论后,其竟说:“我们都是给江泽民打工的,你们应该直接找江泽民解决问题”;并说:“我是武陟县的地痞,你们柰何不了我”。

这两个多月来,我们相继向武陟县委、县政府、焦作市委、市政府、河南省委、省政府、河南省黄河河务局及黄河水利委员会等部门主要领导反映情况。希望能为死去的弟弟讨回公道。然而,至今仍无结果。在这里我们不禁要问:还有比人命关天的大事更重要的事情吗?武陟县第一河务局领导的德究竟在哪?难道武陟县第一河务局是一个独立王国?为什么没人来管一管武陟县第一河务局违法乱纪、致人死亡这一恶性事件?

我们认为这不仅是一场维护弱者利益的斗争,更是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我们在此恳请上级领导及社会各界有正义感的人士支持我们战胜邪恶,为我们死去的弟弟讨回公道,以慰亡灵!

[Liu 第一部分:黄河冤魂刘鸿飞(河南省焦作市武陟县嘉应观乡大刘庄人),现年29岁,于2002年3月1日在为武陟县第一河务局所辖的黄河大堤淤方覆盖工程进行拉土施工,因公致死。

事实经过:2002年2月24日,武陟县第一河务局为完成黄河淤方覆盖工程招用农民工,劳动报酬为拉每车土4.5元,刘鸿飞遂驾驶农用机动三轮车参加施工.2002年3月1日下午2时左右,刘鸿飞驾驶的山东“时风”牌机动三轮车在南北方向的黄河大堤防汛路上由北向南满载土方正常行驶,当行驶至坡度约为30度左右的工地入口时,因此处建有石墩仅能单车通过,为避让迎面从坡上高速驶来的另一施工车辆,刘鸿飞将车停靠在路边。谁知对面三轮车以高速下坡后,又以高速穿过竖立在防汛路上的两座水泥墩,直冲我们弟弟的车撞来,将我们弟弟连车带人撞入水深达2米多的黄河干流中,对方的机动三轮车一并冲入河中,然后该车上两人游出水面,并没有顾及被压在水底的我们那可怜的弟弟,而是仓皇逃离现场。由于现场无施工管理人员,故无法及时抢救。大约下午3点30分左右,由对方家人找来的一辆吊车,将他们的车吊上岸后,准备离开现场。被闻讯赶来的我们家人及时拦住,迫使其打捞出我弟弟的驾驶的车辆,然后我家5人跳入水中,将已溺死的我们那可怜的弟弟抬上岸来。一个年仅29岁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灰飞烟灭。此情此境、何其悲惨!其悲惨情景令在场的人撕心裂肺、令黄河呜咽、苍天落泪!在整个抢救过程中,施工单位始终无人到现场指挥组织。时至今日,武陟县第一河务局也未对此事妥善处理。

第二部分:武陟县第一河务局的地痞局长同月5日,死者家属到武陟县第一河务局准备与其商谈善后事宜,谁料到河务局主管局长王文东态度极为蛮横,经过一番激烈的辩论后,其竟反复声称并多次口头表态:“此事件与河务局无任何关系,河务局对此事件不负任何责任”;并说:“我们都是给江泽民打工的,你们应该直接找江泽民解决问题”。还说:“我是武陟县的地痞,你们柰何不了我”。武陟县第一河务局局长卫国峰亦声称:“我们是坐地买土,谁找你干活,你们找谁。”同月7日,在武陟县第一河务局拒不承担责任的情况下,死者家属向武陟县委县政府反映此事。经武陟县委县政府的多方协调,仅肇事者向死者家属赔偿2.3万元,但武陟县第一河务局仍拒不承担任何责任。

第三部分:武陟县第一河务局责任难逃对武陟县第一河务局拒不承担责任的理由的几点看法:此事故发生后,武陟县第一河务局以其是“坐地买土,谁找你干活,你们找谁”为由,拒不承担责任。但死者家属认为武陟县第一河务局的观点于法无据:1.“坐地买土”一说不成立。首先,我们承认在买卖关系中,买方的确不需为卖方在运输过程中的安全承担责任,这也是武陟县第一河务局称其在此工程中是“坐地买土”的原因。但这一说法在事实和法律上均无任何依据。若武陟县第一河务局是“坐地买土”,那么武陟县第一河务局就是买方,而刘鸿飞则是卖方。按照我国法律规定,出卖人对其所出卖的物品必须享有完全的所有权,也就是说刘鸿飞对其所“卖”的工程用土应享有所有权,方可成立买卖关系。但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的有关规定,我国实行土地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其所有权只能由国家和集体享有,公民个人只能依法享有土地的使用权。即使个人依法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也只能按照规定用途使用,不得擅自采矿、挖沙、取土。而在这一工程中,刘鸿飞对所取土方的土地既无使用权,更无取土权,其他农民工的情况也是如此。所以,武陟县第一河务局“坐地买土”一说根本无法成立。2.刘鸿飞与武陟县第一河务局之间已成立事实的劳务关系武陟县第一河务局为完成黄河大堤淤方覆盖工程招用农民工,要求参加施工的农民工从其指定地点取土并将土方运输到指定用土地点,每运一车土支付劳务报酬4.5元.由此可见,包括刘鸿飞在内的所有参加此工程的农民工与武陟县第一河务局之间已成立按件计酬的劳务关系。但由于施工现场不仅没有任何安全设施,危险地段也无任何警示标志,而且无任何安全保障人员,施工现场严重混乱无序,因而严重影响施工安全,导致刘鸿飞在工作过程中因事故身亡,所以武陟县第一河务局理应按照工伤标准对死者家属进行赔偿。

第四部分:工程黑幕经我们调查得知,这项黄河大堤淤背覆盖工程是由河南省黄河工程公司(法人代表林彦春)中标后转包给焦作市华龙工程公司,华龙工程后转包给武陟县河务局(法人代表卫国峰)。这项工程几经转包,最后竟转包给一个农民司小六(武陟县嘉应观乡秦厂村人),其本人无任何施工资质,施工现场不仅没有任何安全设施,危险地段也无任何警示标志,而且无任何安全保障人员,施工现场严重混乱无序。因而严重影响施工安全和质量,导致这起严重的工程亡人事故。

根据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文件(黄规计2000年第154号)明文规定,在项目招标期间,招标方要认真审查投标单位的资格及其所承诺的人员、设备,中标后要按照标书对其人员和设备进行逐项审查。对于违法分包和转包工程的企业除公开曝光,收回非法得,立即中止施工合同外,在三年内不得参于与黄河基本建设工程投标”。

这项工程几经转包,严重违犯了《招标投标法》和《建设工程管理条例》的明文规定。故此,管理混乱,致使事故发生后,主管单位根本无一人问及此事,也无一位主管领导对死者家属表示慰问和对此事负责的任何态度。

武陟县第一河务局局长卫国峰所声称的:“我们是坐地买土,谁找你干活,你们找谁。”,因此武陟县第一河务局认为:死者家属应找农民司小六。但在大量证据面前,河务局领导却不敢表明河务局与农民司小六之间是什么关系,以及拉土方的资金是以什么付款方式给付到司小六及其民工手中,司小六在这之间究竟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

在事故发生后,他们为什么不仅没有吸取血的教训,认真整顿,加强安全施工管理,仍我行我素,仍然雇佣无驾驶证、无牌照的机动农用三轮车进行施工,并且工地仍无任何安全保护设施和安全巡视员。为什么也是我们感到最为疑惑的是:一个事关黄河大堤这个国家级工程的质量和安全问题,我们多次反映呼吁此事,为何无人敢调查处理此事。我们认为以上事故的发生完全是由于河务局领导严重忽视安全生产造成的,如果有关部门不责成武陟县第一河务局严整生产秩序,注重安全生产,将会造成更多的人员伤亡和国家财产损失。因此,我们恳求你们关注调查此事。

第五部分:谁来保护弱者利益在刚刚闭幕的全国人大九届五次会议上,最大的焦点是失业及外出打工、农民等低收入的“弱势群体”,朱总理在政府报告中首次提到这个问题,在分组会上对这个问题的议论也最多,代表中的许多人纷纷提出解决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中国的现代化到处都是农民的汗水,他们干着世界上最重、最脏的活,拿世界上最低的工资,住世界上最简易的房子,他们实实在在地生活在我们的身边,但社会上最容易忽视的也是他们。刘鸿飞作为弱群体的一员,其身亡已达两月之久,主管部门竟无一人过问此事,或到死者家中慰问、安抚家属。试问民工的合法权益如何得到保障?江总书记三个代表的思想如何得到贯彻?刘鸿飞作为弱群体的一员,他的人身安全尚得不到保障,何谈其生存权与发展权?我们强烈呼吁整个社会关注弱势群体的生存及生活状态,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

第六部分:人祸的制造者 另外我们经调查,发现武陟县河务在短短的时间内,发生了多起此类安全事故:

1. 2002年元月28日在本县的玉坝村发生一起沉船事件,直接经济损失达到200多万元,他们隐埋事实真相,拒不上报。

2. 2002年元月31日武陟县河务局土地科科长酒后无证驾驶,造成严重的交通事故,导致一死两伤,直接经济损失达100多万元,隐而不报。

3. 2002年3月8日,河务局又发生交通事故,隐而不报。

4. 2001年4月在河务局施工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一人死亡,隐而不报。

5. 2001年7月由于其管理不善,在玉坝淹死一人,南贾淹死一人,隐而不报。我们认为,这些事情的发生决不是偶然的,这是由于武陟县河务局领导班子严重忽视安全管理所造成的一系列悲剧,应追究其领导责任。如果不责成他们加以整改,吸取血的教训,类似这样的悲剧将还会不断发生,给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重大损失。第七部分:武陟县第一河务局是一个独立王国吗

此事引发我们几点思考:对于像河务局这样一个法人单位,竟无人敢对其违法行为进行监督,不能不认为这是一种极为不正常的现象;对于像黄河大堤这样的国家级工程,通过层层转包,最后竞落到到完全不具备任施工资质的农民手中,能否保证黄河大堤的工程质量、确保黄河大堤的安全?像黄河大堤这样的国家级工程,竟全部靠农用机动三轮车施工,且大部分司机都没有驾驶执照,经过咨询多位水利专家、律师,像黄河大堤这样的工程是绝对不允许的。3月1日我们弟弟身亡后,我们不断向武陟县、焦作市、河南省及黄河水利委员会等部门主要领导反映情况。希望能为我们死去的弟弟讨回公道。然而,至今仍无结果。在这里我们不禁要问:还有比人命关天的大事更重要的事情吗?武陟县第一河务局领导的德究竟在哪?难道武陟县第一河务局是一个独立王国?为什么没人来管一管武陟县第一河务局违法乱纪、致人死亡这一恶性事件?

此致

敬礼

新加坡国立大学数学系刘治国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化工学院刘鸿志

河南省肿瘤医院放射科刘海泉

2002年5月1日

刘治国: Email: [email protected]

刘鸿志:Email: [email protected]

刘海泉:Email: [email protected]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3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Sinotrade Softwar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