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克:民主进程已经高加速了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0月27日 来稿)
    
    ——兼谈为什么习近平敢继续独裁
    

    现在,境内每个省市都不乏自称民主人士的业余人士,还有的就是越来越多对社会不满的人,以及好逸恶劳的人,也逐渐靠上了“民主阵营”,再就是一些虽然为利益集团服务,能够得到一些薪水,但由于社会的不公,他们也倾向于改变社会制度。哪怕,即使中共特务机构,由于上面的头头都成了囚犯,他们自己也是人心惶惶的,更想着有所转变。
    
    特别是,掠夺习惯了的中共官吏,被习共的约束基本没有什么油水可捞,也就厌倦了只有薪水没有油水的官位,只是好歹还比老百姓强,才使他们并不死心塌地地为习共独裁体系效忠。他们的内部,基本上是不稳定的体系,究其原因,还不是高官掠夺了那么多的民脂民膏,并没有他们的份,导致了他们普遍地不满。
    
    社会的进步,不是偶然的,它是必然的,中共召开19大,结果只有个别国家祝贺,其它国家都不理睬,这说明了中共的国际声誉大大降低,成为了众人内心不屑的流氓群体,而且,其本身做法就是缺少人性,不被看好,特别是,中共国境内的良心犯含量太高,或者是心地善良、正直的人们几乎都是中共的囚徒,而那些男盗女娼、践踏国法的坏类,却能进入中共的队伍里,耀武扬威,忘乎所以,祸乱国家。
    
    在与多数的同仁交流时,探讨了一些更实际问题,他们一致认为社会变革是大势所趋,习共只能是做垂死的挣扎。甚至,在国内行走,交流,大家都认可社会必然变化,大家只要认真学习,多联系,虽然不建党团,但枕戈待旦还是必须的,特别是,在利益集团完全控制了社会资源以后,这些人几乎没有了公平的具有,才不得不选择走入民主的道路。
    
    更何况,一个国家,最不稳定的是,国人斗争思变,独裁者却极力维系腐朽的体制不能自拔。在这当头,很容易产生革命风暴,令国家和民族,遭受不必要的灾难。
    
    眼下中共19大后的政治局面依然是一党治国,而不是全民治国,这充分说明了,习近平折腾了这几年,反腐抓同伙,无非就是巩固自己的独裁权力,搞到了高度独裁的程度,然后仿效毛邓那种独裁。也就自然会出现今后的堕落之僵局。因为,不独裁就丧失了特权,没有特权的习近平,仿佛一天都活不下去。
    
    而且是,习近平还更恬不知耻地把“习近平思想”纳入了中共宪法,那个善于见风使舵的、可谓三朝元老的王沪宁,能进入习共常委,更能说明中共的气数将近了,因为,内部不有“乱臣贼子”怎么能祸国更祸害他们的党?有这样的人,才更利于他们坏败下去,否则的话,这样的僵持局面会更长,更不利于体制的演变。
    
    是说,王沪宁这样的官吏,表面上,能让主子感觉和口味,投缘,暗地里,这样的人不会缺失小动作,往往是,这样的小动作,决定了一个政权的兴衰,只是,为人圆滑的人,总是要付出群体的利益而维护蝇头私利,王沪宁也不例外。不同的,他的进入习共常委,也充分彰显出中共的回光返照。
    
    要说习近平为什么敢继续独裁,这就该是我们认真思考的客观实际问题。首先,我们要清楚,表面上的今天,中共不仅是十分强大,完全可以武力控制中共国,而且,在习近平的大脑里,依然继承了“枪杆子就是政权”的流氓法则。这一法则,在开创一个新时代的初期,十分有用,而在管理一个国家的时候,往往依然把那流氓行径用在社会里,来显示自己的能力。所以,今天习共在国内对人民,荷枪实弹地耀武扬威,就是认为,他们拥有了一切力量,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大耍流氓。
    
    不要说,管理一个国家,需要复杂的体系,和人道的意思形态,起码的,为人处地地想,一个安定的国家,和平的民族,不更加有利于大家各有所需吗?中共历史以来,就没有为别人想过,他们的出现,基本就是采取了暴力与掠夺的形式,而不是文明的竞争。事实上,流氓们不具备文明竞争的能力,只有采取流氓的手段,才能不至于落败。
    
    中共国的乱局,并不都是老百姓需要的不能完全满足,而是大家都有了攀比的欲望,不能心平气和地按照自己的能力去获取或享用社会资源,而且是,流氓们根本就不用什么能力去获取,而是依靠强盗的手段,也就自然引发了许多的不满情绪,甚至是为了达到个人目的,不择手段地去欺骗,去抢夺,甚至是偷盗也不再为耻。
    
    而作为中共国的弱势群体,由于不具备武装势力,没有自己的团队,只能是被一一宰割,无二路可走。所以,让我们应该反思的是,我们该做的是如何使弱势群体强大起来?而不是什么声讨、谴责,甚至是揭露地再回复过去的习惯。习共诞生了,我们还是老套地揭露共产党的邪恶,还有什么意思呢?这些理论,大家都能如数家珍的了,我们还在重复来,啰嗦去的,如那叨念阿毛的祥林嫂,不觉得腻歪吗?
    
    我们作为民主人士,应该在习共这大染缸里做些什么呢?除了我们没有郭文贵那种在大粪缸里活动的本领以外,我们应该能够做到的是改变弱势群体不能强大的尴尬命运(如果我们具有民主欲望,若能像郭文贵那样地成功,中国历史改写的会更快)。这种战略思考,才更有利于加速中共独裁的死亡,尽管没有我们的战略思考,中共的独裁势力倒掉的结局依然会到来,但有了我们的理性参与,才更能加速再加速中共独裁的倒掉。
    
    当然,也有一些同仁,认为只有采用暴力革命,才能从根本上令中共倒下,这一点,在历史的长河里,我们确实没有少见,但是,作为一个弱势群体,如果不是自身硬的话,从我们这里,能搞出什么惊世核俗的大爆点,未免太小觑习共的能度了。习共的继续沿袭中共的流氓邪恶手法,至有他敢沿袭的自然条件,我们只有能打破这种自然条件的能力,才能帮助能制造“爆点”的同仁按照国家与民族的需求而顺势而行。
    
    任何时候,没有不变的道理,任何时候,都有自己的演变法则,流氓们阻挠国人朝着利于群体利益的方向走,那是因为广大群体的需要导致了独裁者的专权必然划上句号。这种矛盾是不能调和的,只有两个阵营势力消长的演绎。因为人民群体的需求,独裁者不能毙掉,而群体的需求在今天的习共那里依然得不到,只有斗争。
    
    像这种斗争,除了武力革命,就是技术上的进步。在这自然的发展民主事业中,不能缺少任何必须的条件。因为,习共一方面乐意继续独裁,只有牺牲群体利益,另一方面,习共并看不清楚,人民群众逐渐壮大的自然条件已经形成,而且是,广大人民群众并没有太多的悖逆就足以改变自己的弱势地位。
    
    而且,如今的习共高层已经很清楚,他们所面对的敌人已经足以让他们倒掉的了,而且,往年中共的爪牙们,无事生非的太多太多,给中共制造的敌人已经足以上亿了,直接与中共对立的不下几千万,更甚的,愿意走民主道路的青年人越来越多了,这还了得?所以,现在的习共爪牙也受到了一定的约束,不再以往的肆无忌惮,给中共国制造出更多的民主人士,事实上,中共爪牙,都是制造民主势力突飞猛进的合伙人。
    
    然而,习共的邪恶本质并没有变,他们不仅加大了镇压的力度,在舆论上的封锁,也是空前绝后。并且,还是利用老套的欺骗与高压手段来愚昧震慑人民群众,自己少不了继续巩固已经掠夺到手的利益。让我们看到的,虽然王岐山这次没有了常委的职权,却换上了一个新的却是乐看习近平眼色行事的奴才,对于国家人民而言,越加不利了。
    
    尽管如此,需更多的同仁,做梦都想推翻它,却欲速而不达,我们的每次的思考、判断与实践,都不见成效,反而更加重了习共的镇压与欺骗之反弹,这是因为,他们存在的需要依然显示存在着,我们不能从力量上改变他们的独裁统治,只能在意思形态上,逐渐削弱它们的实际影响,使他们更孤立,更愚蠢,更不得民心,却无法整合我们的民主队伍。
    
    任何时候,最上乘的谋略是让对手乐意帮助你完成的谋略才是最好的谋略选项,以往我们所选择的就是针锋相对,或者是有些过激地令对方不会接受,再加上独裁者总以为自己不同于民众,他们不乐意与民众有同等的威望与权力,所以才有了不屑于民为伍的行为思想。比如上访群体,绝大多数的缺失是被流氓侵犯了实际利益,才有了上访群,上访人,但是,在这流氓时代,他们一样不会得到重视,更不要说给予合法的维护。因为他们与我们民运人一样,所面对的仍是流氓政治体系。
    
    在民主国家,国法是为群体服务的,每个公民都不会受到非法的侵害后而侵害者可以逍遥法外,而在独裁的中共国境内,由于国法是官吏民众的笼子,官吏是关笼门的人,他们只负责关门,没有入笼的自然约束,才制造了众多的不公。现在的习共虽然重视了关笼人的实际权限,但没有完全把国法这个笼子赐予所有人,更不要说自己是否在违法的时候入笼的问题了。也就自然不会有公道而言,每个中共国公民也就没有绝对的安全。
    
    我们的光荣使命,无非就是让中共国变成民主中国,使民主中国的国法对于所有人都有约束,包括习近平。同时,让我们应该有点觉醒,采取行动时,在选择做法时,就应该面对客观现实,不应该过激地进行,而且按照丛林规则所赋予的自然条件,能够发展与壮大自己时,就应能顺应时势。同时,从意识形态上根除武装暴力的思维,从与习共合作的心态走起,让习共看到我们的进化恰恰符合国家利益,也能带动他们走得更正确。
    
    这种灵活地转变,才更有利于国家的进步和杜绝国家被受伤,国人才能得到各有所需的条件,而且,逐渐进化是习共也必须要求的实际路数,他们虽然是独裁继续,也知道,这样的独裁不会长久,也不可能长久,特别是那个三朝元老的王沪宁更懂得,不变就不可能国家稳定,与民众不对立,因为他们的个人利益由于私欲的扩张,不能被蝇头小利而填满,在机会到来的时候,自然而然地继续掠夺。所以我们在演绎国策时,应该能看到对手需要的暂时我们不能杜绝的时候,应该能权宜一些。
    
    尽管如此,由于中共至今更不得民心,到了习近平手上,依然是与民对立,只能加速民主的进程,这种加速是无声的,也是自然的,不是什么人能够改变的了的。习近平再无耻邪恶,他仍然具有自己的无知于无能,他可以绑架共产党继续独裁,却无法让国人都听他的话,特别是,他的被吹捧的需要,是绝大民众不会给的。
    
    是的,社会能产生质的变化还需要一些有经济势力的人认识到,如果不实现民主社会,他们的经济富庶也不稳定,很有可能因为与利益集团或官吏有瓜葛,都有可能被剥夺和坐牢,事实上,在中共国境内,不少的依靠官吏共赢的富人看到了危险,也有不少意见尝到了苦果。这种人,一旦也在思变,赋予实际行动上的话,那么,独裁者的丧钟,基本敲响。
    
    以往,很多同仁在寻找具有民主思想的同仁,意欲依靠这样的同道弄出一片天地来,其结果,不是被打压,就是因为自己的小打小闹而入狱,中共特务机关的高效率,基本覆盖了整个国家境内不算,甚至渗透到许多国家里去,他们不是为了骚扰某个国家,寻求本国利益,相反,还很有可能为了控制民主人士,给其输送利益,其原因就是中共国的觉者,跑到国外去,也是自觉不自觉地为了中共国实现民主。
    
    而在中共的眼里,民主就是灭绝共党的开始,其实,我们看到西方转型的共产党,只不过失去了国家权力,却依然存在着。至于共产党所采用的灭绝手段,已经过时。真正的民主社会,几乎消灭了杀戮,文明的法制,控制了所有的人不得不在红线内做事,否则,就有入狱的可能。而在中共国,就不具备这种先天利于国人安全与公平的制度,才让我们不得不加倍努力着。
    
    2017年10月26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808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巴克:和平的手段已能胜出独裁者
·巴克:中国实现民主还需要十五年
·巴克:引领世界的政论家可能是中国人
·巴克:习近平累不累呀
·巴克:习近平永远学不会也做不到为民服务
·巴克:习共国当前状况下什么模式才是高瞻远瞩的民主战略
·巴克:习共与美国达成共同灭掉金针恩的协议不会太久
·巴克:成事需要具备自然条件
·巴克:是不是民主阵营该有个实地的巢?
·巴克:习共特务已阻挡不了民运坐大
·巴克:习近平是不是双面人?
·巴克:民主进程不畅的主因是施力未用对地方
·巴克:中俄为什么支持朝鲜拥有核武器
·巴克:唐伯桥竟敢给高智晟玩诈?
·巴克:大则能容得天下
·巴克:民主中国需要更多的应时韬略
·巴克:晓波,你就走啦
·巴克:金正恩为何不弃核武?郭文贵爆料为何都假了?
·巴克:朝鲜的飞弹改变不了中朝的命运
·巴克:我们要有把砸“核桃”的“锤子”
·中国星巴克豪掷 帮员工父母买医疗险 (图)
·击败麦当劳 星巴克成全球最有价值餐饮企业 (图)
·外媒曝多家餐饮企业涉嫌滥用抗生素 星巴克上榜
·星巴克中国:与3.5亿中产人群搞好关系 (图)
·中国茶馆,你真的是星巴克的对手吗? (图)
·中共爪牙与中国“刁民”以及缅北都已产生了共生关系/巴克
·巴克莱:中国房价或跌15% 楼市衰退将至明年
·中国官媒批评星巴克之后又指责三星
·星巴克:售价高因中国客人一待就是几小时
·央视批星巴克暴利 网友:要便宜喝雀巢
·巴克: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巴克:钓鱼岛恐怕是最终被日本占有
·星巴克美式咖啡中美价差75% 内地不差钱催高定价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巴克
·星巴克低调撤去宣传单 与灵隐寺“保持距离”
·星巴克进灵隐寺:您要大悲还是大慈大悲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 陈泱潮中共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之藍圖願景鳥瞰(全文)
  • 胡志伟轉戰千里,矢盡道窮
  • 孟泳新陈奎德先生必须给个说法
  • 胡志伟大陸民間與官方收藏的家譜總數已逾三萬八千種
  • 谢选骏全球化的时代就是一个玻璃缸的新时代
  • 胡志伟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
  • 谢选骏老赖商人和老赖政府
  • 生命禅院生命禅院的自由理念/经纬草
  • 谢选骏毛泽东的市值抵不上一间毛房(茅房、厕所)
  • 北京周末诗会陈士胜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如何衡量动物生命力的强度
  • 独往独来中共空军0:4败于泰军空军大校演讲泄真相
  • 滕彪瑞典国会议员要求将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驱逐出境
  • 谢选骏小特朗普是一条恶狼
  • 胡志伟周恩來向楊淑慧索要周佛海回憶錄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简要版本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