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千帆:习近平违宪没有权力免除非洲对华债务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9月04日 转载)
    
      在西方,让代表不同选民利益的议员组成的议会决定预算,才能保证国家的财政预算体现不同选民的利益和诉求;而在中国,没有人大的实质性参与,政府财政不可能有效促进最大多数人的最根本利益
    

      减免非洲,谁说了算
    
      据最近报道,中国今年已免除非洲32个国家150笔到期的对华债务。去年,中国共免除了46个国家的400多亿元债务。今年免除的非洲债务总额尚不得知,但是应当不在去年之下。几百亿虽然对于平民百姓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国来说也许不算什么,只不过是国家财政总收入的1%左右,可能还不到难以统计的“三公”( 公款接待、公费出国考察、公车)开支的十分之一。但毕竟中国也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国内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因而国家花钱必须精打细算,而绝不能大手大脚。尤其是决定在哪儿花多少钱的程序不能敷衍了事,由某个部门大笔一挥就拨出好几百亿。这次没有报道非洲债务减免的决定究竟是由哪个部门决定,但是既然涉及国家开支,也就是说动了纳税人的钱,那么这类决定就应当由全国人大(至少是常委会)讨论通过。
    
      要知道,免除贫困国家债务、支援非洲经济发展固然是好事,但总要有人为免掉的债务买单。为什么国家不能在基础教育、医疗保险、农业补贴等一系列急需投入的领域再多投点钱呢?这几百亿如果拿去免费支援非洲,就必然用不到国内的某些事业上。这并不是说中国不应该拿出钱来支持非洲等比中国更穷的国家,但是既然有收获——履行中国道德义务,抑或还能从国际政治交往中直接或间接得益,就会有成本——纳税人的付出。有必要权衡这件事情的成本效益,否则如何保证它确实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究竟谁最有资格权衡债务减免的成本效益?宪法文本的正确答案显然是全国人大,因为1982年宪法第62条规定:全国人大“审查和批准国家的预算和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人大闭会期间,由人大常委会负责审查和批准“国家预算在执行过程中所必须作的部分调整方案”(第67条)。国务院则仅有权“编制和执行⋯⋯国家预算”(第89条),编制了预算草案还必须经过人大批准,然后照此执行。当然,人大可以授权国务院一定的预算机动空间,但是机动预算不仅数额有限,而且使用也需符合一定的条件,一般只能被用于预算批准时不能预见的紧急事项,譬如自然灾害、经济危机、战争或动乱等突发事件。债务减免并不具有紧急性或突发性,因而今年究竟减免多少非洲债务至少应该在预算中有所反映,并经过人大讨论和批准后向社会公布。
    
      因此,人大对于债务减免是有权也有义务过问的。但这不只是一个在宪法文本上正确的答案,而是任何一个关心民生的国家都应有的民主程序机制,因为任何预算方案都有机会成本,而具体的开支结构则取决于特定国家的人民在特定时期的需要。这几百亿究竟应用于支援非洲国家,还是提高国内人民的福利保障,或是投入基础教育设施、教师待遇的改善⋯⋯取决于这个国家的大多数人民认为目前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究竟是什么、究竟什么地方更迫切需要投入,而人大代表的主要职能正是代表大多数人民的需要。
    
      不错,国务院及其部门也代表或应该代表人民的需要,但问题在于“人民”不是一个笼统的概念,而是生活在同一个国家却需求、利益和立场都各不相同的公民集合体,因而“人民”的利益和诉求必然是多元的;尤其是在国家财政的分配问题上,他们的利益甚至是相互冲突的。农业补贴上多花一笔钱,城市居民的福利保障就很可能不得不少花钱;如果在城市福利上多花钱,这笔钱很可能得从边远地区的基础教育省下来⋯⋯那么这笔钱究竟应该花在哪里?不同身份、阶层和立场的“人民”所给的答案都不一样。可想而知,如果这个问题由某个行政部门来决定,难免会产生不符合多数人利益的偏袒。这是为什么在一些国家,财政预算问题必须在代议制民主程序中得到解决;通过选举使议员对选民负责,并让代表不同选民利益的议员组成的议会决定预算,来保证国家的财政预算体现不同选民的利益和诉求,最后的财政开支结构才有可能符合多数选民的利益。在中国,没有人大的实质性参与,政府财政不可能有效促进最大多数人的最根本利益,而这才是真正的国家利益。
    
      当然,人大未必事必躬亲,某些事项的处理可授权国务院等行政部门一定的自由裁量。事实上,宪法确实授权国务院“管理对外事务”,而所有国家的行政首脑都在外事方面享有更大的自由裁量权。但是即便在外交领域,政府行为仍然应该受到民主监督。更何况债务减免并不纯粹是一个外部问题,因为它直接影响了国内人民的利益,因而这类行政决定理应受到更多的人大监督。
    
      预算监督是一个老问题,非洲债务减免只不过是其数额不大的例子而已。如果缺乏民主决策程序,不仅几百亿债务减免的正当性得不到保证,而且4万亿“拉动内需”投资乃至整个国家财政开支的分布结构的正当性也得不到保证。要避免重蹈覆辙,只有让真正代表民意的机构掌握决定预算和开支的权力。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412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蔣介石座機機長曾駕機轟炸出雲號
  • 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2019岁末游香港
  • 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 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 劲道准确的论述——一个未完成的历史任务/转载
  • 2020年的新春贺辞如此恐怖
  • 炫富贱妾与亡国祸水
  • 西方學術界對陶涵蔣傳好評如潮
  • 回顧“是現在站著投降,還是遲嘀跪著投降”
  • 陶涵對史料的搜集與研判勝過中國學者
  • 斯大林向毛澤
  • 宋美齡為史迪威、馬歇爾做情報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 张杰博闻习近平为什么不敢去武汉慰问?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十二)_意识的完整性/乾坤草
  • 刘蔚Wei Liu:谁歌颂党国,谁就是
  • 陈泱潮2020年你须知的預言?看完信不信由你!(下集)
  • 康正果鼠年凶兆
  • 陈泱潮2020年最權威預言?看完信不信由你!(上集)
  • 曾节明武昌起疫,湖北被封:今明两年是中共的大劫
  • 谢选骏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51)
  • 谢选骏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 法缘历史的天空:大法修炼二十五周年纪事
  • 金光鸿军队解散,各自保卫家乡
  • 陈泱潮22.相信中國經過新一輪分久必合,定會重新統一起來奉行上
  • 生命禅院我与武汉冠状病毒的对话/雪峰
  • 吴倩你们的耶稣:在反对我的世间,我是你们唯一的真正慰藉。
  • 少不丁民难当头,天怜屁民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防传染:出现症状拨打15等人来处理 切勿自己出门
  • 法一ONG4员工巴格达失踪 3名伊拉克示威者丧生
  • 法国3例新冠病毒患者都来自武汉
  • 法媒爆中法武汉病毒实验室P4合作项目为何引发争议
  • 疫情扩散:30万人封城前夕撤离武汉
  • 武汉肺炎:世卫组织专家观点分歧前所未有
  • 港人新春续抗争 寺庙收押所前撑「手足」 警无拘捕
  • 武汉医院告急 第一名医生殉职 军医团抵达增援
  • 法国总统马克龙会见瓜伊多
  • 武汉医护音频:医疗资源严重不足 眼看病人慢慢死去
  • 台疫情升高大陆团限月底前离境并禁游客团赴陆
  • 香港5人感染武汉肺炎 多于预期
  • 武汉肺炎单日确诊病例暴增 有医生感染病逝
  • 武汉肺炎确诊病例暴增41死
  • 法国:反对者周五再度上街抗议政府的退休改革
  • 美科学家:武汉肺炎疫苗最快3月内首次人体测试
  • 米其林美食指南:降级结束了、准备庆祝吧!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