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为天安门两度坐牢王军涛:大政治风潮还会来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30日 转载)
    

    中国民运人士王军涛自诩职业革命家,人生两度因天安门运动坐牢,身上就算背了「四把刀」也要把民运路走下去。对于中国未来变革,他乐观地说「大规模政治风潮出现的时候,什么管控也没用」。
    
    王军涛自诩职业革命家,人生两度因天安门运动坐牢,身上就算背了「四把刀」也要把民运路走下去。对于中国未来变革,他乐观说「大规模政治风潮出现的时候,什么管控也没用」。
    
    1976年,王军涛还只是个17岁高中生,在清明节那天组织两个班学生到天安门广场。当时广场上已有大批民众自发聚集,悼念已故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并表达对四人帮的不满情绪,史称「四五天安门事件」。几天后,王军涛被指为反革命事件幕后策划者,在北京海淀看守所被关押7个多月。
    
    1989年,王军涛31岁,当时是「经济学周报」副主编,六四事件后被指为「煽动、组织、指挥反革命暴乱的重要案犯」,遭重判13年。
    
    他1990年被捕入狱,1994年以保外就医名义前往美国,此后一直从事海外民主运动,2010年当选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之一。
    
    王军涛很肯定地告诉中央社记者,还会有第3次、第4次、第5次······的天安门运动。根据他对民主转型的研究,多数国家政治转型前都会有大规模政治风潮,中国也不会例外。
    
    然而,当前中国已经进入「数位极权」时代,透过科技监控,任何有可能形成反抗政府的势力,苗头乍现就被打压,能够形成突破口的社会空隙在哪?
    
    王军涛认为,就算是采用大数据控制,根据的还是常规社会下的数据,但有些团体不属于常规社会,譬如黑社会,近代中国的革命力量也常见跟黑社会结合。
    
    此外,没太多纪录的青年人和「化外之民」,也是当局比较难掌握的。他以去年7月向习近平像泼墨的女子、不到30岁的董瑶琼为例,她年轻、不知名,对泼墨行为没有恐惧感。
    
    去年4月,当局封杀热门App「内涵段子」,数百名网友立刻前往各地广电局前抗议,这些人平常隐身在大众中,忽然就成为群体抗争的成员。
    
    王军涛说,八九民运之后的政治风潮,不再是由知识分子的良知推动主导,民众投身政治的动机变多元,像是抗议问题疫苗、毒奶粉、强拆、基督徒争取信仰自由等,「大规模政治风潮出现的时候,就是突然一批平常不关心政治的人都出现了」。
    
    王军涛以八九民运类比,当时一些曾在1970年代末参加过北京民主墙活动的人都被当局盯上了,反而是吾尔开希、柴玲这些年轻人一夜之间出现在公众眼前,「一个事件可以把小姑娘都变成广场总指挥」。
    
    他认为,中国社会上还是有一些有政治素质的人,只是平常受到政治和思想管控,接触的事物受限,一旦机缘出现,就可能变成政治家。
    
    虽然中共高压监控,但为了经济发展,中国势必要走向全球化、资讯化和市场化,必须引进专业、引进国际规则,这就不可能完全消灭民间的组织;而这些专业的职业利益和良知,也会和共产党的专制冲突。
    
    另外,统治集团越极权、管的事越多,内部越容易出现分歧,执政者的分裂也会有助于社会变革。
    
    王军涛对外界不看好中国的政情变化不以为然,「我看满眼都是生机,只是timing(时机)问题」。
    
    组建中国民主党,就是为中国接下来的情势变化做准备。他说,中国民主党的作用首先是在黑暗中给人希望,如果有一天共产党不行了,人民要知道可以到哪去;其次是国家转型要有组织因应,研究转型也是其重要使命。
    
    有学者研究,中国民主党在中国至少24个省分有党员。王军涛的顾虑不在于无法动员,而是一旦动员了,国内的人要坐牢,他这个领导人物却在海外,说不过去。
    
    

    两度因天安门运动坐牢的中国民运人士王军涛说,八九民运之后的政治风潮,不再是由知识分子的良知推动主导,民众投身政治的动机变多元,像是抗议问题疫苗、毒奶粉、强拆、基督徒争取信仰自由等,「大规模政治风潮出现的时候,就是突然一批平常不关心政治的人都出现了」。
    
    拥有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的王军涛,比起一般纯理论学者,多了一些江湖味;比起一般政治运动家,又展现理论优势。
    
    他说话语速快,行动力也强。自2011年以来,每个周六晚上他和同道都在纽约时代广场做半个小时的活动,声援为民主、自由和保卫自己权利坐牢的人,至今已经举行超过430场。
    
    有些人告诉王军涛,在国内抗争做不了,在海外抗争没意义,他回应说:「那就不抗争吗?其实抗争有时就是一个表达,有不平就说出来,怎么可能没有机会解决你就不说了呢?」
    
    从青少年到60岁,王军涛的表达欲始终很强,他也认为在海外能做的比在中国国内更多。
    
    尽管做的都是自己喜欢的事,但这条路可不是人人都能走的,他说,从事中国的民主运动,身上要背负「四把刀」。
    
    一是中共的迫害和抹黑;二是民众、学界和舆论的误解与批评;三是同仁间相互倾轧,为不落人口实,他已处理名下财产;四是家人质疑这些付出有什么意义,民运中「家破」是常事,「不在这条道上的人,真的不知道这条路有多艰辛」。
    
    究竟为什么在与中共对抗的路上能走40多年,而且还要持续走下去?他归纳两大原因:「第一我傻,第二我喜欢挑战。」
    
    傻,因为他不想适应这个社会,更想保持童年对社会公理的追求;至于挑战,「有什么挑战比推翻共产党更大的?」
    
    中央社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023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储百亮:永志不忘:六四30年,前军官回忆天安门屠杀 (图)
·加拿大人对天安门坦克人的诠释 (图)
·解放报:天安门-镇压之夜的30年后 (图)
·六四渐被遗忘坦克人摄影师:天安门永不会消失 (图)
·纽约大型六四纪念会:继承发扬天安门自由民主遗产 (图)
·严家祺喊话老友王沪宁:去看看六四天安门母亲吧 (图)
·法媒评论 天安门血案30年后 中国虎视眈眈 (图)
·天安门事件30周年美学者指228事件可为中国指路 (图)
·解放报:天安门运动在中国产生了深远影响 (图)
·天安门事件三十周年前,中国狂躁不安 (图)
·高洪明:忍看天安门母亲抱憾老去,党国人性人道何在?
·天安门母亲:致刘晓波、刘霞夫妇
·白丁:“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声明的背后
·我的东土,我的伊斯兰——天安门篇
·廖亦武:子弹鸦片——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之四)
·当年天安门英勇阻挡坦克人或仍安在 (图)
·谢选骏:天安门广场四君子为何要作伪证
·《双调·水仙子·天安门广场》/武振荣
·廖亦武:子弹鸦片——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之二)
·高洪明:要求中国政府善待天安门母亲,否则罪上加罪
·《子弹鸦片》:廖亦武为在天安门事件中破碎的生命发声 (图)
·六四30周年:天安门母亲坚持集体祭奠 张宝成被公安带走 (图)
·天安门母亲:事实不能永远掩埋仍要求​​与政府对话 (图)
·支联会说天安门母亲今年更早遭当局拘禁 (图)
·六四30年前夕 天安门母亲群体被严密监控 (图)
·六四30年临近天安门母亲被监控
·六四事件三十周年临近 天安门母亲几乎集体被失踪 (图)
·六四30年临近 天安门母亲遭监控
·六四敏感日近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等人被监控 (图)
·严家祺喊话王沪宁:看看六四天安门母亲 (图)
·严家祺隔海呼: 王沪宁会探望天安门母亲吗 (图)
·痛失至亲频遭骚扰天安门母亲艰难走过30年 (图)
·《我的六四》:“天安门纠察总长”用连环画纪念六四 (图)
·六四天安门血案30年后 中国虎视眈眈 (图)
·六四30周年在即 天安门母亲继续抗争要求为六四正名 (图)
·天安门母亲寄语港人:有限时日争取更多权利 (图)
·六四临近 天安门母亲:当局监控严于以往 (图)
·百姓清明悼念赵紫阳 “天安门母亲”遭监控 (图)
·民众清明悼念赵紫阳 “天安门母亲”遭监控 (图)
·两会刚刚闭幕 天安门附近惊爆斩人案 (图)
·天安门母亲追求「真相、赔偿、问责」决心不变 (图)
·生离死别 天安门母亲尤维洁口述亲人遇难过程
·我的六四:戒严部队军官:“不惜一切代价”抵达天安门 (图)
·法媒评论:天安门血案30年后 中国虎视眈眈 (图)
·儿子遭子弹穿头天安门母亲张先玲 抗争之心30年如一日 (图)
·重回六四现场 北京高校悼念转至天安门中共中央起疑心 (图)
·64后多名港人内地被拘 英议员天安门示威被抓 (图)
·六四前赵紫阳在天安门广场对学生发表讲话完整影像
·英国揭秘外交档案 证实六四天安门屠杀超万人死亡
·邓小平忆天安门事件:支持我的也不少
·天安门事件后 许家屯是如何秘密出逃的 (图)
·纪念六四专题:三小时纪录片《天安门》
·1976年的中国:西方记者目击四·五天安门事件 (图)
·学生目睹六四开枪 坦克在天安门广场将母婴辗成肉酱 (图)
·李鹏被查 公安怀疑他在天安门广场放火 (图)
·65年前天安门阅兵 变国共暗战
·中国政府如何篡改天安门运动历史
·六四、天安门—不能忘却的记忆 (图)
·回到1989年春夏之交的那个天安门 (图)
·当年躲天安门公厕上目击镇压的谢志峰今天称仍“爱国”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