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凯律师: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我们不在一辆车上
请看博讯热点:突发事件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1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张凯律师:我们不在一辆车上
    
    我的文章:《我们都在一条船上》,一度走红互联网,于是,重庆公交车的事情发生后,我收到很多人给我留言,督促我快再写一篇:“我们都在一辆车上”。还没等我动笔,题目“我们都在一辆车上”的文章,在互联网上就出现了好几篇。然而,如果真的认为:“我们都在一辆车上”,就显然是很傻很天真。中国几乎所有的问题,归其原因,恰恰在于:“我们不在一辆车上”。
    01
    避免重庆公交车事件发生,实际很容易,不用专业学习,就可以找到很多方案。
    比如:司机区域增加防护设施;引进更科学的报站系统;甚至公交车内设计的更好看、更舒适,都会减少人们的焦虑。
    但是,中国几十年的公交车历史,几乎没有改变。
    原因很简单:有权决定这些事的人,根本就不坐公交车。
    我们抱怨:我们用世界上最贵的汽油,但我们什么都改变不了。可以决定油价的人,都坐专车,不会自己掏钱加油。
    我们抱怨:医药费太贵,但我们也什么都改变不了。决定医药费的人,都是公费医疗,不会自己掏钱治病。
    管疫苗的,不打国产疫苗。
    管奶粉的,不喝国产奶粉。
    ······
    我们不在一辆车上,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02
    
    于是,我们制度的改变,往往需要付出血的代价。
    孙志刚,改变了收容遣送制度;
    结石宝宝推动了《食品安全法》出台。
    然而,更多时候,就算是有血的教训,也依然不会有太大的改观。
    决定整个社会规则的人,都在规则之外。
    既然不在一辆车上,谁管在你车里是死是活?
    司机、乘客、以及那个发飙的中年妇女,看上去是他们彼此厮杀,但事实上,他们又都是受害者。
    这只是中国底层社会相恨相杀,并最终同归于尽的江湖世界。
    庙堂之上,根本没有他们的世界与生死。
    他们的死亡,甚至也无法成为制度革新的祭物。
    有人批判乘客的冷漠,但是,挤过公交的人都知道,这种冲突太平常了,公车上的彼此辱骂、甚至殴打,怎么能指望其他乘客制止?
    那样或许只会有更大的冲突。甚至还可能构成寻衅滋事而被抓起来。
    有人批判发飙的中年妇女。自己坐错了站,却拉一车人陪葬。
    但是,这种撒泼我们早就习空见惯。只是这次她不幸,车正好在桥上。
    仔细想想那个撒泼的妇女,甚至她就是我们每一个人,我们小心谨慎的活着,却总是过不好这一生。
    吃饭需要防止各种毒,上网需要防止各种骗,孩子从幼儿园就要防止各种欺负,稍有不慎,我们就掉到坑里。
    最近,几个官员都抑郁自杀,更何况是社会最底层的中年妇女?
    或许,这只是中年妇女被无数次碾压后的一次情绪失控而已。
    谁又敢保证,下一个发飙的不是我们自己?
    有人批评公交司机不专业。
    但是单手抗暴是美国特种兵的素质。公交车司机平均工资是3000多,一天一百多,这大概连有些阶层的猫粮都不够。
    司机的工资仅仅可以糊口而已,你指望他有李小龙的真功夫?
    此事件中,很多人引用伏尔泰的名言: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但是,如果雪花根本没有力量决定自己下降的方向,没有能力左右自己的命运,其实,每一片雪花都是无辜的。
    中国的实景是:决定公交车里命运的人都不在公交车上。
    公交车里的人,甚至连牢骚都不可以有,只能默默承受。而一旦出现一点小问题,就可能立刻引爆,然后相恨相杀。
    中国社会如今已经变成:走路的不顾骑车的;骑车的不管开车的;坐公交的不理开轿车的;开轿车仇恨开跑车的······。
    大家不在一辆车上,所以可以冷面相对。
    韩寒十年前写的文章:《来,带你到长安街掉个头》,他的朋友开着奥迪A8,不挂车牌,可以在长安街上掉个头,因为车窗上贴着“京安”“人民大会堂XXX”“政协XXX”等牌子。
    十年过去了,普通的车有了限行,每周总有一天,连北京城都不能进。
    但是,那些曾经可以在长安街上掉头的车,依然可以掉头,甚至普通人都看不到他们在掉头。
    大家不仅不在一辆车上,甚至都不在一条路上。
    03
    制定社会规则的人,不在规则之内,必然导致规则无法做到公平公正。
    《正义论》的作者罗尔斯认为:只有让切蛋糕的人最后去拿蛋糕,才能保证蛋糕切得最公平。
    原因是:切蛋糕的人在自己的分配规则之内,如果蛋糕切得不公平,自己拿到的一定是最小的蛋糕,自己就是受害者。
    而我们社会制定规则的人,却在规则之外。一切灾难,均与他们无关。
    可以决定公车内规则的人,一辈子可能都不会坐公车,他怎么可能为公车制定好的规则呢?
    十几年前,我是一个闯荡京城的屌丝,每天需要在公交上一个多小时上下班,深刻体悟挤公交的劳苦。
    公交车上,大声呵斥、彼此怒目,甚至皮肤都要粘沾在一起。
    带着女朋友挤公交车,我费尽全力为她撑出的一点空间,那一点点的尊严,在停车与启动中,随时被侵占。
    那种痛苦的经历不仅仅是肉体,而是你感觉自己如同蚂蚁一样,随时被碾压,随时被掏空。
    在拥挤中,你感受到的是一种生命的绝望。
    美国保守主义思想家拉塞尔.柯克认为:如果社会成员处于精神上的失序状态,那么共同体的外在秩序也无法持久。
    重庆公交车的失序,恰恰就是车里人精神失序的外在表达。
    绝望,正是精神的高度失序。
    “绝望”也是最能表达重庆公交车落水事件的关键词。
    发飙的妇女因为绝望,殴打决定一车人安全的司机。
    司机因为绝望,拼命的左转,哪怕左边是悬崖。
    乘客因为绝望,冷漠的看着这一切。
    看似偶然的事件,实际是车里所有的人,用同归于尽来表达绝望,我甚至认为:这是一次集体的自杀行动。
    发飙的妇女、愁苦的司机、冷漠的乘客,这是中国底层社会,对于绝望最真实又最惨烈的表达。
    如果找不到出路,这将会是中国未来社会的预演。
    04
    鲁迅先生,曾经提出铁屋子理论:在铁屋子里,很多人熟睡,你叫醒一些人,然而,如果铁屋子无法出去,你只是增加了他们的痛苦。但是,如果几个人起来,谁说没有毁坏铁屋子的希望呢?
    同样,当更多的人看到了绝望,或许也正是希望所在。
    人类怎样才能克服自己的软弱和毁灭性的冲动?
    这也是以色列人在《出埃及记》中同样面临的难题。
    灵魂失序,必然让我们居住在“幽暗之地”。正如约伯记所说:“是死因混沌之地,那里的光好像幽暗”。
    人类的历史告诉我们:人类无法自己从“幽暗之地”走到“流奶与蜜之地”。
    唯有找到真光才可以得到真自由。
    制度的革新,如同犹太旧约的律法,它虽然可以指向光明,却无法成为生命的救赎。心灵的自由,才可以迈向迦南。
    我们需要走出不公平制度的禁锢,但我们更需要走出绝望,找到灵魂的秩序,重建倒塌的帐幕。
    那样,这片土地就有福了。
    愿上帝祝福中国。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510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 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 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 首届世界律师大会与政治往往撞弯了法律的腰
  •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 春秋的壯盛陣容
  •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 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 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 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 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 《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霸权论》连载之2第一章《自主行为系统》
  •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 谢选骏学习就像雕刻
  • 非智【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各有心思
  • 生命禅院我与魔王的又一次对话/雪峰
  • 谢选骏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 潘一丁香港法治已大乱高院勿做保护伞
  • 谢选骏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 穿越精神的戈壁人类历史最重大的转折点
  • 滕彪中共为什么要举办世界律师大会
  • 谢选骏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 陈泱潮11.12.有望確保中國國運柳暗花明、峰回路轉的要訣
  • 谢选骏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 胡志伟《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3第二章《国家行为体》
  • 生命禅院爱含量与生命的层次\沁心草
  • 陈泱潮11.11.國運逆轉的教訓必須牢牢記取!否則,中共國滅亡在即
  • 谢选骏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取消了今年的德中人权对话
  • 曾赴港记录反修例示威运动 大陆律师陈秋实被限制出境
  • 709律师王全璋之妻李文足获2019法德人权奖
  • 中国大使施压要求丹麦自治群岛使用华为5G设备
  • 诺奖得主昂山素季在海牙为缅军种族灭绝罪行辩护
  • 罗兴亚危机:昂山素季将在国际法院为缅甸军方辩护
  • 香港年轻女子怎样炼成了勇武派
  • 任正非为何觉得孟晚舟写那封信不合适
  • 私隐先行 香港放弃以人脸识别发展智慧灯柱
  • 国际警务专家集体请辞 对港府检视警方工作报告投不信任票
  • 加国会设小组检视 中加关系势雪上加霜
  • 台外长诺如解放军干预将助港人 料引北京震怒
  • 港府惊曝乱象 律政司长摔倒滞英请辞遭京下令回国
  • 陆再警告 美航母到台湾恰好送解放军机会武攻
  • 栽赃黄之锋持美国绿卡 编造笨技术露馅沦笑柄
  • 独立中文笔会等组织籍“国际人权日”发起示威抗议
  • 莫斯科被惩罚出局 奥运谁渔翁得利?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