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策:“六四”三十年与中国民主转型三条路径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6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反思“六四”、超越“六四”、创建中国民主宪政
    ——纪念“六四”三十周年讲话
    
    王策
    
    各位听众朋友、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
    
     今年是“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的三十周年纪念。谢谢《博讯》的张杰博士在此重要的历史纪念日到来之际对我进行采访,要我谈谈“六四”天安门运动的性质是什么、它在国际与国内所产生的影响、有何重要意义,同时反思其失败的原因、总结其经验教训,并对中国未来民主宪政发展前景的可能途径做一个前瞻性的探讨。那么下面本人将就同这些相关的问题谈谈我个人的粗浅看法,与大家分享。
    
     首先,我们来考察一下,“六四”天安门运动到底是一场什么样的民主运动。我们大家都称这场运动为民主运动,从广义上来说当然没有错。但实际上,它同人们心目中的诸如“天鹅绒革命”或“颜色革命”等民主运动还是有一定的差别的。“六四”民主运动没有将改变现有的一党专制的政治体制作为其运动的政治目标,只是在承认现有的政治体系框架下,争取有限度的思想言论自由化与社会公正、官员廉洁,就是所谓的“反官倒”,所以只是一场政治目标不明确,行动不彻底的,有限度的民主运动。
    
     具体的来说,这次学潮的起因是在1989年4月15日,具有民主与自由化倾向的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去世,引发了学生们到天安门广场结集,进行悼念活动。由于当局随后发表的“4. 26社论”将学生的悼念活动定性为一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政治动乱”,使学生感到被冤枉,激起了他们的愤慨,从而引发了更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进而举行绝食抗争。5月18日,学生对话团同李鹏进行对话,主题要求就是撤销“4. 26社论”,收回学生运动是一场反党、反社会主义政治动乱的定性,承认学生活动为“爱国民主运动”;李鹏拒不接受这一要求,反而只要求学生结束绝食,撤离广场,导致谈判破裂。5月20日中共正式宣布“戒严令”,军队要进城,最终导致“六四”以武力清场的大屠杀。
    
     从这个运动的整个过程中,我们看到这个运动的参与者们自始至终给自己画下一条“爱国”的红线,就是不反共产党,不反政府当局,不反现有政治体制与意识形态。诸如把在广场上用颜料墨汁涂污毛泽东画像的四位壮士扭送公安机关,把一些人准备用于武力抗争自卫的枪支收缴,并予以收缴砸碎等等,都是他们自证清白的表现。
    
     至于和这次运动休戚相关的、以赵紫阳为首的体制内改革派,包括其核心智囊和外围团队方面的表现也是如此。他们没有和体制决裂的思想,决定了他们在和顽固派生死对决的关头,只能做出软弱的举措,错失了利用这一全国人民风起云涌争取民主的大好时机,没有能够站起来同对手决一死战,果断出击,一举成功。
    
    赵紫阳5月17日由于不同意实施戒严采取了辞职而自废武功,18日去探望绝食的学生,泪洒广场,说自己已经老了,一筹莫展地将支持他的学生们抛弃在广场,就像待宰的羔羊等待眼看即将到来的屠杀。如果他不辞职,他能留守在广场和学生们共存亡,他以总书记的名义宣布撤销“4. 26社论”,宣布“戒严”为非法,号召军人倒戈起义,保护首都,保护学生与广大市民,不要向他和人民开枪,那么在18日抗拒执行戒严令的38军军长徐勤先的部队是否有可能率先起义站到赵紫阳一边?如果挡在坦克前面的不是一个手拎塑料袋的一介平民而是党的总书记,那么“六四”是否有可能产生一个剧情逆转的结局?!
    
     当然了,我们今天来探讨反思“六四”民主运动的局限性,并不是要来贬低这场运动的伟大性和重要性,或者是责备什么人。无论是当年作为年轻学生也好,还是体制内改革派也好,由于他们所处的时代和生活、工作、学习的环境,必然会造成这种思想的局限,迈不出他们应该走的临门一脚,这不是他们的错。但是他们向往自由、民主与社会公正的真诚热情,和愿意为之奋斗的牺牲精神,感天动地,成就了这场波澜壮阔、震惊世界的中国民主运动。
    
     另外,我们还应该看到,“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虽然自身以流血失败告终,未能完成中国的民主政治转型,但他对国际和国内的社会变化所产生的影响却非常巨大,具有伟大的历史性功绩。其产生的积极的效果,据我看来,归结起来主要有两条。
    
    一是在国际上,“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所释放出来的冲击波间接导致了苏联与东欧各国所谓的苏东波民主化浪潮。正如“铜山西崩,洛钟东应”,他们受到“六四”中国民主运动激励的同时,也吸取了其失败的教训,所以能获得“天鹅绒革命”的胜利,实现了国家社会民主转型的成功。以苏联为首的东欧社会主义阵营“一党专制”的政权在1989年之后纷纷倒台,甚至导致国家解体、共产党被解散的结局。这是国际共产主义走向全面土崩瓦解的开始。
    
    二是在国内,“六四”民主运动严重地冲击了中共政权的合法性,给它带来了来自国际与国内的巨大压力。这就迫使邓小平在坚持政治体制不改的形势下,只好进一步打开经济改革的闸门,把中国人民要求改革的洪流导入了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渠道。92年邓小平通过南巡讲话,强调“只有改革开放才能救中国”,“发展才是硬道理”,再次确立了中国的经济改革方向,以挽回中国衰败困窘的局面。据传邓小平在镇压六四时曾说过:“杀20万人,保20年平安”。实际上真正能保能保“六四”后30年平安的不是他的“杀人”使人怕了,而是他用了这一“泄洪”的经济改革大招,使全社会奔上了一条“一切向钱看”和“闷声大发财”的跑道,才消解淡化了人们对政治上自由民主的诉求,赢得了社会的基本平安。
    
    且不谈这30年中国单方面畸形的经济改革所造成的权贵资本主义的种种弊端,如果说这场经济改革有它积极的成果,人们看到城市高楼林立,道路四通八达,超市货物满架,科技工商日趋先进,人民生活水平相对提高,使中国大体上旧貌变新颜,成为当今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的话,那么这30年改革开放所取得的物质性积极成果就应该归功于“六四”民主运动。因为没有“六四”民主运动的大浪冲击,就不可能打开中国这道发展私有经济的泄洪闸门。
    
    这样看来,我们也不能说“六四”就是一场完全失败的运动,实际上它也取得了间段性与局部性的胜利。在国际上它产生的蝴蝶效应,引发了第三波民主浪潮,冲决了东欧社会主义阵容的铁幕,使之完成了政治转型,共产党的政权全面垮台。在国内则歪打正着,虽然未能打开政治改革的大门,却间接的冲开了经济改革的闸门,使私营企业能大规模地合法进入“社会主义市场”运作,促进了中国经济体的壮大与发展,为今后的民主政治转型提供了经济基础。所以我们称“六四”民主运动是一场伟大的社会运动也并不为过。
    
    那么,现在摆在我们中国人民面前的最重要任务,就是要弘扬“六四”的民主精神,树立起我们明确的政治目标,继续不懈地奋斗,争取尽快的实现中国“民主宪政”的成功转型,使“六四”未竟的事业得以圆满实现。
    
    实际上,在1989年的“六四”之后,中国的民主运动也没有就此停息,在国内方面,1998年有中国民主党的建党活动,2008年有刘晓波领衔的“零八宪章”联署签名活动。《零八宪章》提出了自由、人权、平等、共和、民主、宪政等六项基本理念,以及十九条包括修改宪法、分权制衡、立法民主、人权保障、公职选举等基本主张,是一个纲领明确的宪政文本。此外,还有中国的公民维权活动,新公民运动,维权律师群体活动,宪政共识活动等等,都继续在顽强地进行着。
    
    活跃在海外的中国民主运动诸多团体多年来也一直在坚持奋斗,1998年初海外民运领袖、“中国民联”的创始人王炳章闯关回国,进行组党串联活动。本人作为海外“中国民联阵—自民党”的主席,步王炳章的后尘,也于1998年年底以非常的方式回国上书,提出推进中国民主宪政建设的“三十年政治改革方案”,并进行了在国内筹建中国共和党的秘密活动。2008年是中国奥运年,本人又推出了《奥运后的中国-民主宪政之二十年重建方略》一文,2011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本人发表了《新共和宣言》,2014年,我们在法国巴黎正式成立了中国共和党,以期在中国向民主宪政转型过程中尽我们的一点微薄之力。
     
    总而言之,在“六四”之后,我们中国民主运动人士们都在努力地将广义抽象的中国民主运动,提升为有制度性具象的中国“民主宪政运动”。其在民间推动建立政党或修改宪法的意义,就在于我们要努力建构一个“主权在民”和“多党竞争”的民主宪政来取代共产党“一党专政”。
    
    为此,我们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众多的中国民主党人被捕入狱,累计达到千年的刑期,不少人先后逝世。本人因此也身陷三年多的牢狱之灾,王炳章后来遭绑架回国,被判无期徒刑,入狱至今已达17年之久尚未获释。“零八宪章”的领头人刘晓波则在狱中遇害,被挫骨扬灰,抛入大海,尸骨无存。国内对“7.09”维权律师群体和异议人士、自由知识分子的迫害正在继续。但是,纵使历经磨难,备尝艰辛,我们至今依然坚守着自己的政治理想,不离不弃、奋进前行,期盼着中国人民能有实现宪政民主的一天。
    
    那么,我们的前途何在?展望中国未来民主宪政发展的前景,其实现的可能途径大概有三条:
    
    一是,中共当局在国际、国内的多方压力之下,主动开启政治改革,使中
    国的民主宪政能和平有序地转型成功。这包括在位当权者的华丽转身,主动实施政治改革,或由于上层内斗引发的政变,改革派成功上位掌权而启动民主改革。
    
    二是,民间爆发“颜色革命”,发生大规模类同当年“六四”的民主运动,吸取国内、外经验教训的人民将执政当局一举推翻,从而建立起中国的民主宪政。
    
    三是,由于中共武力犯台,引发美、日介入的区域性战争导致中国的失败,获胜的中华民国政府重返大陆,再建中国民主宪政新政府;或者是由于中、美之间的新冷战导致一场热战,形成更大规模的世界性大战,由战胜的美国自由世界联军占领中国,从而建立起中国的民主宪政。
    
    概括起了,中国实现民主宪政的途径,基本上就是这三种。一是中共当局自己主动来变,二是人民群众起来推翻它来变,三是被外来武装力量占领来变。实际上来说,只有第一种途径对中共执政当局来说是最有利的选择,这也是包括本人在内的不少民运人士多年来苦口婆心,一再倡导呼唤的最优途径。通过这一途径,中共执政当局主动修订新的宪法,开放党禁,允许人民自由组党,设定期限,逐步开放各级选举,和平有序地向全体中国公民让渡其独占的政治权力,并在此过程中完成自己的身份转换,放弃其永久执政党的特权,成为多党民主体制中的合法一员,和其它政党分享平等的政治权力。这是一条付出代价最小的可行之路。
    
    至于第二种“颜色革命”的途径,即指广大的人民群众聚集上街,采用一种明显的颜色或者鲜花来作为参与者独特的标志,以占领有象征意义的公共场所,以及游行示威的方式进行反抗政府的独裁,争取民主自由,从而导致现政权的倒台更迭。现在在世界各地已经有了许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去学习借鉴,诸如:天鹅绒革命 橙色革命、玫瑰花革命、郁金香革命、茉莉花革命等等。我们要注意到,在“颜色革命”中,关键时刻的军人倒戈与体制内开明派人士敢于出头站在人民一边,对革命取得胜利往往起决定性的作用。至于执政者,当人民起来时,如果能明智地妥协,采取退位或出走,则可获得善终;如果下令武力镇压,屠杀人民,则会落得像齐奥塞斯库夫妇或卡扎菲那样被直接处决的悲惨下场。
    
    第三条途径则是一条由于外部战争失败所导致的政权更迭,双方所付出的代价都将非常惨重,也非我们所乐见。但是由于中共当局政治霸图的日益膨胀,战争的可能性逐日增加,我们也不得不予以正视。
    
    首先是中共当局日前宣称对台湾以“一国两制”的方案予以解决,并对之多方进逼,“武统”威胁甚嚣尘上,难免会造成两岸的战争。战争的结果无非是打成平手,双方停火,回复原状;或是某一方战胜,占领了对方领土。如果是美、台联军作为胜利者登陆中国大陆,则必将建立起中国的民主宪政政府。台海之战,已成为当前现实的危机,一旦爆发,必然影响到两岸政权未来的命运。
    
    其次是中、美两国的新冷战格局已经形成,美国已认定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为“异己文明”,二者之间不是合作的伙伴而是竞争的对手。中、美之间的关系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逆转,主要原因就是在中共执政治理下畸形发展的中国,现在就像癌细胞一样侵袭污染着现代文明社会,成了正常人类的最大威胁。
    
    西方自由社会已经认识到,中国在经济上崛起的同时,在政治上也同时膨胀扩张,试图将专制腐败的“北京模式”扩充到全世界,建成它的全球性帝国。中国当局高唱建立“人类文明共同体”的口号,祭起国际共产主义的旗帜,通过“一带一路”的计划,犹如癌细胞一样,经由这两条大动脉血管在全球迅速而全面地扩散,把沿途的众多国家纳入自己的政治与经济的版图。最近在北京召开的的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会议,就有150个国家的代表、包括40个国家的高级领导人前来参加。会前还宣布成立“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国际智库合作委员会”,用来提供政策研究和项目宣传,俨然成了中共“一带一路”计划的世界性“宣传部”。
    
    说穿了,这“一带一路”计划就是中国在国际上实行“新殖民主义”的工具。就像对台湾要实行“一国两制”来予以吞并,有朝一日,这些“一带一路”沿途的国家,经过政治和经济不断的被北京癌细胞所深化污染与操控,亦将被中国特色的“一带两制”和“一路两制”的模式归入到中国打造的世界性大帝国。所以说,这“一带一路”实际上也就是“一国两制”的世界版。他们打着文明的旗帜,来推行构建一个反对普世价值的“反文明、反人类的腐败极权共同体”。
    
    对于中国这一像癌症一样迅速蔓延扩散的,严重破坏国际社会的正常秩序,改变现有世界地缘政治版图,影响到人类文明未来发展前途的巨大威胁,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绝不会坐视不管。就像当年针对以苏联为首的东欧华沙条约国社会主义阵营一样,美国必将会制定周密的冷战对策来予以全面的遏制、围堵并击败之。双方的决战必将会有结果出来。要么就是中共当局的全球扩张计划遭阻击而失败,在美国要求的制度性变革的压力之下自我崩坍,不得不采取第一条途径,主动改弦更张,向民主宪政转型,中国癌症经内科治理自愈,从而融入正常的国际文明社会。要么在最后对决关头,冷战转为热战,失败的中国必然会被自由世界的战胜国所占领,犹如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被联军占领的西德与日本,中国癌症经外科手术割除,中国的民主宪政就会在外来的军事占领下得以实现。
    
    综上所述,中国未来实现民主宪政的三条途径,作为我们人民或民间政治组织的努力,也只能在第一与第二条上能使上一点劲,至于第三条涉及大规模的多国军事战争,则非我们民间人士所能介入,但我们还是要密切注意观察世界大势的发展,以因应其变。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们今天来纪念“六四”三十周年,就是要反思“六四”,超越“六四”,认清我们以前的迷惘不足,吸取失败的经验教训,树立起我们明确的政治目标,将泛泛的民主运动提升为“中国民主宪政运动”,探索力所能及的各种不同途径,努力奋斗,以达成我们“结束中共一党专政、创建多党民主宪政”的政治理想。
    
    有道是,胜败乃兵家常事,打败了还可以卷土重来,在中国民主和专制的决战,成败尚未有定论。今天我们来纪念“六四”民主运动30周年,在深情缅怀民主先烈的同时,一定要从“六四”的悲情中走出来,要擦干伤心的眼泪,犹如鹰之重生,提振起新的激情,抖擞精神,重新出发。我相信,只要我们目标清楚,路径正确,携手团结,敢于抗争,该出手时就出手,终有一天,我们中国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伟大理想会得以实现,我们的鲜血和眼泪不会白流。正如:
    
    “百川异流,同会于海;万区分义,总成乎实!”
    
    到了那一天,“六四”的冤案必将平反,枉死的忠魂必将昭雪,高举自由火炬的民主女神之像必将在天安门广场重新竖起,我们将以胜利者的欢乐眼泪来冲洗那当年洒在广场上的满地鲜血,我们期盼着这一天的早日到来!
    
    谢谢大家!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900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突如其来恐怖: 瑞士人如是叙述30年前六四 (图)
·未真正翻过六四一页 中国就无法真正大国崛起 (图)
·王策:反思“六四” 超越“六四” 创建中国民主宪政 (图)
·六四30年祭:屠杀责任与平反和赔偿路线图 (图)
·六四成中国走向国家资本主义和监控狂的起点 (图)
·六四悲剧与政治体制改革失败的根本原因 (图)
·习近平的防长为何说六四镇压正确 (图)
·环时社评: 六四让中国对政治动荡有了"免疫" (图)
·张三一言:“六四”不是“事件”“风波”,是屠杀!
·王军涛“八九六四与海外民运”系列节目第一至三集
·冯崇义:六四后中共未崩溃的原因是什么?
·陈闯创:铭记六四我们做到了,超越八九需要再出发 (图)
·王德邦:“六四”30周年绝食感言
·大審判:八九六四屠民血案罪行的性賚 (图)
·港媒指王沪宁因反六四而官运亨通 (图)
·铭记六四
·夏业良:从六四屠杀的惨痛教训看:非暴力抗争与大一统
·六四30年祭:亲历者谈血腥镇压与中国崛起 (图)
·六四30年祭:后89时代的人生启蒙 (图)
·嚴家祺:「六四」30周年看未来中国 天安門廣場精神 (图)
·六四30年 追责平反与赔偿何时能实现? (图)
·六四30周年 美领事馆下半旗挂彩虹直幡展示对华强硬态度 (图)
·天安门警车戒备六四难属祭亡魂:执政者30年来装聋作哑 (图)
·六四敏感词延扩? 1964年疑也不能提 (图)
·蓬佩奥提及六四事件中国大使馆批粗暴干涉内政不会得逞 (图)
·六四拒绝领军开枪将军或病入膏肓仍遭严控 (图)
·天安门广场六四祭日异常紧张 维稳十万小心 (图)
·六四难属在公安监控下到公墓拜祭 (图)
·查建国致信要求调查六四开枪是谁下的命令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郭飞雄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吕耿松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陈树庆 (图)
·六四纪念诗歌:今夜,我为你们守灵 (图)
·六四30周年网民指凡提那事的全封了
·一西方公司在中国压力下屏蔽有关六四消息 (图)
·人民日报六四头条:习近平对垃圾分类作出指示
·“六四”在中国是个禁忌 但总有人会记得 (图)
·六四事件30周年之际天安门广场和长安街加强警戒 (图)
·为抹去“六四”记忆中共都做了什么
·外媒六四提问 耿爽作答 外交部全部删除
·“六四”天安门外全国60多个城市发生了什么? (图)
·89六四30年前今天解放军天安门镇压开第一枪 (图)
·六四30周年前 港出版六四机密文件《最后的秘密》 (图)
·法德文化台ARTE将在六四晚播纪录片“天安门” (图)
·追忆历史: 六四事件大事记
·“六四与我”:网友讲述个人故事 (图)
·西藏纵览:西藏人与八九.六四天安门学潮 (图)
·痛!“六四”军官谈“六四”亲历
·六四亲历者首次打破沉默 吁公开清算
·法国汉学家侯芷明忆六四 (图)
·《解放军报》前记者江林谈亲眼所见六四屠杀 (图)
·加拿大记者修复珍贵片段重现六四屠城恐怖一幕 (图)
·2000张冒险带出的"六四"底片: 永恒的瞬间,历史的见证 (图)
·六四三十周年 吴仁华亲睹学生命丧坦克下 (图)
·前中共军报记者亲睹六四镇压: 像见到母亲遭强暴 (图)
·2000张"六四"底片: 永恒的瞬间,历史的见证 (图)
·六四戒严军官李晓明: 解放军镇压是犯罪行为 (图)
·法新社:王丹自觉对六四死者负有若干责任和义务 (图)
·意外成六四通缉要犯王丹:与知识分子过从甚密
·李锐六四日记:“事已做绝,何以对天下”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