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如果广告打扰,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安徽省淮南市刑警队长之妻毛飞飞雇用杀手杀人却逍遥法外??

(博讯24日消息) 官匪一家,则民无宁日。如果听任一些地方官员与黑势力同流合污,则天下必定无法太平 请贵报说句公道话,惩治腐败!!!???

谁来伸张正义

当地的某些官员,是“谁”收了黑势力的好处?是“谁”在干预司法公正?这些官员应不应该将其移交司法机关处理?谁 来伸张正义,谁来替老百姓说句公道话!?

官匪一家,则民无宁日。如果听任一些地方官员与黑势力同流合污,则天下必定无法太平 ----光天化日之下,大商场之内营业时被杀 ,竟然凶手逍遥法外---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天理难容 真理何在

------ 一个老战士的公开信

安徽省淮南市田家庵区公安干警岳建国之妻毛飞飞雇佣杀手杀人,至今逍遥法外,田区公安分局呈给田区检察院的起诉意 见书避重就轻,掩盖事实真相庇护6.19重案,首犯毛飞飞,以至田区检察院的起诉书严重失真,对毛飞飞和其他主要凶手 不予起诉,致使凶犯至今逍遥法外。

各级各部门领导,社会各界各阶层公正之士:

我怀着沉重的心情,万般无奈之时,我这样一个枪林弹雨中滚爬出来的离休老干部给你们写这封信,向你们求援,求救, 以期得到公正,公理和良心上的支持,并讨回公道!

我叫吴效斌,1948年参加革命,离休后住轴承厂,今年届70,家有七口,四人下岗, 无着:独生子吴勇和儿媳张玲在田区胜发大厦租了几节柜台经营小家电,以延残喘。不料,98年6月19日上午9时许,田区 公安干警岳建国之妻毛飞飞带着五、六个杀手在光天化日之下人流密集的商厦内持刀杀人,吾儿身中九刀胸膜重伤,险些 伤命,右腿至今麻木。儿媳印堂鼻部中刀面容被毁(缝合6针)。冲突原因:毛飞飞也在胜发经商,两家柜台比邻商品相 同,毛不善经营,仗势欺行霸市所至。

事发后,我儿、儿媳送往医院抢救,经两个多月的治疗,花去2万余元,而岳建国通过刑警队刘继辉送5000元做为抢救费 用。出院后田区公安分局局长胡延武对此案二个多月不立案对凶手不办拘捕令。对此案久拖不问,无奈之下我儿向市各级 领导和省委卢书记、省公安厅、省人大、公安部反映情况。

在各级领导批示下,胡延武才指派朝阳派出所所长李全,片警 李庭俊、调协让岳、毛赔4万元,毛当时已经同意,(有派出所记录),想私了此案,而市政法委书记米丘兰指示民事可 以协调,刑事必须追究,当时胡分局长意见是如果民事协调、刑事就不予追究,米书记不同意此方案。(有会议记要), 这样胡分局长就宣称凶手抓不到,赔偿无人赔,于是就久拖不问,无人再管了。(从98年10月份到99年3月中旬)在此情 势下我儿又多次向省人大上访,得到了省人大主任孟富林的关注,下达了皖人查办信字(99)第0639号关于吴勇,张玲、 吴效斌的控告材料的批示。胡局长在此压力下,不得不作出点反应,于是抓了三名凶犯后又放了一名,而主谋和主凶犯毛 飞飞和毛泰宏至今逍遥法外。(注胡局长妻子与刑技队长岳建国的妻子毛飞飞是共同经营的小家电生意)。 在99年5月21 日下5时时岳又带凶犯连德祥的姐姐、姐夫在预审阶段进行非法探监,进行串供(岳因此事已受处分,调离刑警队。)在 岳私自探监事发后,尚未作出处分之前,岳亲自找吴勇想以二万伍仟元私了此案,而我儿未答应。(有录音带)迫於省人 大孟富林的批示压力,胡延武不得不抓四名杀手以作敷衍,(四名杀手已放走一名刘启虎)而主犯毛飞飞、毛泰宏至今仍 逍遥法外。胡局长为尽快,马马虎虎了结此案,搪塞上级领导在99年7月13日向田区检察院签批一份严重失真的起诉意见 书,而田区检察院不知为什么竟能依据这份不符事实的意见书向田区人民法院,递上了一份不合事实的起诉书。其失真与 庇护之处为:(指庇护毛飞飞)

一、毛飞飞98年6月18日,通知连德祥找的杀手:丁永红、祁振伟、刘启虎,“小好”。 19号早上7点半左右,凶犯先到 毛飞飞家预谋(连姐姐家住三楼,刘启虎供词101-102页,丁永红供词83-84页),毛按排“不行就打”(刘启虎供词105 页),这次,故意伤害事件是毛一手策划的,根本不是起诉书所述“6月19日上8时连德强带领丁永红和刘启虎。祁振伟 “小好”来到胜发大厦……”起诉书把先在毛家密谋策划安排的事实不写在其中。有意为毛开脱罪责,到底为什么?

二、田公安分局起诉意见书和区检察院起诉书都只字不提一个否认不了的事实:①吴勇、张玲被砍伤送往医院。毛飞飞让 其丈夫岳建国通过刑警队送5000元抢救费(有单据为证)证)②1998年10月10日胡延武指派朝阳派出所调解时,毛愿出4 万元私了此事(有记录)连德祥交待中讲到:“对方(指吴勇)要赔四万元,就去找毛飞飞要,了掉算了”(3 月25日连 德祥供词第64页)这不足以说明毛飞飞是此案主谋?为什么能不被指控,至今逍遥法外?

三、毛飞飞丈夫岳建国於99年5月21日私自带凶手亲属会见犯人,受到处分,这不但说明违法行为已存在,不也更说明 毛、岳与此案的关系吗?

四、毛泰宏实际参予此案而未被指控,但犯人交待中有“小好”而“小好”情况不 详,又无名无姓,又未抓捕归案,看来此人定是毛泰宏无疑,这也是岳、毛、胡一伙安排的巧妙而已。

五、祁振伟是本案主凶杀手,已归案但无供词又要另案处理,目的何在?

综上所述,真相已白,是非曲直,只有述诸于社会,望求公论,使正义得伸张,公理得匡正。司法腐败得根治,世间邪恶 得严惩,社会得安定。能得此,实乃百姓幸甚,国家幸甚也。

一位古稀老人呼吁

申诉人:吴勇、张玲 吴效斌 请转帖所有网络论坛 2000年7月19日 电话:0554-6656757 地址:安徽省淮南市轴承厂老干部科 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http://yongwu.363.net http://yongwu.263.net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