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研究生遇害案:当地官匪拒绝采访,并正式推出“自杀”一说

【博讯2月17日消息】 到2月14日,残害同济大学在校研究生亓培玉的4名疑凶全部落网。与此同时,安徽阜阳市委宣传部封杀了对该案的采访。

   2月15日一大早,记者来到阜阳市公安局颍州分局,该分局负责人告知:亓培玉案由市公安局统一发布消息。记者急忙赶到阜阳市公安局,该局值班人员让“下午再来”。记者说了一大堆好话,最后,他有些烦躁地说:“下午来也没有用。采访的事我们局里决定不了,要经过市委宣传部批准。”于是,记者又来到阜阳市委宣传部,其答复是:这般炒作将对案件的处理不利,所以决定不再接受记者采访。

   阜阳市的老百姓却与官方的看法迥然不同。

   一位开饭馆的小老板,听说记者前来采访亓培玉案,热情有加,并非要免掉餐费不可。他说,如果不是新闻界介入及时、从而引起了有关领导关注的话,这桩案件有可能大事化小甚至不了了之。他请求新闻界要把亓培玉案追踪到底,直到案件依法、公正审理为止。不仅如此,还要揭露这里已经发生的其它违法乱纪案件。

   在阜阳市,在亓培玉所在的西湖镇,记者采访了多名市民、村民,他们都表达了与这位小老板相同的愿望。一位干部模样的人对记者说:阜阳的腐败在全国早已“赫赫有名”,老百姓传闻很多。这不,还没有从肖作新(原阜阳市市长,贪污一百多万元,另有一千多万元来源不明)案件的阴影中走出来,就又发生了3名干部打死一名研究生的恶性事件。这些事件,对阜阳的形象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害。如果残害亓培玉案元凶得不到严惩,将对阜阳的形象造成更大的伤害。

   关于亓培玉的死因,出现了不同“说法”。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警方负责人曾这样说:从警方目前掌握的证据看,亓培玉与韩永臣发生了厮打,韩吃了亏,于是车上的3个人下来拉了“偏架”。亓培玉夫妇走后,韩永臣驾车追赶。当他拎着铁棍下车时,没有找到亓培玉。

   如果按这种说法,亓的死亡与韩永臣等4人无关———他是跳河自杀或是失足溺水而死。这种说法,不仅把亓培玉的家人气炸了肺,而且,所有接受采访的群众无一人相信。

   阜阳警方的初步结论是:亓培玉是被人殴打跳水而死。警方的情况通报写道,韩永臣开着借来的警车去别人家喝酒,酒后滋事、小便,“引起了亓培玉夫妇的不满而发生争执,4人便对亓培玉夫妇殴打,且在两人被打跑后仍不罢休,韩永臣开车追赶,迫使其跳入河中”。

   亓培玉的妻子杨雪作为现场目击证人,发誓说自己的丈夫是被韩永臣等4人殴打落水溺死。一“跳”一“落”,其区分还是不小的。她说:丈夫被打落水后,那个穿工商制服的人(韩永臣)又举着铁棍来追她,边追边叫喊道:“今天非逮住你不可。”杨雪拼命奔跑,韩见追赶不上,又喊:“只要你说出那男的叫什么名字,住哪个村子,就可以走。”杨雪担心他们到家里报复,就骗他说是“华佗集”的并编了个假名。当她朝婆家所在的汤庄跑时,却发现那辆警车又追了过来。这时她惊恐万状地逃到临近的袁庄,在几名好心村民的帮助下躲到一个草垛后面才摆脱了追杀。后来,听华佗集的群众说,这辆警车还去了华佗集“搜查”。

   据亓培玉的家人介绍,2月4日韩永臣等4人参加了汤庄党支部书记陈某父亲的寿宴,在返回途中做下了这桩凶案。

   亓培玉遇难后,他的父母一夜之间垮了下来。记者到亓家时,亓培玉的父亲亓明生正躺在牛棚里不停地呻吟着,邻居说他在叫着儿子的乳名。几天来他一直这样。亓家最值钱的家当是一头牛,因为当地治安极其恶化,耕牛失盗严重,农民被迫与牛睡在一起。几天来,亓培玉的母亲哭了睡,睡了哭。记者采访时,她正在昏睡,当听到一名村干部介绍当地领导“积极打捞尸体”时,亓母发疯般地冲了出来,要撞墙自杀。几位乡亲连忙将她抱住,她一屁股坐到泥水里,悲愤欲绝数落这位村干部“说假话”。另据亓母控诉说,亓培玉初中毕业后考上了中专,却被人给“顶”了,但懂事的亓培玉却欺骗母亲说:读中专出息不大,我不读了。我要考大学。“我们这里哪里都腐败呀!”她歇斯底里地哭喊着。

   记者正在亓家采访时,门口又传来另外一位妇女的哭声。原来,她家住阜阳城里,儿子于去年9月23日与一伙人去浴池泡澡,被人杀害了,6天后疑凶竟然把他的皮包又送回了原地。这桩案件至今没有破。听说一些记者和官员在亓家,她“慕名”前来上访。

   两位母亲的哭喊声撕心裂肺,飘荡在皖西北这个叫汤庄的村庄。

   另外,颇受社会各界关注的那辆“警车”,原是阜阳市(县级)法院分给颍东区法院经济庭的公务车,1997年后经两次转手卖给了西湖镇大田集的刘某。发案时,由韩永臣从刘某处借得该车。4年来,这辆漆有“法院”字样的警车一直在当地招摇过市。对此,阜阳市有关部门至今还没有任何“说法”。(《法制日报》 袁成本)


博讯相关报道:
  • 研究生遇害追踪:特种车成作恶工具,百姓害怕警车
  • 杀人凶手、国家干部说被害研究生是自杀,公安局拿不定主意
  • “研究生遇害案”四名疑犯已全部归案
  • “安徽研究生遇害案”续:全家及新娘4日滴米未进
  • “安徽阜阳研究生遇害案”惊动公安部:喝酒的错,估计会从轻?
  • 安徽“研究生遇害案”续:3嫌疑人在逃
  • 江苏流氓警察任意打死研究生:死不见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