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王藏:一种纪念:苟活者之歌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07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王藏:一种纪念:苟活者之歌


    一種紀念:苟活者之歌
    
    王藏
    
    在這史無前例的屠殺中只有狗崽子能夠倖存
    ——摘自廖亦武《大屠殺》,1989
    
    一
    
    屠殺,是往事也是今事。在中心也在邊緣。在聚光燈處也在黑燈瞎火處。天地早交換位置:腳踩虛無,頂著沈重。地獄被絕對成一種仰望和事業,繼續飄揚。血腥拒絕詩意和可恥,苟活者卑賤至此拒絕分行,拒絕人血包子散發抒情氣息,拒絕再次對廢墟真相進行一種扭曲,二次創作——完成對粉飾的顛覆,完成對色盲和超脫的解構。詞語擁抱灰燼命運,黑色巨浪撲滅後,爭取趕在搶屍者之前運走赤裸的凌辱,與孤獨共同下咽鳳凰的冰血。
    
    空氣如履帶輾壓,鼻孔和腳掌無處可逃。螳螂的肉渣說:「要麼在血腥中復活,要麼在血腥中撕裂。」鮮紅的生殖器們忙著進入空虛和殖民,刺穿著幼兒的童貞。清洗和背叛自然而然,一同開房。梅毒和愛滋,槍斃著誓言、青春和愛情。身心內外浸透霧霾和癌喘,十八層口罩也抵擋不住它們的無微不至無孔不入無生不滅。話筒,電視,報紙和進行曲沒有一個面相不是勝利和血脈噴張。隱形的天網,過濾掉所有不安和躁動。可憐的野狗之嘴,再也吐不出光鮮象牙。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任何噪音都是敏感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粉紅的嬉皮士們追逐著春晚的屁眼。每一天都是春天,每一晚都是春晚,每一場火焰都會被打造成趙家軍的小品。苟活者看到一本正經的新機器穿梭夢境,檢測著基因。看到基因不合格者們或內鬥失敗者們競爭跳樓死,很多家人找不到遺體,迎接著一捧又一捧骨灰。看到線上線下的蚍蜉紛紛成轉世黨,一次次全黨覆滅。
    
    二
    
    「再給我一槍!」被一直封殺的詩人輕浮吼著。他沒嚐過當年履帶的厲害,卻在每一天的苟活中品嚐著履帶的後果。人生就是一場復一場的酷刑——睜眼的烏鴉深有體會。毀滅者的翅膀從德國萊茵,撲騰到蘇俄辛比爾斯克和第比利斯,降落到湖南韶山和四川牌坊。焚屍爐一成未變,硝煙舞爪成圖騰。如今,虛偽之法為各種絞肉機和挖掘機開道。
    
    吻腚是真理和安全,還是快樂的——幼兒園和戴紅領巾的小孩都懂。韭菜們被計劃著,被澆灌著,被洗腦著,被修剪著。姿勢標準的棵棵向日葵,總有被割頭之日。流淌的液體會成為店主販賣的果汁。憤怒被灌滿硫酸,掙扎被剝著肉皮。鐵窗被逼成大學,圖謀不軌的身影領取著瘡疤和文憑。任何空間都是監獄,螻蟻們是填不滿的。但是,火燒腳背的溫水之蛙,也會在升溫熱燙中意淫狗急的跳躍。
    
    隱喻早已狼狽,如想象。沒有什麼比魔幻和刀鋒更為直接和深沉。彈孔是深淵,永遠吸收和藐視著眼睛,眼睛不過是佈滿彈孔的植物人。無家可歸的屍群,走向無路可走的墳墓。絕望休想安寧!為生不起的人們規劃的樓盤藍圖,還會為死不起的人們再次掘墓,走入统一的高价公墓。掉隊的煙灰,請你將自己灑向天空和水面!免得家人早已斷裂的肩膀,還得不斷躲避城管,尊嚴跪倒街邊。或者也成一把毫不起眼的煙灰。煙火是數不清的訪民和屁民。
    
    三
    
    熱血,似乎已經蒸發,或成變味的地溝油。青春,似乎已墮落成文青的乏味浮雲。生存,曠世的陰謀。就讓你淪陷生存——生存足以紛紛逼死舌頭和拳頭。生存,足以容納恐懼和潰敗中的所有藉口。苟且,自有苟且的說法。悲哀,不斷失去悲哀的意義。舉起頹廢夜幕的洗禮,向自己每天開一槍吧。
    
    不用驚奇,不用感嘆,審查和履帶已和苟活者融為一體。死灰復燃的熱情一次次被剿滅於胸口,荒漠吐出對理想的自嘲。塑料和口水統治一切。強暴和受暴統治一切。無聲和無息統治一切。逼良為娼和掃黃打非統治一切。標語和文件統治一切。天眼和定位統治一切。數據和輻射統治一切。自殘和夢遊統治一切。鑿船奔逃和同歸於盡統治一切。
    
    死亡還可以繼續死亡,繼續死透。
    荒漠還可以繼續荒漠,繼續荒透。
    淪陷還可以繼續淪陷,繼續陷透。
    慾望還可以繼續慾望,繼續慾透。
    瘋狂還可以繼續瘋狂,繼續瘋透。
    沈寂還可以繼續沈寂,繼續寂透。
    枯竭還可以繼續枯竭,繼續枯透。
    腐爛還可以繼續腐爛,繼續爛透。
    絕境還可以繼續絕境,繼續絕透。
    黑幫還可以繼續黑幫,繼續黑透。
    兇殘還可以繼續兇殘,繼續兇透。
    恐懼還可以繼續恐懼,繼續恐透。
    匱乏還可以繼續匱乏,繼續乏透。
    喘氣還可以繼續喘氣,繼續喘透。
    靜止還可以繼續靜止,繼續靜透。
    苟活還可以繼續苟活,繼續苟透。
    
    四
    
    灑水車一直清洗著街道的污漬。一切都可丟去餵狗,狗肚遧闊,狗腸漫長。一切受虐、刺激和快感都會被舔乾淨。鐵道橫陳,肉市橫陳,垃圾廠橫陳。鐵輪壓過,菜刀砍過,蛆蟲爬過。只有恥辱尚在路上,還未徹底。只有掃射沒有疲倦,只有針頭沒有哀泣,只剩破碎支撐著反光。
    
    馬桶威武,排泄威武,遺忘威武,狼牙棒和避孕套威武。馬桶是主義,排泄是食糧,遺忘是高潮,性虐和隔膜是日常生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憋屈的精兵們,在乳膠王國再次全軍覆沒,沒有一次呻吟擁有個性。而那數僱心驚膽顫的突破結合,已被計生的屠刀統統行刑完畢。
    
    螳螂都被稱為暴徒,生無立足之地,死無葬身之地。沒有僥倖,折磨他們!消滅他們!不管是被動抵抗,言語過激,還是正當防衛,或是血親復仇,或是找個說法。就算只是站立家門口,強拆的機器壓爛骨肉後,骨肉隨後就是暴徒。有沒有攝像頭,想報復一隻螳螂很簡單。攝像頭根據指示可好可壞,影像可根據需求任意編排或剪接。悲哀不悲,喜劇真喜,泡沫劇真泡沫。
    
    五
    
    沈悶掃射著。抑鬱噴濺著。苟活閃光著。傷口繼續殘疾著。殘疾繼續風乾著。糞坑也能找出米粒,詛咒只能被唾棄。刺刀引導著語法,燒殺淫虐搶不僅是歷史。眼睛可以選擇看得見,可以選擇看不見。懸浮的紅線卻是迴避不了的,隨時可能矗立眼前,銬上雙手,蒙上黑頭套。不合作的英雄,終成一頭被反覆抹黑的狗熊。
    
    該合作的繼續合作,不該等待的繼續等待。該上的班繼續上,該出的書繼續出,該喝的酒繼續喝,該炒作的繼續炒作,該排的便繼續排,該撒的尿繼續撒,該放的屁照常放。
    
    詩早是閒言碎語,歌早已沒有韻律。時間粉碎了幾乎所有掙扎。掙扎常被秘密審判,愛人生不見人死不見屍。一月是殘忍的,二月是殘忍的,三月是殘忍的,四月是殘忍的,五月是殘忍的,六月是殘忍的,七月是殘忍的,八月是殘忍的,九月是殘忍的,十月是殘忍的,十一月是殘忍的,十二月是殘忍的。一天和一年是平淡無奇的。
    
    六
    
    一個苟活者說:「心臟和腦漿的騷動是殺不死的!」即便心臟是苟活的心臟,腦漿是苟活的腦漿,騷動是苟活的騷動。每一個十二月,都會有西伯利亞。每一片西伯利亞,都會站著一位妻子。每一處槍聲迴盪的天空,都會立著一句殷紅的碑文。
    
    每一個六月,北京的喜鵲都會歇息。每一陣穿過廣場的風,都冒著生命危險。南京的總統府已流亡到孤島,孤島對面是索爾仁尼琴也寫不出的群島。群島中是會讓所有喉嚨都顯輕浮的夢魘。夢魘下是讓李白絕對浪漫不起來的血泊讓唐吉軻德絕對望而卻步的風車。
    
    「騷動可以被凌遲,被摘掉器官,被燒烤,被下酒,但,騷動——是殺不死的。」苟活者喪失了希望和絕望,但難以散失自慰。「挺住意味不了一切,但挺住會包含意外。」苟活者咀嚼著苟活,苟活是另一種屠殺——屠殺,一直進行著。
    
    2019 春夏之交 5月6日一氣呵成,7日小訂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414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藏:与老婆谈形容词之毒引发人性、道德和审美霸权的短交流 (图)
·王藏:对素质论/传统导致论的又一次抵制 (图)
·王藏:履带在香江飘扬穿梭|再给我一枪(六首歌词) (图)
·王藏:梅毒和霉毒是家常便饭(组诗)
·王藏:总有一款爆炸穿透你我(组诗)
·王藏:戴上避孕套写诗(组诗) (图)
·王藏:妈妈,吃霉变猪食的我请您别跪下 (图)
·王藏:赞709爱人削发,微言浅解 (图)
·王藏:七送孟浪 (图)
·王藏:六送孟浪 (图)
·王藏:铁履下再送诗友孟浪一程 (图)
·王藏:五送孟浪 (图)
·王藏:送別孟浪 (图)
·张嘉谚:“抗命诗人”与“锋尖写作”—王藏诗歌创作论 (图)
·长诗:抑郁 /王藏 (图)
·王藏:我庆幸幸那些死掉的生命 (图)
·王藏:给打了鸡血挺小崔的瓜民泼点凉水 (图)
·王藏:隋牧青律师对孙世华律师案的语录
·王藏:云南楚雄小学校长王静不顾学生被暴力,还欲开除我儿子 (图)
·王藏:512祭:有关伤口,或无关疼痛 (图)
·压力大曾患精神病 王藏妻子跳湖获救 (图)
·王藏被逼迁受国际关注 八国外交官齐送暖
·旧账新算?诗人王藏再被中共逼迁 (图)
·国际社会众多国家关注王藏一家处境 (图)
·快讯:北京宋庄异议诗人王藏住处恢复水电供应
·加拿大外交官夜访王藏 广州国保驱赶华春辉夫妇
·陈家坪:用黑夜喊亮天空—见证王藏一家再次被逼迁 (图)
·各界声评王藏一家正被非法逼迁(之一、二) (图)
·诗人王藏在北京宋庄工作室再遭逼迁 (图)
·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奖得主 诗人王藏的严正声明 (图)
·先锋诗人王藏获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奖 (图)
·高克在计划外突然在北京会见王藏等民间人士 (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热烈欢迎王藏等友人出狱
·北京诗人王藏、艺术家追魂获释
·王藏、张淼、追魂、朱雁光已走出看守所 (图)
·因声援香港占中而被捕的艺术家追魂与王藏今获释
·关注:王藏妻子王丽被抢劫 (图)
·律师再次会见王藏 王藏现在谦抑淡定
·隋牧青律师:会见王藏通报
·隋牧青:会见诗人王藏通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