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关押讯问罚站--安徽12岁少年李云凯之死

【博讯4月23日消息】 12岁的李云凯做了偷东西的错事,被乡电管站关押了一整夜,接着派出所民警当着同学们的面把他带出学校讯问,然后班主任两次将他罚站。这一连串的洪峰,把他的心理堤防冲垮了。

  李云凯自杀后,安徽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由学校一次性赔偿3.3万元人民币给其父母。而他的父母表示将一直申诉下去,不能让乡电管站和派出所逃脱了责任。

  2000年5月19日夜里,李云凯和他14岁的哥哥以及另外两个小伙伴来到安徽望江县凉泉乡电管站,想把院里堆放着的铝线偷去卖钱,先后被电管站的人抓住。4个人被一直押到第二天早晨,都写了保证书以后才被放回学校。

  半个多月以后的一个上午,凉泉乡派出所两名民警来到了学校,在没有出示传唤证和通知监护人的情况下,找到有关教师,直接把正在上课的几个学生从教室里叫了出来。

  凉泉乡派出所原副所长称:传唤证在身上,我们没有拿出来,因为考虑到书面传唤会给孩子们增加心理压力。我们也打了电话给各村的村干部,许多家长家里都没装电话。

  虽然李云凯的父母在外地打工不能赶回来,但他的姑父家就在学校门口,学校里也有老师,民警却没有要求这些大人一同前往派出所。于是在学校下第二堂课的课间操时间,李云凯等5人跟着民警,被同学们目送出了学校。

  公安部1995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办理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的规定》第11条规定:“讯问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时,根据调查案件的需要,除有碍侦查或者无法通知的情形外,应当通知其家长或者监护人或者教师到场”;第20条规定:“办理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对未成年在校学生的调查讯问不得影响其正常学习。”此外,我国《刑事诉讼法》也对涉及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的处理规程作了特殊规定,强调了侦查过程中对未成年人人身权、名誉权、学习权的保护。

  在派出所留置到下午1点,写完交代材料并交罚款300元钱之后,李云凯等人才被放了出来。在派出所门口,等候已久的李云凯的奶奶递上一个桃子时,他说:“奶奶你把桃子拿回去,我吃不下去,心里透不过气。在学校里面,派出所把我抓起来,我没脸见人了。”

  据家人回忆,李云凯在回家的当天就像变了一个人,原本活泼好动的他变得沉默寡言,饭也吃得比平时少了。

  第二天上午,在正式上课以前,班主任提出,李云凯的所做所为既是对自己不负责任,又损害了班级的形象和荣誉,要他向全班同学当面道歉,李云凯拒绝了。

  于是班主任让李云凯在门外的走廊整整站了一堂课。第二天上午,还是在班主任的课堂上,李云凯再次拒绝了当场检讨的要求。他又一次被赶出了教室,在教学楼前的旗杆下罚站。

  李云凯没有再乖乖地站完一节课。当下课铃响,师生们走出教室时,他已经不见踪影。

  此时的李云凯,在家中几乎喝光了满满一瓶的农药。直到中午,当李云凯的奶奶从地里干完农活回来时,推开房门看到的,已经是一具口吐白沫的僵硬尸体。李云凯的父母从外地赶回家时,也顿时双双瘫倒在了床边。

  2000年7月18日,也就是李云凯死后的1个月,他的父母正式向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凉泉乡电管站、凉泉初级中学、乡派出所的上级法人单位望江县公安局共同赔偿20万元。

  此案于2000年8月26日开庭审理,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原告李云凯的父母与乡派出所之间发生的纠纷,不属于《民法》的调整范围;而乡电管站与李云凯的自杀也没有直接因果关系,因而驳回了他们对这两个单位的起诉,只判决凉泉初级中学一次性赔偿3.3万元人民币。

  李云凯的父亲哭诉:“电管站把小孩关了7个多小时,他们没理由去关小孩。学校里面监管不力,它也有错。但最主要的还是乡派出所,它没有通知任何人就把我的儿子抓起来,那样打啊,打得左手左耳全都是伤啊!他们怎么就没有责任了呢?”说到这里,这位朴实的庄稼汉埋下头剧烈地抽搐起来。

  此事已引起望江县有关部门的重视。望江县教委经过调查,认为班主任的做法属于变相体罚,对其予以行政警告处分,并且不再让他担任班主任职务。至于李云凯父母反映儿子在派出所被打一事,由于当时没有法医的明确鉴定,现在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望江县检察院现已对凉泉乡派出所立案侦查。(摘自中国青年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