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太阳雨:委内瑞拉式的教训,悲剧永远留给愚昧的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8月26日 转载)
    
    最近常有读者焦虑地问我,说中国会不会变成委内瑞拉。我当然一口否决,一个在东亚,一个在南美,况且中国国号这么好听,干嘛要改成委内瑞拉?不过中委两国有很多相似之处倒是真的,第一,政府都反美,第二,都是国企垄断主要资源,第三,都喜欢通过印钱来解决问题。
    

    而区别就在于,委国的这三项都比我们更激进,所以混得也比较惨。一个国家,经济的核心就是货币,货币一旦崩溃,就会引发巨大的灾难。
    
    去年委国就有一家餐厅直接拿面值2元的玻利瓦尔当做纸巾来用,因为一张餐巾纸都需要花5元钱。现在估计不止了,据IMF测算,委内瑞拉的通胀率高达1000000%,差不多早上赚的钱到下午就贬值了,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而造成委国如此悲剧境地的,是因为他们出了一个"伟人",要是没这个伟人,委内瑞拉现在可能是发达国家了。
    
    故事发生在90年代,当时的委瑞内拉正处在工业化建设当中,任何农业社会在往工业化过渡的期间,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贫富差距问题。若转型成功,即克服贫富分化,迈入发达国家的行列,若失败,则可能集体返贫。
    
    而查韦斯的出现,把这种可能变成了现实。1999年,查韦斯荣登委国总统宝座。一开始,他抓住了民粹心理,抨击资本主义的不公,并于2006年建立了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而党章宗旨可以简单归纳为,消灭资本主义,建设玻利瓦尔社会主义社会。
    
    社会主义是一种经济制度,差不多就是公有制,意思是一切资源都收归国有,然后由政府统一分配到个人。就比如一个班有50个人,班长说你们把所有的生活费都交到我这里,然后你们需要什么由我统一计划分配。我想但凡心智健全的人都能看出猫腻吧,收走了所有的财富,这跟当皇帝有什么区别?"班花"不都归你了?
    
    这种经济制度在二战后曾有不少国家试验过,但现在基本都已经结束了。中国是第一个跳出来的,越南是第二个,第三个是东德,俄罗斯(苏联)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但也于1991年结束共产主义试验。现在古巴正在启动退出程序,唯一还在坚持的就剩朝鲜了。
    
    昨天我就在群里看到一则关于朝鲜的视频,一个貌似导游的人,在介绍朝鲜时说朝鲜的房子都由政府免费分配,水电不要钱,看病上学不用钱,而且还不用交税,想必不少人看了都很心动。
    
    心动就对了,当年查韦斯也是这样跟他们的人民说的。什么都免费,住房、教育、医疗、养老通通交给政府,然后,所有能国有化的,通通都国有化。既然社会生产资料全部都国有化了,那自然全部得由政府承担着,人民都没有经营权,还交什么税?如果不国有化,还能实现三免,那才叫真正的好政府。
    
    当然,光是糖衣炮弹还不够,还需要法西斯,需要个体拥有强烈的集体意识,于是聪明的查韦斯祭出了反美大旗。为什么呢,因为仇恨可以加强民族向心力,这套路在社会主义国家是通用手段。
    
    上帝要毁掉一个"国家",必先让其疯狂。法西斯状态下委内瑞拉,一边高喊打倒假想中的敌人,一边开始驱赶外资,消灭私企,将金融、水电、能源、通讯等等重要领域,全部都收归国有。
    
    一个国家要是犯下错误,惩罚来得比什么都快。委国在实现国有化之后,首先要面对的就是腐败问题,这么多国有资产收入囊中之后,查韦斯发现亲戚都快不够用了。于是快速发展亲信,掌握了所有国企的运营权,就变相成了他们的私有财产。
    
    然后各种侵吞国有资产,生产效率低下等等毛病都出来了。很快,整个社会的生产力受到重创,急剧直下,查韦斯当初许下的豪言壮语就开始无法兑现了。
    
    这是社会主义国家的通病,朝鲜以举国之力,也就整了平壤这个样板城出来。而且众所周知,平壤的地铁和高楼大厦,基本都是中国帮忙建造的,这才有了他们有限的住房免费。至于医疗免费和教育免费,且不说质量,真正能享受到的也就平壤那些人。所以跟北京一样,平壤户口在朝鲜很值钱,乡下人连进都进不去。
    
    一个人犯下错误之后,若不及时修正,一旦被掩盖过去,就会制造更多的错误出来。于是,查韦斯继续煽动民粹,说美国要暗杀自己,不断制造反美舆论,然后于2011年时,把委国保存在海外的黄金运回国,给挥霍掉···
    
    包括在伦敦、纽约、苏黎世等,共计200余吨。黄金储备是一个国家最后的家底,一旦失去就意味着将面临灭顶之灾。值得一提的是,当年查韦斯被诊断患上了癌症,人之将死,估计想得也开了···
    
    有趣的是,跟大部分反美分子一样,查韦斯同样也将亲属安顿在了美国。今年6月份,美国宣布将驱逐查韦斯的母亲,并冻结其账户3.7亿美元的资产,估计就出自那些黄金。同时也验证了那句名言,反美是工作,在美是生活。
    
    除了公有制经济制度和"伟人"的花式作死外,将委内瑞拉拖入深渊的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查韦斯于2003年的时候,成立了一个叫做"外汇管理委员会"的机构(CADIVI)。这个机构是用于外汇管制的,并严格规定委国人民每年最多只能兑换3000美元。中国也有类似的机构,叫外汇管理局。
    
    查韦斯为什么要设置这个东西呢,当然是为后面放水做准备。因为优质企业都国有化之后,经济活力会骤降,直接影响其政权稳固性。而刺激经济增长,货币宽松政策是有效方式之一。
    
    但前提是,如果不实行外汇管制,政府一边无节制放水印钞,那边人民就会把手中的钱兑换成美元来保值。那他印出来的钱就失去了信用基础,无人认可了。所以他要先关门再放水,这样老百姓就想跑都跑不了。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的开始,2013年查韦斯终于被病魔带走。算他走运,因此次年就遭遇国际油价大跌,委国唯一的支柱产业收益面临腰斩,结果积弊已经的经济危机瞬间恶化。
    
    而新上任的马杜罗无疑就是一个低配版的查韦斯,治国就一招,有困难,找印钞机!仅仅四年,委内瑞拉的货币系统就彻底崩溃,人民全部过上了穷得只剩钱的生活。
    
    委内瑞拉式的教训非常经典,它的经典之处在于,即便很多国家明知道这条路错误,仍然会义无反顾地走上这条路。继津巴布韦之后,土耳其、伊朗等,都已经在路上。因为对独裁者来说,他的丰盛人生,就是建立在人民的痛苦之上的。所以,我们要警惕独裁政权,永远别指望一个整天只出现在电视新闻里的人,会对你负责。
    
    出处:微信公众号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111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柏林墙的倒塌与“信息柏林墙”的建立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 虎妈的孩子们 后记
  • 《林彪密函蔣介石》的玄機
  • 人类的剩余价值就是逃离现代文明
  •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 苏联,得到了太空、失去了地球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5.從官方看《特权论》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 胡志伟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忌妒、嫉妒
  • 曾节明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 谢选骏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 康正果在主流之外戲寫人生——論楊绛的小說及其他
  • 谢选骏125亿年前的宇宙神话
  • 张杰博闻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中共红色娘子军团
  • 紫电邪恶无耻的马克思主义之九
  • 徐永海天凉了去看望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封锁的爱心
  • 陈泱潮4.《特权论》在北京西單民主墻一鳴驚人,產生重大影響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五)
  • 张杰博闻香港变战场“中国之治”遭遇重挫当代柏林墙正在坍塌
  • 陈泱潮3.1977年冒險首度全文刻印出《特權論》,【開中國民主墻運
  • 谢选骏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 滕彪当今中国禁忌话题:猪瘟、猪头、习近平领导能力/VOA
  • 胡志伟蔣公坐敞篷車接受萬眾歡呼毛澤東出巡攜15個替身
    论坛最新文章:
  • 澳大利亚立新规防范外国干预大学 针对中国?
  • 陆指台拒延春节加班机时间 台称运量足否认拒绝
  • 香港周末宵禁?消息很快被撤掉
  • 香港冲突加剧 两岸和外地大学生纷离港
  • 警发逾三千防暴弹 但法庭拒颁令禁警入校园
  • 香港暴力急速升级 谁之罪?
  • 港三大提早今起结束本学期 各大学续停课
  • 新丝绸之路覆盖德国吕根岛
  • 美失业率低 现有问题是有工作找不到人做
  • 英国金融时报社论:香港当局失去正当性
  • 大型中国传统灯会将在法国尼斯亮相
  • 新国会在争议声中通过安乐死法案 明年公投
  • 北京确诊2名鼠疫患者 官媒:未出现后续病例
  • 玻国宪法法院核准临时总统 跑路总统指控政变
  • 玻利维亚宪法法院核准埃涅兹任临时总统 跑路总统莫拉莱斯
  • 旅美维吾尔人: 证据显示新疆有更多秘密集中营
  • 莫拉莱斯出走玻利维亚后抵达墨西哥城 誓言会继续留在政坛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