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体育娱乐]
   

徐克露心声:我佩服李安 但不是他的观众
(博讯2006年3月10日)
     在华语影坛,徐克像一面旗帜,在风起云涌、气势磅礴的武侠世界中屹立不倒。即便后来的《蜀山传》差一点让他折戟沉沙,激情万丈的《七剑》最终没能如人所愿亮出当年《新龙门客栈》、《笑傲江湖》那样的鬼斧神工。但你还是不能不承认,亦道亦魔的怪才徐克仍然宝刀未老。所以,由他任艺术顾问的电视剧《七剑下天山》在央视八套黄金档的播出,将会在荧屏上掀起不小的波澜。而他更是用他独门的“吸星大法”把赵文卓、吕良伟、蔡少芬、李小冉、王学兵等荧屏一线明星笼络其麾下。3月7日,大侠徐克率领各位“剑客”为其新剧《七剑下天山》进京集体造势,本报记者专访了徐克。
    
       我从来没有颠覆过《七剑》 (博讯 boxun.com)

    
      记者:作为监制,您应该最清楚《七剑》电影与电视剧间的本质不同,那是什么?
    
      徐克:我不是监制,是艺术顾问。其实电影和电视剧很不一样,最重要的是篇幅问题,电影篇幅很有限,它表现的主题在电视剧里可以多样化,可以发展很多条线。应该说,电影《七剑》讲的是正义与智慧,讲人间的悲剧。电视剧更多的是讲人间的友情。
    
      记者:您说过您拍武侠片,其实是很在意观众的反映的,那么有没有留意《七剑》的观众反映?这种反映呈明显的两极分化,特别是反对的声音非常强烈。听到这些,您的感受是什么?
    
      徐克:这很好啊。每件事出来之后必然有它特殊的反映,我就想听这种反映是什么样的,当然有些反映是在气愤之下说出来的,我也会跟他们聊一些很具体的想法。我觉得在电影意识形态里,这种反映是很正常的。
    
      记者:这样会影响到电视剧吗?
    
      徐克:我不知道,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看戏的本身吧,如果你喜欢的话不会被所谓的娱乐牵扯太多。
    
      记者:有人责怪您把原著改得面目全非?您就是要颠覆原著精神还是出于别的考虑?
    
      徐克:其实我从来没有颠覆过。因为《七剑下天山》的小说空间很大,有很多人物的出场是需要我们去解释的。我第一次看小说,也希望梁老先生来调整,但他当时的身体状况不允许。我觉得如果拍这么大型的作品,可能我们要解释的东西很多。于是,我们做了很多可能的选择和讨论。
    
      我是赵文卓、甄子丹(点击进入甄子丹的blog)的影迷
    
      记者:电视剧里的这些剑客和电影中的哪些更符合您心目中的大侠?
    
      徐克:我不知道,其实创作过程中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影子。赵文卓和甄子丹都是我喜欢的,我一直是他们的影迷。选择赵文卓是因为他自我要求很高,那种极端的永远要做最完美的,又带有某些悲剧的性格和人物很像,他们都有追求完美的、自我毁灭的倾向。蔡少芬演的飞红巾也被很多人看好,可能她非常接近我们的本性,她有现代人的观点,比较靠近我们。
    
      记者:您准备要拍《七剑》系列吗?很多人觉得这是巨大的冒险?
    
      徐克:当然打算拍啊。其实无论做什么都会有冒险。中国武术文化影响了这么多观众和电影人,武侠电影在手法上很容易固定,如果我们不发展,那么下一代、再下一代人的发展空间就会很少。
    
      记者:梁羽生对您的改编并没有太多疑义,但金庸呢?
    
      徐克:金庸对我的改编并不满意,但实在因为我太喜欢金庸,所以我就用感性的方式去改编。我一直很想把金庸小说拍下去,但他……我觉得伟大的作品是需要世人解读的。
    
      李安够胆
    
      记者:作为同时代的导演,李安现在开拓了国际电影市场,成功进军好莱坞,而且这次在奥斯卡上获得最佳导演奖,您怎么看待他的成就?
    
      徐克:我很佩服李安两点:胆识和火候。《断背山》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胆拍的,因为题材本身的特殊性,它涉及了所谓同性恋的道德观点。特别是他在拍完《绿巨人》后,商业市场上没有想像得那么好的时候,接下来敢拍这样一个题材的戏,我觉得他一定抱有对电影、对人生的独到看法,他不畏惧票房,不畏惧世人对他的看法。
    
      另一方面,他用适当的火候儿去处理这部影片,他在世界影坛和世界导演中都是独一无二的。你看同期的奥斯卡电影,在处理一些比较尖锐题材的电影时,非常过火,他们为了商业利益,比如性描写,就用激烈的方法。而李安用温火去处理这么尖锐敏感的问题,这也是李安的方式。
    
      记者:以您的成就,为什么没有试着走出这一步?毕竟您是把武侠发扬得更纯粹、更有想象力的人,但恰恰是李安把中国电影推向了世界。
    
      徐克:可能先天的基因,我们对电影有特别敏锐的感觉。我觉得作为电影人,并不是一定要自己做才开心,看到你喜欢的电影,从你喜欢的电影中得到更多的启发才最重要。所以,在这条路上,有更好的导演、更好的电影,你才不会感到寂寞。如果只有一个人在孤独地走的话,可能那个人会很惨。他能参考的很少,拓展的空间也会很少。所以,越多人做越好的电影,我们在电影方面才会有更多的机会。
    
      记者:这么说李安是孤独的?
    
      徐克:李安并不孤独啊,因为我们都相信亚洲电影、华人电影可以跟世界电影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记者:现在很流行同性情结的影片,您也提到了李安的胆识,如果换作您,您有胆识拍这样的影片吗?
    
      徐克:我当时看完《断背山》,就跟李安说,我很佩服你,可我不会是你的观众,因为作为观众,我有我自己对这类题材的不同想法和感受。如果说有没有胆识?那要看这个题材本身。如果值得做,我当然愿意拍,但拍出来行不行,我就说不好了。
    
      我和吴宇森抢了很多年
    
      记者:吴宇森准备拍《赤壁》,您之前很想拍《三国》,为什么被他抢了先?
    
      徐克:其实我们抢了很久,不只《赤壁》这个题材。我跟他是好朋友,我等待他的《赤壁》。我们对诸葛亮、对曹操、对周瑜,对“赤壁之战”都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并不是说他抢先,谁能拍就谁拍了,拍得好大家都很开心,拍得不好,就……呵呵。
    
      记者:现在香港很多大导演都来内地拍电视剧,您怎么看待香港电影导演来内地放低姿态拍电视剧?
    
      徐克:其实是没有分别的,斯皮尔伯格不也拍电视剧吗?你只要喜欢,认为值得做,那么电影和电视,本土和国外,都没什么分别。
    
      记者:现在似乎只有武侠电影才能引来大投资,才能称为大手笔,这会不会让一些电影人贪大而忽略故事本身,让电影人失去原有的诚意?
    
      徐克:不会,任何过程都应该有一个学习过程,在大投资下,有时会在状态上有某些分别,但如果你是很有经验的,或者你很会处理的话,这并不是什么负面的事情。
    
      记者:现在的香港电影很萧条,但你们中的大多数人仍旧战斗在第一线,可为什么不容易达到当年的成就?是江郎才尽?还是对香港电影的热爱没以前那么执著?或者其他原因?
    
      徐克:电影工业都要经过一个周期,一个转变过程,这是正常的。70年代我们这批导演进来时也经历了一个周期过渡。低潮并不是一个简单符号,是转变过程中的一次等待吧。你说我们现在有没有票房好的电影?有啊。可能不是整体。还有,我们的电影、电影人到世界各地,如果说低潮,那我从没看过有那么多亚洲导演走出去,也没看到那么多外国人涌进来。
    
      我上镜真是个错误
    
      记者:到现在,你个人认为哪部戏或者哪个时段让您最有成就感?
    
      徐克:成就感的定义是什么?在我看来应该是让自己开心和满意,那满意的标准是什么我不知道。我讲个笑话,有一次,我跟我的一个搞艺术的朋友去看医生,医生说,我什么病都可以医,心、肝、肾,还有情绪。可我的朋友说,什么你都可以医,但情绪是不能让你医的,因为我只有在情绪波动下才能有创作,你医了,我还能做什么?所以,某种程度上,创作应该看在什么时候,所以到现在为止,很难说。
    
      记者:您在很多戏里都有客串表演,是出于好奇,还是对表演很上瘾?
    
      徐克:我一直很怕上镜。以前我也露过脸,但发现我在银幕上出现是个错误,因为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完全没有观点,所以,现在很果断地跟我的导演朋友们说,我坚决不客串,不在镜头里出现。
    
      记者:可听说您在这部戏里有普通话配音,可惜被掐掉了?
    
      徐克:对啊,我听说后就更加坚定,以后我的声音跟我的画面都不应该出现在银幕上了。
    
      千万别和张纪中(点击进入张纪中的blog)有共识
    
      记者:张纪中版《神雕侠侣》同时播出,听说您和张纪中还专门过招过,你们俩没有什么达成共识?
    
      徐克:武侠概念?我希望永远没有共识,有共识是很笨的。我希望所有导演、所有小说家的武侠世界都不一样,如果太像就没法发展下去了。
    
      记者:好多人形容您是亦道亦魔的怪才?您怎么形容自己?
    
      徐克:我希望我是我自己,因为任何一种定义都是片面的、暂时的,可能到最后我什么都不是,就像《七剑》也只是个名字而已,但它代表了他们过往的很多事情和他们的性格。其实每个人到最后一刹那就是他自己。
    
     精品购物指南 _(博讯记者:小芳)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