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谁不是一边不想凑活活着,又一边凑活活着/王五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15日 转载)
    朴树唱李叔同老师的《送别》时泣不成声,于是很多人的文艺病又复发了,高高举起了“谁不是一边不想活了,又一边努力活着”这面大旗。我觉得人家朴树可能真是这样,你们真不是,你们可能是“谁不是一边不想凑活活着,又一边凑活活着”
    
     明明是能多苟活一天算一天,哪有什么不想活了,明明是一直凑活活着,哪有什么努力活着,如果努力起床算是努力活着,那么我鞠躬道歉。你是不愿将就的活着,但你的生活真的很将就,往好了想也顶多算是在最将就的条件里以最不将就的方式活着。

    
    饭岛爱自杀时我说,最可悲的不是一个人死了,而是她不想活了。死有什么可怕的,活着才可怕。你生如夏花,别人生不如死。余华老师在《活着》里说,我们会来到这个世界,是不得不来;我们最终会离开这个世界,是不得不离开。一切都不是由我们决定的,还瞎操什么心,我们只负责“活着”这个状态。
    
    为了让“活着”这个状态看上去更美好一些,我们发明了“意义”这个词,“意义”需要一个承载,于是就出现了“事业”,保尔的话犹在耳旁回响:“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事业而斗争’。”
    在我看来,保尔这种活法毫无意义,既无本质上的意义,也无概念上的意义,甚至它都不算一种该有的活法。另外一位保尔就把“活着”这种状态演绎的很好,奈保尔,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他在接受美国记者采访发表获奖感言时对他经常光顾的妓女们表示“感谢”。“她们给予我安慰,我知道,当我需要时她们乐意效劳······我无暇去追求更体面的情妇,因为这要耗费时间······需要很多天、很多星期的时间,这等于是放弃生活”。这位作家是“活着”的,他并没有像其他作家一样用“意义”欺骗我们,“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泰戈尔就是个骗子。
    
     “意义”是人类活着的瘟疫,文学家则是瘟疫的传播者,比如爱国文学家郁达夫,他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是创造社?是新加坡文化界抗日联合会主席?是中国民权保障同盟执委?是爱国文学家?都不是,是女人。郁老师“活着”的状态就是跟女人交欢,但却又常常陷入“意义”的陷阱,他在日本名古屋留学时,在一个孤独寂寞冷的雪天去了妓院,选了一个肥白高壮的花魁共度良宵,次日醒时却连呼“太不值得了!太不值得了!我的理想,我的远志,我的对国家所抱负的热情,现在还有些什么?还有些什么呢?”、“不忍见我国的娇美的女同胞,被那些外国流氓去足践。我的在外国留学时代的游荡,也是本于这主义的一种复仇的心思。我现在若有黄金千万,还想去买些白奴来,供我们中国的黄包车夫苦力小工享乐啦!”,散播“活着的意义”的文学家,也很容易中了“意义”的毒。郁老师悔恨了好久,终于找到一个绝妙的理由,“沉索性沉到底罢!不入地狱,哪见佛性,人生原是一个复杂的迷宫。”活着一旦搭上了意义好累好复杂。
    
     “意义”只存在我们的想象里,或者说并不存在于当下,它或许是被时间锁定的生命的延续,我们询问意义在哪或者对意义的美好描述,都是人类认知上的局限与自恋。余华老师的《活着》在我看来最伟大的地方就在于,它不定义“意义”和传播“意义”,他只展示人生无常,世事多变,以及人在生活中的渺小无力,“人是为了纯粹的活着而活着,而绝非为了活着以外的事情而活着。”
    
    《活着》的男主福贵用自己的一生诠释着什么叫“活着”,像是一个传扬福音的使徒。当他失去原有的财富和地位,他依然活着,活着与财富和地位无关;当他失去父母和儿女,他依然活着,活着和亲情无关;当他的老友离世,他依然活着,活着和友情无关;当他的爱人离世,他依然活着,活着与爱情无关······,这就是余华想说的,他没有编造出一个“意义”欺骗我们,他告诉我们,活着就是活着,除此之外,别无他意。
    
    我们的佛系青年,正很好地演绎着什么叫“活着就是活着”,一切为我所用,一切与我无关,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李叔同老师就是这样的佛系青年,阅尽人间春色之后,眼中尽是红粉骷髅,大欢喜过后便是大寂灭。
    
    只不过现在的佛系青年,大多不学无术,只活出了皮毛,装作了样子。真正的佛系青年,都是李叔同老师这样,万般才情,会写诗、会书法、会作画、会篆刻、会音律、会演戏······,什么都不会可不行,朴树至少会写歌会唱歌。李老师会写诗,所以才能在第一次踏入“天韵阁”,便赠民国才女李苹香七绝三首,二人以诗定情。李老师会画画,所以才能让明眸皓齿的日本房东女儿雪子给自己做裸体模特,生出一段感情。
    
    但跟文艺青年谈感情,一定要做好受伤的心理准备,并且这种伤害属于佛系攻击。电影《一轮明月》中有这么一个场景:清晨,薄雾西湖,两舟相向。雪子:“叔同~~”李叔同:“请叫我弘一。”雪子:“弘一法师,请告诉我什么是爱?”李叔同:“爱,就是慈悲。” 雪子:“你慈悲对世人,为何独独伤我?”这话没法儿接。
    
    有人活得透彻,有人活得稀里糊涂,有人则活得很有“意义”,抛开第三者不谈,有些时候前面二者的表象又是相似的,只有文艺能让后者现出原形,他们想借着文艺的涂抹,让自己凑活活着的生活多一丝文艺气息,让自己的生活看上去很有意义。朴树说,“生活就像炼狱一样,特别难熬。在音乐里面的时候,即使唱着最悲伤的歌,也觉得是种享受。”他的确是在享受,享受文艺的你们,文艺的活着。
    
    1942年10月13日,弘一法师安详圆寂于福建泉州不二祠温陵养老院晚晴室。临终前3天,弘一法师书“悲欣交集”四字交侍者妙莲法师,对于这四个字的解释有很多种,我的看法是,弘一法师欣的是终于不用“活着”了,不用在世人眼前那么有“意义”的“活着”了,欣幸自身得到解脱。而悲的是,悲悯众生,特别是众文艺青年,他们又要被法师生前的文艺故事所打动,有“意义”的“活着”。
    
    悲欣交集,四个字背后的禅机也是四个字,凑活活着。
    
    来源:王五四文集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16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佛系请客:请全世界人民喝海鲜蛋花汤/王五四
·新的一年就要来了,它并不会变得更好/王五四
·袁立,中国病人/王五四
·仗义每多屠狗辈 从来奸佞覆乾坤/王五四
·王五四:仗义每多屠狗辈 从来奸佞覆乾坤 (图)
·珍惜有中国特色的海底捞,绝不搞西方卫生监督那套/王五四
·这个社会连坏人都在做慈善 难道还不美好吗/王五四
·千言万语就是想开大床房/王五四
·我不可爱不会画画学习成绩不好不会哭着感恩没有悲惨身世,你还愿意帮助我吗?/王五四
·那些蠢坏的人以及它们漫山遍野蠢坏的粉丝们/王五四
·所谓岁月静好,不过是你瞎了/王五四
·犯我中华美食者,虽远必拘留/王五四
·忘掉我们的前半生,重新开始做人/王五四
·王五四:人民群众享有的特供不比首长们少
·姑娘,出门前装个行胸记录仪吧/王五四
·王五四:鲁瑾姑娘,我敬你是条汉子
·王五四:这届名门正派不行
·祝王五四老师小强节快乐
·理性太多,血性和人性都不够/王五四
·王五四:2016年过去了,这届人民依然不行
·著名记者刘虎遭官媒抹黑 王五四家人被国保骚扰 (图)
·杭州维权人士王五四赴邵阳接力声援朱承志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