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叶隐:隋牧青律师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2月01日 转载)
    
    
     我最后一次见到隋牧青是(2017)6月28日。

    
    (2017年)6月27日,他到成都与冉彤律师一道去会见同样被控“涉嫌煽颠”的陈云飞。陈云飞没见着,十几天后,他自己却被煽颠了,如今冉彤律师得同时为两个煽颠犯辩护。而在当前急剧倒退的趋势下,说不定哪天冉彤律师也得再找律师为自己辩护,直到律师们再也找不到辩护律师。如果我把中国人权律师们凶险的处境,告诉圈外的朋友。他们一定以为是我瞎编的海外奇谈,荒诞不经;或者干脆认为,律师不识大体不顾大局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反贼辩护,自己倒霉纯属活该。对这些生活在同一个国家,两个不同的世界的朋友,我也非常无奈。经济的衰退,民生和民权状态的进一步恶化,不知道是否能唤起他们对自身权利的一些警觉。
    
    隋、冉二位律师会见陈云飞受阻,翌日无事,他约我到一主内弟兄家聊天,我们单独聊了三个小时。和人权律师们聊天,首先会对近期被抓捕的同道案情,做一个简单回顾和分析。其次对哪一类人,会成为“新常态”下的下一波打击对象,做一些评估。隋牧青自2013年8月担任郭飞雄案的辩护人以后,他不断给广东维稳当局制造麻烦,已经成为首要打击目标。他的律师事务所受到警告,办理港澳通行证被拒,律师证年审受到刁难,出国被边控,这一系列警告,已预示着他离失去自由不远了。对此,他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他在1989年,因为参加广场运动,曾经入狱数月,对监狱并不陌生也不恐惧。但是,他缺乏一个根本性的目标:即自己为什幺要坐牢?目前,他所有能找到的理由,不外乎因为良知和义愤,拍案而起,挺身而出。对于自己所作所为,问心无愧,敢作敢当,但也仅此而已。而不像郭飞雄先生那样,具有职业反对政治家的清晰目标、坚定意志,视坐牢为他当前的最主要工作。
    
    期间我们聊到各知名律师辩护词的高下,从法理、实证、气势、文采各方面都作了点评,他对自己为丁家喜所作的辩护词比较满意。但又遗憾当时行文有些仓促,本来可以写得更好。我说:老隋,这个问题我们聊过很多次了,我觉得你的辩护词和平时的会见笔录,最特别的地方,都裹挟着一种其他律师少有的义愤,但美中不足的是结尾都太仓促。这或许和你某种内在的焦虑有关。
    
    他拍拍头:你说的太对了,我确实是非常焦虑,缺乏耐心,厌烦细节。这个毛病总想纠正,但就是改不过来。你说怎幺办?
    
    我说,我所知道的好些律师,他们对自己在历史中的定位非常清晰。当下的所作所为,就是奔着未来的大法官、参议员去的。正因为这种舍我其谁的时代使命感和责任感,他们才不会被纷扰的现象裹挟,陷入正义不彰的焦灼无力感里,勇敢中又自有一股沉静和从容的力量。
    
    他挠挠头:哎,你说得非常对,我这人真的胸无大志,没想那幺多。你说的这个问题,我得认真琢磨琢磨。
    
    我说,一个国家的转型,需要有一批勇于任事和担责的精英,别说奔大法官或参议员,就是奔总统去,我都非常赞赏这种雄心和抱负。在一个即将风云剧变的大时代,有才华的人若自甘淡泊或逍遥,并非什幺美德,更多是一种辜负上天恩赐的堕落。得天独厚,就要替天行道嘛。不论你有什么人生规划,但你介入的人权案子,你写的每一份辩护词和会见纪录,都是这个时代的见证。如果你都把它们当成历史文献的心态来写,或许可以抑制焦虑感,而发挥得更精彩。即使未来你甘于淡泊,你留下的这些文献,见证这个时代的光明和黑暗,正义与邪恶的交战,这一代人的苦难、勇气和担当,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
    
    他深以为然,说,你的这些想法,影影绰绰在脑海里盘旋了好几年,但不太清晰,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得好好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了,谢谢。
    
    我笑说,你本来就是个只爱自己说,没耐心听人说的话痨,能忍受我好为人师的臭毛病,我该感谢你才对。双方相视一笑。
    
    自屠夫吴淦入狱后,我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恐怕今年再难见到老隋了。我不想自诩先知,但最近几年每一波的打击,几乎都在我的预感中,时间点也多没有超过一个月。正是基于这种敏锐的直觉,我像在踩钢丝一样,小心翼翼地调整自己的言行。当喉舌抹黑女律师王宇时,我已经预感到那绝不是个案,而是正在对人权律师群体磨刀霍霍。
    
    八九一代,很多人的人生轨迹,其实在那个春夏之交,就已经被型塑或锁定了。所以对于隋牧青何时进去,我并没有太多的忧虑。有一些人,注定是被历史拣选,来承当这个民族的苦难、引领它走出埃及的。尽管很多人像摩西一样自己并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有时,想到他或一些气质与他相近的朋友,就会想到莱昂内的《革命往事》里的隐喻:完成革命的往往是那些对革命无知无觉的人,策划革命的却常常背叛了革命,而坚持革命的最终的结局是死亡。我不像革命家肖恩,他也不像流寇胡安,但毫无疑问,他的血性、义气和鲁莽的勇敢,和胡安有些相似之处。
    
    比起关心他在历史中的地位和担当作为,我更关心他的个人状态。六四期间,他写过一个帖,大意是,他经过艰苦的内省,意识到六四给他造成的伤害,非常深沉,经常在梦中惊醒。这种创伤,不仅是他个人的记忆,也是他那一代人的集体创伤。大部分人都被坦克吓破了胆,有人选择升官发财和及时行乐来逃避血色记忆的恐惧;部分心有不甘又无法摆脱恐惧的辖制,自甘沉沦堕落了。还有一部分如隋牧青,长久的舔嗜伤口后,克服恐惧再次勇敢的站了出来。但这种创伤一直折磨着他,他很容易感到疲倦,意识涣散,当需要集中精力去做一件事,需要比常人付出更多的脑力和体力。
    
    去年年初,我在朋友圈里带动了一些朋友健身运动,老隋也受了一些感染。他每次见到我都会问,你有没有发现我最近又瘦了一些?如果我率先发现,他就会像捡了宝一样非常开心。这次又聊到健身,我希望他把有些能放的事情先放一下,把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状态调整到最好。这样才能更多精力和妻子、孩子亲密相处,工作效率更高。尤其他的孩子很快就要进入青春叛逆期,如果不及早建立亲密的关系,也许会留下久远的遗憾。他说他曾经咨询过心理医生,医生也确证了他的创伤。更早之前,他也跟我谈过信仰。我问他受过洗没有,他说没有,但算是慕道友。我希望他的创伤,能在信仰中得到疗愈和安慰。当然他选择心理治疗,亦无不可。他一边和我聊,一边站起来扶着椅子靠背,说最近这样练习慢跑。说,这个动作,其实是做爱的动作,每天练习半小时。把我笑歪。
    
    期间谈到我的处境,我说,在广州已经无法呆下去了。罗网早已张开,只等我再犯一个小错误。你17号问我,为何不等到19号唐荆陵开完庭才离开广州。我说我揣测,开庭前给他们家属送了一下饭,估计国宝已经很痛恨我了。如果我去现场,其他人被控制,开庭完了就放了,我可能就没那幺轻松了。他说,确实有可能把你搞一聚众扰乱公共秩序刑拘起来,再转煽动颠覆。毕竟,圈内有点名气的,只有你和老莫还没有被收拾过。听说郭飞雄两度开庭,现场都没抓到你,他们已经很恼火了。不过你这家伙,看似鲁莽,但在行动中却比谁都细致、谨慎又狡猾啊。我说,如果去围观一下,连现场都没到达,现场信息都没发出,就轻易被抓到,那行动几乎没有效果,不符合我的行动性价比原则啊,所以提前会做出比较细致的计划。起码得完成信息发布任务,再被抓住才合算啊。
    
    不过话说回来,党国像一个占据绝对优势的猎人,有的是耐心。郭玉闪11年搞出那幺一大单,也不是三年后才对他下手嘛。所以我也懒得揣度他们何时出手。我对牢狱并没有太多恐惧,但坦率地说,我并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因为太多酝酿了几年的思想和文化写作计划,因为被政治反对的焦虑裹挟,一再延宕。如果进去,还是很难抵挡虚度光阴的焦虑感煎熬。这两年且战且退,至今仍然被粉红自由派认定为最激进的革命党,深恨党国还不收拾我全无天理。其实为了实现个人志业的一己之私,我已经自我溃败和自我阉割得每天都要鄙视自己一通了。
    
    临别时,我们互道保重。遗憾的是,在他还没有将身体和精神调整到最佳状态,就遭遇预谋已久的迫害。不知道他的身体,能否扛得住指定监视居住的磨难。但我对他坚定的意志,丝毫不会怀疑。
    
    我和隋牧青的交情,始于微博。10-11年他有个账号叫“岭南左月刀”,经常跑我帖子下来挑衅几句。初时未加留意,后来觉得这人有点神经病,忍无可忍也会对骂一番。当时气血很盛,和他约架,他又不接招。后来腾彪博士邀请我参加一个研讨会,他也在场。才知道“左月刀”是隋牧的拆字,真名隋牧青,还是个律师呢。线下见面,他又祭出网上那一套,言不及义的不时冷嘲热讽几句,惹得我非常恼火,当着众多律师的面要揍他,他又嬉皮笑脸的走开了。总之,第一次见面,可能彼此印象都非常之恶劣,但又没觉得对方有多坏。
    
    后来无意看到他和陈启棠(天理;去年因煽颠入狱)参与一些维权案,奔走在连南和江西。我对在学理和政治原则上的辩论寸土不让,但对于行动,抱持极大的理解和宽容。毕竟抗争空间有限,姿态卑微一点,目标或主题模糊一点,都可以理解并予以支持。至于行动路径行不行得通,只要有人愿意尝试,同时也能给党国添乱,都一体支持。毕竟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后来得知他是郭飞雄的搭档,这些维权案,正是在践行郭飞雄的主张,即政治问题法律化,通过法律框架下公民广泛参与的维权途径,规范政府权力,争取和巩固公民权利,倒逼权力让步,逐渐实现民主。不记得再次见面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席间我对他的辛苦践行表示了高度认可和尊重,于是瞬间就和解了。
    
    此前微博上的派系,大致可以分为:坐等改良派(如吴国师),互动改良派(刘诺奖),抗争维权倒逼改良派(郭飞雄、许志永),非暴力不合作革命派(唐荆陵),主动抗争引导广场革命派(屠夫、莫之许、野渡),武装革命派(很少认为是唯一或最优路径,只是作为最后保留手段)。上述各派的公众认可度逐次递减。
    
    隋牧青有自己坚定的主张,但在公开表达的政治认知,大致和笑蜀老师一路,行动主张,则和郭飞雄契合。而笑蜀老师的行动主张,则在许志永和郭飞雄之间取中,即郭更激进,许更温和。在郭飞雄尚未入狱前,他们三人,或可称之为郭笑隋三架马车。我和笑蜀老师曾是多年的论敌,政治认知理路上存在难以调和。
    
    来源:律师权益关注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410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剑芒:现在再回放我追打叶隐的经历
·叶隐:端午节晚上请三位良心犯家属吃饭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 教授就是剽窃惯犯
  •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习近平发狠提前根除香港自由,是核大战的危险信号
  • 《北京之春》胡平没有根据乱说之二――薛明德
  •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博客最新文章:
  • 潘一丁直面公道正義和強大中國美國政客們,你哋對香港感到束手無
  • 百家姓冤满嘴胡言乱语,满眼乌烟瘴气,蚂蚁帮狗随正主郭瘟龟,终得
  • 纪念堂港大學生會為恐怖主義招魂引發公憤高校紛紛割席劃線正道直
  • 中华正国接种“复必泰疫苗”利己利人“疫苗护照”助市民出行便利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