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张献忠到吴思 /关敏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0月16日 来稿)
    
    作者:关敏
    

    吴思与张献忠的思想是一致的,都是自然价值论,都是暴力元规则。自然价值论会导致盗窃抢劫和滥杀无辜,会彻底破坏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哈耶克在《致命的自负》一书中指出:人类文明起源于私人产权制度的确立。吴思与古今中外的思想家唱反调,发明的了“合法伤害权”。伤害、抢劫之所以合法,是因为在“抢劫大自然”;抢劫的最后成果就是“血酬”。“血酬”包括赎金、玩女人以及坐江山吃人肉。在抢劫“血酬”的过程中采用龌龊下流的“潜规则”。
    
    一、吴思的抢劫“正义”论与张献忠的自然价值论
    
    吴思说:“我修改劳动价值论的目的是为暴力集团、暴力掠夺提供在价值论的根基,只要以自然价值论为基础,接纳了自然价值论,暴力掠夺就不完全是破坏性的,而是创造性的······自然已经生产出来了,我去抢,抢的是自然的结果。”http://blog.tianya.cn/post-115403-10392189-1.shtml
    
    可见,吴思为了把暴力掠夺合法化,不惜修改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提出了自然价值论,由此断定抢劫是“抢的是自然的结果”,是正义的。
    
    在抢劫过程中,输者、被杀者只能怪自己落后,因为:优胜劣汰、弱肉强食,“落后就要挨打”乃天理。
    
    古希腊人认为,人们杀死独裁者杀死抢劫犯,天然正义。吴思反过来说,抢劫犯独裁者杀死人质或得到赎金,天然合法,是合法伤害权的应用,“血酬”是抢劫大自然的结果。吴思为此提出“自然价值论”即自然创造价值,为抢劫合理化的根据。吴思认为,在没有人类以前,自然也创造价值和财富。这些财富都是无主财产,大家都去抢劫好了,这叫“抢劫大自然”。所以,抢劫是正义的!吴思说:“自然也生产价值,你不去生产,自然也替你生产了。”“比如说我们是一个部落,有很肥沃的土地,采集、狩猎、捕鱼,活得很好,这时候叫猴子也行,叫人类也好,大家的生活方式都差不多······人类那时候的行为与牛羊是没有差别······那时候人类与牛羊一起享受着自然的价值。后来人口慢慢扩张了,地方不够,养不活我们了。这时候就有两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是我们向外扩张,把另外一个部落打倒,抢劫。这时第一反应,所有的动物第一反应都是抢,最后发现对方很强,打不过,最多打个平手,说不好你们还要打我们呢。这时候怎么办呢?我们被局限在这里,又不够吃,又不够用,这时候才会出现生产,用生产来替代自然价值的不足,产生劳动价值,劳动创造的价值与暴力抢劫都是对自然不足的替代,于是暴力掠夺与生产在层级上都属于第二级,是相等的。”
    
    自然价值论把价值弄成了永恒的范畴,比人类史还久,很荒唐,但为绝大多数华人所承认。华人基本是没有私有财产不可侵犯之概念,是他们相信财富和价值是“天”即大自然创造的。因此,抢劫“大自然创造的财富”就是正义的!这导致了中国农村小偷小摸成风。21世纪的初夜,三个农民偷了北京科研所的良种葡萄,虽然只有2、3斤,其价格却是十万元,面临刑法监禁。上海迪士尼在2018年8月23日下午发生哄抢事件:一名迪士尼的工作人员拿着气球售卖,不料游客蜂拥而上,在短短几秒内就把单价80块人民币(约13美金)的气球抢光却不付钱。视频传到网上后,引发热议,有网友说“我们抢气球错在哪?这是制止扰乱市场秩序的优良行为”。也有人表示:“如果觉得气球太贵可以不要买,这样在小孩面前抢气球,是最坏的示范”,还有人表示:“中国人连吃死人的工业盐翻车都抢,气球怎么能不抢呢?”上海迪士尼事后也接受媒体的访问,坦承“完全不能理解游客的匪性”。这就是国人的“霸道”,完全没有尊重私有财产的意识,还是原始时代的“所有的动物第一反应都是抢”的野蛮风俗!
    
    张献忠于1645年2月13日立的一块“圣谕碑”,颇能表明他的真实思想,碑文只有两句话:“天有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鬼神明明,自思自量。”传说张献忠在成都(今天绍成公园)立七杀碑,上边刻着:“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德以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张献忠的意识是:财富和人是“天”即大自然创造的,我是天的儿子,财富和人民都是我的,我可以随意处置,我可以施行暴力元规则——杀杀杀杀杀杀杀!
    
    可见,自然价值论会导致盗窃抢劫和滥杀无辜,会彻底破坏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大自然只创造了土地、宝石、黄金、动植物等物质体!这些物资的价值即价格是由人类的市场决定的,与大自然没有关系!既然价值与大自然无关,“抢劫大自然”是不成立的!
    
    如果有2个人到山中开采宝石,所花成本一样,一个采到了宝石,一个没有。按照“自然创造价值”论,这些宝石不属于人所有,应属于大自然所有。那个没采到宝石的人完全可以凭借暴力去抢劫宝石,这是“抢劫大自然”。然而,人类社会毕竟否定了“抢劫大自然”理论。那个没采到宝石的人显然是不能去抢劫的!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若“抢劫大自然”成立,谁还去采宝石?谁还愿意生产?吴思却叫嚷:“如果抢劫合算,我干嘛跟你作买卖,看你手里有好东西,我还要找别的东西跟你交换,掏钱跟你买,我把刀子一拔,要钱还是要命,这不就完了吗?这成本多低啊。”“先有抢劫,抢不过才被迫生产。”既然如此,那抢劫时使用的“刀子”难道是天上掉下了。可见,“先有抢劫,抢不过才被迫生产”完全是胡说八道!
    
    “所有的动物(包括人)第一反应都是抢。”如此说来,牛羊吃草是“抢”,蜜蜂采蜜也是“抢”吗?众所周知,蜜蜂采蜜不是“抢”,是花朵欢迎的。格老秀斯和孟德斯鸠都指出:人与其他动物不同,有一种与同类过和平生活的天性。所以,“所有的动物第一反应都是抢”是极端错误的!当一个部落的“人口慢慢扩张了,地方不够,养不活”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抢,而是请求其它部落给以援助。在极端的情况下,一个部落没吃,周围的其他部落也没吃的,根本没法抢。按吴思的“所有的动物(包括人)第一反应都是抢”,相互抢劫必然是你死我活的战争,杀人放火,人头滚滚,仗打完了,财物都被烧光了,哪里会有吃的,必然是人吃人!像黄巢起义就吃了近百万人!所以,野蛮社会的逻辑序列是:抢——毁灭——吃人。强盗们在相互抢劫的火拼中灭亡,剩下的人依然是吴思所说的野兽,它们遇到同类后的“第一反应都是抢”,那么必然是:抢——毁灭——吃人——人类灭绝。绝对不会“出现生产”的迹象。
    
    吴思认为:人类“文明”的起点不是商品交换,而是恃强凌弱的抢劫。“抢劫大自然”不仅正义,而且创造了人类文明。他说:“如果把文明理解为大体有秩序,那文明就是打出来的”。也就是说:暴力掠夺战争创造了人类文明。这太荒谬了,只能当成笑话。
    
    抢劫是人与人之间对物权的争夺,没有私有产权观念,哪来的抢劫。私有产权是一种元价值。没有私有制,所有人类文明将不复存在或失去价值。尊重私有权与否不仅是文明与野蛮的分水岭,而且也是文明人与野蛮人的分水岭。狂徒吴思声嘶力竭地呼呼:“我抢遍全世界,我干嘛生产”,没有私有财产权这回事。黑砖窑的奴隶主奉行的就是吴思主义——“打你没商量”“暴力最强者说了算”。
    
    众所周知:一个文明的发展绝不是靠暴力促成的,暴力的作用除了对抗暴力以外就只能用于破坏了。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如果用来发展创造性的事情,他的暴力功能就会萎缩;热衷于发展暴力的,其他方面的才能必然减缓。崇尚暴力的社会是一个内耗严重的社会,发展就会减缓,长此以往只能是自绝于文明。
    
    二、荒谬的“合法伤害权”
    
    吴思的“抢劫正义论”就是要侵犯他人的财产并以杀死他人相威胁,是赤裸裸的犯罪。吴思不以为犯罪,还美其名曰“合法伤害权”!苏格拉底反复说:“伤害任何人无论如何总是不正义的。”亚里士多德指出,统治者和官吏对平民百姓的敲诈勒索是非法的。罗马帝国的皇帝马可·奥勒留(公元121~180年)在用希腊文写的《沉思录》中明确反对相互伤害,哪里有什么“合法伤害权”?
    
    吴思的“抢劫正义论”和罗马法保障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完全相反!西欧从罗马法、普通法直到《拿破仑法典》,居统治地位的法律都禁止偷盗、抢劫、侵夺、诈骗等等侵犯私人财产的行为。甚至在无法无天的战乱年代,我们也还可找到像中国刘邦入关时颁布的约法三章中“伤人及盗抵罪”的规定。在法治社会只有骗子、小偷、强盗、土匪才侵犯他人的财产权。
    
    休谟认为,政府起源于正义。政府的职能是在更高的政治层面上实施以财产权原则为核心的正义规则。财产转移不能是出于暴力的剥夺,也不能通过欺骗等手段而获得,必须是基于一种同意,经财产所有者同意的财产转移才是公正的,也才是为法律所允许的。休谟指出:“人类不愿意使财产权(即便在最短的时间内)悬空,或者给暴力和纷乱打开一点点的门路。”可吴思偏偏要说:是暴力创造人类早期文明,真是邪恶!
    
    三、吴思的狡辩
    
    2007年5月24日吴思在中国人民大学演说道:“暴力集团在利害计算之中有最要紧的一项就是,具有能让你承受不了的最大的损失,就是把人宰了。因此暴力集团具有否决权······我称之为元规则,元规则就是决定规则的规则,这个规则就是暴力最强者说了算。所有立法的设立等规则的设立都会涉及到这个元规则。”原文见链接http://blog.tianya.cn/post-115403-10392189-1.shtml
    
    可见,滥杀无辜是暴力集团基本特征!这种滥杀无辜的“最强者说了算”被吴思称为社会的元规则,真是野蛮之极,违背了“人命关天,生命神圣”的原理。和张献忠一个德性。
    
    记者问吴思:是不是可以说,潜规则讲的是“官场”,而血酬讲的是“匪道”?吴思答:“其实胜者为王败者寇。很多官家的东西追溯本源,也是来自血酬。刘邦和朱元璋打天下的时候,拿什么激励将士?想想现在拼人力资源的高科技公司,他们拿什么激励员工卖力?给员工一些期权,干好了,将来公司上市,大家手里的股票增值,人人发财。打天下是典型的空手套白狼生意,特别需要这种激励制度。一旦打下江山,贡献最大的封王,其次封侯,最底层的士兵,按照刘邦的政策,也给你分几亩耕地。什么是贵族?就是拿血本换来的值钱的身份,好比可以带来回报的股票。清朝的铁帽子王每年干拿上万两银子,世袭罔替,那就是在吃他们祖宗的血本。”吴思的意思是:血本家的子弟就应该吃祖宗的血本,享受“血酬”,特权是天经地义的。“清八旗的普通士兵也有固定收入,人称铁秆庄稼。皇家子孙就更不用说了。在相当大的程度上,皇粮国税就是创业血本家打天下的回报。”吴思不过是在宣扬奴隶主的霸权意识。诗经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夜就是说一切的一切都属于王有,王可以随意地支配“土”和“臣”,这就是一种根深蒂固的奴隶主垄断意识!吴思宣扬就是它。吴思还把“隐形世袭”、特权收入啊,称为“法酬”,也就是合理合法的报酬、合理合法的享受,这充分说明了他是特权阶级的代言人。
    
    吴思对暴力定义完全是一种狡辩!因为暴力当然是人与人的强迫关系。吴思却偏要把暴力扩展为“人与物的关系”,他说:“自然状态非常自然的包含暴力因素,而且我们对暴力的定义是高度以人为中心的。比如你去打猎,那叫生产,那你不是对另外一个物种的暴力吗?”按照吴的说法,关门就是对门的暴力,开汽车就是对汽车施加暴力。荒谬之极!
    
    吴思后来对BBC说:“总统是三军总司令,而总统是选民选出来的,因此,选民或公民就是暴力最强者”,胡说八道。总统有指挥军队的权力,选民有选举、罢免或批评总统的权利,权利是与生俱来的,权力是以公民同意为前提的;权利、权力和“暴力”涵义都不同,吴思却把它们糊弄到一起,乱用一气。
    
    吴思自称是马者而且比马还嗜血。吴思说:“血酬是对暴力的酬报,就好比工资是对劳动的酬报、利息是对资本的酬报、地租是对土地的酬报。”这是类比不当。工资、利息、地租都来自交易行为,可是暴力劫掠不是交易,怎能混为一谈。“酬报”是交易的时候一方给予对方的报酬。如:嫖客给予“性工作者”嫖资就是“酬报”。受害人被迫付给劫匪的赎金,不属于“酬报”。因为“酬报”的前提是双方的自愿合作:嫖客与“性工作者”是自愿合作;被绑者与绑匪哪里有自愿合作?
    
    四、中国思想界的大倒退
    
    血酬定律似乎很有解释力,实际上是美化“暴力夺权”罢了。血酬本是土匪的黑话,土匪都不好意思公开讲,吴思广而告之,其目的就是把邪恶肮脏的“血酬”漂白,使“血酬”正义化合法化。吴思把以暴力为后盾的权力和合法化的权力不加区别,所以才会犯下把合法政权与匪帮混为一谈的错误。合法政权堕落为匪帮,官、兵、警混同于土匪,那恰恰是规则被败坏导致的结果,而不是规则本身。
    
    匪帮国家起源说原创人不是吴思,而是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奥尔森。吴思对政治学无知。吴只抓住暴力的一面,就说国家是不讲道理不讲正义的匪帮,犯了以偏概全的逻辑错误。古罗马思想家西塞罗(公元前106~前43)说,国家不是弱肉强食的产物,因为强者与弱者的地位会随着时空的变化而变化,强弱是循环的,弱肉强食定会导致复仇和动乱不已。因此,国家是为了保护弱者、促进共同利益而成立的。古希腊人认为:专制是野蛮人的生活方式,正义是国家的根本特征。
    
    罗马时期的基督教神父圣奥古斯丁(354-430)有一句名言:“缺乏公义的国家,不过是有组织的匪帮。”宋元之际的邓牧(1247-1306)大胆斥责(秦始皇、刘邦、李渊等)皇帝是最大的掠夺者和剥削者,直斥官吏皆盗贼。黄宗羲(1610~1695)在《明夷待访录》斥责君主“屠毒天下之肝脑,离散天下之子女,一搏我一人之业”;“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唐甄(1630~1704)在《潜书》中也说:“自秦以来,凡为帝王者皆贼也”。近代名人谭嗣同(1865~1898)说:“二千年来之政,秦政也,皆大盗也”(《仁学·卷二十九》)。
    
    这些思想家都没有像吴思那样鼓吹:统治者祸害老百姓的权力是“合法”的。他们比吴思“差”远了。吴思还对BBC记者讲:宪政民主要和儒家的三纲五常接轨,儒家最讲究内外有别的等级制,反对一视同仁的平等制度,搞什么“父子相隐”的黑社会制度。在吴思看来:人人平等绝对错了,谁的暴力强,谁就高人一等,谁就拥有“合法伤害权”,谁就可以“弱肉强食”!真是:人和人比高尚是有止境的,但是比邪恶是没有止境的!可见,“合法伤害权”是邓牧以来的中国思想界的一次思想大倒退!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815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把握集合概念,避免胡搅蛮缠 /关敏
·关敏:没有逻辑性就没人的有独立性
·关敏:从宇宙学看华人与科学的距离
·国家应以自由、平等、正义为纲/关敏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2
  • 李光耀怎樣領導新加坡脫離馬來亞
  • 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2
  • 现在的黑人不是过去的黑人
  • 港民再不上街声援“勇武派”,香港自由将被赶下海
  • 西藏人不该遵循印度人的教义
  • 懼於中國「粉紅軍團」威脅抗議哥倫比亞大學取消講座
  • 翁仁贤狗魔附体烧死全家
  • 香港问题中共图穷匕见,台海战争已近在咫尺!
  • 水是从哪里来的——水是生命的关键
  • 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
  •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 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
  •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与妻书》与"写给我的蓝丝母亲"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先夏城址的外来可能
  • 北京周末诗会胡石根文化评论/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胡志伟陳君葆欽佩蔣介石不為日寇武力所壓
  • 谢选骏强盗故居理所当然变成了警察局
  • 胡志伟戚本禹想染指李訥楊成武秘書同楊女兒春風一度
  • 张杰博闻谁是新疆绝密文件的泄密者?谁是中国当代的辛德勒?
  • 谢选骏有文化的苏联为何崩溃而无文化的美国却独霸世界
  • 度北独裁政权覆灭前的悲鸣狂想
  • 上官天乙请撕毁《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 谢选骏大众民主的缺陷
  • 曾节明香港高院和美国参院沉重地打击了习近平的权威,加剧了中南
  • 谢选骏巴黎时尚源于多重杂交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无我无相
  • 谢选骏解放军棺殡“清垃圾”预告屠杀
  • 北京周末诗会胡石根作品之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 曾节明为什么当了权的太监和女人,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论坛最新文章:
  • 台陆委会:1至10月来台居留港人4352人 年增21%
  • 自爆受陆“国保”刑虐 郑文杰承认嫖娼及忏悔视频
  • 港理大仍有近百名示威者被围困 多人情绪崩溃
  • 王岐山:中国面临复杂严峻的内外挑战 成长成熟各有烦恼
  • 图瓦卢外长访台称拒中方援建人工岛:维持与台关系
  • 拼多多三季度巨亏23亿 800亿蒸发 亏损狂飙110%
  • 大马破获“史上最大”网络诈骗集团 逮捕680名中国嫌犯
  • 基辛格:美中冲突没有赢家 盼经贸磋商成功
  • 反中反共是香港青年身份认同的核心部分
  • 已有四百多位港生教授申请到台各大学附读或当访问学者
  • 曾钰成再惹批评“假营救真围捕”及“吃人血馒头”
  • 香港英领事馆前职员郑文杰在中国的恐怖遭遇
  • 香港理大仍有示威者固守 警方伺机抓捕
  • 马尔他逮捕涉及谋杀著名记者的大亨芬内克
  • 北京回应英方关注郑文杰控刑求:不接受交涉
  • 美国政府向部分公司发放向华为供货许可证
  • 法国政府提应急方案因应法国公立医院大罢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