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校园性侵频发的根源 /张翎燊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7月16日 转载)
    
    来源:明镜博客·张翎燊专栏
    

    2018年6月下旬的微信朋友圈几乎都被这样一则视频刷屏:一个女高中生因为遭遇性侵而想跳楼轻生,楼下围观的人群非但没有想办法施救,还连连不断地发出欢呼声,最后女孩还是从高楼跌落惨死。
    
    一则长度仅为几十秒的视频,却深刻地揭露了中国校园性侵的严重以及国人的劣根性,其在微信朋友圈的火爆也是情理之中。迫于舆论压力,警方不得不抓捕性侵女学生的班主任,然而最后的处罚结果却依旧让人大跌眼镜:拘留十日!仅仅是拘留十天的代价,就能够承担对一个无辜生命的凌辱、践踏和剥夺!
    
    记得在北京读书的时候,舍友趁夜深人静跟我讲过学校里“保研路”的传闻:“保研路”原是科研楼和下沉广场之间的一条小路,地处偏僻,四周又有浓密的灌木丛。当年学校对面的住宅楼还在施工,某位女生结束晚自习后独自返回宿舍,在小路上被工地来的民工强奸。后来校方怕事情张扬出去影响学校招生,决定“私下解决”:该女生获得一笔“奖学金”(其实是赔偿),她及她的舍友全部保送研究生,对强奸犯的处罚也非常轻,仅仅是开除工作。从此,那条小路得名“保研路”。
    
    对于这种捕风捉影的传闻,我自然是将信将疑的,又去问了其他人,无疑不是说确有此事,我这才知道原来“保研路”早已是学校里人尽皆知的小道消息,自己是孤陋寡闻了。我也曾壮着胆子趁晚上来到“保研路”转了几回,那条路的确是既偏僻又光线昏暗,几次下来竟没看到一个女生经过。看来“保研路”一说并非空穴来风。几个月后我上网搜索“保研路”三个字,出来的结果令我震惊,原来不仅是我们学校,国内几十所高校竟都有“保研路”的传闻!原来“一人被X,全家保研”的潜规则早已成为中国高校的“必修课”!
    
    大学生的数量较其他教育层级的学生少,且无论教师还是学生素质都较高,性侵尚且如此猖獗,那么其他学校呢?情况当然更糟,当下的中国无论是高中、初中、小学甚至幼儿园都已成为群狼环伺、纵情声色的场所。云南云县性侵初中女生案、河南泌阳第二小学强奸案、蓝天幼儿园强奸案······不计其数的案件和越来越低龄的受害人不断拷问着人们的良知,或许有的人刚开始觉得愤慨、觉得痛心,但时间一久也就习惯了,甚至幸灾乐祸地偷偷嘲笑被害人,丝毫不在乎昔日窗明几净的校园今天成为染缸,成了妓院!
    
    有人说,既然事情已为公众所知,犯罪嫌疑人也都被政府绳之以法了,那么事情可以了了,再说下去反而有抹黑中国政府的嫌疑。持这种观点的人或许心里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息事宁人算了”,客观上却纵容了校园性侵案件的频发。有罪的人当然该抓,但如果光抓人而不去追究其幕后的缘由结果就只能是治标不治本,让悲剧一再重演,正如《文子》曰:“故扬汤止沸,沸乃益甚,知其本者,去火而已。”
    
    火在何处?如何去火?
    
    说出来大家可能不信,点火的人不是别人,恰恰是这个看似公正的中共政府。一般而言,针对这类校园性侵的恶性案件其它各国政府都是只要掌握了确凿证据就会去抓人,然后才向社会公开,唯独中共政府是个例外,此类案件往往是由媒体或当事人先向社会公开,引起巨大的舆论反响后公安部门才会介入调查,否则即使公安部门掌握了确凿证据也不会轻易出动,因为政府本就是不想抓人的,抓捕犯罪嫌疑人不仅费时费力,还会将事情公开,不利于自身形象,抓人只是为了平息民愤,更何况即使人抓到了,受到的处罚往往也不会太重(如前面提到的性侵女高中生致死只被拘留十天)。既然中共政府不愿意介入此类案件,相比于还被害人公道,政府自然更推荐用“私了”的方式解决:在被害人不公开事件的前提下赔被害人一笔钱(如前面的奖学金),给被害人及其亲友加官进爵(保研),至于对施暴者的惩戒,那是可有可无的。这样一来被害人、施暴者和政府三方利益和名声都得以保全,何乐而不为?“私了”乍听之下是个不错的主意,也成功地蒙骗了无数人,却有其深层次的、无法原谅的弊病:它把被害人的无法物化人格、尊严、贞操全部转化为物质,转化为金钱和利益;在“私了”的前提下,人的人格、尊严、贞操都是可以买卖的,都可以用金钱衡量,只要施暴者给受害者一些利益,施暴者对受害者的侵害就是合法的,不需要受到任何惩罚;它从本质上否认了施暴者对受害者的罪恶,把施暴者与受害者之间的关系解读为嫖客和妓女的关系,这何尝不是对本就饱经沧桑的受害人的再次侮辱?
    
    “私了”为人不齿,却非常符合共产党的唯物论:物质决定意识。不是吗?只要施暴者答应给被害人物质利益,受害者就应当放弃人格、放弃尊严、放弃贞操,放弃制裁施暴者的意识,放弃作为人的一切基本权利,甘心沦为施暴者的妓女!更有甚者,把“私了”看成是升官发财的捷径,天还没黑就已经画好了浓妆,穿一身暴露的衣服在僻静的路口招摇,只等着哪天有幸被人强奸,再以“私了”的方式获取利益。
    
    为了让人民死心塌地地接受这一套歪理邪说,中共可谓是做足了舆论攻势:只要一打开网站,映入眼帘的无不是“日赚XXX万”,“XXX董事长”或者“XXX火辣私照曝光”。共产党要的就是无止境地放大物欲的诱惑,让人类终日沉浸在对物质的疯狂追求中无法自拔,心甘情愿地为了点滴私欲放弃人格、道德、尊严、人权等人类最基本的价值,这样一来共产党既践行了自己的基本教义,又让人沉湎于肉欲的狂欢而无暇反对它。
    
    校园性侵频发该管管?呵呵,早着呢!光是学校算什么,邪党的目标是要把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变成一个大染缸、大妓院!它要的不是人类的幸福安康,要的是自己稳坐江山千秋万世,要的是人将不人,法将不法,国将不国的共产主义的天堂!
    
    从本质上看,校园性侵频发的根源是祸害中国近一个世纪之久的共产主义邪说,中国人应当彻底地否定、批判、抛弃它,我们的校园才会真正干净。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806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毁人不倦的“党妈妈”/张翎燊
·戾气深重的中国社会/张翎燊
·朝核问题的正解/张翎燊
·习近平的皇帝梦/张翎燊
·飙升的物价,腐败的政府/张翎燊
·长城防火墙之祸/张翎燊
·中国人的道德去哪了?/张翎燊
·“和平理性非暴力”已到末路/张翎燊
·清朝与红朝之对比/张翎燊
·中国反腐剧是腐败的帮凶/张翎燊
·“党文化”输出的失败/张翎燊
·朽木难撑社稷—评习近平为人处世/张翎燊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必须作废/张翎燊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 虎妈的孩子们 后记
  • 《林彪密函蔣介石》的玄機
  • 人类的剩余价值就是逃离现代文明
  •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 苏联,得到了太空、失去了地球
  • 四种沙门说明佛教就是沙门教、萨满教
  • 你想活到一百歲嗎?
  • 你想活到一百歲嗎?
  • 叔本华不知道自己的表象世界——思想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3.1977年冒險首度全文刻印出《特權論》,【開中國民主墻運
  • 谢选骏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 滕彪当今中国禁忌话题:猪瘟、猪头、习近平领导能力/VOA
  • 胡志伟蔣公坐敞篷車接受萬眾歡呼毛澤東出巡攜15個替身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傲慢
  • 谢选骏RCEP15国——新的大东亚共荣圈
  • 北京周末诗会刘跃/胡石根保外就医遥遥无期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被视为是个邪恶的人和假先知,所以他们鞭打
  • 陈泱潮2.《特權論》是【共產世界第三國際黨國體制民主革命的開山
  • 谢选骏座谈会就是坐探会
  • 曾节明国民党引进了共产党专政的话语体系,国共两党将同归于尽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被视为是个邪恶的人和假先知,所以他们鞭打
  • 谢选骏清宫戏扼杀鲜活的生命
  • 李芳敏14400013就應謹守舌頭,不出惡言,嘴唇不說欺詐的話;
  • 陈泱潮1.《特權論》早在民主墻出現之前5年形成文字三度上書毛澤
  • 谢选骏康德不懂哲学
  • 陈泱潮《特權論》不容抹殺/目錄
    论坛最新文章:
  • 香港中大变战场 中共政法委撑警:不开枪 要枪何用
  • 香港血腥夜晚 中大一学生头部中弹生死不明
  • 北京惊曝医现鼠疫病人 网上疯传官方谨慎
  • 八百多中国地方政府无力偿贷遭列失信该咋办
  • 资深港评忧北京挺硬或在港制造小"六四"
  • 喻潘金莲与武大郎: 蔡英文批低俗 韩国瑜讥人不正常
  • 港警首冲校园 中大校长段崇智中催泪弹
  • 美国施压 韩日军事情报交流合作还续否?
  • 双11网购有人赚翻 有人欠资想跳楼
  • 开枪 惊骇港警指挥官下令直接打头
  • 成本增加 23%的德国在华企业有意撤离中国
  • 李克强国务院打贪新动向:红顶中介
  • 安倍与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讨论南海等问题
  • 堵路第二天交通受阻 特首称免入圈套 拒停课
  • 美国又有议员批香港是"新柏林"
  • 分析:欲夺权的政权中人在乱港
  • 崔永元微妙露面 曾传只能在家看祖国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