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王藏:对素质论/传统导致论的又一次抵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06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對素賚論/傳統導致論的又一次抵制
    王藏
    
    (整理於推特@wang_zang 2019年4月相關帖子)
    
    一
    
    沈良慶先生發推說:某些各種不靠譜的職業割命江湖狂人從來就不知道也學不會應該如何做人,就要規劃、指導別人在自己領導下如何做割命新人,割命失敗就大罵所有人都他媽的是畜生,只有自己是拯救人類的上帝使者。先把自己屁股上的屎擦乾淨再罵廣大割命群眾也不遲嘛。
    
    我轉推時說:觀察先生多年言論,可說實屬大陸真正具獨立風骨之人:獨立於體制內,亦獨立於「體制外」;獨立於極權鐵板,亦獨立於各種跟風烏合;獨立於廟堂貓鼠投機,亦獨立於江湖各類政治名利極權機會主義式運作。忍不住再贊老友一下。
    
    沈說:慚愧,喜歡罵人而已,謝謝仁兄謬獎與錯愛。
    
    我回:您不是「罵」,而是剛正不阿、直言不諱,非魯迅李敖姚文元等徒孫文痞之言行體系:共產主義式/紅衛兵式。您有愛和慈悲底色,且有真知深識,與大棒揮舞一概而論閉眼胡亂宣洩仇糞對同胞親友文化之類絕非同「罵」。擁抱。
    
    藉此小弟再對無底線的素賚論/種族論/「傳統皆屎」論牢騷幾句:
    
    1、人,無論職業、見識、信念、信仰之別,對極權主義/恐怖主義/罪惡暴徒一類堅硬嚴苛或決絕抵制,正常。但對人和苦難和缺陷,需有人性溫度,愛和慈悲,才算「正常人」——而不是宇宙唯我牛逼正確絕對真理的狂妄,反對者也需隨時反思自身狼奶。
    
    2、張口就寥寥幾句口水就一概而論談「種族」/「人種」,何況大貶特貶——無論基於什麼「偉光正」理由,都有法西斯和共產毛成分,無論在何社會,此種腔調都涉嫌種族歧視和人類侮辱。小的來說,文筆大字報,文風尖酸刻薄,無學養無理性辨析,徒顯自身滑稽淺薄和不足信而已。
    
    3、49後,代代人就在被毀滅的文化廢墟苟延殘喘,所受教育和知識在馬列語境反覆洗刷下,即便後有縫隙空間接受一些異類知識,但思維方式、話語方式,乃至行為和生活,或多或少會殘留遺毒。尤其與毛思一脈相承卻又完善極具迷惑性的鄧論,往前五四和紅色文人的負面影響,如今,知識人多急功近利,不求甚解。
    
    4、據本詩人狹隘視野,從未見任何國家社會的「反對派」/「異議人士」表達或叫囂「滅絕本族文字、語言、文化」或「本族文化皆臭」之類的。偏偏在此國此類自吹「先進者」口中不絕於耳時顯瘋狂成常態。不用說出自「精英」之口,普通人或文盲都極少如此看待——歷史至今,只有紅衛兵及其文痞才會如此胡扯。
    
    5、不僅自我閉眼作賤不自知,對同族同類自我瞎潑糞之餘卻又隨時透露「大漢沙文」,對異族異類不時彰顯「改造的慾望」和「殖民的霸道」——總之,言行分裂之中所有言辭就是凸顯「老子無所不知天下第一」,至少凸顯「老子什麼都懂什麼都敢說都能批」,「至少沒人有我徹底深刻」——拿勇敢的無知當深刻。
    
    6、一個人如果不斷失去對同類的體恤、悲憫、仁愛,不斷對千年眾人參與的文化或信仰失掉基本的閱讀和敬畏,且以進化謬論拿以為是「全新事物」的「普世價值」來全盤反對一切所謂「舊文化」——尤其拿「政治至上論」來評判,這並不代表他就走入「現代社會」,恰恰是,其自身才貼切詮釋了「叢林」和「沙漠」。
    
    7、在下今日數語只是「大概」或「牢騷」,算不得「識見」,也不認為多有理。某個別用語或顯「偏頗」,但對比某些人連我親人同胞及無數代祖先都貶為「狗屁不是」的口水,算是有些「克制」和「中正」了。表達心態依然是:1)己所不欲,勿施於人;2)吾愛吾師但更愛真理;3)各抒己見求同存異,同仁情更大。
    
    8、話說回來,鄙人仍要自期:愚之淺見僅對此類觀點,不會否定持此觀點者另外有益觀點,更不會唾棄一個人(除大惡大罪者/奸詐無悔小人),何況是為民主自由作出大貢獻受大難者。晚輩對此類前輩多是敬意。三人行必有我師,一人行必有可取可愛之處,擇善學之,不妥自醒之。自勉:自我反思長進勝過廣義同道間的苛求。
    
    9、關於普世價值之「舊」。子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孟子曰:仁者愛人,有禮者敬人。又曰: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等等,皆屬普世,中外大哲皆有太多相通表達,已為千秋嚴檢留存。猴論者常以時間先後自認進化高級而全否往昔。
    
    10、關於「素質活該受罪論」/「非民主社會種族文化論」。此論實經不起推敲,有倒果為因喪心病狂同構極權之嫌。如此簡單歪邏輯,馬列誕生地德國俄羅斯人種文化皆爛,且還有帶來戰爭大難之希特勒斯大林,日本有軍國主義,亦爛,東德皆畜生,北朝鮮皆賤,其種族和文化亦臭不可聞,民主建國前所有國家民眾皆愚。
    
    11、關於信仰/文化差異。人性多彩,文化多元,永是正常現實,蘿蔔白菜各取所需所愛自認高低而從。因個人所愛而言貶或行伐期強求規劃他者所愛,即為綁匪,邪惡。再者,信仰乃個體靈魂自決,非嘴皮賣弄貼金損人自狂之物,而是胸懷眾生之足跡行為自利利他體現。另人多有卑微,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無宇宙全才。
    
    12、簡回詩友。吾也崇自由、智慧和拯救,非孔孟之道信徒,但是慕道友、為人參照者、外行捍衛者。不識作為仁義人學/暴政批判者/入世建構者之孔孟,非自大量四九新人始,古已有之。致使良知大哲常如「喪家之犬」,擇其善時政常有仁道興隆,無視踐踏或變通利用者常行霸道厲法。後學厚望民主憲政,不認水火不融。
    
    封從德先生發推說:#素質論 者如何解釋 #坦克人 呢?
    
    我轉推時說:不僅無法解釋 #坦克人 ,更無法解釋堯舜文王周公孔孟、春秋百家,歷代騷客文人仁者志士任俠好義輩,黃花崗,辛亥先烈,民國學人,數百萬死難衛國將士無數有責匹夫,大量右派,林昭等等,各種社團,八九一代大量可貴學生市民,不斷風起雲湧的民間維權抗暴者,各種堅毅殉道信徒,如今大量不絕呼吸言行者。
    
    我見封從德、陳光誠、沈良慶、李方、楊海、張雪忠等多位先生對此話題都有高論。為什麼要抵制素質論蔓延?在下發推以為:
    
    1、非危言聳聽,此「中國特色」論調多以進化論底色、馬列法西斯甚至恐怖主義背景以「極權式改造慾望」(非良性啟蒙)以「浮躁當深刻」加劇民間互仇,效果多在轉移或消解制度之惡,且容易漠視民間龐大血淚代價,放大民間絕望(非體制絕望)混淆視聽裹足不行。
    
    2、以貶斥責罵代替普遍人性之缺憾反思,以活該宿命代替關懷幫助,以反人性代替人性,以惡否善,以暗否光,以烏托邦思維打擊現實人生及絕境。歷史至今任何大罪災難,主因制度化罪惡,非民眾素質——且素質永遠千差萬別,即便「提升」也毫無止境。良制牽引默化好素質,乃常識。
    
    3、以「政治處境」比喻或事實判斷國人政治身分是「奴民」、「豬民」,是可以的。但以「人生真相」來全稱認定或價值判斷「中國人」(此詞所指就是「所有」)是畜牲賤族,就是喪心病狂。不能把鐵牆內的被迫普遍絕境無助悲哀轉換成受害者的一無是處,往受害人被姦者身上加罪。
    
    4、網噴很多素質論吐槽遠非理性的文化批判社會批判,批判發心是辨析或警醒或祛弊存華或啟示,非驕狂或全盤否定——人間只有一類需要全然拒絕之物:極權主義/恐怖主義及其相關,因一無可取且邪惡透頂。除此文化社會,各有千秋各傾所向,欲言毀者是霸道無多元開放,欲行毀者是作惡。
    
    5、按其歪理來看,簡單說:不提本國,那麼被種族滅絕的六百多萬(一種考證)猶太人,數百萬紅色高棉受死者,各共產國家無數死難者,都是畜牲賤民?都是種族下賤?此族都是大糞文化?活該受罪受死?豈有此理!況且此類人瘋狂對祖國故土鄉親族胞文化仇視,與種族滅絕者異曲同工。
    
    6、我當然也不全盤否定某些素質論者的心胸:恨鐵不成鋼,有的還有「因愛生恨」成分,且若針對作惡暴徒(無論官方民間)的指責我也讚意有加。只是覺得,我們面對的是曠古絕今罪惡之境,苦難和代價前所未有,其中的掙扎抗爭確實遠超古拉格艱難、悲劇、悲壯。對內愛行好過恨語。
    
    7、精英之為精英,簡為:不脫離人間之思想啟示+行為擔當,非:思想打壓+行為自閉。哄抬素質論,易陷精英自負而眼高手低腳淺,侮辱民族,冷漠民權民生,以相關演繹放大所謂暴民論、民粹論、動亂論、崩潰論,牆外大雁如何好吃論。渙散壓制變革共識,增牆添瓦,有為極權改開改良背書之嫌。
    
    8、因良心不滅自醒自救進而醒世或扶世之「精英」,不要覺得世界和民眾虧欠自身,真乃良知和個人家庭社會公共福利驅使——無人死逼你站立和擔當,甚至把擔當當傲慢和累贅。因良知受累是主動抉擇之自我言行負責考驗,當然值得尊重和銘刻,若以此「道德優越感」仇民蔑世,就背離良知本義。
    
    9、依我看,很多民主變革和政治競爭,變革者或競選者面對民眾,無論真言或藝語,首要考慮是能給予民眾「什麼好處或保障」,而不是聽你「教育如何做人何況是辱罵」——這樣能獲得什麼更多支持呢,你都與我決絕對立了,還如何有合力呢。誠然,若思想者批判「平庸烏合」,那是說理,非噴糞。
    
    10、素質論小視人權制度/文化差異/民族自決/信仰權利問題,還易引發加劇或顯或隱的殖民主義,既促本族族群相殘互撕,又對外族不斷顯擺「中心自大」構成獨立文化種族侵蝕:1)以西文化反中文化;2)以漢文化反他族文化——堂而皇之以「文化改造」和「素質更優」之名。此為怪胎式民主自由。
    
    11、哪有自由哪是祖國,無論你認歐洲中心還是美國中心——容納你自由的是民主制度和文化多元寬容,並非你素質論表現出的種族歧視和單一文化自大——即便自大,也沒有對你的特殊膚色種族印記放肆羞辱。當初的歧視黑人也不斷消解漸顯寬容。對紅色滲透和恐怖主義傾向顯防備另當別論。
    
    12、因此我說,無論海內海外,素質論者身處何社會,大多沒有走出「黃俄宇宙真理式1984動物莊園思維」。自信可自信得近乎「超人」俯視一切,自卑可自卑得連自己族類都貶為「垃圾」;表演博愛比誰都顯得逼真,力行對同胞仇恨比任何外國人士更有過之無不及——此不叫分裂和陰暗,何是呢?
    
    13、網友「梅林飛刀」轉我推時說:素質論的人還不少呢,尤其是在民運圈內外。我回:此類人,應該屬「共運」吧。網民「乾·滯」回覆陳光誠轉我的帖子時說:你們倒是不垃圾,就是成天腆著逼臉奴役了你們幾千年的文化和祖宗!所以你們賤民賤種活該活在豬圈吃屎!我回:#素質論 一典型例,紅衛兵就是這麼看的。
    
    14、據愚觀察,素質論大多屬泛自由改良派,且多是黑孫黑蔣黑民國之流,多是共產五四式魯迅教徒和李敖潑皮徒孫,多是紅色教育薰陶者和體制既得利益捍衛者。
    
    15、無意又看到 #素質論 一典型腔調:怪佛教或敵佛教。從魯迅五四圈蔓延的敵基督、敵儒釋道各類價值體系,到毛兵們打土豪鬥鄉紳、鬥高僧大德聖賢、鬥傳教士、打倒孔家店鬥倒一切滅掉一切信仰和文化······成為馬列殖民地。如今持續,也持續在此類網噴段子手之口。
    
    (網民語:中國是農耕民族,佛教入主中原徹底放棄抵抗精神,絕殺了民族的血性。徹底淪為待宰的羔羊。佛教昌盛之日,就是中國受外來民族蹂躪之時。你無需宣講佛法的高大上,是否是一個好宗教,你只要瀏覽歷史,看看這個宗教誕生之日到現在,給人民帶來的是和平安享?還是無盡的苦難?這和紅色基因毛關係沒有。)
    
    16、此類素質論患者的瘋狂之處在於:大字報式無底線敵所有民眾不說,還敵文化,敵宗教。能敵能怪的都敵都怪了,除了對制度問題、社會問題和無數罪惡現實淺嘗輒止或找台階。充當另類維穩精,設定民主條件,讓自己只會唾沫濺。
    
    17、主要問題是什麼,該怎麼辦,自己能盡什麼力——才是正話題。與極權共構學紅衛兵潑糞傳統、臭罵民眾,只能顯示自己的虛妄和無能,除此,無任何一絲其它涵義。某些自認素質高得蔑貶一切「低端人口」者,別忙著只懂三言兩語烈噴和只知炒此話題劣質冷飯,要談,至少對此拿出一篇千字以上文章看看口水中乾貨多少。嘿嘿^_^
    
    18、對素質論抵制吿段落,有生存、帶孩子、調情、做愛、讀書、學習、寫作、漫步、看地看星星、點滴行為等無數比此重要事有趣事等著做。幾年前我曾說,凡拿「中國人」全稱判斷為「畜牲/支那豬/雜種狗/賤人類/劣種族···」等,你等若每次吐前加上「包括我及我愛人父母兒女兄弟姐妹爺奶公婆親朋好友」,我就不嚴重斜視你^_^
    
    (配圖:著名獨立紀錄片導演、畫家胡傑先生書王藏詩歌的書法)
    
    王藏:对素质论/传统导致论的又一次抵制
    王藏:对素质论/传统导致论的又一次抵制
    
    二
    
    學者榮劍發推說:乾隆謚號為:法天隆運至誠先覺體元立極敷文奮武欽明孝慈神聖純皇帝。前面定語一大串,但頭銜只有一個:皇帝。到毛時代,是四個頭銜:導師,領袖,統帥,舵手。現在與時俱進,有五個頭銜:全黨擁護、人民愛戴、當之無愧的黨的核心、軍隊統帥、人民領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掌舵者、人民領路人。
    
    我轉推時評:我尊重或認同榮先生其它某些意見。但此類流行短評或諷刺看似深刻,其實文不對題,諷不對位。「皇權帝制」與「極權專制」混為一堂,不分問題本質是馬列極權,強認是傳統專制——此是大陸泛自由派之通病。
    
    牛人師友莫之許回:改良派只剩下插科打諢了。
    
    我回:是的。甚至連秦始皇專制和唐太宗專制也混沌不清,連「素王之道」和「霸道專制」/「王道」和「法道」的概念也搞不清。
    
    內地傳媒引述昂山素季所言:中國是緬甸榜樣,無國家勤奮超越中國。
    
    我發推時說:有些人,為諾獎增光。有些人,則增恥,尤其與權力勾兌的政客型。光環不會遮掩住醜事定位永恆,更不能阻止欲墮落之人的墮落,甚至更能腐蝕。
    
    推友「菩提樹下」回覆:權力的誘惑。
    
    我回:是的。我不否認她掌權前的一些功績乃至符號效應,只強調一個觀點:知識分子若趨向政客型,或政客型裝飾為良心型,所造成的迷惑之害(因話語權)勝於赤裸裸的擁躉。
    
    菩提樹下:緬甸轉型受各種因素制約,有國內大緬族主義引起的民族矛盾,也有民地武因素和軍方影響。昂山素季的權力受上述因素制衡,由理想型迅速轉變為現實型也是必然的。
    
    我:不管何因素制約,其有職權和道德聲望,卻袖手旁觀或縱容對羅興亞人的種族清洗,甚至還洗地、呵護種族仇恨言論,任軍隊蹂躪和無視對獨立人士的迫害。因此我說,曾經再大的世俗光環也非聖物能永保青春公義,阿拉法特和XXX等也獲得過。
    
    政客與政治家有大別。政客貪戀權力,深諳功利投機運作,背棄受難初衷、理想堅持、為蒼生之念,私利至上。政治家爭取正當權力,捍衛權利,為民族民權民生孜孜躬行,知行合一,公利至上。各屆人士皆有淪為政客可能,或政界,知識屆,藝術屆等。如本人所識某藝術家,畫作將己立中間,尊者及各屆義人放兩邊。
    
    一網民回:羅興亞人是入侵者。稍微學一點歷史再說話。
    
    我說:嘿嘿,就算按你博學邏輯,士兵集體強姦羅興亞女人等多種惡劣事情,就是正義正當的嗎?面對譴責或批評,昂山素季所言「我們國家沒受到公平對待」——此種腔調與歪腳部發炎人有何區別?難怪國際社會撤回了她曾獲的一些榮譽認可。
    
    也因此,我想到我為何要揭示和抵制 #素質論 者及其蔓延的種族侮辱歧視腔調。自身作為被虐者,就隨時言論虐他——人質有綁匪情節。我當然尊重任何付出代價者,但不是所有曾經囹圄者都有對正義的誠實理解、普世的見識、正常的心胸、真正的民主自由理念和人道主義。
    
    此網民回:一個搞藝術的人要提高自己的素養。淺薄的人永遠出不了深刻的作品。黃左只會拾白左牙慧。
    
    我說:一個鸚鵡學人者先把自己舌頭捋正,紅小兵如今不好混網絡啊。
    
    網友「藝苑芬芳」說:臉書上港台人多,而推特上大陸人多。當我談論儒學和中國傳統文化,在臉書上都可以和港台人有很好的交流,但是在推特,很多大陸人,自持為反共鑒定,連傳統文化一起反,為什麼每次討論儒學和傳統文化在港台和大陸人之間有這麼大反差?到底港台人和大陸人哪個素質更高?正因為不知傳統文化為何物才反對。
    
    我認為此言可參考。無意看到網民李詩銘所言:魯迅在《吶喊》自序中寫道:「我覺得醫學並非一件緊要事,凡事愚弱的國民,即使體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壯,也只能做毫無意義的示眾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為不幸的。所以我們的第一要著,是在改變他們的精神。」可惜得很,一百年過去了,國民不但愚弱,且更加愚昧。這樣的國民多死幾個也是好事。
    
    我轉評數推:#素質論 謬論又一例。若民主法治社會,作惡者自當受法律制裁約束。馬列極權毀人性道德,惡制縱惡縱利縱慾,致不少互害。此以「愚民該死」取代責任問責追究。魯迅某側面相,是共運煽風者,可謂此類爺頭。此話中視人命如草芥,此擁躉亦言「多死幾個也是好事」,以其帖子意,若「愚昧」就該死?且死得不夠?
    
    老毛就愛說和做:死多少都不算事,死得還不夠。當初蘇左文人和共運分子,就是如此打著「民主旗號」以「改造精神」和「唯我先進」為名強視眾民愚昧進而自認瘋狂鬥爭有理蔑世殺人搶劫鬥民毀文化毀一切的,後來以放縱大惡而得逞顛覆民國,後入地獄之境。如今,素質論者們照樣以一致的躁狂輪迴入當年。
    
    假使你以基督教或其他高尚宗教/文化價值背景來言說本土文化價值體系「落後」——此種視生命如草芥之言論你等也找不到任何根據——無論是從上帝之口,還是從西方自由主義大家或民主鬥士或異議知識分子之口。只有共產主義/法西斯主義/恐怖主義/極端教權主義者之口才會如此高高在上對民眾人命冷血殘忍。
    
    因個人或民眾無權無利絕境及遭遇被害或互害——法不捍正保身,或正當防衛或私立救濟或XXXX,此面對強權及其職權惡徒,是具正義的。而 #素質論 網噴隨時大言不慚「打倒」自己一知半解的文化不說,隨時放縱對民眾生命的鄙視——你的正義何在?基本人性何在?如此,就解決大量問題了嗎?是在捍衛體制合法性嗎?
    
    雖說我認為大量 #素質論 者的雞毛蒜皮口痰(非長文批判,其類也無能無力無識無興趣來認真說人話)不值一駁,但若其披上「民主外衣」裝扮,危害性仍不容小視——作為極權主義思潮之一種持續的內化外向蔓延態,對此類體制內外「紅衛兵遺毒」的揭示(骨子裡仍是馬列斯毛化的),不盡然為無聊之舉。
    
    崇魯者不少我尊敬之人,不因觀點差異仍是朋友,因其借魯「正面成分」(對負面認知不夠)之所謂「批判精神」,沒有如魯般冷酷認為「愚民病死多少是不必以為不幸的」,且積極入世思行。我至今仍沒大篇深入揭魯迅遺毒,一因有比這更大怪物需要面對,二是共同艱難悲哀處境不想擴大此爭論無意傷了同仁溫情。
    
    魯迅李敖等不顧很多真相和理性、人情、風度、愛慈,對歷史現實他人極盡刻毒挖苦諷刺能事,而愛詩情畫意愛真文人風範的我卻不得不顧。暫不提黃花崗與妻書等,其實稍對比魯迅瞿秋白李大釗陳獨秀等和徐志摩、陳寅恪、辜鴻銘、胡適、王國維、林語堂、傅雷、梁實秋等,對比丁玲和張愛玲等文人,就知一些高低深淺。
    
    友人劉德軍兄轉評:既然是借其「正面成分」,就沒有什麼大的分歧。
    
    我回:是的,對比龐然大物來說。但是其遺毒導致的如今素質論吐槽,在加劇分歧,且有害於極權制度、傳統文化與民主自由語境之良性反思。所以,不得不提到素質謬論始作俑者的當年「蘇式文人」與如今另類「蘇式文人」的一脈相承。
    
    劉兄回:素質論者就遠離他們吧,假朋友真敵人。
    
    我回:素質論者大多只是唯物論進化論受害者,對歷史和現實真「愚昧」(他們慣用指責語),頭髮眉毛鬍子一把抓不求甚解大多屬網絡博人眼球裝X而已——但也不是「敵人」(極權才是),能維持朋友更好不能也不強求。揭示、抵制他們謬論不是在意他們謬論,而是作為爭論一種,說出觀點以便見仁見智。
    
    但是,我也不矯情以為就此話題沒有根本性分歧(非大方向分歧)——本質是:民國文人和馬列文人的分歧。或說:獨立文人和共產文人的分歧。但也有相似意識形態但有區別的例外,不是網路文痞是真學者也反對極權專制,有很多理性思考論述,大概屬「社民」。
    
    我見「藝苑芬芳」發推說:五四運動在反傳統之下引入共產主義。袁世凱稱帝宣揚君臣綱常,而孫中山宣揚的是四維八德的傳統文化,即禮義廉恥、誠信、格物、修身等。現代民主政治己不需君臣綱常可以揚棄,而傳統中修身養性部分需要。反傳統者批判所有傳統,而他們本身卻冷酷、自私,缺乏人性關愛溫情,中共徹底拔掉他們傳統文化之根。
    
    網民鄭若舜轉此帖評:什麼是傳統文化,它不仅是一種文化,也是一種生活方式。例如:纏足,父權社會,女性地位低下,愚忠等等都是生活的一部份。它(傳統文化)是一個package,你不能只紧抱它好的部分,而把壞的部分剔除,這樣就不是原來的傳統文化。國人都有個弊端,又要認是文化正宗,又要帶有強烈的選擇性,這樣很‘無賴’。
    
    我轉余英時教授言論評鄭帖:余英時:在中國歷史上侵犯人權的情形較其他文明要少······歷史地看,要儒學對中國史上所有罪惡負責是毫無道理的。纏足就是一例。正如狄百瑞說的那樣:「纒足經常被當作顯示儒學殘忍﹑扭曲﹑男權至上的罪惡習標誌。」但實際上正如他清楚地闡明,這種侵犯女人權的極端形式與儒學﹑佛教均毫無關係。
    
    余英時:這裡我想指出一個重要卻被長期忽視的事實,理學的創立者程頤(1033-1107)的所有後代,直到元代都忠實沿襲不纏足的家族傳統。見丁傳靖編,《宋人軼事彙編》(北點,中華書局,1981),卷9,第2冊,頁455.
    
    我又轉一朋友言論:宋代理學家們,家人沒有一個纏足。關於纏足起源,說法不一···有說始於隋朝,有說始於唐朝,還有說始於五代時期南唐後主李煜。纏足明朝已很流行,完全是自發,兩朝皇帝都下過禁纏足令,沒用,滿人是不纏的,後期也有纏的。滿清反對裹腳,但禁止不了,乾隆曾下令禁止,沒想到後宮佳麗們都裹腳了。這就像現在割雙眼皮,打瘦臉針一樣······愛美唄!「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所以,儒家對於纏足的態度,這是不言而喻的。程子朱子批纏足,那個罵的也是很嚴厲的。
    
    我評:陋習可批可棄,但素質論者找出一些陋習就嫁禍儒家推舉或其它傳統文化,實在是不公平,閉眼不辨。素質論者先放下高姿態口水,來看看余英時教授的理性研究。否則吐槽空泛笑料連連,沒技術含量。《余英時:民主﹑人權與儒家文化》xuehua.us/2018/10/18/余英时:民主﹑人权与儒家文化/zh-tw/
    
    一網民回:所以我一直都說是中華人本身不行,好的東西留不住,壞的倒是學得挺快,發揚光大。
    
    我回:此種「素質論流行語」大而談之空而無具體所指,還是放棄吧,一來就「中華人本身不行」。「所有人」都不行?「好的東西留不住」,什麼是「好的東西」,都「留不住」?「壞的倒是學得挺快,發揚光大」——「所有人」都如此?這不是紅衛兵語言胡扯嘛。
    
    網民「踩死愛國糞蟲」回:余英時,也是個老朽愚腐。
    
    我評:不要光下定語判斷,舉例說明才不會讓人覺得你是紅衛兵。你至少寫不說思想見識深刻至少一篇東西才能稍微有資格反駁余教授那一文啊,短短幾字一句就想「打倒」一位大學者?搞笑不?
    
    「政治正確」就會「三個代表」其人「一切正確」?豈有此理。你懂一點政治反對姿態就代表你懂一點歷史常識、文化常識、文學常識、藝術常識、思想常識、學問常識、社會問題、變革問題?沒這麼容易吧。更何況此類 #素質論者 扯著姿態虎皮就貶損國人一切?如今網絡語境搞笑的不是各類笑話,當屬素質論病患。
    
    簡而言之,會叫嚷「民主」就表示他無所不懂,一切皆有能力或資格指手劃腳?當然你有「言說自由」,但言說自由絕不=言說能力或言說道理。在下多年潛心細讀一些傳統文化原著(非二手評論或八九手以訛傳訛斷評),也只自認略知皮毛而已。這些根本不讀或讀不懂者或道聽途說者何來如此勇氣誇誇其談?
    
    網友朱國慶回:其實都知道,中國歷史長遠組成複雜,造就的文化的確龐大,但是,你所瞭解的中國文化和其他十多億人瞭解的並不重合,你以為自己瞭解的是中國文化的正統或主題,但十多億人並非如此啊,中國人僅僅認同並且記住的只是如何苟且,如何骯臟地活下去,不是嗎?若要開創新的文明,不否定,又怎能接受新的文化?
    
    我回:一、不同認知正常,我從不強求/奢求他人認同我觀點,也絕不自認掌握宇宙真理或多有道理。但對於自己不理解就大棒揮舞打倒者,是不正常的,我反對此是我的思想自由。
    
    二、大量大陸人不識傳統,為何?實為馬列殖民所致悲劇,非傳統所致。
    
    三、你言中又帶「中國人」(包括你我及大量參與改變者嗎)字樣來判斷,實不理智,此種「全部指稱」乃極權思維。
    
    四、「否定」(全部還是部分?)和「開創」實在虛妄,除非「外星文明」才似乎「全新」(或與地球文明也有大關聯)。任何現代文明,無一不是在繼承中祛弊存優不斷開放。譬如基督文明,發端時無「民主制度社會」,有現代民主後,是否就認其舊而否定?
    
    五、實有兄台所言「新文明」,即「馬列文明」和「極權社會」,此「新」就是否一切「非唯物/非進化/非階級鬥爭/非暴力恐怖之文明」的——實屬反文明。
    
    六、因此,那些叫囂打倒一切傳統和充滿種族歧視仇恨及侮辱踐踏所有古人今眾者,休要扯「民主自由」大旗來忽悠、規劃我。對於此,我不但是現制反對者,亦是你政永遠的反對者。
    
    劉德軍兄回:其實繁體字妨礙大多數人讀懂你的東西。這也是當年實現漢字簡化的原因。
    
    我回:我多年來棄絕簡體字,就是認同並捍衛漢字文明,抵制和拒絕極權殖民和改造。
    
    推友「江南夜」回:選擇使用繁體字是對傳統文化傳承的態度和對中共破壞傳統文化的切割。現代化與繼承傳統文化不矛盾,是個有機、漸進、磨合的過程,而不是文革式的破壞過程。台灣、日本、韓國給出了現代化與傳統文化結合的最好例子。
    
    我回:認同兄台高見。
    
    推友彥青回:這也是我一直保持的態度。
    
    有一網民又批:纏足即使不是儒學來的,也100%是你支那惡臭文化之一。就像食人也不是儒學或佛學來的,但你支幾千年來也吃得不亦樂乎。
    
    另一網民附和:孔子本來只是個歷史過客,kina物種的屬性就會導致ta們專門選壞的來傳承發揚。kina歷史上有機會選擇的文化這麼多,最後還是這麼壞,其實還是kina物種本身不行。
    
    我回:請紅衛兵具體舉例:「幾千年來」意思是「不間斷」「食人」的歷史事實?也請回答:哪個國家的歷史是純潔乾淨得無一惡臭?
    
    蘇格拉底被告密,被處死——按你卡通小豬佩奇邏輯,就可以斷言「古希臘都是告密文化且吃人」和「古希臘人都愚昧都不尊重哲人」嗎?
    
    「物種不行」?你又是什麼「物」什麼「種」?你祖宗是達爾文中的猿猴還是馬克思和列寧梅毒雜交的——此語是以「素質論」口吻說出,讓其感受下何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按神造人論,所有人都來自神創造,有何物種之別?按佛家某觀,所有人都是「無始流轉」,有何物種區別?道家說「道」生,中華神傳盤古開天闢地女媧造人······另,各經典價值體系中人類有何物種區別?
    
    你們的希特勒祖宗和毛爺爺才認自身種族和血統最優,嘿嘿。
    
    三
    
    網民「獨俏逍遙」發推說:轉帖:有人說《紅樓夢》是一部真正描寫貴族生活的名著。然而,你能從這本書里讀到了什麼樣的貴族精神呢?只有貴族的胭脂味和酒色情慾無病呻吟的詩文。整個大觀園就是縱情享樂的樂園,勾心鬥角,縱情享受。我們讀不到一丁點的貴族精神,何止紅樓一夢,整個上下五千年都澎湃著洶湧著歡騰著延綿著~渾濁!
    
    我轉評數推:#素質論 #紅衛兵 #網噴段子手 #以訛傳訛 #不讀書但愛胡說八道 又一典型例。
    
    致李曉雪師友(紅樓研究學者)
    
    王藏
    
    月落長安萬里沙 紅樓一夢影孤斜
    功名井巷殭蟲嚷 檻外苔痕妙玉華
    腐口朱門連酒肉 青蓮境遇有人家
    風流豔骨悲情血 獄海高弦淚葬花
    
    戊戌 孟冬
    
    稍補充:我敢說此帖作者或認同者要麼是沒讀原著的騙子,要麼沒讀懂,或僅以李敖之類文痞或紅色文人的思維先入為主。不喜歡一作品很正常,但如果不是反智者,絕不會說出「整個上下五千年」的典型紅衛兵標本的極端斷語。人性相通,很多西方名著,都有對「勾心鬥角」等「幽暗人性」或「與魔共舞」相伴的細緻描寫。
    
    不具體談紅樓,僅就其短評之思維來看:「胭脂味」、「酒色情慾」、「縱情享樂」乃自由人性一部分,只有極權、法西斯、極端教權、強權才以「權力強制」禁欲禁靡靡之音,禁「無病呻吟」之「頹廢」、「垮倒」——才鼓吹「火藥味」、「烏托邦」、「假大空偉光正」、放棄「小情小我」而「純潔偉業」而毀情毀樂。
    
    再補:若按其思維,「貴族精神」就是「紅色革命精神」,無人性詩情、靈性、慾望、灰色、高潔、理解、情愛······一方面一概胡說「專制」下的傳統文學不尊女性、無人性、無獨立思想、殘忍等等,一方面又對「以女性為主」大書女兒情,人性滿滿,大重女性豐富情感、才學和地位及思想叛逆的作品一棒打倒。滑稽。
    
    「無個體」而弘「集體」,無「多彩人性」都是「偶像四射」——不是「貴族精神」,更不是「貴族文學」——哈姆雷特還猶豫不決,其母還背叛其繼父還荒淫呢,堂吉訶德也不是「高大威武」,還多「滑稽」和「騎士反諷」呢?而紅樓夢,就是本土貴族文學,對落花都認真流淚下葬之人,不是貴族是什麼?冷血絕情才是貴?
    
    推友李南飛發推言:中國的傳統專制文化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專制模式,迄今為止它已經向這個世界貢獻了漢、唐、宋、清、中共等極其繁榮的集權王朝,它告訴人類一個道理,在長期專制文化的馴化之下,人民可以不需要自由也能創造出璀璨的國度,如同魔鬼展示著與上帝相反的力量迷惑著世人,閃耀著地獄的火熱。
    
    我轉評數推:#素質論 #網噴段子手 #以訛傳訛 又一例。配上「政治正確」的帽子,並不表示姿態萬歲和大棒正確。將漢唐宋清與中共並列或等同而談。
    
    李回:如果我需要為那則推文認錯的話,那只有一個錯,極權我寫成了「集權」了。
    
    我回:客氣,各抒己見便好。你有你的看法,我無意看到你的看法而又有我的看法而已。只是,中共政治體制才屬典型而完備的「極權」,極權與專制兩詞有別,相關歷史真相亦有別。若認知清楚、謹慎者,不會妄下如此短語。若類比,當今更貼切與斯大林體制等世界的共產國家類比。
    
    李回:我永遠講一條最簡單的道理:所有能找到共同點的事物,都一定有共同的起源。專制王朝和專制王朝之間的共同點一定是專制,起源一定是相同的傳統文化價值觀和傳統專制邏輯。
    
    我回:「專制王朝」與「極權恐怖主義獨裁暴政」實屬不同起源:一起源於秦始皇(非春秋亦非孔孟之道,部分傳統);一起源於馬克思共產黨宣言和列寧十月革命及斯大林共產極權。怎麼是「相同的傳統文化價值觀和傳統專制邏輯」。
    
    李回:中國的專制也是在進化的,所以後面的中共王朝必然是前面所有王朝的集大成者。
    
    我回:錯謬。當下有「專制」成分,但不是「專制王朝」集大成者,而是:「共產極權」和「一九八四」集大成而不斷借助「高科技/權貴經濟/超級物欲/毀傳統一切道德、文化、人倫底線、審美靈性/毀一切天人合一和諧生態文明」的超級極權怪獸。
    
    李回:按你的邏輯,來自西域沙陀人建立了宋,它就與鮮卑突厥人建立的唐不是一種專制了。順便問一下,中國共產黨是由什麼人組成的?蘇聯的體制和中共國完全一樣嗎?
    
    一推友回:君主專制與社會主義極權專制不管從理念還是組織結構上都完全不同,中共高層都是去蘇聯培訓過的,從發家到建國後一直到改革開放前都在模仿蘇聯,稍有常識你去比對一下兩國歷史就明白了。專制與專制有很大差別,不該混為一談。
    
    我回:「蘇聯的體制和中共國完全一樣嗎」?看看中共發家、意識形態和運動鞏制歷史現實即知。專制固然不可取,但面對歷史和文化,不要一概而論。舉例,唐專制與朱元璋專制當然有別,有仁道專制和宦官專權專制亦有別。當再糟糕的專制,也有底線不是什麼都毀——而馬列極權有底線和保留嗎?
    
    再補充一點:共產極權是「中國人」獨有獨受嗎?看看世界的共產主義運動便知——此運動和體制,造成了遠勝於世界各國傳統專制歷史(專制非中國獨有)和兩次世界大戰災難的悲劇。簡單說:專制管地(還多有德治,也有一些法制,「與庶民同罪」)不管天和空氣。極權管天管地管空氣,禁止和迫害非馬列的一切信仰。
    
    再補充點:傳統文化價值觀還有「敬天畏地」、「民貴君輕」、「求仁得仁」、「捨身取義」、崇高僧大德(尊信仰)、敬聖賢君子(文化人)等價值觀和現實,就算歷史一些霸道時期也有此心態「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毛極權「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打倒孔家店」,「什麼佛經盡放狗屁」···如何「相同」。
    
    杜詩云李白:天子呼來不上船;李白云: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人家即便仕途不佳也沒被處死。而大量衛國國軍和「資本家」、文人即便說話「不反動」,或有人野百合花諷刺下,或啥也不說不做,光是「血統」不純就受死······這是完全相同傳統?我不是說「專制牛叉」,是反對閉眼盡潑污。
    
    獨立研究學者黃鶴昇先生回:傳統文化是天下文化,專為天下蒼生服務的,不是為帝王將相說話的。范仲淹說「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儒家的最高理想是「平天下」。
    
    我回:先生是專家,是的。後學此帖淺語背後,將儒釋道墨及神話傳說風流野聞等也看作「傳統文化」。儒家「天下」是傳統主流。但我對儒家目前是:部分敬同。
    
    黃回:我對儒也有批判。比較認同孔子,對後儒則有不同看法。供參考。(鏈接:「孔孟之道判釋」緒言 https://huanghesheng.org/wenzhang/41-2015-12-22-22-12-11 )
    
    我回:謝謝您!多年前就在《自由聖火》拜讀了先生此作大部分,也私下作了點讀書筆記。我會再細讀,您的作品和余英時等先生作品,我都會當為重要參考。
    
    我再發推說:紅衛兵現實和語境固然廢墟和悲劇,但與此同樣廢墟和悲劇的是,各色人等流淌和噴發紅衛兵的狼奶去反對紅衛兵。未來,當反對的硝煙告一段落,後人回眸,四九之牆並不會隨著紅色長城的潰敗而倒塌。從進化論、馬列、蘇俄和毛鄧深入建構的「基因改造工程」——極權主義病毒,仍會長期戕害扭曲著看似牆對面及廢墟上的很多人。
    
    我近年整理了大量資料可作此帖人事理論據,未來收入我的著作《極權主義的終結》一書。論據不僅僅是五四至今大量 #素質論 者···舉一小例:曾有一異議人士,對佛家道家儒家激烈地於我面前大批,還說未來民主了,要改造西藏和新疆的他自視的「低劣文化」,我馬上抗議。他高聲說若他掌權,就算打戰也不許DL。嘿嘿哈哈。
    
    別問此人是誰,我遇到不少。我假裝說理時盡最大力避免提人名,算傳統文化一種教誨:「厚德載物」。三言兩語,不提名是避免如 #素質論者 那般「斷人斷物」。若長文需要舉例則會辨析,不是如素質論者「揪住一點打倒一人/一族/一文化之全部」。
    
    推友Hebe 兄回:改造別人的思想,是社會主義的特色吧?都民主了,誰還有權利強制改造別人的思想?有些糟粕是要淘汰,但是只能引導吧?自由開放、允許外部文化自由進入,有比較才有優劣,有選擇才有拋棄。
    
    我回:在思想、文化語境:此「特色」會長期恆在,不會因「民主」而消。對峙、衝突、潛藏的殖民之戰也不因民主而絕。「民主」非萬能,也會自我顛覆或需二次、多次歌茗或以自由捍衛,拓展自由人權——如果「優劣拋棄」非個體、民族自決、民間自我趨好自篩,而與「權力」結合強定,「自由開放」只是鏡花水月,「一統天下」才是真火真慾。惡總蠢蠢欲動。
    
    Hebe 兄回:希望先生多做評論。
    我自認屬於應試教育下成長的無文化一代,不識孔孟,不敢妄批傳統。
    但每每看到網絡中脫離事實東拉西扯泛泛而責,總覺沒有說服力但無從下口反駁。
    所幸還有一些博學擅思的前輩能引經據典指點迷津,總算不辜負時光。
    
    我回:先生客氣,鄙人年少輕狂時也有閉眼瞎說,後來不斷反思才知自身沒有脫離「應試教育」和「紅色教育」遺毒——如今我也不敢自負以為自身徹底完全脫離,常深夜反思,慚愧多多。自勉路曼修遠,任重道遠,太多基礎東西要學。共勉,謝謝您交流!
    
    推友李如凱兄回:有些政府包養的文人奉旨抹黑傳統文化,把共產流毒全部嫁禍于傳統,從而替馬列洗白,非常無恥非常陰毒。同文同種的台灣傳統文化保存完好,頗有古代大同之風。受儒家文化影響的日本韓國也是富強文明,足以戳穿匪類險惡用心。讚同先生高論!
    
    我回:謝謝先生理解!「紅色滲透」不僅在「體制內」之政經和文化,還在貌似「體制外」的大量知識人或文人承載的「龐大工程」,或主動,或被動,或顯或隱。或壓根兒不知傳統為何物的自認「走進新時代」或「新人進化高級」之口水賣弄。
    
    李回:皇權與共產專制不同,皇帝絕非一人獨斷專行,主要受製於三:一、傳統倫理,源自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主要是儒釋道三家,講究敬畏天地聖人。二、道德輿論,輿論話語權並非掌握在皇權手中,而是在士子、讀書人手中,施政有失要下罪己詔。三、立國皇族開創的法律。共產集古今獨裁之大成,破壞無出其右。
    
    我回:先生所言有道理。但歷史上也有些經常啥也不顧的,即便略「受製」但以商鞅之法或無道無法而隨時肆意妄為的。謝謝交流!
    
    (配圖:紅樓/傳統文化研究學者朋友李曉雪女士著作剪影)
    其著作簡介:https://wapbaike.baidu.com/item/因情悟道说红楼/16036964?fr=aladdin
    
    四
    
    推友汐顏轉帖:轉:建佛教入華兩千多年,聲稱大慈大悲大智慧,沒辦過一所學校和醫院,只見圈地斂財愚弄百姓。基督教入華百年,辦學校、建醫院、育嬰堂、漢語拼音、曆法、解除婦女纏足等,現代文明事物都是人家做的。
    
    我數推轉評:僅對基本事實和觀點。二大教我皆敬畏敬重。極權對各教及信徒的破壞和扭曲是一回事,但此類用點掩面罔顧事實的極權思維「網噴語法」是紅衛兵遺毒。稍有基本歷史現實常識者,是不會如此非理性對比論斷「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的佛教的,且不說其對中國文學/藝術/文化/哲學/語言/教育/制度文化/道德/風俗等的重大影響。
    
    在慈善和公益事業,自古至今不勝枚舉。分享一常識帖《談佛教慈善與公益事業》http://blog.udn.com/mobile/acewang3005/106868829 節此文片段:醫學、科學從一開始就是重要的部分······如什邡市的羅漢寺,在素全法師的領導下,不僅安置了上千災民,而且將禪房變為產房,在寺內建立起臨時的產科醫院,接生了108個孩子······
    
    稍具體分析「網噴語法」,如此帖:1、「兩千多年」「沒辦過一所學校和醫院」——何來如此閉眼瞎說的勇氣,有何事實證據支撐此極端「斷語」;2、「只見」「圈地斂財愚弄百姓」——知道「只見」一詞之基本意嗎,有「唯一」、「絕對」之意——歷史和現實的事實如此嗎?暫不提古代近現代(因誑語不愛或無心思了解一點歷史),當代竟如此?不是誹謗是啥?
    
    按此種「認此全否彼」的極端思維,那麼是否可以依此思維說:基督教、伊斯蘭教等歷史上有「宗教戰爭」、「極端教權迫害實例」(不提具體歷史煙雲),就可以簡單「論斷」「認定」「全部」是「殘忍」和「愚弄百姓」吧——一個正常心智者是不會如此思考和表達的。
    
    推友菩提樹下回:時政異議圈子反儒反佛反穆反中國文化的一切,獨尊某教,這是禍端的開始。
    
    我回:反是可以的,觀點各異正常。但底線和前提是:別說謊!尊重真相。否則任何建立在謊言上的批判皆下作、瞎扯。隨後拿出理性來,拿出具體論文來,而不是寥寥數語妄下「定語」和「斷語」來謊言胡說譁眾取寵——比火藥含量和比眼瞎自負。
    
    推友陸肆黑衫回:中國的佛教寺院多數建立於遠離世事的偏僻地方,它追求的「出世」理念使得佛教與基督教在慈善事業方面的確有很大差異,你所舉的例子是災難發生時寺院給予受災者的臨時救濟,但這更像個例,而基督教傳統上建立於人們生活的社區之中,且其慈善是常規性和制度性的。所以我認為你的例子不足以支持你的指控。
    
    我回:我所言足以支撐針對此類表達「全盤論斷式指控」的指控。至於二教於此問題有何差異,不在我此語境。若兄台覺得還不夠,不知我不噴,只擺事實講道理,嘿嘿。看請看此文所舉實例(觀點我不一定全部認同):佛教和基督教谁建的学校和医院最多?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83d94f40102xsv3.html
    
    如此文中師兄所言:哦,那你告訴他,建學校和醫院最多的是黨和政府,請他入黨吧。
    
    其實,吐槽前,簡單查閱下書籍或現實或網絡資料有那麼難嗎?尤其針對宗教、文化、歷史等重大問題,非要只顧吐槽之快。我是詩人,還略懂發帖前三思,但面對各類「素質論及相關決定論網噴」自愧弗如啊。乾脆跟我學寫詩算了,把熱烈情緒用在詩句才是正途。關於佛教所辦醫院和學校之小部分例——(配圖:現實真相多張)
    
    除了在詩句文學藝術之「熱烈吐槽」我部分認可,還有認可對極權、紅衛兵和社會各類暴虐、無人道、無法無天及罪徒——除此,尤其針對重大話題的非理性瞎噴,我只有笑話。
    
    一微信朋友問:照先生之要求嚴格,那網友都不要談宗教和文化問題了?
    
    我回:腓立比書言:不可貪圖虛浮之榮耀;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佛家亦倡導:無緣大慈同體大悲,戒貪瞋痴慢,破「我執」和「知障」。子曰: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周易曰:天道虧盈而益謙。莊子曰:知其愚者,非大愚也;知其惑者,非大惑也。被誅十族而不妥協於強權之明代學者方孝孺云:虛己者,進德之基。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云:謙遜是藏於土中甜美之根,所有崇高美德由此發芽滋長。俗語常云:愛叫之鳥身子小,半罐水。世俗常見:馬仔比管事者凶。武俠小說常寫:三腳貓愛比劃,高人不動聲色便使其倒而廢之。誠哉斯言,在下夫復何言?如此良言中外不勝枚舉,不贅。依愚近年觀察體味,真好學有學求知有知求道有道者,絕非五毛風格之輩,亦非凳上貓鼠機會浮躁之徒。略知皮毛一二或一無所知之信仰、文化或過往人事,常唾沫數言即圖打倒。古言「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何況知識學問門類五花八門,知無止境學無止境,一生獨坐書齋亦未能閱完部分經典,無有縱橫宇宙無所不知之人。縱然自視掌握宇宙真理,若不澄明真理真意,不尊事實肆意掄棒,難免顯「走火入魔」之相之行。知此,即明於己未知或不明領域話題,我亦捍衛眾人之謬論言權但對千秋重大問題需謹言慎行,以免貽笑大方而不自覺,反被紅色擁躉同類之瞎推哄抬誤了正事,空耗青春時光。如在下,對數理化計算機工程建築航天科技學問等大量領域近乎一竅不通如文盲,汝就絕找不出在下此生至此任何班門弄斧胡噴狂妄之言詞。因此才可謂:沈默是金。
    
    我再發一推:某個交流中,於文化語境,我說:以今盡否古反古是極權主義思維,以古盡否今反今是專制霸道思維——真正「自由主義」,非此模樣。此非「政治語境」之「騎牆」,是我認為很簡單之常識。可以共識:高牆危立,各種古今真相各種自由盡被壓制、破壞、扭曲。非共識:#素質論、#劣根論、#條件論、#種族優劣論。
    
    附本詩人舊帖所言:久聞伯克良言:邪惡之勝,乃善者無為。林肯亦言:若無選擇,勇敢迎之。里根認定:一切皆可談判,但除自由未來。孟子曰:天下無道,以身殉道,未聞以道殉乎人者也。杜詩曰:應共冤魂語,投詩贈汨羅。太白曰: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
    
    民國淪落於大陸後,又如杜詩所嘆:新鬼煩冤舊鬼哭。繼而濤聲依舊,貓鼠遊戲一家,世風絕對日下,黑白顛倒,善惡交媾。不明黃俄,盡責古意。正學先生滅十族而未懼,今人且不提不與狼共舞,獨善其身多成夢幻泡影,自認進化先進者眾休談一族,開口唯恐風閃舌頭。勇氣多在學極權攜誤會文明而閉眼潑糞於古今節操。更有甚者合污同構,提同類獻貓,復舉文革大業。悲乎哉?不悲也。何謂不悲之悲?已不知悲為何物。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710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藏:履带在香江飘扬穿梭|再给我一枪(六首歌词) (图)
·王藏:梅毒和霉毒是家常便饭(组诗)
·王藏:总有一款爆炸穿透你我(组诗)
·王藏:戴上避孕套写诗(组诗) (图)
·王藏:妈妈,吃霉变猪食的我请您别跪下 (图)
·王藏:赞709爱人削发,微言浅解 (图)
·王藏:七送孟浪 (图)
·王藏:六送孟浪 (图)
·王藏:铁履下再送诗友孟浪一程 (图)
·王藏:五送孟浪 (图)
·王藏:送別孟浪 (图)
·张嘉谚:“抗命诗人”与“锋尖写作”—王藏诗歌创作论 (图)
·长诗:抑郁 /王藏 (图)
·王藏:我庆幸幸那些死掉的生命 (图)
·王藏:给打了鸡血挺小崔的瓜民泼点凉水 (图)
·王藏:隋牧青律师对孙世华律师案的语录
·王藏:云南楚雄小学校长王静不顾学生被暴力,还欲开除我儿子 (图)
·王藏:512祭:有关伤口,或无关疼痛 (图)
·王藏:词语陷阱(組詩) (图)
·王藏:情诗一束 (图)
·压力大曾患精神病 王藏妻子跳湖获救 (图)
·王藏被逼迁受国际关注 八国外交官齐送暖
·旧账新算?诗人王藏再被中共逼迁 (图)
·国际社会众多国家关注王藏一家处境 (图)
·快讯:北京宋庄异议诗人王藏住处恢复水电供应
·加拿大外交官夜访王藏 广州国保驱赶华春辉夫妇
·陈家坪:用黑夜喊亮天空—见证王藏一家再次被逼迁 (图)
·各界声评王藏一家正被非法逼迁(之一、二) (图)
·诗人王藏在北京宋庄工作室再遭逼迁 (图)
·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奖得主 诗人王藏的严正声明 (图)
·先锋诗人王藏获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奖 (图)
·高克在计划外突然在北京会见王藏等民间人士 (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热烈欢迎王藏等友人出狱
·北京诗人王藏、艺术家追魂获释
·王藏、张淼、追魂、朱雁光已走出看守所 (图)
·因声援香港占中而被捕的艺术家追魂与王藏今获释
·关注:王藏妻子王丽被抢劫 (图)
·律师再次会见王藏 王藏现在谦抑淡定
·隋牧青律师:会见王藏通报
·隋牧青:会见诗人王藏通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