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青春播文明无悔,年老无依落有怨―宁德市四百多名“代课教师”的遭遇

【博讯3月14日消息】 福建宁德全市现在还有四百六十多名“顶编民办教师”和“代课教师”他们当中教龄最少的都在十六年以上,生命的花季就在那偏僻的山村、孤岛开放,用色彩点缀山里,把馨香留给海岛,他们付出了很多,山可以做证,海可以做证,还有那朴实的村民,耿直的渔民做证,……

十条人命,被弄虚作假的“幽灵”害死了

1997年福建省教育厅宣布:福建完成民办教师转正工作。

从而成为全国为数不多的提前解决民办教师问题的省市之一。福建的教育事业又上层楼,可喜可贺,然而,看看楼层底下,那又是怎样的一幕?!

福建省的有关部门在赢得成绩的时候,忽略了:当时,仅一个宁德地区(现改市)就有2000多名教龄在十几年以上,持有《专业合格证》、《代课教师教材教法合格证》、《中师函授毕业证》等三证的“代课教师”。他们铁心地认为,这些证书是他们转为正式教师的“通行证”。

福建省的有关部门在赢得成绩的时候,忽略了:福建山多,海岛多,小村落星罗棋布,七、八户人家,十来个学生的学校,比比皆是,办学条件差的现实问题。

福建省教育厅在赢取成绩的时候,忘记了:原福建省教委颁布《中幼函章程》、闽教师[1994]41号、闽教师[1996]30号等文件规定:1984年前任教的,并取得《中师函授毕业证》的代课教师可以免试,优先录取进师范学校(简称“入学不入校”)毕业后全部分配的政策。

正当“顶编民办教师”和“代课教师”们以为他们终身从教的愿望快圆的时候,福建省教育厅下发的新政策让他们所努力的成了“水中月”——

1997年福建省教育厅下发[1997]18号文宣布:取消原来的“入学不入校”政策。随后,宁德九县市也拉开了清退顶编民办教师和代课教师的序幕。宁德九县市对清退顶编民办教师和代课教师的的补偿标准大致是:按20年计,一年教龄为150元——180元进行补偿。他们悲愤地说,“做了这么多年的廉价劳力,如今却不值一条牛价,教我们怎能甘心!”

从此开始,他们利用放假及节假日进行艰难地上访。三年多来,从所在的县市政府到到省城乃至北京,都留下他们辛酸的诉说。但有关部门的领导可能是耳朵长茧了,对他们的诉说充耳不闻,这还罢了,反而还百般阻挠他们上访。

2000年11月14日是宁德撤地改市正式挂牌日,届时将举行隆重庆典,有中央及省里领导和来宾参加。如果,发生了“顶编民办教师”和“代课教师”上访的事,那将会给当地官员们的脸上抹黑,是件了不得的事。当地政府如临大敌,下了严防死守的紧急通知,要求主管部门配合公安干警严格监控,使他们无法走出辖区。

就在当权者们想方设法阻止,“顶编民办教师”和“代课教师”在宁德撤地改市期间上访时,一出10人死亡3人重伤的悲剧就这样发生了……

时间:公元 2000年11月4日(星期六)下午4时15分许

地点:中国福建省福安市福穆公路距福安城3KM+760M处

一辆载有十三名乘客的柴油机三轮车坠毁,车上13人中7人当场死亡,6人重伤送医院抢救中3人无救死亡,其余3人至今尚在鬼门关外徘徊。

伤亡人员单位、身份:11人为福安市坂中学区代课教师;1人是带队的公办教师;1个是代课教师的孩子。在新闻媒介的报道中提到,造成这起恶性事故的直接原因是:无牌照柴三机严重超载。然而,沿着这条血迹斑斑的路,我看到了他们生前的辛酸与无奈,他们牵挂着幼小的儿女;年老的父母;天真活泼的学生;牵挂着与他们同际遇的四百多个兄弟姐妹们,他们牵挂的太多、太多了,他们死不瞑目啊!

2000年11月4日(星期六)是法定休息日,他们是郊游或访友走亲归来?他们正面临着被清退失业的困扰,正为今后的生计担忧,哪来的那般闲情?他们所属单位福安市坂中学区组织民办教师65人,到坂中乡铜岩村小学听课。听课是交流教法,提高教学水平的一种方式,但是他们在不久的时候都要被辞退,现在参加这种活动对他们来说,是没有意义的,但不得不参加。

从教育局11月3日给学区的通知可以看出:

为了防范代课教师在宁德撤地建市时到省、市上访,要求各个学区在11月4日、5日、11日、12日组织代课教师开展各种教学活动。通知还规定了奖惩办法,对措施得力者有奖,对出现代课教师上访的要给学区领导处分,给上访教师予除名处理。

有个代课教师生病刚动手术,在家里休养。11月3日晚,坂中学区领导及她所在学校校长亲自打电话通知她,11月4日上铜岩小学听课。她开刀动手术需要休息,便请求请假,被拒绝了,领导们严厉地说:如果病了走不动,让人来抬也要抬去,不去就清退!她是带着病痛,十分无奈地去铜岩小学参加教学活动的,幸运的是没搭错车!

事故发生后,遇难者的亲人悲愤地说,他们的亲人是被逼上死路的!要追究当权者的责任!这话呛人。但不是糊话。

用生命换取 公办教师的待遇

10个死亡人员中的9名“代课教师”,生前二十来年,任劳任怨任清贫,一心一意在偏僻的山村从事教育事业。心愿,是有周一日转为正式教师。然而这一愿望的实现于她们来说是“难于上青天”呵!2000年11月4日那起车祸让她们“上青天”了。死后,福安市政府决定:对8名死亡代课教师的优抚标准按公办教师的标准执行。

似乎圆了她们的心愿。宁德全市还有四百多名教龄都在十六年以上的“代课教师”,他们说,明天我们将何去何从?难道我们都要等“上青天”之后才能享受正式教师的待遇吗?

上北京听政策解释

二000年十二月三、四日,部分“代课教师”,到福建省省府上访,并在省府门口静坐。她们想向群众散发有关他们的材料,被在场的公安干警制止了。她们说,我们又不是在散布反动舆论,我们只是想让人们知道我们在这里静坐的原因。

十二月十二日福建省教育厅通知,让他们派一个代表和教育厅的人去北京听政策解释。他们感到纳闷,这是福建省的地方行业政策,省教育厅制定的,又不是国家制定的,为什么要去北京听政策解释?去北京听政策解释能起作用吗?

1999年11月到中央教育部、国家人事部等部门上访,中央有关部门的领导确认:1984年前参加工作的是属于民办教师。教育部明确表示,只要福建省向中央上报1984年前参加工作的民办教师名额,中央就下达指标让他们转正。

然而,福建省的教育主管部门不承认他们是民办教师。从省政府到省教育厅的信访部门领导们都说,他们是代课教师。我感到疑惑,这十几、二十来年的“代课”合情、合理、合乎国家政策吗?他们从十几、二十来岁就背起背包到闽东“最艰苦的地方”去从事“伟大的教育事业”。 他们享受的工资待遇是:1984年前每个月16元的工资;1990年前30元;现在他们的工资平均180元。这点钱还不够有的“官爷们”打个酒嗝,放个响屁。“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用来套在他们身上,就象专门为他们定做的服装,非常适合。

廿载血汗化雨,润闽东瘠地偏村。

到如今,不如老牛一头,耕不了地入不得厨。

四百六十多名“顶编民办教师”和“代课教师”该何去何从?该怎么办?难道这就是他们的结局吗?

我们从1980年起一直任教至今。长期无怨无悔地在闽东最偏僻的老、少、边、岛、贫困山村任教,十几年来我们大多吃的佳肴是一碗饭一碗青菜汤;住祠堂、宿破庙,与神龛、泥塑为伍,棺房为邻;破簟包拢当卧室,稻草铺地作眠床;破篮筑土为炉灶。就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下,我们坚持教育工作,把宝贵的青春年华无私奉献给山区、偏岛的教育事业,并为“两基”达标作出突出贡献。原福建省教委颁布《中幼函章程》等有关文件规定:1984年前任教,并取得《中幼函毕业证书》的顶编教师,可以免于参加全省中师统一招生考试,优先录取进入师范学校进修体、美、育三门课程(简称入学不入校)毕业后直接转正。我们经过三年的边教边学,获取了《专业合格证》、《代课教师教材教法合格证》、《中师函授毕业证》等三证, 1997年福建省的民办教师政策变了,教育厅下发[1997]18号文宣布:取消原来的“入学不入校”政策。将我们的希望之火灭了,将我们的路掘了,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领取的“三证”花费了我们近二十年的全部收入——壹万多元(我们的工资从前16元,至今平均也只有180元)等于我们白教二十年的书。这三证让我费力、费心、费钱,到后来却一文不值,这给我们带来的伤害用言语是无法表达的。如今我们人近中年,虽有合格的文凭,但面临清退,又两手空空、负债累累,为人子女者上无法詹养父母,为人父母者下不能扶养儿女,甚至连自己还要靠他人救济度日。弄得夫妇失和,妻离子散,我们心里的苦水何处倒,冤情哪里诉?

教育部人事司孟庆瑜同志关于《近百万农村中、小学代课教师面临的抉择》一文中提到:国家认定“民办教师”截止时间一般为1983年~1984年,最迟不超过1986年12月底。这次国家专项指标二十五万“民转公”名额,福建省一个名额都没有。这是为什么?

我们知道不幸的我们,成了一些官员的“跳板”;成了“邀功请赏”的“贡品”。

从1997年至今我们已向所在县市、地、省上访过几十次,可是官方对我们的上访采取无动于衷、敷衍了事的态度。上访于我们来说是非常不容易的事,一次上访费用就要花去我们一个月的工资。可怜地是我们的双脚走山里的崎岖小路步稳;走政府机关的台阶腿颤抖;我们在课堂上讲话流畅,有条理;在政府机关里说话结巴,无伦次。这大概在山里呆久了,没见过世面或我们天生胆怯的原因吧?

1999年11月下旬,我们上北京到教育部、人事部上访,中央有关部门的领导确认:1984年前参加工作的是属于民办教师。教育部还写信让我们带回来转交福建省政府解决,并说:只要福建省向中央上报1994年前民办教师名额,中央就下达指标让我们转正。1999年12月15日,我们上访福建省政府、省教委等部门,信访局的领导都一口咬定我们是代课教师。试问哪有十几、二十多年的代课?我们代的是谁的课?省教委让我们回当地解决,而当地官员又说上边没有指标如何解决?就这样把我们当皮球踢上踢下。而且,还用强硬的方法来阻挠我们上访,2000年11月4日福安市那起,夺走我们十个姐妹的宝贵生命和三人重伤的恶性车祸,难道不是宁德地方官僚刻意阻挠的结果?十个死难姐妹中的王宝惠,1991年还被评为福建省优秀教师(2000年12月7日《南方周末》第八版有她的专题报道《乡村女教师王宝惠的一生》)。

在我们上访时,福建省及宁德地区(现改市)有关部门的领导口口声声说:师资足矣!然而,近几年宁德地区各县市都有非师范类人员进入教育系统,而这些人中大部分的人上课堂教学于他们来说,是虎咬刺猬——无处下口。但都给转正了,因为他们有好背景,好关系。我们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眼珠子都差点儿要滚出来,心里充满怨气和无奈!!

我们这些从教十几、二十来年的人,除了教书还是教书,别无他艺一旦被清退了,我们只能沦为乞讨,可是谁又肯来施舍我们这些四肢健全的乞丐呢?

题外话

我是个商人,“顶编民办教师”和“代课教师”的事,与我不相干。朋友训告,商人就管做商人的事,去管那不关你的事干什么?能起作用么?我是“路见不平一声嚎”即使有人当做是狗的狂吠,也无关紧要,若能唤醒睡梦中人,哪我乐意。

林三涵 发于强国论坛


博讯相关报道:
  • 江西小学爆炸突现中国教育悲惨的困境--触目惊心的资料大披露
  • 中国教育新成就:教师没工资,迫學生「進貢」當薪水
  • 打是亲骂是爱--中国的挫折式教育
  • 在全国妇联《婚姻法(修正案草案)》宣传教育培训班上的讲话
  • 外国大学争食大陆教育市场每年四十亿人民币
  • 中国学生和教育者在北京和美国接受统一教会培训
  • 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和统一教会往来密切
  • 中国学生和教育者参与统一教会韩国活动
  • 教育部拒绝邪教?
  • 中共开放民办大学招生但思想教育仍将严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