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体育娱乐]
   

足球:甲方问罪无由 乙方概不上诉 (图)
(博讯2005年9月12日)
    ———2005年中超和中甲联赛“隋波事件”层出不穷
    
      当一名球员和一家足球俱乐部签了合同后,俱乐部就是合同中的甲方,球员则是乙方,双方的权益都是依照合同得到保障的。但在近年,特别是本赛季,三停、下放、勒令离队一波高过一波,而且,球员基本上都是倒在表现不好、表现失常等借口下,这时候,或许他们都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份合同。
    
    
足球:甲方问罪无由 乙方概不上诉

    
      哼哈二将
    
      在被上海中邦处以“三停”后,坐在看台上的范志毅(左)和申思(右)似乎更有乐趣。
    
      在中国足协确定全面调整工作重点为08奥运后,联赛却开始流行另类词语:三停,下放,勒令离队……那边“范大将军”余波未息,这边,河南建业就已经开始了总数达10人的大清洗。以前我谈论“球霸”,主体是指球星;现在谈论“球霸”,主体要变成球队俱乐部了。
    
      球员同俱乐部签订了一纸劳动合同后,从原来的自由身变成了雇工,俱乐部按照合同规定必须向球员支付劳工报酬,球员则要遵守俱乐部对球员提出的种种管理要求。不过,这些要求有些是明文规定,有些则是老板的意志表达了。最近一段时间,球员屡屡犯戒。三停,下放二队,不明不白地开除。值得人们关注的是:俱乐部在很多时候并没有给出明确的证据,一句“态度不好”或者其他的什么话就能解决一切;而被处罚的队员,也没有过多异议,甚至连采访都不愿意接受便消失在芸芸众生之中。
    
      中国足球踢到今天,已经不是那么简单的球场上下的故事了。大多数中国球员都有自己一些难以启齿的故事。就连像肇俊哲这样刚刚荣获“足球先生”与“辽宁省十佳青年”的老实人,也曾经被传要遭到赵本山的“整风”。令人感到遗憾的是,俱乐部以“三停”的方式来整球员的风,球员以罢训的方式来整俱乐部的风,惟独中国足协在这一茬又一茬的整风运动中,既不整自己也不整别人。
    
      关于假球与问题球的质疑,目前的U19主帅贾秀全可算是中国足坛第一人。当初,年轻气盛的他当着全国媒体的面说出一句“三号隋波”,从而使后者遭受到了中国足坛“打假球”的第一次正式压力。这种压力迫使正值当打之年的隋波提早退役,此后,虽然他一直希望以“证据不足”获得清白,并且也真的有中国足协介入调查后宣布隋波没问题,但事实上,“隋波事件”从来没有获得任何证实。在闹出“隋波事件”后第二个赛季,他被北京宽利俱乐部摘牌,但是在联赛中并没有什么突出表现,平庸了一阵后,草草收场选择了去深圳大学读书,并且,有意无意地选择了法律专业。
    
      由于在“隋波事件”里,中国足协扮演的“检察官”的身份遇到了来自媒体、俱乐部与球迷等3方面的指责。与隋波一起出现在这个故事里的另一个人,就是中国足球史上不可能被淡忘的王素微。由于这个女人的神秘电话,以及此后足协表示的“她矢口否认”,都成了中国足球的专有名词被赋予了特别含意———从此之后,中国足协以不再“干涉”俱乐部的内部事务为由,渐渐从这个故事里退了出来。
    
      ■官方·不干涉
    
      中国足协只起监督作用
    
      中国足协作为行业协会的领导者,是否有权在球员即将“落水”时拉一把呢?中国足协副主席南勇的回答,从某种方面讲是中国足协的官方声音:“中国足协作为行业协会的领导者,并不具备直接管理球员的责任。运动员进入职业俱乐部时一般都会同俱乐部签订协议书,足协只起监督作用。球员的问题,还要各俱乐部把握,球员直接对各俱乐部负责。”
    
      对于目前中国足坛出现的诸多球员被处罚的情况,南勇表示,最清楚球员情况的还是各俱乐部,中国足协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多少发言权,同时更没有干涉的权力。实际上,中国足协本质上作为一个民间组织无法直接对各俱乐部和球员进行约束和管理。中国足协执行其权力功能的部门应该是主管联赛的实体,应该是中超联赛委员会,中国足协对各职业俱乐部的管理主要是通过这个机构进行的。
    
      记者核实过《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委员会章程》后发现,中超联赛委员会并没有直接管理球员的章程。
    
      近日,中国足协对大连实德队队员邹捷因在比赛中不服从裁判管理并且辱骂裁判一事情进行赛后追加处罚,这个行为的执行部门是中国足球协会纪律委员会。纪律委员会的主要职能就是针对中国足协组织的比赛中球场上出现的问题,进行判决和处理。简单说,纪律委员会是管理球队方面的。还有另外一个负责比赛公正判罚的是诉讼委员会,这个机构的主要职能是处理裁判在比赛中出现的问题,前段时间北京现代等3家中超俱乐部就比赛中裁判问题向中国足协诉讼委员会提起诉讼,便由诉讼委员会负责解决。
    
      如果球员因个人问题被俱乐部处罚,基本上无法在中国足协找到相应部门寻找依靠和公道,按照南勇的意思,球员是职业俱乐部的雇员,中国足协是行业协会领导,没有权力直接管理各俱乐部的雇员,除非这些俱乐部的雇员同中国足协这个行业协会领导发生直接关系才有权直接对其实行相应的管理手段,比如罚款和停赛。深圳健力宝俱乐部对球员一直欠薪水,深圳球员的罢训仅仅是一种形式上自救、本质上无奈的行为,他们想到中国足协讨说法的念头很快就被消灭。
    
      看看中国足协对邹捷处罚通告的最后一段话:望各职业足球俱乐部加强对运动员的思想道德教育和职业道德教育,严格俱乐部管理,以良好的比赛作风和积极向上的精神面貌为赛场文明创造条件。落款是:中国足球协会纪律委员会(代)。很多事情便一目了然。
    
      ■2005·处罚大事记
    
      9月7日,河南建业俱乐部通知10名一线球员被调整离队,其中,7名被勒令离队。
    
      9月7日,辽宁队守门员马东波在客场挑战大连实德的比赛中被对手灌进5球,赵本山正式宣布将马东波下放到辽足二队。
    
      9月5日,重庆力帆俱乐部作出决定:勒令三名大连籍球员李国旭、孙治和张宇离队反省。据传原因是俱乐部怀疑他们在部分场次参与了打假球。
    
      7月12日,沈阳金德俱乐部副总经理王广宁宣布,经俱乐部高层研究决定,对队员张晓鸥处以“三停”处罚,另一名队员邓黎被下放到二队。
    
      7月4日上午,辽足董事长赵本山认为,王亮(王洪礼之子)在比赛中没有表现出足够水平,俱乐部决定给予他“三停”的处分,但当天下午总经理张曙光又让他归队参赛。
    
      6月13日,湖南湘军俱乐部宣称,陈渝和王华在6月11日下午进行的中甲联赛中连续出现与他们训练水平不符的情况,发挥极度失常,经研究决定,从即日起对陈渝、王华实行“三停”、离队回家进行反思的处罚。
    
      5月31日,大连实德俱乐部宣布,门将孙寿博在中超杯主场与中能一战中“发挥失常”,已被处以停训、停赛、停薪的严厉处罚,同时暂时取消了他参加国家队集训的资格。
    
      5月29日下午,上海中邦队与申花队的比赛结束后,中邦俱乐部召开紧急新闻发布会宣布:对范志毅、申思和刘全德等3名重量级球员作出停训、停赛、停薪的处罚决定。7月16日,中邦俱乐部再次作出决定,取消之前的“三停”处罚,改将范志毅等三人下放到预备队,并规定“在2005年7月31日前,范志毅等三名运动员务必到中邦足球俱乐部预备队报到,若届时仍未报到的,视作自动离队”。
    
      4月14日上午,停留在青岛的健力宝队召开了一次内部会议,在事先没有任何迹象的情况下,主教练迟尚斌以“训练比赛不积极”为理由,勒令张永海和王新欣离开球队。
    
      3月16日,武汉黄鹤楼队前锋王小诗在此前一天无视纪律私自外出,被到基地外买烧烤的总经理陈旭东撞个正着,随即被处以停薪、停训、停赛的“三停”处罚,甚至当即被送回家。
    
      本版采写 新京报记者 张磊 徐显强
    
    
     _(博讯记者:小芳)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