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9174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反叛与解构的智者米歇尔·福柯第五节 理性与疯癫之二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1月21日 转载)
    反叛与解构的智者米歇尔·福柯第五节 理性与疯癫之二


    反叛与解构的智者米歇尔·福柯 AFP
    
    (法广RFI 特约专栏作者赵越胜)[提要]福柯在历史文献中寻找证据,以说明疯癫是一种由理性和非理性共同构造的社会功能。理性的强势话语,造就了对疯癫的判定,而疯癫只能沉默相对。但是疯癫的权利又借助艺术创造彰显出来。在那些伟大的作品中,他们发出比理性更强的声音。
    问:福柯似乎认为,社会对待疯癫的态度是退步的,这点很让人费解。
    
    答:这一点要从福柯把疯癫看作一种文明现象来理解。用罗兰·巴尔特的话说,“他把一个自然的断片,还原到历史之中,将我们迄今认作为一种医学现象的疯癫转换成一种文明现象”。这个看待疯癫的角度是完全另类的。福柯认为,疯癫是理性对非理性的一种强暴,在这个强暴中,疯癫是处在被排斥的地位。一个 精神正常的人,会以负面的命名指称疯癫,比如神经病,疯子,神经错乱等等。听友们自然能体会这种称呼所具有的贬损之意。正是这种理性对非理性的命名,使社会对疯癫采取排斥的态度。疯癫之人在社会中毫无地位,使他们被收容被禁闭,他们唯一合理的处所是精神病院。这里对人可能比监狱还要残酷,听友们只要回想一下美国那部著名的电影《飞越疯人院》,就能明白福柯的意思。但这还不算,对社会另类人的这种指称,很方便地成为专制暴政实施政治迫害的口实。我们只要想想前苏联有多少自由的思想者被关进疯人院就可以明白。听友们要记住,福柯的所谓古典时代,是指十六世纪到十八世纪,因为我们在人文学科内谈古典时代,一般都专指希腊罗马时代。而福柯恰恰认为,在希腊罗马时代,疯癫还不是理性所排斥的对象。据他考证,中世纪时人们对疯癫的态度还是相当宽容的,所以会有愚人船这种形式。他说,“这种船载着那些神经错乱的乘客,从一个城镇航行到另一个城镇,疯人因此过着一种轻松自在的流浪生活”。而且他还认为,那时人们给愚人船以方便,因为有一种象征的意义。他说,“水给这种做法添加上了它隐秘的价值。它不仅将人带走,而且还有净化的作用”。罗兰·巴尔特也同意这种说法,他说:“在那时,疯癫还没有以疾病的形式对象化,而是被看作通向超自然的一条伟大道路,一种交流方式”。
    
    问:那么难道精神病学的发展,反而剥夺了疯癫者的自然权利吗?
    
    答:问得好。我们应该记住,福柯不反对精神病学科,他自己就在学习这个学科上花了很大的精力。他还为此写过一部书《临床医学的诞生》。他的研究角度不是精神病学本身,而是疯癫这个社会事实的哲学意义和文化意义。他要揭示的是社会对疯癫现象的认识,也就是说,只要一个人神经质,或精神异常、错乱,就把他判断为病人,需要排斥、禁闭和用药。他所说的疯癫,含义其实相当广泛。可以说从一般社会观点看,不符合常规,不符合大流的行为,甚至智力上的迟钝,都在其中。性取向的不合常规也包含在内。要知道,欧洲对同性恋的宽容态度,也是近20-30年才有的。从前同性恋都是归入精神病科的,听友们可能知道,现代计算机的奠基人图林,他是二战期间英国破译德国军事密码的大功臣,在战胜法西斯的战争中,他居功至伟。但他是个同性恋,为此遭到过逮捕,最后被送进精神病院强制服药治疗,结果居然就过世了。像图林这样一个不世出的大天才,竟这样死掉,真让人痛惜。福柯也是同性恋,他关注精神病学,又关注疯癫,这和他内心的感受是分不开的。所以他要探究什么是疯癫,理性凭什么可以有裁判权。罗兰·巴尔特说,在福柯那里,“观察者(理性的人)根本不具有胜过被观察者(疯癫者)的客观优越性”。这话倒是一语中的。福柯考证说,在十七世纪,启蒙理性开始展现时,疯癫就被赋予了非理性的特征。那时开始大量收容疯癫者,禁闭他们,用各种办法治疗他们。那些治疗是相当残酷的,几乎就是折磨。比如捆绑,泡冷水,灌肠,服麻醉剂,总之那些疯癫者、流浪汉、痴呆者,都被当作社会边缘人,都被当作兽性附着人身的表现,所以施加强制是合理的。我曾去参观过法国南方的圣雷米疯人院,就是当初梵高曾经住过的那个疯人院。在梵高的病房对面,是一间盥洗室,屋子中间有一个大澡盆,墙上都是粗大的铁环,用来捆绑那些疯癫之人,把他们用铁链拴住,强制进行冷水浴。连梵高这样的大天才也不能幸免,看了真叫人伤心。法国精神病学的创始人皮奈,首先提出对病人不要用镣铐,这被看作是人性化治疗的开始。照说应该是精神病学的进步,但是罗兰·巴尔特却不这么看,他认为,这些进步主义者反而造成了更严重的错误观念,他认为皮奈把疯癫者从镣铐中解放出来,但又断定他们所患的病症是理性的缺失,把人的一些非理性的精神表现,当成精神疾病。他说皮奈在解放肉体方面是一个进步,但在人类学上却是个退步。
    
    问:看来,像福柯、罗兰· 巴尔特、乔治·巴塔耶这些法国后现代哲学家看来,非理性的领域,是人的精神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块。
    
    答:是这样的。比如福柯在他的疯癫史中,好几次举出文艺复兴大师、鹿特丹的伊拉斯谟的《愚人颂》为例,嘲笑理性世界的知识。伊拉斯谟这位人文主义的大师,借所谓愚人之口,痛快淋漓地攻击教会哲学的理性主义。在伊拉斯谟笔下,所谓的正常、理智才是反常和疯狂。因为恪守理性教条的哲学家,把人的鲜活的灵魂变成了沙漠。他尖刻地反讽说,“智慧是一种像麻风病一样,极易传染的东西,所以要时时提防,一不小心就被感染”,“严重的和不可避免的无知,的确减轻和延缓了道德状况的恶化,而且还全部抵消了所有不道德行为延伸的罪恶”。我们知道,苏格拉底是最具理性的哲人,可伊拉斯谟居然在《愚人颂》诗赞中说:“苏格拉底那个谨慎思考的工具,让上帝像他自己,结果反而愚不可及”。伊拉斯谟对理性与非理性,清醒与疯癫,智慧与愚蠢的论述,让福柯极为欣赏。他说,“伊拉斯谟是从一个远距离来观察疯癫,他是站在自己的奥林匹斯山上观察它”。好,下一次谈福柯是如何在艺术作品中来分析疯癫。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8723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是杂胡还是华人
  • 江苏辽宁取缔三百多家三自及家庭教会/RFA
  • 消灭犹太人才能保护全人类
  •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 阿巴公即吝啬鬼达尔杜富即伪君子等等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煉獄
  •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 ──介紹夏菲爾新書《毛澤
  • 封建統治階級的鷹犬世家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全文
  • 張文達的"庶母"張織云晚年淪為妓女
  • 吟風弄月掉書袋引古詩懷念蘇杭揚州風景
  • 对中共索赔的可行性,特疯子为何比建制派强?
  • 政治上的縱橫捭闔爐火純青,但在感情上卻是失敗者
  • 主权国家政府就是地球村林的大小村霸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衰老的美国244岁欲振乏力了
  • 严家祺恐慌原理
  • 谢选骏白宫沦为医药公司的掮客
  • 生命禅院【英汉对照版】生命的灵光与色彩(LIFE——TheSpiritualLi
  • 胡志伟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 陈泱潮27.電子書《病毒超限戰》封面與網址及《導讀》網址鏈接
  • 胡志伟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 毕汝谐《幼学琼林》:可爱者子孙之多,若螽斯之蛰蛰毕汝谐(纽约
  • 胡志伟當人民畏懼政府,你得到暴政
  • 少不丁武汉瘟疫评论回顾之一
  • 徐永海行善的属乎上帝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20-4-3圣
  • 李芳敏1440005我的仇敵用惡毒的話中傷我,說:他甚麼時候死呢?他的名字甚
  • 清比圣春天和你我一个都不想错过76天凤凰涅槃我终于等到你
  • 胡志伟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 东方安澜说说陶渊明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自然之道
  • 胡志伟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论坛最新文章:
  • 里尔漫步:从圣索沃尔到沃邦要塞态度
  • 欧元区新冠债务是否有可能被一笔勾销?
  • 中国外交部:谭德赛领导世卫抗疫发挥了重要作用
  • 法国部署12亿欧元助非洲抗新冠病毒
  • 沙特宣布对也门停战15天 防新冠病毒扩散
  • 话筒“袭警”案主控官疑辱骂法官 律政司竟视而不见
  • 疫市救亡林郑动用公帑帮雇主支薪一半为期半年
  • 新冠肆虐 欧盟吁申根国旅禁至少延至五月中
  • 世界报解法国零号病人之谜与中国的神秘关系
  • 疫情冲击 世贸预测今年全球贸易将萎缩13%到32%
  • 法死例逼近1万1千例禁足令将再延长 马克龙将讲话
  • 法国 经济衰退 封锁继续
  • 新冠病毒禁足令正使法国房市放缓
  • 萨赫勒地区难民营笼罩新冠病毒威胁
  • 《人类简史》作者赫拉利谈疫情给世界带来变化 3个例子
  • 南非矿业在疫情中艰难生存
  • 武汉疾控中心《自然》子刊发文:1月初就出现新冠“人传人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