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正义的武警战士揭露司法系统:黑暗、肮脏、卑鄙

【博讯5月14日消息】 我的战友贾云玄,89年到93年在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服过役,服役地点是辽宁省盖县,属县政府和县委的警备部队。93年复原,93年到96年在农村的一家玉米加工厂当经济警察(保卫)。97年开始自营出租汽车客运业务。

今年初,贾运玄因为对一位从大连上车的台湾客人说了他通过过去的战友,了解的部份盖洲市看守所违法拘押债务人的家属,虐待和调戏女嫌犯的情况,遭到辽宁省国家安全厅立案侦察。贾云玄在公安部门的战友暗中保护了贾云玄,使他在2月7日从铁岭市派出所被传讯时逃脱。

但是,铁玲市公安局近日违法操作,在无恰当理由开出通缉令的情况下,在当地热闹地区张贴寻人告示,称其为“精神失常”,并且可能攻击。告示上留下的电话是铁岭市公安局的电话。而且还上了寻人网。这是变相的通缉,完全以权力替代法律的政府行为,卑鄙无耻到了极点。

铁岭市公安机关这是明显执法犯法,目无法纪,妄图替盖洲市看守所掩盖不法行为。我们希望海外的朋友协助暴光,通过强大的舆论让全国人民知道中国的司法系统目前有多黑暗,多肮脏,多卑鄙。

贾云玄究竟说了些什么导致如此灾难呢?

盖洲市看守所有两个女号子,一个大号子,专门关押经济纠纷当事人作为人质的家属。有些这样的人质是经过债务人同意的,债务人在还清债务之前,家属,主要是妻子和父母,也曾有过十一,二岁的孩子,被强迫到看守所坐监当人质。公安和监管单位利用这种办法与勾结有权有势有特殊关系的债权人,不管债务纠纷的事实究竟如何,逼人用钱赎人质,这完全是一种绑架行为,却能在当地横行无阻。将非法的绑架罪行“合法化”。

这个号子里经常被关押着六七名妇女,一半时间是白发苍苍的老妇。她们的待遇比较宽松,只要付钱,可以抽烟,吃外面买的盒饭,打电话。家属不能探望,但可以进来换人。

另一个小一点的号子,关押的是普通嫌犯,多为因偷盗,伤害和卖淫的妇女。他们受普通待遇。但是,年轻的,长得较好一点的嫌犯,经常遭到由监管暗中指使的号头挑衅,然后监管对所谓的“肇事者”实行惩罚,号头总是没有事,因为总有几个手下替她作证。

被宣布受惩罚的女嫌犯可以选择罚款或者挨打。由于开出的罚款高得无法支付,受惩罚者只的接受挨打作为惩罚。

挨打,就是将女嫌犯拉到一间空号里,下身脱到只剩裤叉,双手举起扒在墙上,让男女监管打屁股。有时用皮带抽,有时用木板打,有时男监管直接用手掌打,边打边捏屁股,因卖淫和偷盗进去的多半还会被命令分开腿站立,由监管抽打阴部,监管边抽打,边说下流话。女监管经常会去拉起嫌犯裤头的边,名义上是观察惩罚得怎么样了,是不是惩罚够了,实际上是为了让男监管看裸露的屁股开心。一般打完之后,嫌犯会被命令保持姿势一个到几个小时反省,监管会不停以姿势不正等理由用手掌打击嫌犯的屁股,或用警棍敲打嫌犯的阴部。少数敢反抗顶嘴的,监管就用点警棍在嫌犯的阴部和肛门处给予“上电”。有过一位因斗殴进去的女犯在被女监管拉起裤头边察看时反抗,结果遭到该女监管用电警棍对着阴部“上电”,当即到地。然后两名男监管将该女犯双脚倒提,拉开八字,女监管向其阴部浇了一杯凉水,称给她“熄火”,并且用皮带用力抽打其阴部数下。该女犯回号子之后,遭到号头等其她女犯扒光裤子“检查身体”,受尽折磨。

盖洲市看守所得这些监管是一群变态的野兽,我们相信,终有一天是他们自己受到惩罚的时候。

以上事实部份曾被当事人向省有关部门检举揭发,但是上级部门从来没有对检举揭发的情况作过任何调查。希望各位网友主持公道,请海外网友将此篇贴到国内各大论坛去。

您的帮助,是我们唯一可以依赖的希望。同时,请大家关心战友贾云玄司机的命运。

谢谢

我是一名正义的武警战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