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募捐的故事 (评:给中国募捐也尴尬)

【博讯3月27日消息】   (墨尔本)卓思

   经常读到、听到募捐的故事,或者目睹募捐行动。从中国到澳洲,募捐行动到处都有,居澳一年,募捐的故事颇值一谈。

   今年,中国遭受百年一遇的特大洪灾令世界关注。澳洲的慈善机构积极宣传,号召国民捐款。在此的华人更是一马当先,纷纷解囊。 我所任教的周末中文学校,绝大部分教职工来自大陆,学生和家人几乎全是华人。一天,校长在教师会上声音激动地说:“今年我们华人陷入多事之秋。在印尼华人被抢砸烧杀,妇女被强暴,惨无人道;在中国,长江流域遭受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次洪灾。我看电视报道洪灾时,禁不住流下热泪。”校长越讲声音越低沉,满脸忧伤。最後他提高声音说:“血浓於水。希望我们身在海外的华人都尽一份心,捐一些钱。我先带个头,捐一百元。”说完,从衣兜里掏出一张面值一百元的澳元钞票,放入红色的募捐箱里。办公室响起一阵掌声。

   那天我身上没有带钱。回到家後看电视,正好节目播出澳洲“世界观察”机构宣传为中国募捐的广告。丈夫对我说:“你可以汇钱到这个机构。”我马上点头:“你到银行去汇吧。落款就写中国女儿和中国女婿。”没想到他这样说:“光这点钱起不了多少作用。以後我们到中国去做一些有益的事情。我希望有一天我有钱有权,到贫困落後的国家去游说,帮助他们改善生活。” 丈夫去银行汇了几十澳元到“世界观察”。

   在我的学校,校长要求各位教师在各个班动员学生和家长捐款,但只要求动员高年级的学生,作为爱国教育的一项活动。

   我教低年级,学生只十来岁左右。我试着问他们:“你们知道中国洪灾吗?”齐声回答:“知道。”又问:“有多少同学来自大陆的?或者你们的父母来自大陆的?”有十来人举手。再问:“有多少同学的家乡在灾区的?在那里还有亲人的?”剩下五、六只手举着。我便说:“由於洪灾,许多人缺衣少食。我们捐一些钱给他们好不好?”我从衣兜里掏出几个我仅有的铜板,放在桌子上。

   有人说好。一女学生交来伍毛,一男学生交来壹毛。有一位女学生问我:“下个星期交可以吗?”此女学生上次向我卖过一块巧克力,帮她的英文日校集款。可爱之处早已发现。我知道十来岁的小学生一般身上都没带钱。上学全由父母开车接送,根本用不着带钱。

   几毛钱微不足道,但启发学生的慈爱心之目的达到了。捐助好如赠送礼物一样,无论轻重,心意达到。

   回想在大陆,我碰到个别人动机不纯,动员大家捐款的手法很令人反感。赴澳之前我在广东东莞工作了许多年。每逢国民受灾遭难,我的单位都响应上级的号召,动员职工捐款。

   有一天,我一踏入办公室,一位搞工会工作的男同事马上对我大声叫嚷:“喂,为希望工程捐款。看你出多少钱?!”老工会主任也在场,我自然明白那位男同事故意亮我的相之用意。我很不屑地答他:“得啦!你用不着叫我都会自觉。我本身当教师的,资助失学义不容辞。我出伍拾元。”

   好几年前,一般个人捐款拾元或贰拾元,伍拾元算得上慷慨之举。那位男同事一拍桌子,“好乜!”(粤语:好样的)

   看看,此粗俗之举,象是搞拍卖。

   後来,那位男子调走了,来了一位妇女与我共事,并当我的顶头上司。

   单位又为贫困山区募捐。这次我捐贰拾元,绝大多数职工都是这个数。工会统计单位里各个部门所集的数目。我的部门只两个人,一官一兵,人少财疏,比起积少成多的大部门,寒酸显露。其实这根本不用介意的,捐款应出於纯朴的目的,而不是搞攀比。可是,我的上司十分介意,她对我说:“贰拾元太少了,多捐些吧。” 我很不高兴。捐款这麽多次,第一次碰到有人如此无礼无理。我不想理她,可她又催我:“捐够伍拾元吧。你看人家……”情境之尴尬可想而知。

   为了摆掉难堪,我只得给她一个面子,很不情愿再掏出几十元。我并非小气鬼,只是很不赞成这种动机不纯的“捐”法。上司为了部门补面子,要求下属补票子。 後来更有故事,她和我先後调到一个大部门。又逢募捐,她高声地喊:“大家注意,每人要捐一百元,从奖金里扣。”顿时,众人哗然,怨声四起。一位女青年当场向她白眼:“这是抢!”

   募捐变成征税,命令代替动员,不管服从不服从,先下手为强。

   我刚收到从大陆来的家信。在信里,家人向我谈了一大串有关上几个月国人抗洪救灾的感人故事。母亲虽退了休多年,亦主动回单位捐了款。

   出於私念,为了名誉者,反思一下吧。


博讯相关报道:
  • 给中国募捐也尴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