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孙国第律师关于唐伯桥耿静诉袁建斌等禁制令案的经过说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5月07日 来稿)
    
     唐伯桥耿静诉袁建斌等民事骚扰(禁制令)案(18CJ007936, 18CJ007937, 18CJ007938, 18CJ007939, 和18CJ007940)于今日在加州法院Santa Clara县院(圣何塞)结案。Sunil R. Kulkarni法官判原告胜诉。作为被告律师之一,我将该案的情况作如下报告。
     本案涉及五名被告:靳庆敏(盲流子)、范野(子文)、陈学东、丁大勇和袁建斌。2017年11月19日,靳、范和丁去旧金山看枪展,返程时决定去唐柏桥家,一路上全程直播。陈学东半路加入。一路上,靳、范和陈都说了不少奚落和羞辱唐伯桥的话。丁对唐伯桥毫无所知,未出一言。看到直播后,唐伯桥夫妇即向Pola Alto 警方报案。警方认为靳等四人构成对唐与其家人的威胁,遂在靳等到达后的八分钟后将四人逮捕。
     靳等四人付保释金后获释。2018年1月11日,靳等四人均收到Palo Alto警察局的信,获称检方不再寻求起诉。1月12日,唐耿起诉要求对靳等四人及袁建斌的禁制令(袁被指为靳等四人的“幕后指使”而涉入本案),法庭准唐耿所求,发出对五人的临时禁止令。按法律规定,禁制令在发出后的25日内必须在正式的听证会上决定存废。正式的听证会于4月18日开始,为期三天。4月20日作证结束后,本人要求法庭辩论,法官遂另定4月27日为结案日。今日,律师发表结案陈词后,法庭径行宣布禁制令成立,五年有效。
     本案的法律代理周折甚多。案件开始时,Robert Howie律师代表陈和丁,我代表袁与范,靳没有请律师。原告代理律师则始终为Gary Lundry律师。第一天,Howie律师和Lundry律师达成协议,原告同意撤除对丁先生的控告。第二天,陈学东在Howie律师劝说下接受禁制令,退出本案。同日,我也不再代理袁建斌。在第二天的庭审中,袁通过翻译向耿静发问。稍后,Howie律师又重回本案,成为袁的代理律师,直至结束。
     我认为,靳、范和陈在去唐家路上(经直播)说了不少羞辱唐伯桥的话,但没有一句话可以被认为是威胁唐伯桥及其家人。所谓的“威胁性的词语”都是唐耿两人捏造或歪曲翻译出来的。 本案的作证花了很多时间质证某些词语的含义。譬如“扒皮”,相信每一个华人都知道这个词是在比喻的意义上用的,扒某人的皮意为揭露某人的丑行。但是,唐和耿在法庭上说靳先生等人说“扒皮”意在剥唐柏桥的皮。尽管唐耿两人在交叉询问时,已经漏洞百出,法官却从一开始就相信两人的说词。据我了解,签发禁止令的门槛一直很低,“民事骚扰”是一个非常含糊的字眼,未见很多案件法予以界定。靳等的行为是否构成骚扰,显有歧见。但是,法官采信唐耿的说法,认为靳等的行为构成威胁,显然有错。而且,法庭更没有理由延长对袁先生的禁止令,因为袁先生不在现场,说他幕后指使,并没有任何证据支持。
     当然,我也应该自责未请专家证人,如果请的话,情况也许有所不同。过几天,我会将我的结辩词(也许还加上其他律师和法官的决定)翻译成汉语在网上发表,请公众了解本案经过。我也会发表耿静翻译的“附件一,”请各位方家对照直播录像评点。
     本案失利的原因除以上所述,还有很多:被告方互相猜疑,甚至猜疑自己的律师,Howie律师与我也并无协调,他也始终未能进入状态。此外,陈的退出诉讼,使得被告方失去了对某些言论的说明的机会。当然,被告人的作证和他们的律师的提问也是问题多多。
     我一直说,在中国实行法治,将有很长的路要走。别的不说,就看我们的同胞在美国的法庭上的表现就明白了。美国的法治玩得转,首先是人们习惯不说谎,要么是因为敬畏上帝,要么是因为有道德约束,但我们的某些华人撒谎不脸红。第二,美国人一般都能有条有理地表达自己,而我们的同胞很少能作正常表达的,无论受过教育与否。
     顺便说到,对袁建斌等人发出的禁制令的内容,都是标准格式,主要是不容许与唐和他的家人接触。根据法官的明确说明,该禁止令并不影响被告在网上或其他地方发表批评唐伯桥的言论,只要这些言论不带威胁。这是宪法第一修正案授予的权利,无人可以剥夺。禁止令系民事措施,如果被禁止者违反禁止令,就可能被按照刑事案件起诉。至于说警察可随时击毙,那是虚浮之语。任何人抗拒警察,都可能被击毙,与禁止令本身并无关系。
     我一向不公开评论自己代理的案件,因为这个案件受到关注,所以将以上情况写出来以正视听。
    孙国第律师
    2018年4月27日
    
    孙国第律师的结案陈词
    (按语:这是本人在2018年4月27日结案时所作的陈词。结案陈词需要律师将庭审时的证言和已被法庭接受的证据做一有利当事人的归纳,不得引用此外的任何材料。但是,律师也可以引用某些“众所周知的事实”。由于很多材料未在庭审时提及,我无法引用。我所引用的某些“众所周知的事实”,恐怕也不是那么地“众所周知,”虽然法官没有打断我。此外,我陈词的最后部分是讨论原告的恐惧是否“合理思考的人”的恐惧,表达得颇为周折。在讲到这一部分时,法官打断了我的陈词,我未能全部讲完。)
    
    法官大人:
    这次审判要确定的是,四名被告(靳先生、范先生、陈先生和丁先生)在2017年11月19日究竟做了什么和说了什么。当天,他们开车前往唐伯桥先生所住的公寓大楼,并直播了整个过程。他们抵达后,被控以威胁唐先生及其家人被捕。
    问题是:这四名被告是否做了或说了什么威胁唐先生和他的妻子呢?答案是“不”。
    让我先谈“做”部分。
    从这四名被告的抵达到和被捕之间,是有那么几分钟时间的。如果这四名被告打算威胁唐先生的话,这是他们将此付之实现的唯一机会。他们做了什么?丁先生和陈先生甚至都懒得下车。靳先生站在一个小瀑布边,抽烟; 范先生在草坪上躺了几秒钟,然后谈论支三角架作直播。他们甚至没有试图接近那座大楼。更重要的是,靳先生明确表示他们不会上楼,因为这在美国是不合法的。被捕后,这四个人和车俩被警察搜查了,除了一把苹果刀外,一无所获。当时针对他们的两项指控:骚扰和犯罪性威胁,后来并没正式提出。
    我认为,被告人的不作为,加上警方未发现武器,是确定四名被告是否威胁唐先生及其家人的决定性因素。我也相信,他们的不作为,对解释四位被告在视频记录下来的赴唐家之旅所说的话至为重要。
    所以,我们要解决的问题可以归结为:四名被告的言论是否对唐先生和他的妻子构成威胁?耿女士在她的证词中说,“最严重的威胁性词语出现在附件一。”那是耿女士从该视频中提取的22段话以及她的翻译,她在明了伪证处罚的情况下宣布她所作的翻译是和原文一致的。我很高兴耿女士这样说,因为它有助于我们专注于那些“最严重的威胁性词语”。如果这些词语到头来并不被一个合理思考的人认为有威胁,法庭可以确信地认为那四名被告没有在言辞上威胁唐先生和他的妻子。
    因为法官大人在庭审中似乎认为,我在问有关附件一的问题时有某种选择性,我被迫对这22个段落逐一加以讨论。为便利这个讨论,我为附件一的每一个段落都加了编号。
    (1)02:10 - 这说明靳先生和范先生要作直播,没有人挑战这个事实。但是,它本身不是威胁性的词语。
    (2)03:30 - 这句话出于丁先生。他谈到了在枪展中出售的子弹的价格。据耿女士说,这段谈话表明被告谈论购买数千颗子弹杀人。这样的说法是牵强的,特别是考虑到在枪展上没有人买枪或者子弹,说这个话的人是这批人中唯一不知道唐先生是何方神圣的人。
    (3)10:30 - 这段话出于范先生。我放了这一段,请他重复他所听到的。根据法庭聘请的口译员的翻译,他说:“我听说你在你的大楼下有一个草坪,我会躺在那里。你可以用自动步枪杀死我。我带了一个三脚架。我不累。我不会因为被杀而感到疲倦,我会在这里送命。”耿女士坚持说范先生说他要和唐先生一起死,是在威胁唐先生。范先生在他的证词中否认他曾这么说过。如果法院觉得难以断定谁在说真话,请考虑以下情况:范先生躺在草坪上,带着他的三脚架; 唐先生被范先生和他的朋友们认为在楼上,而他们都无意接近那座楼,范先生怎样与唐先生一起死?
    (4)15:00 - 有人说到去唐先生的“故居。”耿女士解释说,故居是指一个死者过去居住过的方。耿女士继续说,说这些话的人是宣布将杀死唐先生。这种说法太牵强了!
    (5)XX:XX - 我将在稍后的时候讨论这段话。
    (6)23:50 - 这段又是关于“故居”的,我的评论与第4段相同。
    (7)24:35 - 这段话中某人说到给唐先生送菊花。耿女士告诉法庭说,在中国习俗中,菊花用在葬礼上,向唐先生送一盒菊花的意思是要杀死他。其实,“菊花”在俚语中指肛门,暗指肛交。这句话不管它多么粗俗,与唐先生的葬礼或威胁杀害他无关。
    (8)27:15 - 这段话出自范先生。范先生在直接提问和交叉提问中都说了,“送货上门”的“货”就是他自己,并无其他。
    (9)29:15 - 这段话出自范先生,说唐先生连杀鸡都不敢。范先生在交叉提问中已经表明了,这一说法是为了攻击唐先生的男子气概,而不是他作为男子。这句话本身不能被认为是有威胁的。
    (10)37:35 - 这段话仍然出于范先生。我向范先生播放了视频片段,范先生重复了他所听到的,按口译员的翻译,里面并没有和唐先生“一起死”的说法,没有什么可以被认为是有威胁的。
    (11)46:40 - 这段话还是出自范先生,与他的其他类似言论一致,他说的是让唐先生杀了他们。
    (12)47:40 - 我对这段话的评论和第11段相同。
    (13)48:35 - 我对这段话的评论和第11段相同。
    (14)50:55 - 这段话插在这里是作为袁先生参与本案的证据,我将在后面讨论。
    (15)51:55 - 这段话与第14段相同,我将在后面讨论。
    (16)55:33 - 这段话与第14段相同,我将在后面讨论。
    (17)1:17:05 - 这段话是关于“抓唐”这个词的。唐是唐先生,“抓”是一个动词。我问靳先生“抓唐”是什么意思。靳先生回答说这个词是比喻,意思是揭露唐先生。耿女士说这句话是说绑架唐先生。为了确定哪一个说实话,我建议法庭考虑以下几点:第一,绑架是指某种特定类型的犯罪的术语;没有人会在脑子正常时向全世界宣布他将要绑架某个人;其次,如果说被告想要绑架唐先生,原告必须回答为什么那四人为什么都没有试图上楼。
    (18)1:18:50 - 这段话是关于伏击的,这是陈先生所说的。在播放这段视频后,我问唐先生:陈先生是为他是做伏击还是他被伏击。唐先生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我向耿女士提出了同样的问题,法庭也用自己的语言将我的问题再问了一遍。耿女士开始说,唐先生是动作的实施者,当她明白她误解了这个词后,耿女士改变了她的证词,说唐先生是被伏击的人。这句话是陈先生的笑话,不应该认真对待的。
    (19)1:19:25 - 这些话是陈先生说的。我很遗憾陈先生与原告达成了协议并离开了庭审,使得我问他问题变得不再可能。但是,如果我们回头看看前面的一段话,他说他会为唐先生伏击,并“引导他们进入内部,并炸毁所有人”,我们可以看到他在开玩笑。陈先生说他会跑得过唐先生并将他击毙时,并不认真。至于从郭文贵先生那里收到抓唐的报酬,单单他说的奖金数额三千到五千万美元,实际上他说的是三亿到五亿美元,发给每个参与抓唐的人,就知道他在胡说。如果考虑到陈先生到达后甚至懒得下车,他说的话实在不必当真。
    (20)1:31:40 - 我对这段的评论与第17段相同。
    (21)1:35:35 - 这段让我们有回到了庭审中无数次提到的那句话:扒皮。正如法官大人所指出的那样,这句话应该被理解为字面上或比喻上剥某人的皮。被告表示他们都是比喻使用了这个术语,但原告坚持说这四个人是在字面意义上使用这个术语。稍后我会解释为什么被告的说法是对的。
    (22)1:43:35 - 我对这段话的评论与第17段相同。
    以下是我这22个段话的简短归纳:
    第一,有7段(#3,#8,#9到#13)是范先生讲的,说的都是同样的事情:范先生去到那里让唐先生杀了他。其中的第三段,还向我们生动地描述将会发生什么。
    第二,是涉及袁先生的3段(#14,#15和#16),这些段落本身没有威胁性的词语。
    第三,有1段(#1)仅仅表示他们会直播这次旅行。
    第四,关于死者故居的有两段(#4和#6),说提到某人的故居就意味着打算在他死前杀死他是非常牵强的说法。
    第五,有3段(#17,#20,#22)使用“抓唐”两字。耿女士认为那是绑架唐先生。靳先生说是说抓唐先生,而这个“抓”字是比喻的说法。
    第六,陈先生有一段(#19)。正如我详细地解释的那样,陈先生只是在吹牛,不应该被认真对待。
    第七,有3段是被歪曲为威胁的段落:
    (1)#2 - 丁先生谈论在枪支展上的子弹价格;
    (2)#18 - 陈先生关于伏击的一段话;
    (3)#7 - 一段与菊花有关的段落。
    第八,有1段(#8)与“扒皮”有关。如果扒皮是指剥掉唐先生的皮,那是被告做出的最严重的威胁。但是,这个短语从来是在比喻的意义上使用的:
    (1)四名被告中的每一名都被警方讯问了扒皮的含义。他们一致地说扒皮是指扒某人的画皮,尽管那四人当时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并各自在孤立的环境中。
    (2)靳先生在庭审中被要求解释扒皮的含义。他回答说,他是比喻的意义上用的。
    (3)耿女士在她的证词中也说,剥皮致人死是一种古老的惩罚,晚清时期用来杀死像秋瑾那样的革命者。她说他的丈夫是一个和他们一样的革命者,因此他很可能会遭受这种折磨。她的发言中至少有三个谬论:
    I.唐先生是一位革命者,我们没有看到证明;
    II.即使唐先生是一个革命者,他也生活在现代。为什么晚清使用的古代酷刑会用到他头上?
    III.即使唐先生会遭遇这样的古老的酷刑,什么证据可以证明靳先生和其他三名被告与此有关系?
    (4)我本人在庭审时出示了唐先生的推特记录,其中充斥了“扒皮”这个词语。在过去的五、六年里,唐先生完全是在比喻的意义使用这个词。 他赞成他的一位朋友扒余秋雨的皮; 他感谢郭文贵剥两个人的皮;他宣布剥了韦石和胡舒立的伪装。因为吴征是赤裸裸的,所以不需要剥他的皮;他宣布要剥龚小夏的皮。他在2017年8月说:“我正在剥皮。如果我不使用这个机会,我不应该被认为是愚蠢的吗?”
    (5)实际上,那天还有两处提到剥皮。其中一次是靳先生在16分56秒处的简短评论,我播了并请靳先生重复一遍,大家都听到了口译员翻译靳先生的话:唐柏桥,我们剥了你的皮,你打算怎么办?靳先生以现在完成时说了这句话。这意味着靳先生在说这段话时已经完成了剥皮的工作。显然,唐先生的皮并没有被剥过。
    6)最后,如果我上面所说的一切都不被接受,我还可以再提一点:冲到别人的住处,要剥他的皮致他死亡,是可怕的罪行,肇事者是否有可能向全世界公布?
    第九,还有一段我没有提及,我也不会试图去把它解释掉。每次看了视频片段,我都为这段话而备受折磨。没有一个女性,耿女士当然在内,应该受到这样的言语上的侮辱;任何人都没有理由对她说这样的话。我很抱歉,耿女士!我以自己的名义说抱歉,我抱歉你不得不经历这些。如果法院认为这段话足以判原告赢,我现在就停止我的发言。但是,如果法院认为,也需要根据其他事实来作决定,我将继续发言。即使在这一点上,我仍然有话要说:唐先生和耿女士作证说,他们相信这四名被告企图强奸耿女士。这太牵强了!靳先生和范先生否认他们有意性攻击耿女士。这是可信的。如果不是因为其他原因,也是基于常识。如果有人打算赶往唐先生的住所,对耿女士进行性侵犯,他们怎么会向全世界播放?为什么他们在到达唐先生的住处后,没有表现出任何上楼的兴趣?
    法官大人,这是我对“附件一”(据说包含了最严重的威胁性文字的文件)的分析。是的,其中有些言论是冒犯人的,但没有一个可以被认为威胁唐先生及其家人的安全。
    法官大人,我想谈一下附件一以外的东西。原告在2017年11月向警方作的声明以及2018年1月向法院作的声明中,对被告提出的最严重指控有三:无数次的提到死亡和杀戮,剥皮,和挈带爆炸物。
    是的,范先生曾多次提及死亡和杀戮。但是,每一次在提到的时候,死亡都是他自己的死亡,而杀戮都是唐先生杀死范先生。这些言论是为了挑战而不是威胁唐先生。
    同样,剥皮这个词是在比喻的意义上用的,意在揭露唐先生,并不意味着威胁唐先生。
    爆炸物是提到过的,但是以否定的客口气提到的。在回答一个推特追随者时,靳先生说:我们没有带爆药包。范先生插话道:我们可不敢玩这样的东西。靳先生继续说:我美国连包也不带,更不用说炸药袋了。这样的言词交换不能被视为威胁。
    上述三项指控是原告原先的陈述中最严重的,导致了四名被告的被捕。它们全部是原告捏造的。我要问,如果没有这些捏造的事实,那四个人是否会被捕呢?禁制令是否会被签发?
    那么,这个案件还剩下什么? 无非就是那些粗俗不堪的言论。我们都对这些言论都感到厌恶。但是,如果放下我们个人的教养,我们可能会发现靳先生和他的朋友们是在作一个奚落唐先生的秀,尽管他们做得很笨拙和庸俗。评判靳先生和他的朋友对唐先生的意见是否正确,并不是法院的工作,但法院应该被告知在华人社区中有挺唐和反唐的不同阵营,或者用唐先生本人的语言,存在着围绕唐先生的宣传战。靳先生和他的朋友们进行着反唐宣传。值得注意的是,他们是在公共领域即网站上做的,尽管他们现身于唐先生住的公寓大楼前。
    法官大人,这样的认识至关重要。如果没有关于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考虑,法院可以考虑靳先生和他的朋友的言论的冒犯程度,以决定其中的某些言论是否造成某种对社会的侵扰,足以将禁制令予以继续。但是,如果这些人是在展示他们对唐先生这位公众人物的不满,那么这些粗俗的话语正是他们表达自己的方式或方式之一。他们的表达,无论多么粗俗,都是受保护的言论。
    法官大人,我将把关于第一修正案的讨论留到后面,先谈论袁先生的案件。袁先生的情况与其他四名被告人大不相同:他不在场。他是被指称为四名被告的幕后策划者而拖入此案的。那么,对他的指控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1:靳先生和范先生称袁先生为“老袁”。从证词中可以看到,称人为“老+他的姓”,是中国人称呼比自己年长的人的常用方式。和原告试图让法庭相信的相反,被人称为“老袁”证明不了什么。
    证据2:靳先生和范先生称袁先生为“袁老板。”证据显示袁先生在管理几家大公司,人们习惯称他为“袁老板。”公司的头不等于犯罪集团的头。和原告试图让法庭院相信的相反,被人称为“袁老板”证明不了什么。
    证据3:袁先生支付了靳先生5000美元的保释金或律师费。袁先生否认他支付了靳先生;靳先生否认袁先生付他5000美元。范先生的妻子郑丽碰巧在法庭。她作证说,是她从自己的银行账户中提取现金,并将钱交给了靳先生的儿子,后者将钱送到了圣何塞。没有证据表明袁先生如同原告所说,向靳先生支付了5000美元。
    证据4:袁先生向范先生提供了地址。袁先生确实向范先生提供了地址。证词显示袁先生先提供了一个地址。在发现地址不对后,范先生要求袁先生再提供地址。袁先生提供了。从证词中看不出袁先生提供的地址里有没有那个正确的地址。然而,袁先生提供地址本身并不能证明他的主谋地位。原告的律师追问袁先生他为什么愿意提供地址。袁先生的回答大概是:他和靳先生和范先生在同一个反唐派阵营中,他知道他们去了那里,他知道他们在作秀。他的地址是通过合法的途径拿到的,他不觉得提供地址有什么错。
    证据5:原告拿出一张照片,那是袁先生和唐奕信的合影,照片旁的词语里有要消灭唐伯桥的话。袁先生回答得很清楚,那个照片,只是和唐见面的合影,唐说的话不等于他说的话,没有理由要他为唐说的话负责。
    以上是原告所能提出的支持他们指控袁先生是靳先生及其朋友背后的主谋的所有证据。这些证据是可怜的和虚弱的,至少可以这样说。
    相反,反驳的证据很多,而且很难有争议:
    第一:原告关于袁先生提供地址的证据恰恰是对原告的指控最具破坏性的证据。范先生在作证时重复了他对袁先生说的话:“老袁,你放心。我对美国法律的了解比你更多。你绝对可以放心。”当我问范先生袁对他说了什么,范先生回答说:袁先生警告他不要接近唐先生。当我问袁先生对范先生说了什么,袁先生似乎不记得他说了什么。几分钟后,袁先生似乎回忆起来了.他说:他警告范先生不要做违背法律的行为。如果袁先生是主谋者,他应该鼓励靳先生和其他三位去接近唐先生,而不是警告他们不要这样做。
    第二,靳先生和范先生在他们的证词中,一致否认袁先生叫他们去唐先生那里。考虑到靳先生现在和袁先生干起来了,他们为袁先生解脱的证词更具说服力。
    第三,郑女士的证词碰巧揭示了袁先生在得知范先生和靳先生被捕的情况的心态。据郑女士介绍,袁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震惊”。袁先生在他的证词中表示,他没有去关注直播。这也与主谋的行为模式不一致。
    第四,我认为常识应该在决定袁先生是否是幕后主谋发挥作用。如果袁先生是主谋,那应该是保密的秘密。范先生在试图从袁先生那里得到地址时,应该避免提到袁先生的名字。相反,范先生在大声说问老袁要地址。同样,如果袁先生是靳先生和范先生的头,他们应该对他有所尊敬。然而,“附件一”列出的三段话中,有两段显示范先生和靳先生谈及袁先生把地址给错了,而且说的如此随意,谈不上有多少尊重。
    法官大人,我认为,对袁先生的指控的反面证据要远远强于正面证据。
    法官大人,我为袁先生的辩护并不到此结束。因为,对袁先生的指控,是根据原告提供的更大的背景的基础上提出的,为此,更多的讨论是必要的。根据原告对警方的陈述,对法庭的陈述和这次的证言,唐先生是中国民主运动的重要领导人;他是中国政府的目标;来到唐先生家的四名被告自称是中共党员;他们是“受雇的杀手”;袁先生是他们的领导者。第一天下午,耿女士似乎得到了不受限制说话的机会,她不停地说,无论是豪伊律师和本律师都没有提出异议。在她的长时间的谈话中,耿女士说了不少轶事,包括许多对她的死亡威胁和她父母住处门口发生的事件,期间,袁先生的名字一再被提及。此外,在耿女士和唐先生的证词中,或者在他们对警察和法庭的陈述中,袁先生与他们在2017年10月1日发生的对抗是11月19日事件的序幕。
    在交叉询问原告和直接提问被告后,原告的整个的故事结构出现了裂缝,最后崩溃了。原告从未提出证据证明唐先生是中国政府的目标,四名被告自称是共产党员,是中国政府雇佣的杀手。袁先生在没有律师代表的情况下,要求耿女士明确说明他是否与死亡威胁和她父母家中发生的事情有关,耿女士被迫承认这不是她的意思。袁先生与原告于10月1日确实发生对抗。然而,原告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10月1日事件与11月19日有任何具体的关系。
    原告提出这种“叙事”的企图和这个企图的失败非常说明问题。它揭示了原告的案件的强弱,他们的诚信度、语言风格、心态、他们的恐惧的合理性以及对西方世界的价值(包括人们的言论和诉讼权利)的认识。
    作为一名公众人士和在美国多年参与各种公共事务的人士,唐先生本应习惯于受到批评和起诉,像我们很多早已接受西方价值观的人所做的那样。但是,正如他们自己的证言所揭示的那样,他们对人们对他们的批评极度不安。他们多次提到袁先生10月1日的举动,我听来听去,没有听到袁先生做过任何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他前一天直播批评唐先生,那天试图送达传票,与唐先生没有发生任何肢体上的冲突。原告的回应却是:向警方报案,诱使警方将袁先生撵走。同样,靳先生和他的朋友仅仅是挑战并嘲笑唐先生,唐先生的回答又是:向警方举报,诱使警方逮捕他们。唐先生对反对他的人从来是不客气的,无论是在语言上还是在行为上。例如,丁先生在这件事上显然是无辜的:他唯一的罪过或不幸就是上了不应该上的车。然而,唐先生毫不迟疑地让他被抓起来。在丁先生被释放后,他毫无迟疑地申请对他的禁制令。丁先生显然属于那种附带损害(collateral damage),对此,唐先生是不会在乎的。
    法官大人,您很可能因我的客户和其他被告使用的语言的激烈而感到不安。然而,通过阅读原告的陈述和听取他们的证词,您可能也感受到了原告使用的语言的激烈程度。将四名被告人称为“受雇的杀手”仅仅是一个例子而已!在我对唐先生的直接提问后,豪伊律师质疑唐先生在他2017年9月22日的推特中使用的激烈语言:“真希望这时候有人端起冲锋枪,将这些披着人皮的禽兽全部歼灭。在这样财狼当道的国度,任何反对武装反抗的人,都是当局的帮凶。”法官大人你也要求唐先生解释。唐先生的回答大致是,他自认是一个革命者,消灭所有禽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显然,唐先生不知道他的回答有多错。众所周知,“革命”或“革命者”这些词会使美国人感到非常不安,“革命”根据定义,就是暴力的;革命的道路是共产党所采取的道路,与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家沿着盎格鲁撒克逊传统的路线所采取的道路正好相反。
    有这样一个“革命者”的心态,唐先生就无法平易地对待对他的批评,他不得不形容这些人是中国政府雇佣的杀手。这是他的思考方式,这是他唯一习惯的思考方式。唐先生不明白反对他的人也是公民,他们有权批评他。有这种心态的人自然是偏执的,他的周围到处都是敌人。我从耿女士和唐先生那里听到的唯一我认为真实的话,那就是他们有恐惧。我想进一步说他们的恐惧是真的。然而,这种恐惧来源于他的“革命者”的心态,而不是出自一个合理看待这些问题的心态。我不认为一个持有合理心态的人会认为袁先生的直播和送传票而感到恐惧。同样,我也不认为一个持有合理心态的人会对靳先生和其他人在直播中说的那些话是对他生命的威胁。
    法官大人,您可能已经知道,这个案子在美国华人社区受到关注。这不是因为禁制令是一件大事,它不是。这是因为它对第一修正案所授予的言论和诉讼权利的自由行使的影响。我想了解对原告有利的裁决将会达到什么效果。如果要阻止这四人威胁唐先生和他的家人,我认为是搞错了,因为没有证据证明靳先生和其他人威胁原告。但是,消极的一面是,它会发出一个错误的信号,或者会对在华人社区中发表意见的人产生令人不寒而栗的影响。很多人会害怕表达自己的意见,特别是那些批评唐先生的意见。一个对公共事务发表意见是否需要介意他使用的语言?这是法律的要求吗?在这个国家举行的各种集会上,言论中有攻击性的我们见得还少吗?我看到太多的人对特朗普先生说了太多的恶毒的话,有谁因为这样做而被捕吗?
    法官大人,如果您倾向于继续禁止令,我请您考虑至少不要把袁先生算在里面。他没有出现在帕洛阿尔托; 他没有对唐先生说过那些话。相反,他应该为警告靳先生和其他被告不要接近唐先生而受到表彰。他是根据极其微弱的证据被牵连进此案。更重要的是,袁先生是因为原告企图压制其言论和诉讼自由而把他牵连进来的。
    法官大人,如果您倾向于继续对其他被告的禁制令,我也呼吁您作平衡的考虑。如果你认为靳先生或范先生应该受到惩罚,他们已经受到了足够的惩罚:他们被投入监禁;他们支付了7500美元的保释金和数千美元的律师费;他们的个人和家庭生活受到极大的损害,他们受到了足够的惩罚;任何进一步的惩罚将是失衡的。
    作为一个显然懂得中文的人,我在交叉询问原告时,实际上表达了我对某些词语的理解,这里,我的律师身份和证人身份之间的区分变得非常模糊。出于这个原因,我自愿接受誓言的约束:我在明了加州法律关于作伪证的惩罚的情况下,声明我实际所说或暗示的对某些中文词语的理解是真实的。我也愿意将我的荣誉和专业信誉押在这里作担保。
    法官大人,根据我以上所说的,我请求你否决原告的诉求,不再延续今年1月发出的对范先生、靳先生和袁先生的禁制令。
    孙国第(Guodi Sun)
    2018年4月27日
    
    附件1 – 翻译
    
    #1 02:10 - 02:15
    告诉了大家我们全程直播我们一定全程直播。
    We told everyone we will live stream all the way. We will do what we say.
    
    #2 03:30 - 03:35
    子弹两千发一百块钱。那也贵
    They want $100 for two thousand bullets. That’s expensive
    
    #3 10:30 - 10:60
    我躺你家草地上,你一枪把我干掉。我后边家伙都准备好了,三脚架都带着呢,不辛苦不辛苦,我送死有啥辛苦,我把他命都换没了。
    I will lie on your lawn. You can shoot me with an automatic. I am prepared and my stuff are in the back. I brought stand too. I’m not tired. I’m going to die together. I’m going to exchange his life with mine.
    
    #4 15:00 - 15:05
    现在去唐家周围看看唐柏桥故居。
    Now we are going to see where Tang, Baiqiao lives before he die.
    
    #5 xx:xx - xx:xx (删)
    
    #6 23:50 - 23:58
    瞻仰一下唐主席的故居,瞻仰一下。
    We want to pay tribute to Chairman Tang’s home before he died.
    
    #7 24:35 - 24:38
    带盒菊花送给主席。
    Bring a box of chrysanthemum to the Chairman. (it’s Chinese custom to give chrysanthemum at funeral)
    
    #8 27:15 - 27:28
    咱们在抢展等他一个多小时他也没来,咱们现在是送货到家。
    We waited for more then an hour in the Gun Show but he never showed up. Now we are delivering the item to his home.
    
    #9 29:15 - 29:30
    他连老鼠都没有杀过,哪个革命先驱革命先烈他手上没有沾过别人的血呀?我给唐柏桥开开光。
    He never even killed a mince. There are no former revolutionaries and former heroes who never tinted their hands with other people’s blood. I want to give him a consecration.
    
    #10 37:35 - 37:45
    (on the phone talking to someone) 在抢展等唐一个多小时他也没来,没来没办法,我现在上他家给他送货上家,我们送死去。
    Waited for Tang for more then an hour but he didn’t show up. That’s Ok if he doesn’t come. I’m going to deliver the item to his door. We are going to die with him.
    
    #11 46:40 - 46:45
    唐柏桥我们马上到你家了,我们来送死来了。
    Tang, Baiqiao! we are going to arrive your home soon. We are going to die with you.
    
    #12 47:40 - 47:55
    还有 1.2英里三分钟就到,没事,我们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There are 1.2 miles left about three minutes. Don’t worry. We are not afraid of death.
    
    #13 48:35 – 48:45
    唐柏桥我们来了,希望大家再转一下,我们到他家来了,我们来送死了。
    Tang, Baiqiao, we are here. Everyone please pass it on. We are at his home. We are here to die with him.
    
    #14 50:55 - 50:58
    不对啊,老袁你给的地址是错的,这不带阳台啊。
    This is not correct. Mr. Yang the address you gave is wrong. This one does not have balcony
    
    #15 51:50 -51:55
    给老袁打电话,给的地址不对。
    Call Mr. Yuan. The address he gave is wrong.
    
    #16 55:33 - 55:40
    (Yuan’s voice): 1843, is it 1843? This is Jing Geng’s house. I will give all of them to you.
    
    #17 1:17:05 - 1:17:10
    (Took off the hat to show the skinhead) 都是无法无天之徒. . . 全民抓唐行动。
    We are lawless believers. This is people’s act of kid-napping Tang.
    
    #18 1:18:50 - 1:18:56
    实际上我让唐柏桥埋伏好了,我给他们领进去,全部给他们炸掉。
    Actually, I will let Tang, Baiqiao ambush well. I will lead them inside and blow up everyone.
    
    #19 1:19:25 - 1:20:20
    争取把唐柏桥抓了,跟文贵领点儿赏,一个人分个三亿五亿,你还当鸡毛教练呢三哥,谁还干教练干啥,谁还开 Uber啊。买个小游艇,天天跟郭文贵后面,天天喊文贵你好,文贵辛苦了。歌们儿们好,我非把加州所有的东北哥们儿们联合到一块儿。他跑得快你拿枪打,他两条腿跑我能追到他,我跑马拉松的没事,天天锻炼身体。抓唐进入高潮时段。
    We will try our best to kid nap Tang, Baiqiao and get reward from Wengui. Each of us can get 30 to 50 million. You don’t need to be a coach anymore. I’m not going to be an Uber driver anymore. Just buy a boat and follow Wengui. Say hi to Wengui everyday. Hi brother, I will unite all brothers from Dongbei province. If he runs fast, you shoot him with a gun. If he runs wih two legs, I’ll catch him. I’ll be ok because I run marathons. The kid napping Tang action is setting off a new upsurge.
    
    #20 1:31:40 - 1:31:43
    盲流子直播活捉唐柏桥。
    Qingmin Jin is live streaming about kid napping Tang alive.
    
    #21 1:35:35 – 1:35:40
唐柏桥我不把你皮扒地体无完肤我

    Tang, Baiqiao, I will F. your mother if I don’t peal off your skin until there are no skin left on you.
    
    #22 1:43:35 - 1:43:38
    更多推友参加抓获唐柏桥行动。
    More Twitter friends are applying to join the Kidnap Tang ac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o_oALine1k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213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秦川海:唐伯桥不是管仲第二
·秦川海:从唐伯桥看民运人的一些猫腻
·巴克:唐伯桥竟敢给高智晟玩诈?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 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 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 十五萬人齊解甲竟無一箇是男兒
  • 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 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 学习就像雕刻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各有心思
  • 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 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 “世界律师大会”:对法律与人权的嘲讽
  • 中共为什么要举办世界律师大会
  • 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 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 《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 《霸权论》连载之3第二章《国家行为体》
  • 博客最新文章:
  • 孟泳新陈奎德先生必须给个说法
  • 胡志伟大陸民間與官方收藏的家譜總數已逾三萬八千種
  • 谢选骏全球化的时代就是一个玻璃缸的新时代
  • 胡志伟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
  • 谢选骏老赖商人和老赖政府
  • 生命禅院生命禅院的自由理念/经纬草
  • 谢选骏毛泽东的市值抵不上一间毛房(茅房、厕所)
  • 北京周末诗会陈士胜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如何衡量动物生命力的强度
  • 独往独来中共空军0:4败于泰军空军大校演讲泄真相
  • 滕彪瑞典国会议员要求将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驱逐出境
  • 谢选骏小特朗普是一条恶狼
  • 胡志伟周恩來向楊淑慧索要周佛海回憶錄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简要版本
  • 谢选骏共产党为何替特朗普哀嚎
  • 胡志伟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 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论坛最新文章:
  • 德国5G:执政大联盟打算阻止华为
  • 法国西南暴风洪灾釀1死5伤 6万家庭断电
  • 香港5青少年被拘捕 涉环卫员工被砖砸死案
  • 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有待正式批准签署
  • 朝鲜声称再次进行了“重大试验”
  • 厦门豆腐渣工程引关注
  • 香港未来:近半在职青年穷 忧反修例运动后加剧
  • 陆商贸分析平台封四成反修例消息 难达兼听则明
  • 香港贫穷人口约140万 创10年新高记录
  • 英国保守党胜选 欧盟:将重建与英国的关系
  • 美联社纪念1951年被中共处死的华裔记者饶引之
  • 阿尔及利亚前总理塔布纳“当选”总统
  • 汇源果汁老板再出事 祸根埋在五年前
  • 阿尔及利亚大选投票率不足40% 公民社会呼吁抵制
  • 25届气候大会:寻求进入碳中和世界 延长一年谈判技术细节
  • 12中国公民应邀参加美使馆国际人权日活动被拘
  • 五千名大陆官员透过「专业交流」假邀请函赴台观光台湾要全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