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英:感念旅泰中国民运老战士梁山桥先生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9月15日 来稿)
    
    
     ■張英

    
    旅居泰國近三十年的僑領梁山橋先生,是位著名的中國民主運動老戰士。
    
    從上世紀八十年代起,當代中國民運海外先躭王炳章博士,樹立第一面《中國之春》民主旗幟,創建第一個民運組織一一中國民主團結聯盟(民聯)後,梁山橋和林乃香等旅泰朋友,是炳章主席親自發展的民聯盟員。1993—月,老民聯與老民陣(民主中國陣線),合併為中國民主聯合陣線(民聯陣)後,梁山橋不忘老民聯初衷,顧名思議,就是要努力民主團結,加强聯盟,身體力行,—以貫之,支持合併,曾是民聯陣泰國分部負責人。中國民聯陣主體九七轉型,組建中國民主黨。本世紀初,經中國民主黨中央九七創黨常委、中國民主黨東南亞委主席林大軍(道忠)等推選,本席委任梁山橋先生為ADC中國民聯陣&CDP中國民主黨,中央委員、東南亞委常委、聯絡部長。老梁主要職責,秘密策劃,義務接應,護送中國大陸逃亡泰國的難胞,因而常與本黨中央東南亞婦女部長、楊門女將阿蘭,互兼泰國主席,或者緬甸主席。二十多年,梁山橋如同在泰西緬東,義建抗戰遠征軍紀念碑、孤軍墓,日夜辛勞那般,先後三十多批次,營救—百多位難胞脱險,功勳卓著。
    
    最近悉知,梁山橋兄,積老成疾,也不幸中風了,不勝惆悵,同病相憐。但愿保持身心健康,注重日常鍛煉活動,做到减緩衰退就是『進步』,壯志未酬,多活幾年,等到天亮,欣見我們追求的中國民主春天,同喜同樂,含笑九泉!
    
    另外,獨評網上,見到曾節明與公劉先生舌戰筆伐,最近因從談梁山橋病情引起,扯到近年住在泰西桂河橋南畔老梁家的胡俊雄先生,两極評說。小曾揭黑胡生『偷盗老梁財產,佔為己有』,還上綱到『中共線人』,云云;公劉回應指斥,《從污蔑和攻擊胡俊雄先生看曾節明的陰暗心裏》,認定『在國内多次被國安、公安抓捕,雖歷經磨難,但初心不改,低調務實,精神可嘉』的胡俊雄先生,『是—個優秀的民主運動戰士』。我並不瞭解胡俊雄,更不認識胡生,真相暫且未明,故目前對两造两端説,不宜妄斷評判,說東道西。而老夫最關切的,當然是老友梁山橋兄本尊安危!
    
    在兹念兹,在今年九—八前夕,重刊去年九—八當天,毋忘九—八,博訊新聞網首發的《張英:梁山橋義建中國遠征軍將士孤軍墓與紀念碑》。這是紀念中國軍民開啟抗日自衛戰爭的九—八86週年,也是重申對念念不忘二戰中國遠征軍陣亡將士英霊的梁山橋先生的表彰道謝!廣為週知,大家分享。
    
    張🤗英拱手👋
    
    2017九—八前夕🎆,中風半癱殘手,匆匆✍塗於民主荷蘭,自由王國🚏
    
    -----------
    
    〖九—八祭〗
    
    张英:梁山桥义建中国远征军将士孤军墓与纪念碑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9月19日来稿)
    
    〇張英(荷蘭)
    
    從曼谷探監李宇宙談起陪同的梁山橋
    
    李宇宙君,山杔大漢,人大畢業,良心發現,反抗中共,曾遭追捕,被迫外逃,流亡海外。他為中國人自由,弘揚儒家文化,吶喊人權,努力奉獻,但他自身郤反而失去自由了,淪為『世界人球』,踼來踢去,大家傻眼,衆人惆悵。
    
    二〇〇八,李宇宙遭受中國政府、美國政府、泰國政府的聯手迫害,蒙難曼谷監獄,長達八年之久。如今驚悉,李宇宙已被遣返中國,更失去自由了,性命難保。是可忍,孰不可忍!
    
    自二零零八以來,凡我每次自費到泰國公幹,都會到曼谷的泰國『移民監獄』,探望慰問李宇宙先生的。實事求是,有關他的基本真實情況,並非『道聽途說』,而是與其本人當面交流,以及滯泰林大軍、梁山橋等朋友的可資佐證。
    
    内嵌图片1
    下圖在2014五月二十日泰國軍事政變之際,曼谷紀念中國1989六四25週年會後,歐美亞張英(荷蘭)、貝嶺(美國)、林大軍(柬埔寨)、相林(日本)、寥大(丹麥)、梁耀華和李漫洲(澳門)、李酋譚教授(台灣)等部分民學界人士研討會後,合影留念。〖前排右一梁山橋〗
    
    RFA自由亞洲電台
    
    旅欧异议人士对中国官方打击民间反腐的做法提出质疑
    
    张英:“反腐是假,权斗是真。”
    
    zhangying2.jpg
    
    张英先生(右一)2014年六四期间在香港参观六四纪念馆。中为香港支联会主席、议员李卓人先生,左为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天溢提供圖片)
    
    2014七一,香港百萬市民,訴求『力爭一人一票真普選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的示威遊行,從維園集會出發前,張英坐在輪椅上,接受媒體採訪。
    
    以下两張照片,攝自香港維園,輪椅優先出發,走向街頭,去銅鑼灣,軒尼斯道!
    
    香港示威
    
    2014七一,百萬香港市民,午後維園出發,途經銅鑼灣、灣仔、金鐘加入的人流,示威遊行長龍,子夜到達中環。是次遊行,聲勢浩大,佔中的正式預演,雨傘革命前奏。
    
    前年五月下旬參訪吳哥窑後,在柬泰邊境城市亞蘭,舉行中國民主聯合陣線&中國民主黨中央換屆改選會議。我主動辭去中國民主聯合陣線總部領導職務,僅保留中國民主黨中央主席,權作過渡,交棒八九民運學領之一、『最年輕的民運元老』林大軍主席,實際因病已在民運操作層面淡出告別了。
    
    泰国:中國民運八九25週年曼谷紀念大會公報
    
    2014五月下旬,歐亞美民學界部分代表,從曼谷移師吳哥窑集會,繼續紀念八九民運、奠祭六四死難英烈二十五週年。
    
    前年五月下旬參訪吳哥窑後,在柬泰邊境城市亞蘭,舉行中國民主聯合陣線&中國民主黨中央換屆改選會議。我主動辭去中國民主聯合陣線總部領導職務,僅保留中國民主黨中央主席,權作過渡,交棒八九民運學領之一、『最年輕的民運元老』林大軍主席,實際因病已在民運操作層面淡出告別了。
    
    我每次去泰國移民監獄探望李宇宙,其中曾包括探監趙俊𡖖、姜野飛等華人難胞,都是請梁山橋老哥陪同的。老梁是旅泰廿多年的著名僑領,我們中國民聯陣(含原先的老民聯)和民主黨中央東南亞常委、聯絡部長。海外民運圈子皆知,梁山橋有兩大卓越貢獻,令人感動,不會忘記。一個是二十多年來,梁山橋在泰北的『金三角』,多次冒著生命危險,秘密營救多位外逃的中國大陸難民脱險,或把海外民運人士秘密送往大陸本土,從未失手,功不可沒。另一個就是十多年來,老梁孜孜不倦,在泰西桂河橋南畔,義務掏錢,首先構造抗日的中國遠征軍陣亡將士孤軍墓、紀念碑,日夜守護,風雨無阻,以史為鏡,事蹟撼人。
    
    我當然也要借重梁山橋樂善好施,曼谷泰語帶路,獄警的泰文探監登記,以策安全。但是,偶爾也有意外狀況,有點趣事,記憶猶新。前年五卅傍晚,我坐輪椅從探監李宇宙回來,或許老梁終日奔波,疲倦太累,竟然指揮泰國的士司機,高架道路下來叉路錯過方向。我常下榻的旅館,離中國駐泰國大使館十多條路,林大軍、阿蘭他們分別租賃公寓附近,輕車熟路。發現不對勁時,馬上叫曼谷的士司機調頭,九轉十八彎,順利回到旅舘。那一陣子,泰國發生推翻民選英娜政府的軍事政變,夜晚路上宵禁,好險!我對老梁氣話:許多知識菁英腦殘,記憶不如病殘的老朽殘腦,倒也罷了,老兄怎麼也稀裡糊塗!?這是我平生第一次對梁兄説的重話,現在想起來過份了。唉,廉頗老矣!😄
    
    李宇宙的泰國移民監囚卡(附圖)
    
    梁山橋義建中國遠征軍陣亡將士紀念碑(附圖)
    
    談李宇宙老弟,先說下梁山橋老兄。釐清梁山橋義立中國遠征軍陣亡將士『紀念碑』,與老梁義建抗日愛國的『孤軍墓』,是分設桂河橋南兩個不同地點,且是不同涵義,兩者不宜混淆。
    
    日前見博訊刊登『來稿』《祝賀梁山橋先生十餘年努力修成修成遠征軍將士紀念碑》,可歌可泣!
    
    作者急公好義,文末表示:『旅居泰國的梁山橋先生,工作十多年後終於建築遠征軍將士紀念碑成功』。但是兩楨附圖,卻是『中國遠征軍陣亡將士永垂不朽』的《孤軍墓》。看來旅泰新朋友欠慎,似把『孤軍墓』和『紀念碑』兩者,可惜混在一起了,順便更正澄清。
    
    以前,我曾多次去過泰西的桂河橋(南段原屬緬甸,二戰後交割泰國)。既常向桂河橋南端橋墩旁,梁山橋十一年前建築的中國遠征軍陣亡將士紀念碑(南北對襯2座牌坊),敬輓悼念;又常到桂河橋西南不遠處,梁山橋早年揹債購地建造的國軍英烈孤軍墓,曾在老梁自搭的茅屋過夜,陪他守墓。是故,對梁山橋此两項義舉,嘆為觀止,知之甚詳。
    
    關於中國遠征軍陣亡將士紀念碑。梁山橋11年前,建造在泰國旅遊景點之一桂河橋,南段橋墩下東側無主空地,所立的國軍紀念碑,與桂河橋北頭上樹立的日本皇軍士官持槍塑像,遙遙相對抗衡。而且,就在隔河東畔附近南向,有佔地廣闊的『日軍陵園』,放大的『靖國神社』。還有英國政府也撥了款,諾大的『英美聯軍陵寢』,堆滿鮮花,與日本皇軍陵園,毗鄰比美,『化敵為友』。惟獨北京中共當局,原本乘日本侵華戰爭的國難而得天下,借用毛澤東生前的話,『感謝皇軍』,老共一貫對抗日遠征犠牲的國軍將士,撤手不管,合其邏輯。然而如今做『中國夢』,號稱『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了,其實還是『弱國無外交』,只會始終霸凌本國百姓,欺世盜名,賣國求榮。更遑論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自顧不暇。這樣,惟獨由我們民主愛國的民間人士,勉為其難,責無旁貸。
    
    依據泰國相關法律條文,無主空地上的建築物,屆滿十年,永久性的,其所有權,歸屬物主。梁山橋首建的此紀念碑週邊,後來逐漸形成泰國小販的自由市場商業街。無奈泰國政府,囿於日本政府多次施壓,2014八月,中國遠征軍將士紀念碑,竪立九年之際,趁著梁山橋不在桂河橋邊守護,警方惟獨把他早年建築的該紀念碑,偷偷移走,不知去向。老梁是否已經找到下落,或者重建,以及可能訴訟,多個選項,暫時失聯,不得而知。
    
    梁山橋義建中國遠征軍陣亡將士孤軍墓
    
    至於所謂中國遠征軍抗日陣亡英烈的孤軍墓,那是十五年前,梁山橋與其泰國人妻子生前,將佛統的私房(2009七月,我曾下榻那裡地舖多日)抵押,向銀行貸款50萬泰銖,及自家積蓄10萬泰銖,購置在桂河橋附近西南側空地,節衣縮食,逐步培土,添磚加瓦,長年累月,才形成的。梁山橋建築孤軍墓,他自己也是『孤軍』奮鬥。
    
    圖為梁山橋孤單守護十五年義立的『中國遠征軍陣亡將士永垂不朽』孤軍墓前
    
    值得一提的是,五年前吧,有位泰國華商,在『孤軍墓』前,臨近桂河,大興土木,建築旅遊酒店,並在相隔的馬路旁邊,建築了一尊高大佛像,與孤軍墓,遙遙相呼。據悉,該僑商曾願出巨資,以高價7倍,即420萬泰銖,收購梁山橋名下的孤軍墓及墓前一片草地,以期擴建酒樓,但被老梁婉拒。中國抗日遠征軍英烈的『孤軍墓』,神聖不可侵犯!
    
    九一八,九一八,九一八事變,今天85年了,苦難的中國人民,可歌可泣,還在為不願做『亡國奴』而持續奮鬥!
    
    張英👋
    
    2016九一八殘手匆匆寫於大西洋畔(未完待續)
    
    ---------
    
    附圖:
    
    2014五二〇,著名異議詩人、獨立中文筆會會長貝嶺(右三),正在張英主持的曼谷國際研討會上發言。
    
    内嵌图片1
    2014五月,在吳哥窑,張英與高棉活佛合照。
    
    [博讯来稿](博讯boxun.com)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506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英:新加坡选举形同虚设马来裔自动当选总统
·张英:李明哲被认罪越彻底越令人怀疑
·张英:黄靖伉俪被迫撤离威权帮国新加坡返美
·张英:新加坡原告判官内政部驳回美国黄靖教授上诉
·张英:苹果专访《前哨》刘达文爆强力部门乱港
·张英敦请一道谴责新加坡非法驱逐美国黄靖教授的国际事件
·张英:新加坡驱逐美国终生教授黄靖博士的随感
·张英:斥网上妖怪谰言“张英的确可疑”之二
·张英:斥网上怪妖烂言 “张英的确可疑”(一)
·张英:鲍贡迭《中共绑架王炳章彭明的帮凶郭宝胜》
·张英:香港前哨刘卫平《郭文贵背后小人赵岩》
·香港前哨揭开郭文贵赵岩“老领导”面纱/张英
·张英周末勿答独评网友王一平先生问
·严家祺惠札和张英致太极门师门信札
·张英:民主抗共,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
·六四悼念,重刊《张英答相林缅怀蒋纬国》
·张英:常川《中共对〈前哨〉实施恐怖袭击》警告习中央
·端午节也谈六哥和小混混赵岩/张英
·张英:香港前哨鲍贡垒《小混混赵岩》全文
·张英:边诘整理的《“博讯”韦石斥郭文贵无耻谰言》全文
·张英呼吁支持王全璋竞逐荷兰郁金香人权奖 (图)
·国资委揭秘雄安最悲催网红张英森的真相 (图)
·河北张翠磊、王军平、张英在巡视组驻地被打 (图)
·张英先生吁请习近平等新领导推行还政于民的新四项基本原则
·陕西神木死亡国保警察张英或为他杀
·民运人士张英:十八大完全继续中共过去道路
·文革趣事:张英借痰装病/拓和提
论坛最新文章:
  • 孟如明星康明凯密拘一年无曝光 国际预防危机促放人
  • 251: 华为解套启用杀手锏 美国的阴谋
  • 中国很有钱? 美国反对世行低息借钱给北京
  • 华为:步履维艰的法律战和难以服众的公关战
  • 民建联拟“包养”落选近百区议员港府或巧立名目“助养”
  • 法国对峙开始了 马克龙会跪下求饶吗
  • 民建联保住林郑免受弹劾后“唱反调”支持独立调查警队
  • 韩国瑜:若当选总统不会离开高雄 蔡英文:暂无需立难民法
  • 香港民阵发起国际人权日游行获批 港警“一哥”访京
  • 德国图林根州:中国女商人涉嫌人口走私
  • 林郑得建制派“护航” 立法会弹劾特首动议遭否
  • 欧洲议会外交安全报告忧专制政权网攻破坏台大选
  • 法专家:欧洲一带一路协议签署国贪腐指数均超高
  • “黑色星期四”启动法国反退休改革示威
  • 华为二次控告美国政府将其排除其参与联邦补贴项目“违宪”
  • 法国反退休改革大罢工起步 公交全面瘫痪
  • 港警奉旨“止暴制乱”半年抓了5856“暴徒”四成是学生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