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法国国王是恶魔仆役兼论毛泽东背叛文革、出卖追随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06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法国国王是敌基督的恶魔仆役,因为他们捏造“敌基督”的罪名陷害他人。这突出表现在他们制造“圣殿骑士团冤案”的事件上。
    
    法国国王捏造罪名陷害“圣殿骑士团”的冤案事件,使我想起了毛泽东捏造罪名陷害“五·一六集团”的冤案事件。1969年召开“九大”以后,中国大陆各地,一夜之间,掀起了“深挖五·一六分子”的狂潮。许多著名造反派领袖突然遭到逮捕关押、秘密审查。到了1970年前后,许多人被打死,被批斗,这个运动持续了好多年,最后却无法查证落实一个“五·一六分子”!因为,这个所谓的“反动组织五·一六”根本子虚乌有,完全是毛泽东为了结束文革,对造反派进行的“走狗烹”。可悲的是,“五·一六”为了纪念正是毛泽东自己决定发动文革的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的一个“通知”。毛泽东不惜自扇耳光,来取悦“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为的是结束文革、治理整顿。呜呼哀哉。到今天,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还有人以为“毛泽东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殊不知,毛头此人老奸巨猾,堪称吸血魔头——专门出卖毛魔自己的追随者,并用男男女女追随者们的鲜血自肥毛魔自己。我当年仅有十六七岁,刚刚被毛派分子打发去做学徒工,每天上班八小时之外,还要参加两个小时的“政治学习”。我知道,这是毛老头企图耗尽我们的青春年华,为他陪葬。所以我发奋学习真知,拒绝他的毒害,把自己培养成为邪恶势力的掘墓人。为了学习,我把经典书籍拆成单页,折叠起来,走到哪里,学到哪里,不仅可以避开耳目,还可以全神贯注于那些永恒的只言片语······我像是一个纯洁而高贵的古代游魂一样,游走在肮脏而卑贱的现代中国······那时我只被一种不愿屈服的愿望所驱动,恨不能脱离自己该死的躯体,也要超凡脱俗,变成一个与环境全然不同的人,但真的没有想到这是可能的也是可以做到的。感谢上帝。在人不能,在神无所不能。阿门。
    
    法国国王是敌基督的恶魔仆役,因为他们捏造“敌基督”的罪名陷害他人。这突出表现在他们制造“圣殿骑士团冤案”的事件上。
    
    圣殿骑士团
    
    圣殿骑士团(基督和所罗门圣殿的贫苦骑士团,Pauperes commilitones Christi Templique Solomonici)的徽章,是著名的双人骑单马图像,象征他们早期的贫困,内环的希腊文和拉丁文 Sigillum Militum Xpisti,搭配中央的十字架,表示他们是基督的士兵。
    
    圣殿骑士团(法语:Ordre du Temple),或神庙骑士团,正式全名为“基督和所罗门圣殿的贫苦骑士团”(拉丁语:Pauperes commilitones Christi Templique Solomonici),是存在于中世纪的天主教军事修士会,乃著名的三大骑士团之一。其成员称为“圣殿骑士”,而高级成员则获许穿着骑士团标志性的绘有红色十字之白色长袍。圣殿骑士团曾是欧洲历史上最富有和强大的天主教军事修士会之一,并且在其存在的近两百年中对中世纪的欧洲经济体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圣殿骑士团创立于第一次十字军东征(1096-1099)之后,主要由信奉天主教法国骑士组成。其首领最初驻扎在阿克萨清真寺的一角,该寺位于耶路撒冷圣殿山,传说是建在所罗门王的神殿(The Temple Of Solomen)之上,因此得其团名。1129年,圣殿骑士团得到罗马教廷正式支持,拥有诸多特权,遂迅速增长其规模、势力和财富,甚至发展出最早的银行业。
    
    圣殿骑士团和十字军的命运密切相关。1291年,圣地陷落,他们失去根据地,最终沦为法王腓力四世为解决财务问题的牺牲品。1307年,其众多成员在法国被捕,残酷审讯后以异端罪名处以火刑。
    
    1312年,身处亚维农教廷的教宗克雷芒五世被腓力四世施压,宣布解散圣殿骑士团。此一活跃将近两世纪的宗教军事组织,从此在欧洲主要地区销声匿迹,其悲剧性结局则催生许多相关的传说和文学作品。
    
    建立和兴起
    
    圣殿骑士团最早的总部,在他们所攻占的耶路撒冷圣殿山的阿克萨清真寺!1098年,十字军攻占圣地耶路撒冷,众多基督徒遂长途跋涉前来朝圣,但朝圣的路途却充满凶险,他们经常被屠杀。约1119年,两位当年参战的法国贵族雨果·德·帕英和格弗雷·德·圣欧莫,提议成立一个修士会,以保卫朝圣者的安全。耶路撒冷国王鲍德温二世同意,并允许他们以圣殿山的阿克萨清真寺作为根据地。传说该寺建于昔日所罗门圣殿的废墟之上,修士会因此得名“基督和所罗门圣殿的贫苦骑士团”。他们最初只有9名成员,依靠捐助维持。其徽章的双人骑单马图像,象征着他们的贫困。
    
    这种穷困状态很快改变了,基督教世界影响力很大的圣伯尔纳铎决定支持圣殿骑士团。1129年,主教会议在法国特鲁瓦举行,教宗正式承认他们的地位。1139年,教宗英诺森二世以教宗诏书授与他们特权地位。圣殿骑士团只对教皇负责,不受国王和地方主教指挥;具有免税特权,还能在其领地收取十一税。他们因此快速发展为教宗的重要力量,成员最多超过2万名。圣殿骑士团守卫圣地的重要堡垒,是保卫耶路撒冷王国的决定性角色。
    
    辉煌
    
    从1129年十字军围攻大马士革,到1291年阿卡沦陷,圣殿骑士团几乎参加了所有保卫圣地的战斗。参战的圣殿骑士团通常仅300人左右,人数不多但战斗力强大,是冲锋陷阵的主要力量,常能发挥以一当十的作用。
    1177年11月25日的蒙吉萨战役,耶路撒冷国王鲍德温四世年仅16岁,率领80名圣殿骑士、375名骑兵和几千步兵,大胆攻击穆斯林萨拉丁的3万人军队,结果后者精锐的马木留克近卫军几乎被全歼,共伤亡2万余人。萨拉丁带着1/10不到的残余部队狼狈逃回埃及。
    
    但十年之后1187年的哈丁战役,圣殿骑士团被萨拉丁大军围困,大部分成员非死即伤。同年,萨拉丁攻陷耶路撒冷,圣殿骑士团退出,最后退到塞浦路斯。第三次十字军东征(1189年-1192年)时,圣殿骑士团已经开始式微。
    
    灭亡
    
    圣殿骑士团初期得到极多地产,奠定其发展基础,其后发动募捐组团海外朝圣,又从事银行业与商业以壮大资产。他们掌握东西方之间的商业活动,各地拥有分支机构,法国和英国甚且一度将国王御库委托其保管。圣殿骑士团在当时金融圈举足轻重,使人认为富甲天下,却因此成为其毁灭的原因。
    1241年,蒙古拔都西征入侵波兰。在列格尼卡战役中,圣殿骑士团的参战部队几乎灭绝。其大首领阿尔芒(Armond de Perigord)写信给法国国王路易说,中欧已无任何军事力量可以阻挡蒙古铁骑直抵法国。1291年,十字军于黎凡特地区最后的领土阿卡城遭马木留克铁骑攻陷,耶路撒冷王国正式宣告灭亡。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撤退到塞浦路斯,再返回法国。他们在法国是国王的大债主,拥有几千座城堡和巨额财富,因此受到国王和主教的嫉恨。法国国王腓力四世编织“异端”罪名去铲除他们。
    
    冤案
    
    1307年10月13日星期五(这是“黑色星期五”迷信的由来之一),事前并无任何征兆,全法国的圣殿骑士团成员几乎都被逮捕,并被限制使用任何财产,以防止被移转出国。原因是以精明能干著称的“美男子”法王腓力四世先已广发密函,命令各地官员同时打开,执行他的整肃行动。巴黎一地就逮捕了138名,包括其大团长雅克·德·莫莱。他们很多死于审讯,其余处以火刑。
    
    当时教廷位于法国亚维侬的教宗克雷芒五世在圣殿骑士审判中扮演的角色并不单单作为一个帮助迫害者,其多次要求将审判权交付教会,但未得到腓力四世同意。
    
    1312年,法王腓力四世提出要求,教皇克雷芒五世宣布解散圣殿骑士团。西班牙和葡萄牙的骑士团改组成两个新的骑士团:西班牙蒙特萨骑士团和葡萄牙基督骑士团。
    
    1314年,莫莱在上火刑架之前,诅咒法王腓力四世和教皇克雷芒五世,说他们会在一年内面临永恒的审判。事实的确与之符合。教皇克雷芒五世一个月后终于不敌长期缠身的癌魔辞世,而“美男子”腓力四世则在半年后打猎时突然中风猝逝。
    
    2001年,一名意大利女学者Barbara Frale在梵蒂冈找到秘密资料奇农羊皮纸,这份拷贝中清晰的发现,骑士团其实是被裁定“可能悖德,未至异端”,且教宗克莱蒙五世早在1308年就豁免了德·莫莱的罪行,还包括其他所有被审判的领袖。但这份豁免,德·莫莱没有见到,他不知道,从基督教的本质以及内心深处,教宗克莱蒙五世早已经豁免了他们,但即使这样,克莱蒙五世受制于法王腓力四世也不敢在生前公布。
    
    体制
    
    圣殿骑士团的标志衣装是白色制服外加白色长袍。1147年第二次十字军东征后,白色长袍的左肩再绣上红色十字,开始是等边十字,后来为八角十字。徽章是两名持盾和矛的骑士共骑一匹马,盾上绘有红色十字。它象征其成员是贫穷的骑士,后来演绎为成员的袍泽情谊。法王腓力四世则将该骑士团的徽章扩大解释,认为圣殿骑士团的团员们有同性恋的倾向,而以鸡奸罪名指控圣殿骑士团。圣殿骑士团的口号是“God wills it.(神的旨意)”,还有拉丁语:Non Nobis, Domine, Sed Nomini Tuo Da Gloriam.。翻译成英语:Not to us, o' Lord, but to your name give glory.(非为了我们,上帝,而是为赐光荣予祢名字)。
    
    圣殿骑士团的首领称为宗师、大团长或总团长(The Grand Master),是以选举产生的终生职位。大团长直接对教皇负责,不受国王和各地主教控制。团员分三阶层:
    骑士(Knights):他们是骑士团最精锐战士和骑士团的象征,通常拥有三至四匹战马及重骑兵装备和一至二名骑士侍从(侍从一般情况下不属于骑士团,而是被骑士本人雇佣),他们获准穿着标志性的背部绘有红色十字的白色长袍以象征慈悲与纯洁。因为骑士团本身并没有赐予平民以骑士头衔的权利,所以没有骑士头衔的成员无法加入此阶级。
    
    军士(Sergeants):他们是由骑士团从平民家庭中吸收的成员组成,也是骑士团人数最多的阶层,他们保证骑士团的日常运作并负责如行政管理/武器制造/建筑等后勤工作。而前线上的军士则是和骑士们并肩作战的轻骑兵,他们通常穿着黑色和棕色的衣装。而骑士团内亦有数个重要的资深职位是专门为军士阶层保留,如阿卡金库的卫士指挥官——也是实质上的骑士团海军舰队指挥官。
    牧师(chaplains):这个阶层从1139年正式成为骑士团的组成部分之一,这些经过罗马教廷神圣认证(Ordination Priest)的牧师们负责整个骑士团组织成员在宗教和精神上的需要。
    
    圣殿骑士团领导层的组成
    
    大团长:统领全团的灵魂人物,入团者皆需发誓对他效忠。团规戒律甚严,其中77~98条都以他为对象。概略如:
    必须住在圣地耶路撒冷(该地早在 1127年就是团总部)。
    由13个团牧师选出,选举规章有25条。
    对外代表全团,但政治权力不大,主要是与诸侯的外交工作。
    有骑士团印一枚(监察长也有)。
    全权决定是否参与某一场战役。他有2名辅佐,负责军事建议。作战时,这2人形影不离。
    行军露营时,帐篷必须是圆型,代表圣墓时常在其心中,且由一名骑士保护。
    有4匹马,包括一匹战马。
    手下有:随行牧师1名、总管1名、撒拉逊人秘书1名、随从1名(有2匹马)、土耳其轻骑兵1名(当向导与仆人)、厨师1名、仆人1名(有1匹马,背负主人的盾牌与长矛)、杂工1名(有3匹马)、马童2名。
    神父长:团里的二号人物,有4匹马。大团长不在时,代行其所有权力,包括资产与土地。手下有:随从秘书1名、随从1名(有2匹马)、善战骑士1名(有3匹马)、撒拉逊翻译1名(有马)、阿拉伯轻骑兵1名、跟班2名、马童2名。
    军团长:负责战时与平时的所有军事决策,掌管团里的武器与战马。做弥撒时,他统领所有骑士。作战时,他直接指挥所有骑士;冲锋时,他必须亲执横幅前进。大团长出意外时,他维持秩序、管理各单位,并组织选举。有4匹马,包括1匹战马。手下有:骑士随从1名、萨拉逊轻骑兵1名、跟班2名。
    骑士总管:类似军团长的副手,指挥10名骑士,有3匹马、跟班1名。
    圣地监察长:类似财政部长,管理圣地和全团的资金,还有团里人事工作。掌管欧洲与东方之间的经济贸易交流,重点主要是亚克港口。有4匹马,包括1匹负重马。他的手下有:秘书1名、记录员1名、随从1名(有2匹马)、阿拉伯骑兵1名、跟班2名、步行仆从2名。
    掌旗官:管理团里的服装、制作和材料。所有成员的衣着必须合乎规范,例如骑士们的长袍。有4匹马、不同种类的帐篷两个。手下有:掌刑官1名、跟班2名、手工制衣团体。
    圣城监察长:护持团里至高无上的圣十字架,负责领地治安,直接指挥10名善战骑士,保护朝圣者和全部朝圣道路畅通安全。有4匹马,包括1匹战马和1匹负重马。手下有:跟班2名、扈从1名(有2匹马)、骑马的萨拉逊秘书1名、阿拉伯轻骑向导1名。1187年,圣城陷落。此职务取消。
    行省监察长:由团里派驻安条克王国或黎波里,代行团务与决策。他管理当地分支据点的内政,包括食物与酒,也负责地方行省的经济。有4匹马(包括1匹负重马)、圆型帐篷1个、地方横幅1条。手下有:参谋1名、随从1名(有2匹马)、记录员1名、撒拉逊轻骑兵1名、异教徒翻译1名。
    行省内务长:权力极有限,管理当地分支据点的杂务。有4匹马、跟班2名。
    
    备注
    
    骑士与随从的分别
    骑士必须出身贵族,乃圣殿骑士团的主体,先在欧洲的行省分支据点受训,再派往圣地作战。每个骑士有3匹马和跟班1名。盔甲武器都由骑士团提供。随从则只需是农民或地主资格。
    随从也区分官职高低
    异教骑兵总管:指挥团里所有撒拉逊轻骑兵和扈从。
    军团随从长:管理维修团里所有武器,类似武器库总管。
    跟班队长:管理所有跟班。
    
    银行业起源
    
    圣殿骑士团在东方和西欧拥有大量地产,甚至曾经包括整座塞浦路斯岛。他们在西欧从事高利贷和银钱业,还发行汇票给翻山越岭随时可能遭抢的朝圣者,甚至充当保镖。这庞大资产成为圣殿骑士团在1307年10月13日被屠杀的主要原因,并成为西方世界恐惧“13号星期五”的原因。
    
    谢选骏指出:法国国王捏造罪名陷害“圣殿骑士团”的冤案事件,使我想起了毛泽东捏造罪名陷害“五·一六集团”的冤案事件。1969年召开“九大”以后,中国大陆各地,一夜之间,掀起了“深挖五·一六分子”的狂潮。许多著名造反派领袖突然遭到逮捕关押、秘密审查。到了1970年前后,许多人被打死,被批斗,这个运动持续了好多年,最后却无法查证落实一个“五·一六分子”!因为,这个所谓的“反动组织五·一六”根本子虚乌有,完全是毛泽东为了结束文革,对造反派进行的“走狗烹”。可悲的是,“五·一六”为了纪念正是毛泽东自己决定发动文革的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的一个“通知”。毛泽东不惜自扇耳光,来取悦“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为的是结束文革、治理整顿。呜呼哀哉。到今天,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还有人以为“毛泽东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殊不知,毛头此人老奸巨猾,堪称吸血魔头——专门出卖毛魔自己的追随者,并用男男女女追随者们的鲜血自肥毛魔自己。我当年仅有十六七岁,刚刚被毛派分子打发去做学徒工,每天上班八小时之外,还要参加两个小时的“政治学习”。我知道,这是毛老头
    企图耗尽我们的青春年华,为他陪葬。所以我发奋学习真知,拒绝他的毒害,把自己培养成为邪恶势力的掘墓人。为了学习,我把经典书籍拆成单页,折叠起来,走到哪里,学到哪里,不仅可以避开耳目,还可以全神贯注于那些永恒的只言片语······我像是一个纯洁而高贵的古代游魂一样,游走在肮脏而卑贱的现代中国······那时我只被一种不愿屈服的愿望所驱动,恨不能脱离自己该死的躯体,也要超凡脱俗,变成一个与环境全然不同的人,但真的没有想到这是可能的也是可以做到的。感谢上帝。在人不能,在神无所不能。阿门。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210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航母比陆基更具威胁,但是
·谢选骏:第三中国的首都最好在哪里?
·谢选骏:泰姬陵出而伊斯兰教亡
·谢选骏:真实的以色列不在书韵文化里
·谢选骏:“毛魔考”
·谢选骏:为什么“中国人”不懂十字架的真理
·谢选骏:“大数据警察国家”来到中国
·谢选骏:《芳华》是中国的军妓电影——冯小刚慰安妇卖肉记
·谢选骏:再论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谢选骏:七一和十一算不算洋节
·谢选骏:网络主权并非主权网络——中国退出互联网世界
·谢选骏:美国摒弃上帝,中国阅读圣经
·谢选骏:习近平新时代迁都雄安为了告别六四血腥
·谢选骏:中国角斗士运动早于罗马
·谢选骏:略论齐白石的棺材艺术
·谢选骏:略论人民币入侵美国
·谢选骏:联合国专员为何侵犯缅甸昂山素季
·谢选骏:齐白石的棺材艺术9亿天价写照中国
·谢选骏:国家主权扼杀网络主权
·谢选骏:联合国不希望美国变成帝国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