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斯人已逝,正义未到:纪念逝去的“六四”代言者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6月02日 转载)
    
    1989年5月23日,天安门城楼,人们在忙着修复被污损的毛泽东像,图中的一个横幅写着:“这不是人民、学生干的”。 COURTESY OF XIAN GUI'E


    1989年5月23日,天安门城楼,人们在忙着修复被污损的毛泽东像,图中的一个横幅写着:“这不是人民、学生干的”。 COURTESY OF XIAN GUI'E
    
    又是一年“六四”,今年是第二十九个。在这个敏感日子来临之际,许多民主人士、维权人士如同往年此时,又纷纷被旅游、被上岗、被失联。在过去的一年多,也有不少和“六四”有关的人离我们而去,没能等到正义的到来。在中共废除国家主席两届制、对民间打压日益剧烈的背景下,他们要求平反“六四”的愿望显得更加可望而不可即。
    
    去年的3月30日,余志坚在美国印第安纳州因糖尿病并发症去世,终年53岁。八九运动期间,来自湖南浏阳的三名二十多岁的青年——小学教师余志坚、报纸编辑喻东岳和汽车厂修理工鲁德成——因为向天安门广场上的毛泽东画像泼洒颜料加鸡蛋而被判“反革命罪”。余志坚被判无期徒刑,喻东岳和鲁德成分别获刑20年和16年。喻东岳因在监狱中遭虐待而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服刑十多年后,三人先后出狱。2008~2009年,余志坚和喻东岳先偷渡到泰国后来到美国。余志坚和妻子把喻东岳接入他们家中,多年来悉心照料。余志坚生前接受采访时说他对向毛画像扔鸡蛋之举毫不后悔:“毛泽东是中共专制的一个基础,我们反对个人崇拜,应该从这里入手。”
    
    4月4日,“天安门母亲”群体的骨干成员、地质学家徐珏罹患癌症过世,享年77岁。徐珏的儿子吴向东在“六四”镇压中遭戒严部队枪杀,年仅20岁。12月8日,“天安门母亲”成员、中国音乐学院教授王范地去世,享年84岁。王范地的妻子是“天安门母亲”的发起人之一张先玲。夫妻俩的儿子、19岁的高中生王楠也是在“六四”镇压中遇难。今年2月10日,另一位重要成员李雪文女士去世,享年90岁。李的儿子袁力,当年是北京机械研究所的科技工作者,遭解放军射杀时年仅29岁。
    
    “天安门母亲”从90年代开始向全国人大联署公开信,要求重新调查“六四”;其成员是“六四”死难者的家属和伤残者,曾有上百人,至今已有50多名成员先后离世。发起人丁子霖的丈夫蒋培坤在2015年去世,他们的孩子蒋捷连遇难时刚满17岁。28年来,这些“六四”遇难者的家属从未停止过追寻真相和正义,因此也一直遭受着警方的监控和骚扰。2011年,身患癌症的徐珏对日夜守在她家门口的警察喊道:“我是敌人吗?我的孩子被你们杀了,现在好像我杀了你们的孩子一样。你们这样盯着我干什么?······“六四”死难者是人民英雄,为了中国的民主自由,他们流尽了自己的鲜血,我觉得作母亲非常自豪。”
    
    去年7月13日,公共知识分子、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肝癌恶化,于国家安全机关严密监控下在沈阳一家医院过世,终年61岁,离他服满11年的刑期还差两年。那个在1989年穿着浅色衬衫,戴着副大眼镜,拿着喇叭在广场上激情陈词的青年大学教师刘晓波就这样永远离我们而去了。在纪念刘晓波的文章中,异议时评家赵晖(笔名莫之许)写道:“晓波对我的影响并不是通过直接的推动,而是通过其存在本身······同样从那一个日子走来,既然有人如刘晓波可以做一百,为什么我就不能做百分之一?”
    
    11月7日,作家杨同彦(笔名杨天水)在南京的一家医院因脑癌过世,终年56岁。“六四”期间,杨参加了南京地区的民主运动。“六四”之后,杨同他人成立了中华民主联盟,后被判入狱10年。2006年他同彦因参与筹组中国民主党和在网上发表批评中国政府的作品,而被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从“六四”直至去世的28年中,杨同彦有22年都在监狱中度过的。他在去世前的三个月被中国当局允许保外就医,彼时离他服满12年的刑期只差四个月。他一次在接受采访时说道:“我只是民运的一个分子,精确地说是一个比分子小很多的原子。作为一个民运原子,我将尽力而为······我随时随地提醒自己抛弃胆怯,随时准备迎战可能来临的危难。”
    
    今年的2月26日,人权律师李柏光因肝衰竭病逝,终年49岁。“六四”发生时,李正在湘潭大学哲学系读书。他出生于湖南郴州一个贫困农村家庭,小时候和几个哥哥睡在猪圈上层的木板上,后考入中国顶尖的北京大学法学院并获得博士学位。在考取了律师执照后,李柏光开始为政治犯、人权活动家、访民、农民代理案件,包括“七公民纪念‘六四’事件案”(2016年的“六四”期间,七名维权人士因为在北京的家中举办纪念活动而被刑事拘留)。对于他的人权律师事业,李柏光是这样形容的:“我愿意把自己变成一只蚂蚁,把书面上的权利和自由,通过个案和案例,一点一点搬运到生活中去。”
    
    天安门母亲父亲徐珏和王范地带着无尽的遗憾和伤痛离开了人世。刘晓波、李柏光等人毕生追求的政治改革、民主法治也在习近平上台后显得越来越遥不可及。但也许,对于很多毕生为“六四”受害者代言的人来说,追求正义的意义从来不在于结果,而在于其本身。正如刘晓波在他的博士论文中写道:“人是注定要死亡的,肯定如此。但是即使毁灭,也要在与死亡的抗拒之中毁灭。”
    来源:纽约时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200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林海:悼念六四拒绝谎言
·浅谈纪念“六四”活动方式 (图)
·因六四敏感日我今日开始被上岗不能出家门了/徐永海
·高洪明:六四一日不平反,我就年年为六四平反呐喊!
·解释与说明:响应国际透明组织,制裁巴拿马文件中涉及的六四刽子手及其家属 /王衡庚 (图)
·罗四鸰:把手指放在伤口上:吴仁华记录六四的28年 (图)
·鲍彤谈六四成因:邓小平保的是自己 不是党 (图)
·张敏:八九“六四”后第29个清明:难属们的处境与心情
·谢选骏:“六四镇压体制”恶有恶报
·谢选骏: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高洪明:八酒六四案无罪,要求无条件释放符海陆四人!
·高洪明:六四事件是党国欠下人民的一笔带血的历史账
·谢选骏:习近平新时代迁都雄安为了告别六四血腥
·北京“驱除低端”,伤口将大于“六四“ /北木观察
·谢选骏:习近平党中央为六四死难者报了仇
·高洪明:美国总统来了,六四伤残者齐志勇被警方上岗了
·韩国人拍出伤痕电影《出租车司机》 中国人何时直面"六四"? (图)
·谢选骏: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周怼:六四到底是谁的六四:致文贵先生 (图)
·张博树:“六四”并未离我们远去 (图)
·六四前夕国际人权团体评说中国人权状况 (图)
·六四难属天安门母亲致习公开信促平反六四 (图)
·六四前夕 中国异议人士遭软禁被旅游 (图)
·六四29周年前夕 天安门母亲128人发出致习近平公开信
·六四前夕,鲍彤遭禁声异议学者被旅游 (图)
·天安门母亲致习近平公开信 平反六四
·六四前夕 鲍彤遭禁声异议学者被旅游 (图)
·方政:我所亲历的六四大屠杀 中国将再现民主运动
·鲍彤再看六四(二):我是如何被抓进秦城的/李南央 (图)
·鲍彤再看六四(一):邓小平的一场政变?/李南央 (图)
·方政在奥斯陆自由论坛讲述六四真相 (图)
·欧美5国暗中观察解放军六四镇压 形容行动无能坦克互撞 (图)
·支联会29年坚持平反六四 不回避“结束一党专政” (图)
·六四29周年:鲍彤披露赵紫阳不可能“振臂一呼”原因 (图)
·六四临近,北京维权人士张德利被非法关押在小旅店 (图)
·美驻华大使馆真行挑六四举行LGBT性小众活动 (图)
·港支联会纪念”六四“游行 呼吁“结束一党专政” (图)
·档案显示英国错误估计赵紫阳乔石六四前后大权在握 (图)
·疑似为“六四”维稳,珠海市金湾区法院虚张声势“钓”维权人士
·中国艺术家号召全球各地人们在六四天安门大屠杀29周年纪念日摆出“坦克人”造型 (图)
·方政、杨建利回忆六部口事件 吁勿忘六四 (图)
·六四纪念日来临 谁在心惊肉跳 (图)
·高洪明:六四纪实:我的目睹耳闻
·张博树《中美俄三国演义》13:六四屠城及美国的反应
·六四屠城秘辛:副总理之子当天向海外播报真相被抓
·英国解密“六四”档案续:受伤女生哀求,仍被刺刀刺死
·英国揭秘外交档案 证实六四天安门屠杀超万人死亡
·李伟东:重新解析"六四"事件若干重大分歧 中国正走向何方?
·邓小平“六四”讲话:敌人是多么凶残 (图)
·李伟东:重新解析"六四"事件若干重大分歧 评价中国正走向何方
·吴仁华:历史须有六四受害者和加害者的记录 (图)
·【法广六四专题】徐文立:六四真相迟早大白天下 (图)
·去年四川酿制“八酒六四”今年传至维园烛光晚会 (图)
·枪口不能对准人民 反对六四屠城有良知的将军们
·付振川:观礼台上目击六四屠杀 如遇六四习近平杀5千万?
·徐勤先六四抗命细节曝光:口头命令无效 (图)
·六四事件中共动用军队背后的隐情 (图)
·机密文件:邓小平六四前称200人死可换20年稳定
·艾晓明揭新闻系学生六四中弹后,被解放军补刺刀遇害 (图)
·纪念六四专题:三小时纪录片《天安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