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公子沈:改革开放前后两代中国人的命运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07日 来稿)
    
    最近我的微信公众号“北美最前线”被封,早已在我预料之中。
    

    我自己肉身已经离开中国,留下了我的读者们,好自为之。
    
    我的大多数读者都属于城市中产,而城市中产将是大时代变迁中最容易受益、也最容易倒霉的群体。
    
    可惜的是,能够有居安思危意识的人只属于极少数。从历史上看,大多数人都将成为时代的炮灰。
    
    我粗略将这些人分为两个世代:
    
    旧世代:50年代至70年代出生的一代人。
    
    他们在建国后出生,从小受到又红又专的教育,完全接受官方意识形态建构,相信宣传口号,喜欢看新闻联播。
    
    由于他们亲身感受到改革前后的巨大变化,所以认为已经走上正轨,对未来充满希望,内心有一个“强国梦”。
    
    他们以过来人自居,多少都经历用粮票换口粮的日子,用他们的话说:“以后生活再差也不会比过去差”。
    
    他们大多在体制内工作,比如国企、央企、科教文卫、机关公务员等等,多多少少受惠于体制,所以倾向于维护体制的稳定,绝不希望他们的既得利益受到任何伤害。
    
    即使有些人后来在80、90年代下海经商,也仍然要依靠体制发财,属于半红顶暴发户,思想根基并没有什么差异,只是多了一点投机性。
    
    新世代:80后、90后和00后。
    
    这代人在改革年代出生和长大,他们的人生一帆风顺,没有经历过时代的波涛巨浪。
    
    《桃花扇》中有句话:“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这一代人从小到大见到的,天天都是“起朱楼”和“宴宾客”,全都是“越来越美好”和“越来越富裕”。
    
    现代化都市中的高楼、轻轨和小资场所目不暇接,使他们对自身与世界的认知陷入到盲目的乐观当中。
    
    正是基于他们的乐观判断和成功学训练,他们不再像上一个世代处处求稳,宁肯拒绝铁饭碗,去追求自己的岁月静好和小确幸。
    
    他们的社科学识停留在中学课本的水平,再加上城市独生子女的优越感,他们误认为,他们所享受到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越来越蓬勃的经济和越来越强大的祖国,将是21世纪的主旋律,不会有任何意外。
    
    他们之所以相信世界上存在着所谓的“中国道路”,是因为他们这一代人本身正是“中国道路”的产物。
    
    他们部分接受了旧世代的民族主义情绪,为《战狼》欢呼,甚至愿意加入抵制乐天的行列,但同时又无法割舍留学镀金、外企待遇、进口汽车乃至苹果手机的诱惑。
    
    他们相信走捷径也能成功,不用付出多少成本也能获得很大的回报。
    
    而伴随他们成长的祖国,正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存在:短短的四十年间一飞冲天,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超越了拥有上百年积累的欧美世界。
    
    在这一代人的字典里,没有危机,没有战乱,没有饥荒,没有屠杀,他们似乎活在电影《小时代》里。
    
    他们能想象到的“负能量”,顶多就是办公室里的心机婊和不要轻易去搀扶的街头老头老太太。
    
    他们当中还有极少数年轻人比较好学、善于批判性思考,认为经过自己苦口婆心的规劝与谏言,中国在不断富裕的同时,还将逐渐改好,最后与欧美价值观同步,打造出一个接受普世价值的公民社会。
    
    总之,一些人既想收获资本主义的文明成果,又拒绝资本主义的种子和基因;而另一些人看到了资本主义的一部分文明成果,幻想能够反向挖掘出资本主义的种子和基因。
    
    可惜他们都是徒劳的,都属于“走最短的路,最后无路可走”。
    
    披着羊皮的狼,披多久也变不成羊,最终还是会被戳破;在沙土上盖楼,房屋装修的再豪华,也只会是昙花一现。
    
    以上这两个世代,虽然有如上的差别,但是他们都属于城市中产的代表,殊途同归。
    
    他们是大厦将倾时被牺牲掉的同一拨人,与时代一同潮起潮落。
    
    最后,我想回答一下来自三四线城市社会底层的问题。
    
    我想说,面对无产阶级同胞,我给不出好的建议。
    
    他们大多是农村出身的大中小城市打工仔,除了老家的留守儿童和老人,几乎一无所有,没有什么资本可以失去的。
    
    对他们来说,与其苟活在透不过气的制度之下,换一个天地未尝不可。
    
    在乱世中,社会底层的一些人反而有机会出头。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只要够狠、抱团、要钱不要命,再加上运气好。
    
    从底层直达龙椅的,也许只有朱重八、李闯王等少数几个人,但是靠两把菜刀做到开国元勋或称霸一方的,就远不止贺龙和张献忠了。
    
    最后我想说,我写的不是宿命论,更不是末日论,而是在分析时代演化过程中的可能路径。
    
    能够“眼看他楼塌了”的人,一定是跳脱出了时代羁绊和束缚的人,而不是正在宴席上欢笑的宾客。
    
    正如所有以共产党党员或体制内公务员的身份,对共产党进行评价与分析的人,几乎都不可信。
    
    站在更远的视角来审视,40年的改革开放扭转不了3000年的历史逻辑。
    
    只不过40年的高楼宴客太过真实,以至于大多数人都在这昙花一现的美梦中迷失了方向。
    
    一切将见分晓,就在不远的将来。/END
    
    公子沈
    https://twitter.com/Terenceshen
    欢迎关注公子沈的推特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005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公子沈:日本“令和”男儿的新崛起时代
·公子沈:失败的一带一路与中国朝贡新体系的覆灭
·公子沈:人工智能是压倒中国模式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谓的中国模式,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好 /公子沈
·风靡全美的史上最年轻美女议员,原来水平这么差?/公子沈
·公子沈:中国五大社会阶层的真面目
·公子沈:中国人最没有资格歧视穆斯林
·公子沈:华为亮剑,胜算几何?
·公子沈:凭什么仇视穆斯林?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 DecodingthecracksintheChinesemodel
  • 斯诺登可以投案证明自己无罪了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 题申纪兰
  • 电脑病毒是人类原罪的证明
  •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鲁迅阴魂不散中国翻身无望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善本)
  • 哲学就是对话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
  • 英国女王为何坐马车而不坐汽车
  •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 神明是无法亵渎的
  • 诈死倒债的中国官商
  •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沛連載完畢,全文在此:
  • 张成觉蘇俄文學的深度-重看影視《這裡的黎明靜悄悄》有感
  • 移民秘笈在美国追求经济利益不影响庇护申请
  • 谢选骏穆斯林不能回家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夫妻婚姻家庭
  • 谢选骏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 明暗經緯錄中華民族千里共嬋娟明月
  • 高洪明要求国务院中央军委向人民公开国庆活动账单
  • 金光鸿要瓦解共匪,政治上的成熟是根本
  • 刘蔚刘蔚:所谓爱国就是害国害人害己,中共军非洲战役失败了--
  • 谢选骏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 曾节明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
  • 金光鸿各国要重新确立主权在民原则
  • 谢选骏“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 台湾小小妮238
  • 李芳敏1440007他把海水聚集成壘,把深海安放在庫房中。
  • 谢选骏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论坛最新文章:
  • 传统左派学校也反禁蒙面法 逾百人雨中组人链声援及抗议
  • 反蒙面法第二周:警滥捕旁观市民 示威者袭警手段趋烈
  • 选票变天 突尼斯民众狂欢干净总统问世
  • 中国“卖国贼” 何其多 郎平姚明也难逃指责
  • 台风海贝思重创日本 至少35人丧生11人失踪
  • 港抗议人士今天集会声援美国香港人权法案
  • 传颜色或潜移默化 赴港陆学反送中多于挺送中
  • 存在主义的时代: 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
  • 反送中示威惊曝割颈暴力 伤者是警长
  • 或涉六四与拒毛新宇 北大前校长丁石孙93逝世
  • “承认台湾是国家”10万人联署今达标 白宫回应与否都是大
  • 港独恐怖主义幕后
  • 反送中示威锤砸锁定亲政府蓝店
  • 人权世界离取消死刑又近一步
  • 好莱坞去中国发展经验多 好事者建议NBA借鉴
  • 广发浦发滥发信贷逾700亿遭震怒 有人挨罚
  • 北京酝酿取消直飞布拉格 报复要删一中原则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