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体育娱乐]
   

残疾运动员,成绩源于不得已的艰苦工作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4日 转载)
    
     8月的最后一天,兰溪市赤溪街道杨家村的杨马银端坐在自家那幢已经陈旧的两层楼房前,他的妻子正在堂屋里做着来料加工,面前放着一大堆毛巾。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农村人家,如果我不告诉你,这幢楼房在20年前花了一万多元造好时,是村里最好最漂亮的楼房,你可能无法想象,这位失去一条左臂的残疾人,曾用怎样的努力去改变自己的生活;如果我不告诉你他是金华最早参加全国残疾人运动会的运动员之一,你可能也无法想象,当年曾有怎样的赛场风云,在他的心中激荡。
     (博讯 boxun.com)

     参加第一届全国伤残人运动会前一个星期,他才第一次看到跑步器
    
     五个兄弟、三个姐妹,幼时的杨马银家里很穷,穷到一年四季吃腌萝卜。“我们家做腌萝卜,用的不是小缸,而是能装五六担水的大缸。”七岁时, 因为调皮贪玩,他的左臂从肩关节处被高速旋转的机器“吃”掉了,这更使杨马银的日子雪上加霜。但年轻时的杨马银很勤奋,他不仅学会了独臂骑自行车,而且能骑着自行车四处贩菜,甚至能骑到金华,把100公斤重的西红柿运回兰溪。当时的乡间小路都是沙石路,杨马银用右手骑车,一刹车就摔倒,摔得两条腿伤痕累累,这些伤痕至今仍在。后来,他自己琢磨着把后轮刹车改到右手,这才减少了摔倒的次数。
    
     1984年的一天,22岁的杨马银正在贩菜,另一位残疾人包伟带来消息说:“要举办第一届伤残人运动会了,你想不想去?”“去就去吧,杨马银想,我读初中的时候,还在校运动会上拿过跳高第一名呢。”
    
     就这样,杨马银带着当地杨塘初中运动会的成绩,与包伟一起参加了第一届全国伤残人运动会。正式通知下来之后的第二天一早,杨马银没有像往常一样去卖菜,而是穿上球鞋,在家门口那条沙石路上跑了四五公里,跑完了,再去干活。跑了十多天,他赶到杭州参加为期一个星期的集训。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第一次看到跑步器,第一次穿上了真正的跑鞋,不过参加完运动会后,这双跑鞋又被收了回去,连那身运动服都被收了回去。
    
     第一次站在塑胶跑道前,杨马银心中的热情被点燃,他体会到了乡村卖菜时无法体会到的激情与兴奋。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很久,虽然他已记不清自己那年到底拿回了什么奖牌,但说起当年,他的笑容依然灿烂。“好像是跳远拿了第三名,100米拿了第四名,三级跳远拿了第五名。”杨马银使劲地回忆着。妻子把他的奖牌拿出来,我们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跳远不是第三名,而是第二名,那是一块银牌。据说比赛完回到村里,左邻右舍都来看这些奖牌,还问他这牌是真的还是假的。
    
     那一年,跳远拿第一名的是绍兴选手秦仲兴,此后,为了避免与秦仲兴正面较量,杨马银改练标枪和铁饼。在1986年参加远南运动会选拔赛时,他的标枪还得了第二名,三级跳远得了第一名。不过,因为参加人数有限,他没有被选上。
    
     虽然得过许多奖牌,他却从未站上过领奖台
    
     杨马银共参加过三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前两届叫“全国伤残人运动会”,到第三届才改称“全国残疾人运动会”。从第二届全国伤残人运动会开始,他改练“三铁”,即标枪、铁饼和铅球。因为平时要为生计奔波,他仍用老办法练习,通知下来后,在家门口跑上几天,然后参加集训。练标枪是在杨塘初中用竹竿标枪练的,铁饼、铅球也扔得完全不得法。金华市残联副理事长金宝银和杨马银来了个“现场表演”,说是让我们看一看有教练带和没教练带的区别。金宝银扔铁饼和铅球用的都是当下通用的“背跃式”,背朝场地,旋转后扔出铅球,杨马银则是面朝场地,滑步扔出铅球;金宝银是旋转一圈半掷出铁饼,杨马银则是逆向转半圈掷出铁饼。在第三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上,杨马银就是用他的“土办法”,破了铁饼的世界纪录。不过因为当时的世界纪录比较低,他未能拿到奖牌。
    
     “不瞒你说,我这点力气还是拎煤气瓶拎出来的。”在参加三届全国残运会的将近10年间,杨马银从贩菜到开小店,又改送液化气,每天都做着平凡而辛苦的工作。要完全用一只手将液化气瓶拎上拎下,没点力气是肯定不行的。只是谁也没想到,这项工作倒成了他的“日常修练”。
    
     在前两届运动会上,杨马银拿到过不少奖牌,但当时领奖都不设领奖台,只是由每个代表队把奖牌领回去,再发给获奖的运动员。到了第三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终于设领奖台了,可遗憾的是,杨马银没能获得奖牌。就这样,这位参加过三届全国运动会的老运动员,一次也未能登上过领奖台。我们的摄影记者希望能给这些奖牌拍张照片,他答应了,把奖牌一块块地挂上自己的脖子,一抬头,记者竟发现他那一直笑眯眯的脸,突然有了一种严肃和专注。
    
     参加过运动会,我不再自卑
    
     从完全靠土法训练而参加第一届全国伤残人运动会的杨马银,到获得过全国残疾人运动会金牌的金宝银,再到获得过残奥会金牌的杜剑平,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金华残疾人运动事业的发展脉络。杨马银参加第一届全国残运会前,集训时间是一个星期,第三届全国残运前,集训时间已将近一个月。当年他获得一块银牌,奖金是四五十元,到第七届运动会,运动员如果获得一块银牌,奖金已达到四五万元。各级残联对残疾人运动事业越来越重视,使运动改变人生越来越成为可能。
    
     记者问杨马银,现在回忆当年的运动生涯,有什么想法。他说,一是后悔,二是自豪。后悔自己当年没有太把运动当回事,没有更努力地去训练;如果当年拼命一搏,或许会有更好的成绩,也或许会有完全不一样的人生。但如果没有运动,他不可能成为家乡方圆十里内的“名人”,也不可能去全国各地参加比赛,合肥、北京、唐山、广州……对杨马银来说,这些地方不仅记录了他的运动轨迹,也刻下了他美好的回忆。更重要的是,如果没有运动,他不可能获得如此的自信和安宁。正如金宝银所说:“参加运动会,让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看到了外面的人,它改变了我的想法,增强了我的自信心。”杨马银说,从小到大,残疾一直是他心里的最痛,但运动会让他从此不再自卑:“参加过运动会的人,是不会自卑的。”
    
     生活还在继续,杨马银还在那小小的村庄里天天拎液化气瓶,过着平凡的日子。但他的心里,仍藏着一团火,一团运动之火。这团火,带给我们不平凡的感动和思考,也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自信和尊严。
    
    
    来源: 浙中新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