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武汉作家胡发云评李文亮事件
请看博讯热点:新非典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2月08日 转载)
    

    
     在微信群发布疫情信息遭警方训诫的武汉医生李文亮不幸去世,引发中国公众强烈愤怒和全球关注。在网络要求中国保障言论自由和公民知情权的呼声高涨。一批海内外知识分子、部分清华校友、武汉高校十位教授、旅美学者张博树、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展江等关注疫情和李文亮事件的个人和群体纷纷就李文亮事件、新冠疫情和公民言论自由权利而大胆发声。有评论认为,李文亮的遭遇让广大中国网民在言论自由方面感同身受,他们为李文亮和言论自由发声是一次觉醒。美国之音记者叶兵电话采访了描述SARS肆虐中国期间中国官方大规模控制互联网等情形的小说《如焉》作者、武汉作家胡发云,评析李文亮事件。
    
    胡发云:李文亮医生的去世引起了这么大的反响在我意料之外,我想也会在官方的意料之外,这是一次民众自发的集体的发声,这是在近年社会当中对普通人的去世引发的反响如此巨大是一个非常事件。其实李文亮先生他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既不是一个意见领袖,更不是一个政治反对派。从他30几年的人生来看,他是一个中国城市中产阶级当中的极其普通的一员,也是大陆现在所说的岁月静好派的这么一批年轻人中的一个。从他十几年以来的各种各样的表达,社会表达来看,他的微博,他的微信,他的朋友圈,以及他的同事和熟悉的人对他的了解,他是一个对社会重大问题并不很热情很关注的人,他更多的关注的是自己的小日子,生活和日常工作。
    
    这一次他出于一个医生的职业本能,或者说,第一反应,对生命的一种珍爱和重视,将他所了解到的,关于这次新冠肺炎的消息在一个小群里,专业群里发出来,我想几乎就是一次普通人最正常的应急的反应。我想他也不是想把这样一件事情告知全社会,引起大家的警惕,或者是引起重大关注,这就是一个医生的职业反应,但是没想到,或者他没有想到,他的这样一种个人的私下的行为给他带来了这样的重要的变化,由此走向了一条不归路。而更多的大众我想也恰恰基于这样一点,因为他是一个正常的人,一个普通的人,一个不在官方维稳视野里面的敏感的人,所以,他的这种遭遇,我想很多人产生了感同身受的反应。这样也反应了中国民众在这件事情上,由个人的命运,个人的生死存亡的这样的一个当口,引发了一种更深入的思考,大家对他的纪念,大家对他的哀悼,对他的惋惜,对他的命运的愤怒,我想是民众的一次觉醒。
    
    记者:(李文亮)最后被训诫,被认为是造谣者,而且在官方媒体多次反复的播放,在他临走之前没有得到一个正式的说法,谁应该为他的事件或者他的死,他的蒙冤付最大责任呢?
    
    胡发云:我觉得这是一个制度性问题,多年以来舆论管控机构就一直以造谣传谣信谣这样的一种言辞来阻绝民间的个人的信息的表达,这个是一个残酷的手段,因为这个方法让很多人都在一些事件上的表达噤若寒蝉,那么整个社会就处在一个信息封闭信息堵塞,这样的一个封闭的状态当中。而这次是很多人都知道了,这样的一种封闭这样的一种以“造谣传谣信谣”来杜绝人们的视听,堵绝人们获取信息的各种各样渠道,已经不再是遥在天边的于己无关的事情,当所有的家庭所有的事情都认为这样的一种方式,它不光是剥夺了人们自由表达的权利,它更多的是危害了人们生活当中获取正常信息获取真实信息,而对自己造成了一种最大的伤害的一个事件,我想很多人都是出于对普通人的自保的这样的一种需求而形成了一种社会普遍的对于舆论自由的新闻自由的一种呼吁。对于他的哀悼实际是对多年以来人们对于失去获得真相的一种状况不满。
    
    记者:李文亮这个事情跟这次疫情扩大爆发有没有某种联系?
    
    胡发云:这当然是有联系的,如果说这个疫情很快就控制住了,或者没有这样的大规模的爆发,或者没有这样的大面积的影响到一个普通人的正常生活,影响到他的家人,影响到自己的生命安危,那么李文亮这次的造谣也好,传谣也好,它就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很快没有任何人再去关注他。但是这次,意义在于很多人第一次发现了,旁人的个人遭遇并不是与自己无关的,才会站出来为他说话,才会站出来要为他讨回一个公道。实际上,是为自己的知情权在讨回一个公道。
    
    记者:中纪委派出了一个调查组要去全面的调查这个事件,武汉的警方对这个事件并没有承认错误,而且他们说他们是执法机关应该这样做。这个官方对他的表态,还有,李文亮去世的同一天,武汉中西医结合医院的一个主任,一个党员,姓张,她就被授予了个人一等功,你觉得这个到底谁更值得人们去尊敬,更值得人们给他更大的功劳呢?而对于李文亮医生还有另外七个人还没有一个正式的说法,您觉得官方这样做得体吗?
    
    胡发云:肯定是他们有过特别精细的算计的。可以看出来,整个的安排布置都在寻求自己最需要的一种做法在进行处理。包括昨天晚上李文亮医生九点多钟去世的,然后迅速引发了大家对他的悼念对这件事情的追问,很快不知道这个当中过了多长时间,就出现了对于他去世消息的辟谣,已经开始想扑灭舆论的火焰,对他进行第二次过渡抢救,一直到下半夜两点多钟才宣布他正式的去世。这个都在给这种舆论制造麻烦。因为弄不好,可能第二次扑灭造谣的这样一种运动又会来了。因为很多人传说他死了,但最起码是在两小时当中又变成了谣言了。
    
    在官方的宣告中,他是在半夜两点多钟,也就是隔了一天(去世的),那么这样在他们的标准当中也是造谣的,这个都充分表现了这个地方机构在这方面的一种心机。这个我想很多人都看得出来,并不表明他们由此吸取了教训,让这种信息能够公开的正常的流通。
    
    他们并不想改变自己什么,而是想改变民众在这个事情上的舆论情绪,每一个信息出来不管它的真实性的程度有多大,甚至就真的是谣言,他们都会心虚,但是真实的信息出来,他们可能就更加心虚一些。从这一点上,他们的这种手段,确实是过于低智化了,就是智商很低,因为所有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在这个事情上的处理。
    
    (根据采访录音整理,受访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
    
    来源于美国之音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614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我也来写一篇留言
  • 二战电影中战争罪行的观感
  • 唐德剛的「盛譽」大致都是自己刻意製造的。
  • 翁婿都是陳世美
  • 新冠状瘟疫对中共国的影响:复辟毛共式极权加速、内斗加剧
  • 唐德剛是當代陳世美
  • 人頭畜鳴奸同鬼蜮
  • 指着奸臣骂昏君
  • 夏志清宋淇蘇雪林對唐德剛嗤之以鼻
  • 夏志清宋淇蘇雪林對唐德剛嗤之以鼻
  • 英国首相全民感染肺炎的自我预言实现了
  • 首鼠兩端左右逢源學風妄誕永遠有理
  • 白崇禧阻止救援黃維杜聿明導致廿萬人被殲
  • 中共外交部战狼赵立坚原来是个伊斯兰恐怖分子
  • 必须敢于并善于同反华的美国政客作韧性斗争
  • 白崇禧遵中共指示不戰而退
  •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江陰城守紀》:是役也,守城八十一日,城內死者九萬七千餘
  • 毕汝谐高歌猛进!点击量突破六千万四百万!毕汝谐(纽约作家)
  • 胡志伟潮州大屠殺,「縱兵屠掠,遺骸十餘萬」
  • 生命禅院穿越模糊沼泽地/雪峰
  • 胡志伟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 陈泱潮13.病毒超限戰是聖經預言哈米吉多頓戰役的組成部分
  • 胡志伟連鄭成功的母親,都成為清軍強姦的對象。
  • 李芳敏14400013耶和華啊!求你開恩搭救我
  • 胡志伟八旗軍把掠來的婦女分給各營,晝夜不停的輪姦
  • 陈泱潮《變革之來迅雷不及掩耳》之重點
  • 胡志伟满清屠殺漢人近两億
  • 非智西澳封边界日记一
  • 胡志伟蒙古軍屠殺一億,人
  • 曾节明新冠状瘟疫危机加速中国左转、引发中美对抗、加剧中共内斗
  • 胡志伟第一批宮女3400人押解千里一路輪姦抵燕山死剩一半
  • 苏明张健评论“援助”89国的防疫物资有多少是真的
  • 胡志伟趙構(後南逃登位的宋高宗)之后妃母女均被金兵輪姦
    论坛最新文章:
  • 加拿大民调:疫情过后社会将更富同情心
  • 意大利预期7到10天后达到峰值 西班牙祭出更严厉限行措施:
  • 世卫:新冠病毒气溶胶传播科学发现需审慎解读
  • 法国新冠死亡创单日新高 “法中空中桥梁”:850万只医用口
  • 新冠病毒我们至今不知的五件事
  • 新冠疫情:法国单日死亡人数创新高 多地死亡率大幅上升
  • 借助其数码创作平台——“第三舞台” 巴黎歌剧院向大众开
  • 法国能否照搬中国的新冠危机治理模式?
  • 郝柏村逝世 国台办:深表哀悼 国民党:永远缅怀郝伯伯传奇
  • 费加罗报:北京在对抗新冠疫情中采取“慷慨”攻势
  • 中疾控主任高福受访权威期刊:当时没人能预言病毒会大流行
  • “断线门”后 世卫组织:台湾入会问题由所有成员国决定
  • 台湾曾准备一万件防护服捐给大陆抗疫被东航拒收
  • 被指以抗疫扩张影响力 华春莹:难道希望中国无动于衷、见
  • 郝柏村去世 郝龙斌: 父亲临走无遗憾愿台湾和平安全
  • 中国工信部:全国中小企业复工率已达76% 疫情对工业经济影
  • 滞留秘鲁台湾人大多已离开 80名滞留港人继续痴等一人因武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